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最后的一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最后的一搏

此时天色已亮,姉川的水面在朝阳映照下波光粼粼。

胜负至今未见分晓。如今战事已不仅限于河岸边,双方并且都已由对岸直接攻向敌方的先锋;由于双方在河原上展开一场激战,因此如果不是佩戴着旗帜,根本无法分辨敌我;这已经变成一场逢人就打的混仗了。

打乱仗的情形还不仅止于此。

由德川军队右翼出击的织田部队的先锋大将坂井右近政尚及其子久藏已被浅井势的第一队矶野员昌打败;接着,乘胜追击的矶野部队更以破竹之势杀向第二阵的池田信辉。

想必此时信长一定在本阵里急得跺脚哩!虽然德川已经开始向朝仓势猛攻,但是一直压抑己方斗志而来的浅井部队,却在今日展现了令人惊异的斗志。

隐居的久政留守城内,备前守长政则昂首立于阵前,在他身旁的,有曾夸下豪语要在今日取得信长首级的远藤喜右卫门及三田村庄右卫门、弓削六郎左卫门。此外,还有一批力足以一当千的勇士并辔跟随在矶野部队之后。

反观织田这一方,失去坂井右近父子之后的信长军,正陷于苦战。

在这一场混乱当中,越前的赤鬼真柄十郎左卫门直隆终于再也忍受不住被德川麾下的向坂兄弟围困住的情势,发出了有如野兽般的怒吼。

“我们要的是德川先生的首级,难道你们听不懂吗?如果你们还要百般阻挠,休怪我手下无情!”

“噢!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啊!对吧?弟弟!”

身为长兄的式部取出枪来,在他身边的五郎次郎,还有与五郎次郎相对的六郎三郎也采取同一动作。

不!除了这三兄弟之外,还有他们的随从山田宗六、田川大作等七、八名家臣也将真柄团团围住,丝毫没有让他突围而出的缝隙;真柄就这么被卷在这个漩涡里无法脱身。

三兄弟之所以像防鬼出笼般地守着真柄,主要原因在于他是胜负的关键,因此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绝对不让他逃走;从这里可以看出三河部队的团结性。

“小心防守啊!五郎!”

“我知道了,哥哥!六郎!你也是!”

“是的,我明白。”

“那就好。记住,千万不能让他逃走,否则我们就无颜回去见本多先生了。”

“当然喽!怎么可能让他逃走?他只有一个人啊!”

此时已经艳阳当空,而附近也只剩下他们在僵持着,看来德川的军队已经渡河了。终于,一直持着武器与向坂兄弟对峙的真柄十郎左卫门露出了疲态。

尽管对手已经显得非常疲倦,但是向坂兄弟却仍然毫不放松地围着他……这时,突然由北岸传来一阵阵的喧哗声,他们知道这表示德川先生已经带着大军攻向朝仓景镜的本阵去了。

“唉!你们这些人!我绝对不让你们继续像车轮似地对着我打,这实在使我厌烦透了!我看由哥哥先来吧!”

“好,弟弟们,就照他说的吧!我来了,真柄!”

向弟弟示过意后,向坂式部突然举枪刺向真柄。

就在他以为自己刺到了真柄的大腿时,太郎大刀突然从右边挥了过来。

“啊!”

太郎大刀不偏不倚正中他的身上,惨叫一声之后,式部由马上跌落下来。

他的盔甲在风中飘动,手中的枪也早已离手。

“你们看到了吧?年轻人!”

真柄从马上下来,以大刀指着中间的五郎。

“你这家伙!”

一心为兄报仇的五郎,很快地拔出了两把大刀。

五郎次郎所持的大刀仅有二尺六寸,而且只是一般的刀剑,因此在与真柄的钢刀接触的那一瞬间,就笔直地朝天飞了出去。

在间不容发的那一瞬间,六郎手持十文字枪昂然站在真柄面前。

这时真柄十郎左卫门不由得退后一步,说道:“真勇敢啊!向坂兄弟!”

这绝非违心之论。因为他由这三兄弟的表现中,看到了他从来不曾见过的浓郁的手足之情。

先是哥哥式部,其次是弟弟五郎……连最小的弟弟六郎也舍身护卫着哥哥。

他被三兄弟所流露的真情感动得退了一步。不过,这种感动固为人之常情,但是在战场上看来,却是无用的感伤啊!

就在此时,六郎的十文字枪已经插入了十郎左卫门的右肩。

在这同时,真柄以他最自满的千代鹤太郎挥出了最后一击。

然而,飞溅的血花并非来自十郎左卫门的身体,而是那已经身负重伤的五郎次郎,此时他已经身首异处了。

“哈哈……”

虽然肩膀受伤却仍奋力杀了五郎次郎的真柄,口中发出了凄厉的笑声:“真勇敢啊!向坂兄弟,你使得我不得不杀了你。”

说完之后,太郎大刀应声而落,而十郎左卫门也不支地坐在地上了。

六郎再度举枪朝他的腹部刺过去……这时,河原附近到处可以听见高叫着“胜利”的欢呼声。

“你们听到了吗?越前的强者真柄十郎左卫门直隆已经被三河的向坂兄弟杀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