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家康狂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家康狂乱

“忠世!”

“为甚么?你为甚么不走了呢?难道你要辜负忠真的一片忠诚吗?”

“真的只剩忠真一个人?”

“是的!所以请你赶快离开这里吧!”

“不行!我不能留下他一个人,我要去看看他!”说完之后家康立即掉转马头。

“殿下!”忠世怒气满面地站在家康面前说道:“殿下……这一点都不像以前的你啊!你为甚么不肯听我说呢!”

“住口,忠世!”

“我要说!”

“你以为我会后悔吗?身为武人,我绝对不会为此后悔!”

“丢掉那种毫无意义的自尊吧!今日这一战,我们算是失败了。为今之计,我们应该赶快回到城内,想出更好的对策才是啊!这才是一个不后悔的武者应该做的事,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但是、我的部下……”

“你必须赶快回城!”

就在这时,左边的灌木丛中突然出现了三条人影。

“我们要参见德川先生!”

“这些小鬼!”

家康拿起枪朝着其中一人射了过去。就在那一瞬间,四周顿时变成一片黑暗,只觉一阵饥饿和疲劳袭来。

(还有其他的两个人呢?……)

当他想到这里时,突然忠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们赶快走吧!可能还会有人来袭击我们,快啊!”

“不!”

“情势已经不容你再争辩了。殿下,你是总大将啊!”

“不,我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还没有决定!你看,刚才你不是杀死了袭击我们的人吗?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交给神佛吧!”

“不,我绝对不逃!只要有敌军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与他决一死战!”

这时,又有两条黑影朝他们追来。

家康、忠世下意识地拿起了枪。

“不要!主公、父亲大人,是我们哪!”

“哦!那是忠隣的声音哪!”忠世不禁松了一口气:“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为甚么用走的?马呢?”

“我和内藤正成的马都受伤了,所以我们只好走路来。”说到这里,忠隣突然抬起头对家康说道:“主公!本多忠真先生已经壮烈牺牲了!”

家康不由得一震:“甚么?忠真已经死了……”

“是的,就在刚才。”

“那么、那么是谁杀了他呢?难道已经无人抵挡敌军了?”

“有,还有内藤信成先生在前面阻止敌军,所以他要我们赶快离开此地。”

“甚么?信成……不!现在我怎能弃他不顾呢?”

“啊?你的意思是?”

“忠隣、正成,赶快回去,不能让信成被杀啊!”

他大声地对忠隣说道。

“笨蛋殿下!”

“啊!你说甚么?”

“如果我们回去了,你想内藤他会高兴吗?内藤先生为了让殿下安全地回到城内,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与敌人决一死战……殿下!你必须赶快离开,否则本多忠真先生他会死不瞑目啊!”

“你不要自以为有点小聪明就敢教训我!”

“这不是小聪明!如果你再犹豫不决,内藤先生就会不支而被敌人杀死;如果你真的爱护内藤先生……”

当他说到这里,突然由右方传来一阵伏兵的喊声。

不知道这次的伏兵有多少?看来绝对不止三、五个人。或许是武田势知道家康一定会由此逃逸,所以才预先派人埋伏在此等候吧!

“德川先生,不用再逃了。我是甲州势的城伊庵,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不过这声音是不是也传进了家康的耳中呢?

正当对方说着自己姓名的同时,突然响起一阵弓箭的爆裂声,接着便在雪地上出现了一团黑影。

大久保忠世很快地在家康的马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此刻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与对方问答了。

“忠隣!正成!我们来阻止他们!”

话未说完,他们早已身入敌中。这时的家康根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敌人,只是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遗憾,而且他也不想就这么回到城里。

“狗屎!”

家康早已看不清周遭的一切,只是任由马儿四处奔窜!

就在他丢弃了手上的枪时——

“殿下!你到底要做甚么?”

有条人影朝着家康飞奔而来,使得马受惊地跃动着。

“是谁?到底是谁?”

四周已是一片黑暗,他只听见自己的声音不断地响起。

“是谁在阻止我?……到底是谁啊?”

“我是夏目正吉啊!殿下!”

“甚么?夏目正吉!今天不是该你留守在城内吗?为甚么跑到这里来?难道你违背了我的命令而出城?……”

“殿下!我是因为担心你这么晚了还没回城,所以特地带了二十五名士兵来接你呀!请你赶快跟我们回城吧!”

“不……不行!如果在这场战争中只有我一个人生还,你想我有何面目回去呢?看来我家康的命运已经决定了。多说无益,你快放开我吧!”

“我绝对不放!”

“你不放我就杀了你!”

“甚……甚么?”

正吉暴跳如雷地说道:“殿下!你简直昏庸之至!”

“你说甚么?你竟敢跟半藏一样这么说我?”

“正是!我说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庸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为甚么我们愿意为你牺牲生命呢?而你竟然因为这次的失败而灰心丧志,难道你忘了还要指挥我们全军吗?……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如何能让那些为你而死的人瞑目呢?”

“啊!你说甚么!”

“现在绝对不许你乱来!这样吧!我夏目正吉决定效法我那些死去的朋友,至于殿下的事情,我就不再管了。”

说完之后,夏目正吉突然举起十文字枪朝家康的马刺了过去。

在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刺之下,疲惫已极的马儿嘶叫一声,鼓起全部精力朝城内奔去。

他掉过身来朝着敌人的方向走去,与大久保父子三人会合。

“哦,是夏目啊!”

“大久保先生!殿下的马已经往城内去了,今后的一切就有劳你了。”

“那么,你要做甚么呢?”

“我要和那位新来的敌人交交手,好让他们无法去追赶殿下……”

说到这里,追着大久保父子而来的敌人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夏目正吉拿起十文字枪挡住追兵,厉声说道:“哦、哦,原来你们就是武田的杂兵啊!我正是德川三河守家康,你们是不是来杀我的呢?不过,我不认为你们是我的对手!”

这时敌人的阵营中突然传出一片讶异声:“甚么?他就是德川先生啊?”

“是啊!他刚才不是说他是德川三河守家康吗?”

“哦,那正好!我们赶快把他围住吧!”

一刹那间夏目正吉的身旁已布满了敌军。

灰暗的夜色使得人们根本无法彼此看清楚对方的脸。

只听见不时传来的刀剑声、悲鸣声,使得萧瑟的北风更增添了几许寒意。

就这样——

大约经过四刻半钟后,夏目正吉和他所带来的二十五名骑兵已经无一幸存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