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闯入京师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闯入京师

就在这个时候——明智的部队也逐渐朝京师接近了。

自龟山城出发之后,他们在一日中午抵达保津,随即翻越山中,来到位于嵯峨野附近的衣笠山上,在该地扎营,并让士兵们进食。这时,事先毫不知情的士兵们,心中开始感到疑惑:“我们的路线好像不对喔!”

“是啊!我们要到中国打仗,应该越过三草才对,怎么会从东边的老坂往山崎来了呢?而且,到了老坂之后,应向右转才对,怎么反而向左转了呢?”

“是啊!再这么走下去,我们就会到京师去了啊!难道,作战的命令中途改变了?……”

“无论如何,先填饱肚子再说吧!说不定今晚又得行军呢!”

“怪就怪在这里啊!如果在夜晚行军的话,那么我们半夜就会到达京师了呀!但是,我们半夜里到京师去做甚么呢?……”

这时,领军的部将发出了一道新命令:“——由于信长公要在京师举行阅兵,因此我军特地绕道而行来到此地。现在,请诸位将士领取自己的兵粮,并改变武装……”

至此,士兵们的疑惑完全一扫而空。在那之后不久,管理公田的吉住小平太也发现了这件事情。

当然,杂兵们绝对不会对长官的命令有所怀疑。

“为甚么在军情正紧急的时刻里,右府先生还要我们绕道来此参加阅兵呢?”

“你忘了吗?右府先生最喜欢观看骑队了。而且我猜,他一定是想要在天皇面前出出风头,让他见识一下我们出阵前的英姿啊!”

“但是真要我们在半夜抵达京师,那还真教人烦恼哩!”

士兵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讨论着。不多久后,天色已经渐渐暗了。

事实上,光秀之所以命令他们趁夜行动,原本即是由于兵力众多,容易引人耳目,因而改在夜里活动。然而,杂兵们却未发觉此事。

“或许我们会在这里野营,等到早上才入京。”

“或许吧!但是这么一来,我们休息的时间也未免太长了。”

正当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时,突然:“敌人在本能寺里!”

光秀终于对士兵们说出了他的真正目的。

这时在本能寺这一边,信长正和孩子们喝得十分痛快哩!

光秀将部队分成第一、第二、第三队之后,随即令所有士兵在沓挂的街道两旁集合,然后大声地宣布道:“情势迫使我不得不反叛,我们必须进入京师,到本能寺取得右大将的首级。如此一来,明天能号令天下的,就是我日向守了!我希望各位都能奋勇立功,千万不要存有一丝怀疑。”

在那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沉默了。然而由四周都充满了杀气的情形看来,他们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记住,我们的敌人是备中、本能寺和二条城!希望各位都能发挥最大的力量,好好表现一番。万一有人不幸阵亡,有子嗣的,我会把功劳留给他的孩子;没有孩子的,我会厚葬你们;现在请各位专心一志,然后割下马鞍,步兵绑上脚带、持洋枪者将火绳切成一尺五寸长,等我的命令一下,各位就一起行动,明白吗?”

“明白!”

士兵们大叫着回答他。

他们的脸上都有着兴奋的表情。或许在他们得知此事之前,就在下意识里期待它发生吧?或许他们的心里,正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哩!

看来,在明智家的兵士当中,大多数人早就有了背叛信长的意图了。

“好,既然大家都明白了,那么我们就一鼓作气越过桂川吧!记住,在进入京师之前,绝对不可发出任何声音。左马介秀满手下的人朝本能寺去,次右卫门手下的人往二条城和妙觉寺去,跟随本阵的人,则和我一起到三条堀河的所司代家中去!今天以后,天下就是我日向守的了。”

此话一出,又使得士兵们欢呼不已。如今,士兵们都有着坚强的斗志,决心一举摧毁信长的霸业。

光秀骑着马慢慢地走在阵前,心中对自己竟会走上谋叛之路仍然感到不解。

经过综合、分析所有的情报之后,他相信这次的计划绝对不会失败。因为所有的事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如今信长停留在本能寺、丹羽五郎左卫门及堀久太郎也已经先从京师出发了。

更有利的一点是,在本能寺负责守护的人数,远比他预期的还少;原本他所担心的梅雨也已经暂停,而且还有满天繁星帮助部队的夜袭哩!

平心而论,光秀之所以能够成功地掩饰他的意图,不使谋叛计划外泄,除了是由于信长本身“凶运”当头之外,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中国之战上,根本无暇去注意其他事情……

但不知何故,此时的光秀并不觉得自己已是天下之主。

他的眼前浮现了那原本应该和自己一起出阵、却不知何故地发着烧昏睡在病床上的长子十兵卫光庆苍白的脸、嫁与细川忠兴为妻的女儿珠子的脸……嫁与信长的侄子织田信澄为妻的长女、嫁给左马介秀满的次女……

不,更叫他心烦的是,次男十次郎、三男十三郎及么儿乙寿丸那天真无邪的脸庞,也一一映入他的眼帘,久久无法离开……

无论如何,我必须留给后代子孙们足以生存的生活地位!想到这里,他取得天下的野心更加强烈了……

在野心的驱使下,他率领着军队一步步地朝危险接近了。

(万一失败了……)

一旦失败,那么明智家将永远被冠上逆臣、不义之名,永世不得翻身……

(不,一定要胜、非胜不可!这次我所拟定的战略可说是万无一失,怎么可能会失败呢?)

当部队来到丹波口,进入京师之后,士兵们便举起明智家的旗帜,往各自的配属部队走去。

这时已是午夜十二点刚过,正确的说法是,这时已经是六月二日了。

“秀满,你的主要敌人是本能寺。当围攻的任务结束之后,立刻把消息传给我。”

“遵命!”

“还有,各位展开行动的时间必须配合好,大家一起行动。”

“这个你放心好了!既然我们都已经进京了,胜利不就像囊中之物吗?”

“很好!那么,快去吧!”

说完,光秀也立即转身调派兵力,在京师的七个入口设下严密的防线,然后便朝所司代的堀河馆去了。

此时,村井长门守及一度怀疑光秀图谋不轨、并驰往告诉长门的吉住小平太,都已经熟睡了。

明智左马介秀满毫不考虑地向前进,内心不再犹豫、不再感到害怕,以年轻武人特有的旺盛斗志及智慧,誓言必要完成此战的目的。

他昂首走在队伍前面,往黑漆漆的六角通油小路行去。一会儿之后,他终于在一片闇冥的巨木当中,看到了闪着微弱灯火的本能寺,于是立即命人回去报告光秀大军已经到达的消息。

接近之后,他发现本能寺确实相当安静,只有城壕内的水映着月光而闪动着,为这四周的静谧注进了一股活力。

夜空的繁星,正好利于夜行。

(信长一定睡着了……)

单是想到这点,就已足够令身为武者的他全身振奋不已。

为今之计,他必须命人将此地团团围住,叫他们插翅难飞。

“第一环由四王天但马守指挥!”

“是!”

“第二环由村上和泉和妻木主计头指挥!”

“是!”

“第三环由三宅式部指挥!”

“遵命!”

“我不用说各位也该知道,第一环当然是在最里面,负责攻打寺内的宿殿;第二环必须紧守住中门,第三环则是守着寺门及其四周。记住,一定要防守得有如铜墙铁壁一般,一个也不许他们逃出去!现在就开始行动吧!”

一声令下,三千七百名士兵立即冲进了这片宁静的大地,兵分三路,团团围住了本能寺。

就在同时,光秀也已经在京师所有的入口部署完毕,回到所司代的家中等待消息了。

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枪上了膛,刀出了鞘,火绳也已燃起。

秀满举手一挥。

门扉很快地被撞破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人称马系石的大力士。他是四王天但马守最引以为傲的长男又兵卫,力大能扛起百斤巨石;此次即是由他带头撞击寺门。

咚!咚!数十响后,终于在那用铁打造而成的门扉上打出了一个洞来。

然后,一名士兵就像粟鼠般地穿过了洞口,由里面打开了门闩。

寺门打开了。然而,寺内却仍是一片死寂,似乎还没有人发现敌军已经来到。

巨木之下更是静得出奇,这使得众人的心头掠过一丝不安。

“现在,大声地呐喊吧!拿着你们的刀枪,奋力向前冲吧!”

但马守的任务在于攻向宿殿,因此一等大门打开,他便领着士兵,“哇”地向里面冲了过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