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信长的战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信长的战术

浅井方的作战计划,是准备待由美浓侵入的信长将阵地移至虎御前山时,正面向信长挑战。

虎御前山位于距离小谷山二里外的南方,位置正好与浅井的居城遥相呼应;因此,信长可以由此地观察到城内的一切动态。在浅井方的臆测中,即使信长发现城内兵士居然没有出城应战的迹象,他也一定会下达总攻击的命令;然而,就在同时,由朝仓式部大辅景镜所率领的八千大军,将会从织田势的东侧,也就是浅井的出入城——横山城偏南的地方,与城内的浅井势互相呼应,两面夹击,如此一来,必然能够截断信长的退路。

浅井势之所以如此认为,完全是依照信长的性格加以判断,并且综合了所有大将的意见所做成的结论。

这个结论果然正确!

虽然森三左卫门、坂井右近的手下,已经开始对云雀山麓附近的町屋放火,但是柴田、佐久间、丹羽、木下等人的兵力,却还留守于小谷城的南边。而且,正如浅井势所预料的,信长果然将阵营安置于虎御前山的山顶上。从那里,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城内将兵们的动向。

看来在德川军队赶至战场之前,信长就会按捺不住而下令开始总攻击了呢!

“——看吧!正如我们所意料的。”

“——是啊!我们这边真的没有人出去吔!”

“——这样才好啊!多留一个人的力量总是好的。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让织田势通过此地,必须等朝仓势从横山那边过来啊!”

“——正是!当朝仓的第二阵到达时,也就是信长身首离异之时了。”

当四处的民房遭到烧毁时,小谷城内的兵士却只是如蜗牛般的躲藏起来,不时地窃窃私语着。

另一方面——

当信长于二十二日晚上从虎御前山上的了望台看到小谷城内的情形之后,即吩咐小侍卫送来饭菜,并且说道:“真好吃,怎么样?长可!……你知道这些饭菜的滋味吗?”

森三左卫门的长男长可侧着头说道:“啊!甚么?……请问您在说甚么啊?”

“我说今天的饭菜真可口!你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吗?”

“不!这到底是指……”

“哈哈……你看吧!对面城内的人,全都畏畏缩缩的,你认为这意味着甚么呢?”

“那当然是因为他们慑于主公的威武,所以决定守城喽!”

“哈哈哈!如果真是只有这么一点涵义的话,这饭菜也就不会那么好吃了。据我看来,那是意味着:这场仗他们已经输定了。”

“啊?为甚么这么说呢?”

“那是因为他们输定这场战争了,所以他们才必须开始使用头脑啊!吃过饭后,我们就去一个地方,你也一起来吧!”

信长吃完饭,立即起身走向帐外,带着十五、六人及织田势的令旗,朝虎御前山的山下走去。

当然,没有人了解信长的用意何在;但是,他们暗忖:或许信长是想给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的突袭吧!

令他们惊讶的是,当信长来到山下之后,就沿着元川出了宫部,然后朝着姉川的南方去了。

(他到底在想些甚么呢?)

此时,对岸的木下藤吉郎秀吉也追了过来,惊讶地问道:“殿下!你要到哪儿去啊?”

“朝马头的方向去啊!”

“马头的方向……这么说来,你是要到东边的国分田去喽?”

“正是!你也一起来吧!”

尽管秀吉还是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仍然毫不迟疑地跟了上去。当他们来到东上坂的左方之后,终于逐渐地接近姉川的岸边,这时信长掉转马头朝向南方,然后停了下来。

(哈哈哈!我明白了!)

信长以马鞭拍打着膝盖。

临机应变是信长在战场上奉守不渝的信条,如今看来他已经决意中途改变作战方式了。

“殿下!那不正是横山城吗?……”

“你明白了吗?”

“嗯,我开始有点明白了!”

“明白就好!我对横山城北的卧龙山的龙鼻特别感兴趣!”

“原来如此!横山城的确是断绝小谷城对外联络的最紧要处!”

“藤吉!”

“是!”

“不只是和小谷城的联络而已,还有虎御前山的事情啊!”

“这么说来……是绝对不能让朝仓势进入横山城了……”

“这只是其中之一!”

“还有呢?”

“还有就是……哦!要在这里等待德川先生到来,现在就请你慢慢等吧!”接着信长又说:“还有……”

“还有?”

“哈哈……要是连你都不明白的话,那真是我信长的胜利啊!告诉你吧!那就是比智慧、比精神啊!”

“跟谁比呢?”

“不用说当然是浅井父子喽!”

“哦,原来如此!照你这么说,浅井父子根本一开始就不打算出城喽?”

信长笑一笑,接着说道:“就算他不想出城,我也一定要叫他出来。从现在起,把你的部队移到龙鼻去,和丹羽五郎左联手攻打横山城。”

“是!那么,大将你呢?”

“我还是带着我的部队驻守在虎御前山,等你们的战果,同时耐心等待家康到龙鼻来!”

当藤吉郎秀吉了解了信长的真正用意之后,不由得发出“是!是”的赞叹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