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就是现在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就是现在

连歌比赛随即在威德院的大厅中展开。

正面坐着的人即是光秀,其余依序是行佑、绍巴、昌叱、心前、兼如、宥源等人。一待所有的人入座之后,负责为他们执笔的光秀家臣东六郎兵卫,随即磨好了墨、准备好了笔,等着他们开始吟咏。

滴滴嗒嗒的雨声由窗外传了进来,然而大家却都无心观看雨景。这个时节正是最潮湿的时刻,一旦下起雨来,屋内便会显得格外阴森;而不断滴落在屋檐上的雨声,突然敲醒了他们心中的恐惧。

(光秀会以甚么题材来开头呢?……)

想到这里,众人的脸上都有着紧张的表情。

经过一番考虑之后,行佑房暗自决定,不论光秀以何种题材作为开头,他都要坦白说出自己的意见来。

“日向守先生,由你开始吧……”

光秀点点头,很快地拿起笔在纸上写着,然后以明澈、轻快的声音念道:“——时间就是现在,下着雨的五月。”

此话一出,在座的人无不变了脸色。

因为他所说的“时”字,和明智家的祖先土岐氏之发音完全相同。

这也意味着土岐(光秀)将要统一天下……治理天下的决心。终于,光秀还是把他真正的面目显现出来了……

“原来如此!时间就是现在,下着雨的五月……”

行佑喃喃地在口中念道,然后接着说:“——夜晚的松山,水浅。”他大声地朗诵着。

所谓连歌,完全采取自由发挥的方式,并无一定格律,因此不论怎么连都可以相通。

时间就是现在,下着雨的五月;夜晚的松山,水浅。

这意味着他了解光秀正在等待时机,准备有一番作为的心情。

为此,绍巴觉得自己必须多加考虑才行。

或许光秀也想藉着连歌蒐集众人的意见,以坚定自己的决心。然而,尽管绍巴和光秀时有来往,但是和信长的交情却更为深厚。

甚至,信长还特地把他从京师请到安土,共同切磋茶道及写作连歌。

因此,他只好含糊其词,不敢使用任何暗示光秀将会获胜的字眼,否则一旦光秀不幸失败,而信长仍然统有天下时,必然会招致埋怨:“——绍巴你这家伙,枉费我对你的一片好心,竟然背着我去投靠日向!”

一旦留下证据,那么对自己将会十分不利。毕竟,笔祸的事例到处都有啊!

绍巴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地吟道:“——落花随逝水而去。”

昌叱松了一口气似地看着光秀。

落花随逝水而去,水涨之夜的松山。

如此一来,连歌的内容便已脱离天下、国家之类的话题,而变成他们之间一种单纯的游戏了。

然而尽管如此,连歌当中却仍含有强烈的暗示:不论你有多么坚强的意志,当落花随着流水东逝时,暗夜里的松山上之水量也会有逐渐增加的危险;这也算是对光秀的谏言吧?

敏感的光秀当然也了解其中的涵义,因此脸上有着不悦的表情。

接下来的,各人都只是接些普通的句子。

最后,由光秀说出最末一句,以便接续法桥的上一句:“——醉卧色、香双绝的花下。”

光秀所接的句子是:“——当此时刻,正是国泰民安之时。”

说完之后,光秀并未具名,而是命执笔写上其子光庆的名字。

醉卧色、香双绝的花下,当此时刻,正是国泰民安之时。

句中最末的一句,又隐含了土岐两字。或许他是在暗示,等到长男光庆的时代,将是明智家最灿烂的春天……这不仅描绘出他对未来的憧憬,也表明了他背叛信长的心意已决。

当连歌会赛结束时,已是深更时刻,侍者们随即为大家送上膳食。

这时,光秀突然说出一句令众人大吃一惊的话来。

“听说本能寺的壕沟很深,是不是?”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停住了筷子,若有所思地彼此看了一眼。

从光秀方才所做的两句连歌看来,他企图谋叛的心意已经相当明显,并且要求众人都能支持他……但是除此之外,他并未强迫他们表明心迹。

“哈哈哈……原来你们都不清楚这件事啊?”

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知道光秀在想些甚么了,原来他是在暗示自己需要他们的帮助……这么一来,他是不是会放他们下山,那就不得而知了。

众人颓然放下碗筷,一句话也不说地回房去了。

当然,对大家而言,这一晚无疑是个难以入眠的恐怖之夜。而对光秀而言,这也是他初次当众表露自己的野心,因此他也一样辗转难眠。

(怎么样才能打倒那狂暴的信长呢?……)

光秀知道自己必须好好计划一番,才能胜过足智多谋的信长;或许这就是令他失眠的原因吧?

翌日清晨,光秀再度来到大权现面前参拜,并献上黄金五十枚及鸟目五百贯。此外,又赏给西坊五十两、每位参加连歌大会的大师们十两、爱宕山中分别赏予鸟目两百贯,然后便下山去了。

临下山之际,他清楚地向行佑房说:“希望等我凯旋之后,还能再看到你。”

他的双眼闪着光辉,神情愉快地离去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