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火烧圣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火烧圣域

终于一切都付诸行动了。趁着明月映照,织田大军由四面八方攻向山顶。

不绝于耳的枪声大多为织田军所发射,然而僧徒和士兵们却仍死守着山门,不让敌人越雷池半步。在一轮猛攻之下,僧兵和浅井、朝仓势部署在山谷和山峰的防线终于被织田军攻破了。

这时四面八方都已燃起火苗。

当延历寺的根本中堂也喷出熊熊的火舌时,已是十三日的清晨。此时,整座叡山已完全笼罩于浓烟烈焰之中,而数百座佛塔也成为一片火海。

如果由湖的对岸看去,那真是一幅令人怵目惊心的景象!

“这真是惊天动地!”

“会遭天谴的啊!”

“不!即使遭到天谴也弥补不了他的罪过。”

不论渔夫、樵夫、一般百姓、京城的百姓或近江附近的居民,都对信长的举动大为震惊。

黎明之际,信长策马来到东坂本的大鸟居前,下达一道更严厉的指示:“叡山之所以会有今日,完全是咎由自取!无论是和尚或俗家子弟、老或幼,一律处死,一个也不准放过。唯有将这个使社会更加腐败的圣地彻底毁灭,才能使正义公理重见天日。”

然而,这并非所有人民的声音;革命的罗刹又给了已经失去生命的“传统”当头一棒。

就在此时,信长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如鬼神般的身影。

那就是山门随一的荒法师。此人不仅有着六尺四寸的巨大身躯,同时也是人所称羡的金刚坊相模。

相模以和信长一样的强硬态度大声地笑了起来。

“神会罚你的。看箭吧!信长。”

“啊!你看他的箭……”

信长的身旁突然起了一阵骚动。

相模手中的箭长达一尺二寸,而且已经搭在弦上;更糟的是,火枪根本无法对准荒法师发射;这到底该怎么办呢?

虽然两人之间仅仅相距二十四、五步,但是信长却依然倨傲地挺胸坐在马上,笔直地朝着相模望去。

就在那一瞬间,箭由拉开的弓上射了出来。

没有人能预知这场战争的胜败谁属!

到底是高叫着替天行道的金刚相模胜呢?还是稀世少有的革命猛将信长会胜?

就在箭由弓上飞出的下一刻间——

突然响起一阵马的悲叫声,原来箭正好射中了信长的爱马。

于是,信长的身体随着马一起跌落地上。

“啊!你害我损失了一支箭。”

当相模准备射出第二箭时,信长很快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当他刚在大鸟居侧的大石边上站稳时,有“飕”的一声巨响划过了他的耳边。

“换马来!”

在信长高声吩咐马夫备马的同时,金刚相模又取出第三支箭来,但是他永远也无法把它射出去了。

信长由森长可手中接过缰绳,徐徐地注视着四周,然后高声叫道:“叡山的灭亡完全是他们咎由自取,能怨谁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