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回合的酒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回合的酒宴

信长亲自举行酒宴的当天,德川家一行人便移居到总见寺来。经过日夜赶工之后,寺内已搭起一座观赏能剧的看台;除此之外,信长还特别召来一批能乐高手以娱佳宾。到了十九日这天,所有的表演节目终于结束了。当信长在宴会过后回到浓姬的房间时,已是晚上八点。

或许是因为他太兴奋,所以非要赶快前来告诉浓姬不可吧?

“阿浓,怪物啊!赶快拿酒来。”

他一边大声叫喊着,一边从走廊走了进来。由于先前在酒宴上早已酩酊大醉,因此他特别先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开口说道:“拿枕头来!我只要怪物的膝盖,不要木枕。”

浓姬依照丈夫的要求,伸出膝盖让他枕着,同时以温柔的目光看着他。

“殿下,看来你很高兴嘛!我想,德川先生应该也很尽兴吧?”

“嗯,他也很高兴。好久了,我已经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今天,我们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吉法师和竹千代的时代。”

“德川先生的家臣,应该也都很愉快吧?”

“哈哈哈……还是有一半的人认为得防着我点,毕竟我是命信康切腹的人啊!……而且,每当想到这事,他们还会恨恨地看着我哩!”

“不论在那个时代,都没有人能使所有的人满意的。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哈哈……怪物,你又要对右府说教啦?”

“大人,你自一进门就口口声声喊着怪物、怪物,到底是指谁啊?”

“咦?这也会惹你生气吗?在京都的每一个人,上自公卿,下至百姓,背地里都是这么叫你的呀!他们说,经过了几十年的时光,你却还是跟以前一样年轻,想来一定是金毛九尾的化身。哈哈……你先别高兴得太早,近卫卿的随从说,浓夫人一定是只会飞的老狐狸呢!”

“这么说来,我应该只有二十岁喽?相比之下,大人,你可真是老得太快了。”

“阿浓!”

“甚么事?”

“我已经照你的吩咐,送给德川家的家臣们每人两件没有里布的衣服,他们都非常高兴……我告诉他们,这两件衣服,一件是让他们旅行时穿,一件是送给夫人的礼物……我只是把你所说的话告诉他们,没想到其中有些年纪较大的家臣竟然感动得泪流满面,直夸我心细、懂得替人着想哩!所以我说,你可真是一只名副其实的老狐狸啊!”

“你别开玩笑了!我只是想到,我们也该为这些乡下人的旅行做点事啊!”

“是啊!所以我说你实在是个心细、体贴的人啊!不过,看起来很长,实际上却很短……”

“你是指那些没有里布的衣服吗?”

“不!我是指我的人生啊!”说到这里,枕在浓姬膝上的信长再度喝了口水,然后继续道:“对了,阿浓!俗语话说:人生五十年,如今我距五十之年只差一年了。回想起来,从你嫁过来企图取我首级到现在,已经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了……”

“甚么?你还没忘记这件事啊?”

“不过话说回来,统一天下的理想至今尚未实现,这又使人觉得时间似乎很短。”

“来,大人,你的酒已经准备好了。”

“好,喝吧!怪物啊,你是美浓第一才女,而我是尾张的大笨蛋……让我们恢复以前那种快乐的心情,好好喝一杯吧!如今,我那令人引以为傲的小兄弟,以无立锥之地而至取得东海的竹千代,就睡在总见寺里哩!阿浓,我真是太高兴了。”

这时,信长似乎又回到了吉法师时代,脸上有着纯真的表情。

浓姬的心中也有无限感触。

事实上,连信长和浓姬也没想到,彼此竟能相知相许,同心协力地在乱世当中过日子。最初,他们原是敌对的双方,当阿浓奉父命嫁给信长时,其实是为了取得他的性命……

如今想想,在这种乱世里,信长和家康的关系,的确称得上是个异数。曾经为亲弟弟所背叛的信长,和自幼成为孤儿的家康,自从幼年相识以来,即发展出比亲兄弟更深厚的感情,并且直到现在都还为统一天下而共同努力着。

信义,是使他们的同盟维持不坠的要因。

“世间的人一定都认为我和家康是基于利益而结合,所以才会维持到现在,对不对?阿浓!”

“我明白!来,我为你倒酒。”

“甚么?你明白!”

“是的,我知道你们并不是为了利益而结合,而是因为你们是当今少有的大笨蛋,所以友谊才能维持到现在。”

“原来如此,原来我和家康都是大笨蛋!”

“是啊!你们坚持信念,企图在这群雄割据的乱世里力挽狂澜,使天下复归安定……你说,如果不是大笨蛋,怎么能持续下去呢?你瞧,你们俩不是只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而一直努力到现在吗?所以我说,你们真是一对可敬可佩的大笨蛋同志啊!”

“哈哈……”

信长捧腹大笑。这个女人原本只是为了刺杀而嫁给他,但是如今却成为最了解自己心灵深处的妻子;因为误会而被送到尾张当人质的竹千代,如今却成为自己最得力的帮手……

“阿浓,人生的确很有意思,教人忍不住要感到快乐!”

“坦白说,这都是由于大人能执着信念,以致打动了人心的缘故啊!”

“话虽如此,但是我还是认为人生只有五十年……何况生死也非人力所能左右,所以我也可能在今晚死去哩!”

“大人,你怎么又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哈哈……我对死并不感到害怕!事实上,我早就觉悟到自己随时会死。”

“那么我问你,如果你现在死了,往后的工作怎么办呢?”

“这个嘛,还有家康、藤吉郎在啊!……我的志向已经有人可以继承,因此我对死根本毫不担心;对我而言,这才是真正令人感到快乐的事情,或许这是我此生当中最快乐的一夜哪!阿浓,来,我也帮你倒杯酒。”

信长将酒杯放在妻子面前说:“今晚右大臣信长亲自为家康和阿浓斟酒,诚信之心神明共鉴!哈哈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