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信长进入本能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信长进入本能寺

一旦下定决心之后,光秀再度恢复成令信长激赏、具有无限才华的人了。

他的用心之深,可谓世所罕见。而且,他不仅懂得如何鼓舞士气,作战方法也相当高明。这次谋叛信长的计划,一直到明智势结束休息,准备出发的前夕,士兵和家人们都还被蒙在鼓里。

信长一行人进入京师之后,自山科起沿途即受到公卿们热烈欢迎,最后终于来到位于下京六角通油小路东方的本能寺。

这座本能寺并非如今建于寺町的本能寺,由于信长在京期间将暂住此地,因此特地命人在寺的周围挖掘一条很深的壕沟,并建造起坚固的城廓及森严的大门。

本能寺占地约一万数千坪,四周的壕沟里面,有着鲜红欲滴的睡莲点缀其间,寺内则满布参天古木,宛如一座森林。

在这么广大的空间里,容纳一、二千名士兵是绝对不成问题的。更何况,信长从安土带来的小侍卫及贴身侍卫,连森兰丸兄弟在内,总共也只不过五十人。

因而,重臣们认为信长未免太过粗心,于是又从所司代处调派二百五十人加强守卫。然而,即使增加了这许多人,对于这广阔的寺院而言,却还是微不足道。

“这都是由于人手不足的缘故啊!”

在信长的房间里,亲自到山科出迎的所司代村井长门守春长满怀歉意地说道。然而,信长却只是摇了摇头,毫不在意地说:“这样就可以了!反正我也只在此地停留两、三天,很快就要向备中出发了。”

这时,当他看到先带着侍女来到本能寺的浓姬进来时,立刻恢复以往那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说:“阿浓,明天来参谒的公卿是谁啊?又是以前那批臭虫吗?”

“哈哈哈……”浓姬看了长门守一眼,然后回答道:“大人一向很讨厌接受公卿们的拜谒。”

接着又笑道:“你的嘴可真坏啊,居然骂他们是臭虫!要是被人听到了,你想他们会怎么想呢?”

“被他们听到更好,我就可以省去这许多繁文缛节了。你看,他们身上全都穿着一帐绫罗,嘴里说着千篇一律的客套话,不正像一群排着队的臭虫么?天气那么热,他们居然还穿了一大堆衣服,教人看了就觉得烦!说吧,到底有那些人要来?”

“遵命!今天到山科去迎接你的人,明天都会来。”

“甚么?今天去迎接我的人都……噢,这到底是谁立下的规矩啊?”

浓姬笑而不答。待信长换了单衣之后,她立即走到书架旁,拿起记载着明日前来拜谒的访客名单,一一大声念了出来。

“有近卫先生及御息所、九条先生、一条先生、二条先生、圣护院、鹰司、菊亭、德大寺、飞鸟井、庭田、田辻、甘露寺及西园寺。”

“还有吧?阿浓?”

“是啊!大家都认为大人你是使京师变得这么繁荣的功臣,因此都很希望能来拜望你哩!”

“别骗我了!不论是谁来,表面上总是对我毕恭毕敬,但是心里面却还是轻视着我,认为我只是个乡巴佬。哼,这种人我可看多了。”

“哈哈哈……既然你那么讨厌他们,何不干脆摆出不耐烦的样子呢?”

“阿浓!”

“甚么事?”

“我看你的头脑也不怎么样嘛。如果我表现得很不耐烦或一直保持沉默,那么他们就会认为我心情不好,结果岂不是更糟?这么一来,他们必然会比现在更加倍地来烦我啊!”

“哈哈……这就是居天下高位者所必须忍耐的事情啊!继续念下去吧!接着西园寺亚相之后的,还有三条西、久我、高仓、水无濑、持明院……以及庭田的黄门、劝修寺的黄门、正亲町、中山、乌丸、广桥、坊城,五辻、竹内、花山院、万里小路及中山的中将、冷泉、西洞院、阴阳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信长很不耐烦地打断了浓姬的话,然后用力地摇着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对了,长门守!你最好事先警告那些京中的公卿臭虫们,叫他们尽量不要靠近我。”

“好,我知道了。另外我想请示大人,明天接待客人是要用茶呢?或者是酒菜……”

长门守笑着反问信长。

“不要酒!就用茶点好了。”信长干脆地回答道,然后便仰头看着天空。

长门守认为,信长一定正顾念着家康的行程,因而才会显得这么烦躁。

另一方面,三位中将信忠已经移驻二条城,而初次出战的么儿源三郎,也已经抵达妙觉寺,在那里等待父亲前来会合。当然,他们也风闻正围困着高松城的秀吉,如今已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的消息。

在这种紧要关头,那些毫不关心战事的公卿们,却只会谈些风花雪月,难怪会令人觉得乏味。

“长门守,我看这样吧!你想个办法,让我在一天之内见完所有的公卿,行吗?”

“遵命!”说完,长门守便退出信长的房间,并于当晚回到他位于堀河的家中,然后又在翌日来到本能寺。

然而,要想在一天之内结束所有公卿的拜访,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由于求见的公卿太多,因此一直到第二天,也就是六月一日时,拜会活动仍然欲罢不能。

这也是由于信长已经很久没有到京都来,因此几乎所有的公卿,也就是他所说的臭虫们,全都带着礼物来拜见他。

依照当时的习俗,公卿们所带来的礼物只不过是为了向人们夸示自己的财富;当拜会活动结束后,礼物仍是原封不动地带回去的。因此,很多人在第一天时根本无法与信长谈话,于是他们只好说:“——我明天再来跟你好好聊聊吧!”

大多数的访客就这么订下明日之约后,便离去了。

当一天的接待工作结束之后,信长才终于能够轻轻松松地和长男中将信忠及么儿源三郎共进晚餐。

一整天,信长都以极大的耐心周旋在众多的访客当中,一直到黄昏时送走最后一名访客之后,他才收起已经僵硬了的笑容。

由于光秀已经为出战而回到丹波,以至于原本应该陪在自己身旁的松井友闲及长谷川竹,不得不临时派去接待家康。

在这种盛热的夏天里,公卿们拿着茶点叨絮着不肯离去,话题又离不了宫中的典礼及轶事;这使得站在一旁的长门守十分担心。

(万一大人突然发起脾气来,那该怎么办?……)

没想到信长却极力容忍着,使得每个人都能尽兴而归。

“长门守,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待会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这时,长门守觉得自己似乎有点了解信长了。

信长之所以渴望晚上和自己的孩子们共饮,是因为他再也无法忍受那些无聊人士的拜访了。

(毕竟他也是个孩子的父亲啊!……)

“谢谢你!能够参加大人和少主们的亲子酒宴,将是我一生当中最美好的回忆。”

“一生当中最好的回忆?这句话说得好,哈哈哈!长门,想不到你也是个谨守义律的人啊!对不对?阿浓!”

当他们来到已经摆好酒席的客殿房内时,已是晚上七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