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千种岭的枪弹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千种岭的枪弹

家康之后,丹羽长秀、明智光秀两人也由若狭引兵回来了;而留在金崎城担任殿后大将的秀吉,也很巧妙地避开了朝仓部队的追踪,平安地返回京师。

前此,京师盛传着种种不利于信长的谣言,而今这些谣言都不攻自破了。

信长召集所有已经回来的大将,似乎正讨论着下一次的行动哩!

信长于会见家康之后的第三天,也就是五月九日当天,进入了近江,将野洲河原的六角势及其附近各城内由越前转战回来的武将全都收为自己的部属。

森三左卫门守着宇佐山城。

佐久间信盛守着永原城。

柴田胜家守着长光寺城。

木下秀吉守着长滨城。

中川清秀守着安土城。

这都是为了对付小谷城的浅井长政父子所做的准备,除此之外,应该另有其他意义存在才对。

如果情势许可,信长根本不想攻打自己的妹婿长政,而且他也一直希望能扭转双方这种反目成仇的局势;信长之所以不断对长政招着手,即是由于他对长政仍存着一线希望。

因此,当信长巡视各城的坚固守备回到京师,并且前往二条御所拜访过将军之后,就立即派遣使者至浅井父子那边去。

“——如果你们父子再对信长动手,那么将军义昭就要亲自率领大军前来征伐小谷城了。”

然后,信长将京师的守备任务交由明智光秀和丹羽长秀,自己则启程回到岐阜城。

他不管将军暗地里如何计划,然而他知道公方在表面上绝对不敢拒绝他所说的话。因为他深知这点,所以才藉着将军的名义警告浅井父子,并且趁机回到睽违已久的岐阜城。不过,这次他的返乡之行,却特意避开浅井家的领地,改走越过千种岭的山道。

也就是从蒲生氏的日野城经过音羽、田津、畑山,然后越过伊势千种岭的这条山道。

对信长而言,这实在是少有的周全顾虑。不过,他之所以如此费尽心思,主要是因为他考虑到,万一与小谷城附近浅井家军队起了冲突,那么他就不得不对长政下手了;而这正是信长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因此之故,他连自己织田家的旗帜也不敢大肆张扬。

他相信长政本人一定对他父亲的坚持对朝仓家报恩尽义感到极度困扰,而且由朝仓家一直与将军保持密切联系的情形来看,这件事的确不无可疑之处。在这种情况下,他之所以由将军义昭那边派使者到浅井家,无非是为了留给他们父子最后谈和的机会。

信长在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才启程离京。当他来到这苍郁深谷内的千种岭山道时,已是五月二十日的正午时刻。

跟随信长一起返回岐阜城的,有他的女婿蒲生鹤千代及香津田勘六、布施藤九郎等一百五十人。他们此番回到岐阜,是自从在常乐寺举行相扑比赛以来三个月内的第一次。

“怎么样?鹤千代!你瞧,走这远离人群的山道,不也满好的吗?”

“是啊!这是主公的第二次爬山旅行罗!”

“你这家伙!你指的是上回在朽木谷的事吗?”

“正是!那次的事情,在京师可有很多传言呢!人们都说,像你这样的大将,竟然也会被浅井和朝仓打得匆匆忙忙逃入朽木谷的山中去了。”

“哈哈哈……你想到底是谁散布这样的谣言呢?”

“当然是朝仓所派来的奸细喽!不过,除了那些人之外,其他人也很有可能啊!”

“甚么?还有其他人?你是指……”

“正是!这或许正是大将唯一的弱点呢!”

“我的弱点有很多,但我不知道你指的是甚么?”

“当然就是你那嫁到浅井家的妹妹啊!……由于你对她的爱,致使政策产生错误,这难道不就是大将唯一的弱点吗?”

“鹤!”

“是!”

“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不!是公方先生说的。”

“甚么?将军这么说?”

“是啊!难道大将你一点都不知道吗?”

“嗯!”

“当公方先生派使者出使浅井家后,就向其他人说道:大将就是因为有这个弱点,所以我自己也可以做适当的处置……”

“鹤!”

“哇!你看!连马都被你吓了一跳!”

“你的话句句属实?”

“是的。而且,依我看,即使派了使者去,也不会产生任何效果的。”

眉宇间一副聪明伶俐的蒲生鹤千代,内心深深觉得信长对于浅井父子太过于忍让,连他都有点看不过去呢!或许就是如此,他不时在谈话中加入自己的意见。

“嗯!”信长再一次低喃。

(既然将军都这么说了,想必这使者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照此情形看来,自己的确该尽快有所决定了……当他想到这里时——

突然,两声震耳欲聋的声响传遍了整个山谷,仔细一听,原来是两发枪弹声。就在这时,又有一发子弹笔直地朝信长握着刀柄的左手飞过来,射穿了他的衣袖,距离肌肤仅有分毫之差……

“啊!”

所有的人全都齐声叫道,并纷纷下马,忙不迭地围到信长的身边。

“要不要紧?”

“有人想暗杀大将,快抓那名刺客!”

“一定就在这附近!啊,你看,刺客就在那棵大桧木的背后!”

然而信长却毫不理会这一切,只是叫道:“鹤!”

他依然手执着马鞭,轻声地对鹤千代叫道。

由他的衣袖传来一阵火药味;方才还被枪声吓得立起来的马,此刻仍然高高竖起耳朵,两眼充满了饱受惊吓之后的光亮。

“是!”

“你想,为甚么会有刺客出现在我们走的这条路上呢?”

“我不知道!”

“你怎么可以说不知道呢?知道我们要走这条路的人,只有你和公方先生啊!”

“那么,你还有甚么好考虑的呢?一定是公方先生授意使者将此秘密向浅井家泄露,然后再由浅井通知六角啊!”

“你真有点小聪明!”

信长放声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那么,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考虑了嘛!”

“还有甚么好考虑的呢?”

“连你都这么说了,我的确是该下决心了。”

“不仅仅是我而已,连京童也都这么说哩!”

“甚么?京童……”

“正是!你这日本第一的大将,竟然处处迁就浅井一人,为了不与他正面冲突,你宁愿选择由朽木谷逃回来……对于那种背信忘义的人,你却连准备惩罚他的迹象都没有呢!”

“好吧!我已经决定了!”

“我想这样才是最好的!”

“不要去追捕那名刺客了,我们还要赶回岐阜去呢!”

于是信长又恢复轻松自若的表情,继续策马前行。

信长已经决意攻打小谷城;同时,与姉川的会战也正开始进行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