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人间地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人间地狱

到了此时信玄仍然认为年轻的家康根本不可能派兵与他对抗。

因此,他一心以为对方一定懂得避重就轻、分析利害关系,而让他们顺利地通过。

终于,信玄决定由大河将部队带过天龙川,并由马场信春带领四千名北条士兵防守滨松方面。至于本队,则由进路上游的磐田郡的野边及合代岛附近开始朝二俣城进攻。

武田势的大将为御曹司四郎胜赖、逍遥轩信廉及一族的穴山梅雪入道信君。

德川势镇守二俣城的,有城将中根正照及新近调派过来的青木广次、松平康安。

信玄攻打二俣城的举动,即显示出他希望尽可能避开与滨松城决战的意图。

信玄最主要的顾虑在于,一旦与家康正面作战,势必引来信长的援军,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他急于前进。令信玄料想不到的是,正因为家康已经察觉他的意图,所以才从心底兴起抵抗到底的意念。

在信玄想来,以家康的年龄而言,应该不如自己这么圆滑才对!

家康之所以会为了理想而不惜损伤兵力,是因为他年轻、无谋,一味热衷于作战;正由于信玄一直存有这种想法,以致两人的思虑有如两条永远不相交的平行线一般。

到了十月二十七日,家康命松平清善负责滨名湖西岸的大知波宇津山城的守备,以确保由西而来的织田援军能有通路可行。另外,又派松平忠正、设乐贞通防守八名郡的野田城,青木一重、本多利久防守小笠原郡的高天神城;两人在这些地方都布下严密的守备,决心不让武田部队继续前进一步。

这么一来,武田信玄也不得不以力取了。

武田势对二俣城的攻势愈来愈猛烈。

然而,由于二俣城的位置险峻无比,而德川军又有如虹的士气,因此谁也无法预测何时能攻陷它。

信玄为此感到非常焦虑。

一转眼间,十一月已经过去了,而攻防战仍然持续着;如今,十二月也已经过了一半。

难道我们必须在此迎接新年吗?信玄内心开始产生怀疑。不!这都是由于家康太过顽固的缘故;照这情势看来,远在西边的信长一定会派遣援军过来的。

就在这时,攻打二俣城的武田势突然发现二俣城的饮水乃取自于地势更高的天龙川。

“——对呀!一旦他们无水可饮,就非降服不可了。”

于是,信廉和穴山信君命人砍来一堆粗大的木材组成水坝,阻断了由天龙川上游所流下来的水。

就在这种情况之下,终于迫使城将中根正照不得不弃城退到滨松去。

这时已是十二月十九日。

经过了六十六天的鏖战之后,由十月十三日开始的德川、武田之战,终于分出胜负。

不久,德川势等待已久的援军,终于在信长的调派下抵达滨松,人数约为三千人;看来这场战乱已是不可避免的了。

在信长所派来的援军当中,第一队由佐久间信盛、平手泛秀、泷川一益等三位大将联合统帅。

第二队则由林通胜、水野信元等大将所率领,而且已经有他们正通过本坂街道向滨松城前进的消息传来。

这个消息使得武田部队大为吃惊。

虽然第一队援军只有三千人,但一旦第二队、第三队援军接连到来,必然很快就会朝武田势进击;如此一来,必然会使武田的上洛之行延缓……

到了二十一日,信玄终于决定由二俣南下至刑部、中川附近的井伊谷,经过本坂街道朝东三河出发;并且下令全军于二十二日破晓时刻展开出发行动。

在信玄发出命令之后,家康立即于二十一日当晚在滨松城接获报告,并且召集德川家中的所有将领进行军事会议。

时间为夜晚九点。

在满室灯火的滨松城的大客厅中,有酒井忠次、石川数正、大久保忠世同忠隣、小笠原长忠、松平家忠、本多忠胜、鸟居元忠等猛将。

然而,由织田家派来的佐久间、平手、泷川等三位大将却不在其中,想来该是由于这是德川势的最高军事会议,外姓不好介入的缘故吧!

“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对武田势的意图重新检讨,这是攸关本家存亡的问题,因此希望你们尽量提出自己的意见,不必有所顾虑。”首先发言的,是同族的松平家忠。

“信玄的意图相当明显。他的主力会朝三方原的台地而来,然后由本坂岭越过刑部而出。”

说这些话的人,正是酒井忠次。这时,坐在对面的家康突然很感兴趣地眯起了双眼:“这么说来,你认为信玄的真正目的是出东三河而不是攻打滨松城喽?”

“这是最微妙的重点所在,他可以来讨伐也可以不来讨伐。如果信玄军由本坂街道西出,那么织田援军就无法接近滨松城;如此一来,必定会造成双方正面对峙的局势。”

“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本多平八郎忠胜气急败坏地插口说道:“既然敌人都已经来到了三方原,我们还在讨论他是否要来攻城,这还来得及吗?”

“我们并不是要束手就擒地在城内等待敌军到来啊!只是我认为,对信玄军而言,我们的城并不是非要击灭不可呀!而且我们也必须等待援军到来才行。”

“唉!唉!大家先安静一下好不好?”石川数正制止两人:“问题只有两个。不过在现在这个情况下,敌人的意图如何根本不是问题;因此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发挥最大的力量解救德川家。”

“救德川家……”

“是啊!如果不发挥力量,如何能救呢?”数正再度温和地制止了忠次:“敌人的目的是甚么可以不管,只要我们能坚持守城,就根本毋须担心对方到底是由三方原或本坂街道进来了。”

“原来如此!你这话有双重意味喔!”

“如果对方决定与我们背水一战,那么他们可能大胜也可能大败,这是未定之数啊!”

“因此,如果我们坚持守城……”

松平家忠对自己的看法颇具信心地说道:“如果对方只是急于前进,那么或许就可以避过这场战祸了啊!”

“对啊!再说,即使决定开战,对我方而言,这也只不过是场守城之战;但是对敌人而言,却不是只花二十天或一个月就能轻易攻陷的。既然身经百战的信玄已经在二俣受过惨痛的教训,我相信他不会再对我们采取包围战略。”

“的确!”

“原来你的看法是这样的啊!……”

一时之间,似乎所有的人都赞成守城了。

这时,家康突然睁大了他那布满血丝的双眼,说道:“我的想法与各位完全不同。现在,我们请织田的三位大将一起同座讨论吧!还有,小平太!顺便将佑笔叫来。待会儿我要向各位说明我的策略,而且我要他清楚明白地全部记载下来。”

在家康以严肃的表情吩咐过后,年少的榊原康政答道:“是!”

然后即立刻起身召唤织田的三位大将及佑笔进来。

所有的人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到底家康会下达怎样的命令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