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小谷的思想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小谷的思想

继信长由北近江出发之后,德川家康也带领一支精锐部队从滨松出发。当这个消息传到小谷城时——

“德川究竟带了多少人来?我们必须据此决定与朝仓方面的联合呀!……”

此时已是六月下旬,正是盛暑时节,蝉声响遍整座山王曲轮的大书院。就在蝉声此起彼落当中,隐居的浅井久政昂首挺胸,神气十足地与将士们并坐在一起商谈。

“听说他率领的军队大约有五千人。”

小野木土佐摊开地图,以手中的扇子指示着姉川的河形,然后说道:“在这种褥暑之下,他们必须一口气到达远江……以信长的个性来看,他一定不会让他们有休息的时间,极可能立即下令发动总攻击。”

“对经过长途跋涉的军队来说,这样不太好吧!”

“正是如此!”

“届时信长一定会使用各种方法引诱我们出兵,但我们根本不要理会他。”

“正是!”

接着,三田村庄右卫门回答道:“小谷城是个极为坚固的城池,因此我猜信长一定会在附近村庄到处放火,好引诱我们出城。所以,即使到了那种时候,我们也绝对不能出去,否则岂不正中他的下怀?”

“嗯!我也是这么想……”

“然后,等到他们采取最后手段,发动总攻击时,也就是我们的机会了。到了那时,我们由城门杀出去,在他们背后,有朝仓势的袭击,这么一来,还怕织田军不败吗?这一战,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岭崖殊死战啊!”

“是啊!”

主战派的急先锋远藤喜右卫门将扇子一收,非常兴奋地说道:“在岭崖之上,也就是我们与织田方一决胜负的时刻。当然,胜利必然是属于我们浅井家的。”

“没错……”

久政对坐在自己身旁的长政看了过去,说:“织田的兵力约为二万……德川的兵力有五千,那么这二股势力合起来将近有二万五千人。然而,我们只有七千人,而朝仓的兵力也不过八千人……光从数量而言,我们或许比不上对方,然而我们却有赢得胜利的绝对把握,你说是吗?备前先生!”

长政以点头代替回答。接着问道:“已经告诉朝仓家我们准备请他打第二阵了吗?”

“甚么?还要有打第二阵的准备?”

“正是!只有一军的话,总是觉得不太保险;如果能预先准备第二军,不就可以预防万一了吗?万一战事吃紧,他们就可以立即替补上来啊!你说,这样不是更好吗?”

“噢,原来如此!大家听见了吗?这一仗我们算得上是真正的胜利了!如今我方将士士气高昂,因此即使双方兵力相差悬殊,我们也绝对不会输给对方的。这一仗,我们是必然得胜的啊!……”

“父亲大人!”长政看向正沾沾自喜的父亲,说道:“对浅井、朝仓、六角家而言,这一仗绝对不容失败,因此我认为无论如何都必须阻断信长的上洛之路。”

“对!就是这样!我们一定要让敌人见识、见识我方的毅力……我们要一举歼灭对方!将信长逼回美浓,这么一来,胜利不就属于我们了吗?”

久政毫不理会额上涔涔滴落的汗水,继续说道:“大家记住……要将其中的道理放在心上,好好地打完这场仗。别忘了,京师的将军家也站在我们这一边呢!所以,只要我们击败织田势,那么摄津、河内到京师一带,不就手到擒来了吗?更何况,届时三好的三人行及本愿寺,也会与我方一起行动……再者,崛起于尾张的长岛,以及甲斐的武田家,也都接到了秘密指令……这么一来,火都烧到屁股上的信长和家康,又如何能取得天下呢?他们光忙着守城就已经快要焦头烂额了,那还有余力对付我们呢?情势就是如此,所以大家一定把握机会,好好地打这一仗啊!”

说完之后,他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长政也不由得微笑着。

当然,他并未将事情想得像他父亲那样的单纯、乐观。但是,在数次会见由将军义昭所派来的密使之后,他的心中也渐渐地产生了一股自信。

义昭表示,只要浅井、朝仓军能成功地阻止信长上洛,那么他愿意亲自到本愿寺去,说服显如上人与他们一起行动。

大坂本愿寺的坊官下间赖廉,是个极为杰出的人物;一旦他决定加入此次行动,那么长岛别院的服部右京亮一定会立即攻向尾张;这么一来,必然也会间接促使武田信玄急于上洛来了。

如此一来,将军义昭手下的势力,除了武田、朝仓、三好、浅井、六角之外,还有松永、筒井等;只要大家能取得共识,并组成一个合议制的新阵容,那么要想完全平定日本绝非难事。

长政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实在情有可原。

因为他不如信长那样透彻了解足利义昭这个人。

无论如何——他认为既然义昭身为“将军”,而信长却不能与他和平相处的话,那么一定会造成许多纷争……

(为了早日获得和平,所以不得不……)

因此,长政也逐渐地成为主战派,并且对自己所负的使命有充分的自信能够完成。

“报告!”这时,藤挂三河的声音由屋外传来:“云雀山有消息传来了!”

“甚么事?你就直接说吧!”

“敌人已由山麓的町屋侵入,并且向民家放火。”

长政与父亲彼此互看了一眼,说道:“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敌将是谁?”

“是森三左卫门和坂井右近。”

“好!那么,敌人尚未接近虎御前山吧?”

“是的。柴田、佐久间、丹羽、木下等人都尚未开始行动,甚至也没有准备渡过姉川的迹象。”

“我明白了,你下去吧!”

接着长政又说道:“大家都已经听见了吧?敌人已经展开诱我方出城的行动,但是我们绝不能中计。这样吧!为了提高将士们的士气,今晚各位就带着部下一同喝酒、跳舞同乐吧!”

“这好,这好!反正朝仓景镜先生也已经完成布置了。我看我们不如先为此仗举行一个庆功宴,说不定反而可以诱敌入城呢!嗯,好!美作,你快去准备!”

一时之间,众人阖上面前的地图,纷纷起身。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