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阿修罗的计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阿修罗的计划

当信长如凶神恶煞般猛力地拉弓射箭时,一边却大声唤道:“长谷川宗仁在吗?宗仁哪!”

“甚么事啊?大人!”

信长头也不回地说:“宗仁,你不是武者,没必要在此送死。快,快带着女人们从小门离开吧!快啊,宗仁!”

“是……但是这里的情况这么危急……”

“笨蛋,你留在这里又能做甚么呢?快逃出去吧!我知道光头那家伙绝不会杀女人、孩子的,快走啊!”

浓姬闻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丈夫已经变成一头发狂的野兽,不再是内大臣、右大将,而是醉心于杀戮的吉法师……想到丈夫在如此紧急的时刻,还能考虑到光秀不杀女人及孩子的个性,而要宗仁帮助那些侍女们逃生,她觉得十分骄傲。

“啊、弓断了!”

“砰”地一声,断裂的弓弦打在信长身上,使得他惨叫一声。

“宗仁,快走!来人哪,谁把枪给我?”

宗仁缓缓地走到浓姬面前,两手俯伏在地:“夫人,请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浓姬用力地摇摇头,无暇回答他的问题。她必须协助丈夫抵挡敌军的攻势,以便让侍女们离去,否则她们就再也没有脱逃的机会了。

浓姬不加思索地把镰十字枪交给丈夫,自己则趁着空档丢掉了箭袋,拔出了薙刀。

当森兰丸躲避着敌军的追杀,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从本堂冲回廊下时,信长的身边已经没有半名侍卫了。

“大人,请原谅我吧!”眼见浓姬并无离开之意,宗仁只好黯然带着侍女们离开了中庭。

“阿浓!”信长拿着十字枪,回头对她说:“你跟他们一起走吧!你已经帮我太多了,快走吧!”

“不!”

“甚么?难道你要让我含羞而死吗?堂堂的右大将信长,竟然还得藉助女人的手来作战。”

“大人,我阿浓可不是一般的女子,我是蝮的孩子啊!因此,殿下!请你赶快退回寝室,在那里切腹吧!”

“你这个笨蛋!到现在你还想像以前一样指示我吗?你放心吧,我不会因光头的背叛而气得忘了如何作战的。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打算。”

“话虽如此,但是你已经筋疲力尽了!万一被敌人取得了你的首级,那不是更大的羞辱吗?”

“好了,不要再说了!你快走吧!”

“不,我不走!”

“真是个顽固的女人!难道你不了解吗?对我信长而言,一旦有女人的尸体躺在我的身边,那……”

说到这里,他讶然地看着浓姬不断地摇着头:“不,我不走,说甚么都不走!”

信长的双眼猛地一热,微笑道:“坦白说,我们这对夫妻可真会吵啊!不过,也真多亏了你的争吵和小聪明。好吧,随你便吧!”

“谢谢你!”

这就是这对夫妇临死前最后一次的谈话。

当他们的谈话结束之后,敌军也已知道信长手中没有强弓,于是便又争先恐后地冲进内殿里来。

当一名士兵来到信长的身边时,只听到一声:“看刀!”

那人的身影便飞出了窗外。就在同时,又有“啊”的一声悲鸣传来,原来又有一名敌军死在信长的枪下了。

“啊,是右大将!我要杀了右大将……”

信长二话不说,举刀便向那人砍了过去。

“啊……右……右大将果然厉……”话还没说完,那人就已一命呜呼了。

听到信长的叫喊声而赶了过来的兰丸,愤愤地在那已死的兵士身上又补了一刀。

“大人!”兰丸单膝跪在地上,以哀痛的声音道:“敌人愈来愈多了,请大人赶快回到寝所去吧!”

“我知道!”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是信长仍然举起十字枪往另一名敌军刺去,使得对方连连后退。

这时他又成为以往那个浑身充满斗志、以杀戮为乐的吉法师了……

看到这一幕,兰丸只好把手上的大刀换成枪,朝不断接近的敌军刺了过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