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三子元服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三子元服

就在浓姬走出房间不久之后,长男奇妙丸带着弟弟茶筅丸、三七丸依序地走了进来。

奇妙丸的生母为生驹的阿类,茶筅丸乃为吉田的奈奈所生,三七丸则是浓姬的侍女深雪所生;其中茶筅丸和三七丸同龄。

事实上,信长对于孩子并未怀有特别深厚的感情,只是基于实际利益而生养他们罢了;对一般人而言,这实在是相当罕见的情形。

当然,信长并非喜好女色之人,更不是一个会被女人的爱情所屈服的男人。

打从一开始,他就明白地告诉对方:“——为我生个孩子怎么样?”

虽然这事已经众所周知,但是如果要在所有的小妾和孩子面前谈论这种事情,必然会引起孩子们的愤慨。

从孩子的命名上,就可看出信长根本不重视他们的存在。当长男生下来时,由于他觉得婴儿的脸非常奇妙,因此为他取名为奇妙丸;由于次男生下来时头发就非常稀疏,因此取名为茶筅丸;至于三男三七丸,则是由于在三月七日出生,因而取名为三七丸;这种轻率的命名方式,真可说是绝无仅有的啊!

如果不是身为父亲的信长有一股伟大的志向驱使他不断地前进,或许孩子们早就反抗了呢!

“我决定在今天为你们举行元服仪式。不过,由于正在非常时刻,因此无法请人为你们加冠,只好由我这做父亲的亲自动手了。”

“是!”

口里这么回答,但是三个孩子却彼此看了一眼,因为他们至今还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得也是!

在当时来讲,所谓的武人元服仪式,即相当于成人式。在接受这项仪式的同时,即等于向世人宣告自己已经成为一名武将;由此可见这是一项相当严肃、庄重的仪式。

此时,身为父母亲的必须为孩子准备一顶乌纱帽,祝福他们迈入成人生涯,而且通常都是由与父亲有最好的交情、最有名望的长辈为他们加冠。

“东西准备好了吗?快拿到这边来。”

当信长高声问道时,浓姬立即指示侍女们将理发用具、乌纱帽、坩杯、箱台、镜台送进房内。

这时三人方才明白父亲话中的涵义。

一般而言,乌纱帽必须请他人为孩子戴上,然而情势今非昔比,因而只好由父亲亲自加冠——当然,这表示他们已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同时也是宣告信长有即将派遣他们出城作战的意思。

这时的长男奇妙丸年仅十五岁,而他的两个弟弟也只有十三岁。

仪式的进行由理发开始,首先将童髫解开,编成三条如大人般的发辫,然后再将乌纱帽戴于头上。因此,必须有人在他们面前拿着镜台,以便他们看到自己成为大人时的模样。之后,再到另一个房间换上事先准备好的成人服;等到穿戴妥当之后,即开始进行坩杯仪式。

坩杯属于古礼的一种,也就是必须敬献三杯酒,然后再为孩子取一个成年后的名字。

然而,信长却根本不遵守这些传统的礼仪。

“好了,如果东西都准备妥当,仪式就要开始喽!理发由阿类负责、坩杯交由阿浓,镜台和乱箱的工作,则交给深雪。奇妙丸,由你开始。”

“是!”

奇妙丸以笔直的姿势坐在母亲面前。

身为生母的阿类小心翼翼地为他编织发辫。由于她们非常清楚此刻的信长正处于危机当中,因此更是战战兢兢地深怕出错。

一待发辫编好,信长立即随手为他戴上乌帽。

“怎么样?感觉如何?”

“嗯!我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武者了。”

“好!这么一来你就可以继承我的身后了。”

奇妙丸哈哈地笑了起来。

“很好,看来你的胆识似乎不小。好了,现在先去换衣服,然后我要为你献上三杯酒。”

“是!”深雪立即由乱箱中取出成人服为他换上。

“接下去!”信长深深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种严肃的气氛下,三人依序进行元服仪式。

“怎样?感觉如何?”

“我觉得松了一口气。”次男答道。

“那么你呢?三七丸!”

“我觉得自己真正成为武者了。”

“嗯!你倒跟奇妙丸很相像。好吧!你们都去换衣服吧!”

当三人正沉醉于戴上乌帽的感觉时,信长的表情却已经变得非常严肃。

浓姬在三人的杯中倒入了一点酒。

“祝福你们三人的武运昌隆。”说到这里,他似乎觉得好笑似地又问道:“怎么样?从今天起你们就不再是小孩子了。”

“奇妙丸!”

“是!”

“现在我要为你们换名字了。我准备为你们取的名字,必须让全日本的人民一听就知道你们是最勇猛的大将,因此我要将我姓名当中的信字赐给你们。”

“是!”

“所谓日本第一的名字,也就是要你们绝对不能做出可耻的事情来。”

“是!”

“从今天开始,奇妙丸就叫做织田勘九郎信忠……所谓的忠,相信我不说你也知道,就是为父建造皇居的心意啊!”

“织田勘九郎信忠!孩儿必当铭记在心!”

“很好!阿浓,你把贴有纸条的刀给他吧!”

“是!”

浓姬很快地将大小为一组的刀交到信忠的手里。至此,奇妙丸的元服仪式总算大功告成。

“茶筅!”

“是!”

“由于你是北畠家的养子,因此从今天起你就叫做北畠三郎信雄!明白吗?”

“是……是的!孩儿明白!”

“好吧!把东西给他。”

“是!”

“接下来是三七!”

“是!”

“你是神户家的养子,因此从今天起你就叫做神户三七郎信孝。万一情势不好,或许你和你的哥哥信雄会在北伊势成为人见人怕的恶鬼呢!”

“我绝对不会比哥哥们更坏的。”

“笨蛋!怎么能这么说呢?即使更坏,又能怎样呢?我的意思是不能输啊!”

“好的!我绝对不输给他们!”

“好吧!把东西给他!”

就这样的,在笔直坐着的三人面前,各放置着一个同样大小的纸包;信长默默地看着他们。

“信忠!信雄!信孝!”

“是!”

“我有一件事要对你们说清楚,或许元龟三年就是你们为我牺牲性命的一年哪!”

“是!”

“果真如此,明年此时你们再也无法和我相对而坐了。”

三人似乎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纷纷转过头去看着他们的母亲。

阿类和深雪默默地点点头,而此时的信长早已不忍心正视孩子们的表情了。

只有浓姬默默地在一旁观察着父子四人。

“信忠!你知道为甚么我要说这些话吗?”

“我知道!”

“噢!那么你说说看!”

“我已经问过母亲大人了。”

“甚么?你问过阿浓了?”

“正是!由于甲州的武田势即将在今年加入这场争乱,因此父亲大人必定会与浅井、朝仓、松永、三好、本愿寺及西边的众多势力为敌,届时必然会有一场决战!”

“嗯,阿浓!你连这也说了?”

“还有,唯一能够抵挡武田势的,只有德川部队……我们必须调派兵力前去支援德川势才行!这么一来,胜负未卜……”

当他说到这里,信长终于忍不住笑了。

“哈哈……既然你连这个都知道,我也就没话好说了。好吧!孩子们,你们都不再是小孩子了,如今为父必须西征,而东边又急需援军,因此从美浓到尾张、伊势之间,就必须仰仗你们的力量来防守了。”

“是!”

“因此,我才特地在今天让你们一起完成元服仪式,希望你们从此以后时时警惕自己已是成人,千万不要再有小孩子的行径出现,明白吗?好吧!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一番才是。阿浓!命侍女们备酒!”

“不用你吩咐,我早就准备好了。嗯,很好,今天你们父子四人总算可以轻松地喝杯春酒了。”

于是,浓姬朝着阿类、奈奈、深雪点了点头,这时侍女们早已将酒菜送进来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