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尾张之义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尾张之义

战机已经逐渐成熟。德川势与强大的武田部队对抗的时刻也愈加接近了。

三方原是一个南北宽三里、东西长二里的广阔高原,地势南低北高,尤其接近滨松侧的地势更低。

由较高的北方南下的武田势,采取鱼鳞阵法;有低地进向北方的德川势,则以横一列法摆开鹤翼阵。

对武田信玄而言,这或许是他第一次遭遇不按常理出牌的敌人吧!即使是唯一令信玄觉得可怕的对手——上杉谦信,也不曾有过这么大胆的作战方式呢!

当然,德川这种有违常理的阵法,也使得织田势所派来的三位大将惊愕不已。

“真是令人无法置信!他和我们大将简直如出一辙!”

两军正式短兵相接,已是午后两点。在正午刚过后,泷川一益策马来到平手泛秀的身旁。

“这简直就是我们大将的做法嘛!”

“正是!德川先生真是个令人钦佩的勇士!”

泛秀以沉痛的表情说道:“这么一来,我们也非死不可了,泷川先生!”

泷川一益很不服气似地答道:“难道我们是特地来此地送死的吗?原本是来杀敌的,没想到却好像走进了敌人的刑堂,自动来送死似的!”

“泷川先生!”

“甚么事啊?平手先生!”

“我请你和我一起为德川势尽义而不惜殉死!”

“死不足惧!但我不明白的是,德川先生到底在想些甚么呢?”

在信长麾下,泷川一益是少数几个才智足以比美秀吉的谋将之一,曾经在北伊势运筹帷幄而令本愿寺的服部右京亮慑服,并且顺利地取得桑名城;信长还因此而吓了一跳呢!

因此,信长才派他加入第一援军,目的即是为了让家康有个商议对象。

然而,家康却根本不曾与他商量,即断然做出派兵至三方原的决定。

既然身为谋将,当然一益也有自己的想法。

(——我们来到这里的消息,一定会使对方的士气提高,因此应该避免与敌人正面作战才是上策……)

这么一来,急于上洛的信玄当然不会追来,而德川军也可因而避免受到损失啊!

然而,事情却与他所想像的完全相反,家康根本就蓄意向信玄挑战;这使得一益的心中相当不满。

因此他才特地来探探平手泛秀的口风。如果泛秀也赞同他的想法,那么织田势就可以尽量避免与敌人会战,而由右翼向后逃逸。

决定退却并不表示逃走,只是等待更好的机会,伺机由敌人的弱点进攻啊!

没想到泛秀竟然不惜战死也要与敌人力拚!

他就是终其一生为信长尽义的平手政秀的儿子。在他认为,此时绝对不能单是算计织田势本身的利益而不顾德川军,否则将使织田的后代子孙蒙受莫大的羞辱。

泛秀知道家康是唯一能继承信长信念的人。

事已至此,泷川一益只好策马离开了。

“我真是不明白!难道这就是武将的义理、义气吗?难道你不知道这么一来就得和今生永别了吗?好吧!那么你就尽你的义气吧!”

对于一益的话,泛秀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迎着北风前进。

在他而言,德川势所展现的雄伟气魄已经深深地震撼住他,胜败又何足论哉!

当然,他也了解这是一场没有胜算的作战,因此他早已抱着必死的决心。

(死算甚么!我是为了主君信长的名誉而死的啊!)

如今信长正处于四面受敌的窘境,而不能亲自领军来此帮助德川退敌一事,更是令他焦躁不已。

更何况,不论是北陆之战或姉川之战,家康都是亲自打头阵来支援信长。

(家康毕竟是个才智很高的谋将,为甚么会在此刻采取这样的作战方式呢?)

“——你已经为信长尽过二次义,但是他却一次也不曾为你尽过!”

一旦信玄如此反问家康,那么织田军真要无辞以对了。而且,这么一来势必会使德川军产生疑念,为了不使困境当前的信长再遭到肘腋之变,因此一定要将生死置之度外,竭尽全力阻止敌军前进才行!

(正是!既然下了决心,应该马上派人将此事告知德川殿下才对!)

于是泛秀立即召来传令使者。

“使者!”

泛秀叫道。

“是!”

“喔!是中野五郎太呀!你去告诉德川殿下,一旦遭遇敌人,我军绝对不会后退。”

“是!”

“等一下!你要记得告诉他,这不是我泛秀的决定,而是受了主君信长的命令!”

“遵命!”

“你不妨告诉德川殿下,就说在我率军来此之前,主君信长嘱咐我以身代他,即使死了,也要战死在德川殿下的马前。所以,你要告诉德川先生,纵使他必须踩过我的尸体,也要阻止对方前进!你一定要这么告诉他啊!”

“是!”

“好,你去吧!”

于是,背着小旗的使者很快地朝左方消失了。

“洋枪队继续前进!”泛秀以严厉的声调下令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