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坂本城落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坂本城落

信长不断为战事奔走,不稍休息。

元龟元年(一五七○)十二月十三日,由于信长一再告以京师将有再度被杀掠的危机,因此义昭终于颁布敕令,使得织田与浅井、朝仓缔结和议,他也得以尽快地赶回岐阜城。

当然,这并非真正的和议,只是他们为了顾全主上的颜面而做的表面工夫罢了。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越前部队最担心的冬雪开始降了,既然部队不善于冬天作战,何不趁此机会养精蓄锐呢?基于这两项考虑,浅井、朝仓势自然乐意答应织田势议和之请了。

促使浅井、朝仓势答应议和的另一个原因,是当雪一降时,他们与本国的联络即告中断,万一信长趁机发动总攻击,那么……

当然信长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是在如今这种状况下,却不允许他继续与对方决战,只好遵奉敕令,立即赶回岐阜。

岐阜城完全没有迎接过年的气氛。

在将各地传来的情报加以比较、检讨之后,信长终于在元龟二年(一五七一)的早春时节向长岛出兵。

虽然信长以为弟弟彦七郎信与报仇为藉口而发动这场战争,事实上却是由于情势已有燃眉之急,致使他不得不采取断然的处置。

然而,在仓促成军的情况下,所接获的全是不利的消息。

武田信玄终于率兵抵达三河,与家康在吉田城展开激战;而松永久秀也趁着信长面临危机之时,举旗叛变。

“看来那只狐狸是认为我输定了。”

信长高声笑道。突然之间,他掉转马头朝着京师的方向,以满布着血丝的双眼凝视着远方。

既然松永久秀在信贵山城举旗反叛,即表示必定与长岛同谋。

“——武田就拜托你了,请你再支撑一会儿!”

在将此消息传达给家康之后,信长再度回到京师。

长岛无法攻陷、三好的势力依然存在、本愿寺也更顽强地抵抗着。

再加上最令信长担心的武田势也开始行动了、松永久秀又在此时宣布叛变,而浅井、朝仓势也在信长西上之时背弃敕命,目前已组成联合军抵达西近江,准备伺机阻断他的后路。

这一切都显示出情势有日趋恶化的现象。除了原有的敌军之外,又出现了松永及去年尚未展开行动的北近江地区的一向宗门徒这两大新敌,如今他们正一步步逼近长岛,而浅井、朝仓势也再度乘机而起。

虽然信长不断地激励与石山本愿寺对峙的佐久间信盛,但是所传来的消息却很不乐观。

情势对信长更不利了。

造成这种情势的原因之一,即是由于浅井和朝仓势的鼓动,以致叡山的三千僧徒群起与信长为敌。

另一个原因即是由于位于京师通往岐阜之间的坂本城也被攻陷了。自从平手政秀阵亡之后,一直在信长身边担任侍卫的森三左卫门即负起守城的任务,并誓言与城共存亡。而今看来,既然坂本城已经陷落,想必森三左也已殉城而亡了。

此时的信长已经无计可施,看来只好决心与浅井、朝仓势决一死战了。

因为有此决心,他才立即赶回京师。

信长抵达京师之后,立即下令:“光秀!你跟着我来!”

此刻他的心中正描绘着十一年前在田乐狭间的作战情景,于是又如疾风似地越过了逢坂山。

他在心中暗暗决定:不论采用何种手段,都要讨平浅井和朝仓势。

八月二十日的夜晚,信长一行人终于抵达西近江,趁夜袭击敌军的先锋部队。

敌军根本不曾料想到信长会趁夜来袭,因此在事出突然的情况下,被织田军打得毫无招架能力。

“就是现在!我们要乘胜追击,千万不要让敌人绕过湖西逃走!大家尽全力作战,一举夺回坂本城!”

当信长来到已被烧毁的坂本城下时,敌军突然绕过左边的山道进入叡山,巧妙地避开了这一场决战……

或许这就是武田信玄和石山、长岛的两处本愿寺所谋定的联合作战方式吧!

为了避开信长如电光石火般的锐利攻势,进而采取反制行动而将他钉牢在此,因此武田等人精心策划此一作战策略。一旦他们的联合作战方式成功,武田势就可好整以暇地整饬军备,朝上洛之路前进了。

(原来叡山这些家伙也是我的敌人……)

信长咬牙切齿地思考着下一步要采取的手段。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