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对答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对答

武田方的士兵对德川等人紧追不舍。

当他们快要接近城下时,家康的背后除了大久保忠世之外,就是紧追着他们的天野康景和成濑小吉了。

此时的大久保忠隣早已奋不顾身地扑向前去迎敌。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时又有一群人由后追了过来。

“来者不知是敌、是友,各位可要小心一点才好。甲州势的总大将武田信玄的首级已经为我高木九助所取得了,各位打起精神来呀!你们看得清楚前面吗?来者到底是敌还是友呢?”

这些话当然是假的,不过家康紊乱的心绪却因而逐渐地平静下来。

(这时他终于明白了家臣们为了使他平安无事地返回城内所做的努力……)

高木九助善意的谎言、渡边半藏和夏目正吉的斥责、本多忠真的死及鸟居忠广的谏言……想到这里,只觉有股寒气向他全身袭来。

这真是一次重大的惨败啊!

“唯一留存的,只是我这条性命——”想到这里,他的心口又是一阵剧痛。

家康在滨松八幡神社前停下马来,出神地想着。

在这场孤注一掷的战争里全军覆没的事实,迫使家康必须做下另一个决断。

“难道我的命运已经到了终点吗?……”

当然不是!那么,既然尚未到达终点,又何必急着去送死呢?

(害得大家为我担心、做了那么大的牺牲……)

“殿下,追兵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快回城内吧!快啊!”

跟在家康身后的鸟居彦右卫门元忠这么说道。

元忠也在于小山田势的血战中身受重伤,好不容易才突围而出逃到这儿来。

不知他是否已经得知同脉的四郎左卫门战死的消息?

“夏目正吉为了阻止追兵,特意假冒殿下,方才已经光荣地战死了!据我猜想,敌人很可能会继续追来,所以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甚么?正吉已经阵亡了?”

“正是!我们赶快进城吧!否则会造成更大的牺牲啊!元忠,你好好守着后面,我先护送殿下离开!”

家康未置可否地离开了大楠树下。

就在这时,家康又恢复了他猛将家康的本来面目。

他和大久保忠世等人在近道西门停了下来,等待城将打开大闸门,然后就如一樽木像似地进入城内。

(也有人说他是由边门入城的。)

由于这次挫败给他的打击太大,因此当他入城来到大玄关时,却浑然未觉地呆视着前方。或许是因为终于能够平安地回到城内,心中顿时产生一股虚脱感,才使他变得茫然失措吧!

“殿下!你已经平安无事地回到城内了,快下马吧!”

空中依然飘着雪花,使得景物全都变成一片白色。

虽然家康很顺从地由马上下来,但却仍然纹风不动地凝视着四周。

“殿下!你不能走了吗?”忠世突然大声地附在家康的耳边说道:“殿下!你到底怎么啦?”

“甚……甚么?”

“哈哈哈……看来很奇怪噢!好臭哦!”

忠世用手捂着鼻,指着家康的马说道:“看哪,殿下!你在马鞍上大便了。”

“甚么?你说甚么?你说我在马鞍上大便?”

“是啊!……难道殿下你自己都不知道?”

“啊……闭嘴,忠世!”

家康这才睁大了双眼,走到马的身旁,很仔细地闻了一闻,然后回过神来拍拍忠世的脸颊说道:“你这笨蛋!那不是大便,而是绑在我腰间的烧味噌啊!”

在这种时候,是大便或烧味噌,都已经不是问题了。

感到放心、虚脱的家康,又恢复了以往的理性。

“是啊,不是大便!或许真是烧味噌呢!”

“你这家伙,居然又笑我!我怎么可能大便在……”

这时他突然了解忠世的用意了。

“忠世!把城门完全打开!”

“把城门完全打开?”

“正是!这样才能让回来的人很快地进来啊!还有,在城门四周多堆些木材烧着吧!”

“遵命!”

“植村正胜、天野康景!”

“是!”

“你们两人负责看守大门!”

这时鸟居元忠也来到了他的身边。

“元忠啊!”

“是!”

“你要好好守着这大玄关喔!”

“是!”

这时家康已经步上了大玄关。

“有谁在呀?我肚子饿了,快端碗粥来!”

他大声地吩咐道。

一位名叫久野的女仆很快地走向厨房去了。

这时家康已经完全恢复他今天出城时的样子了。

沉默地吃完一碗之后,他又要了第二碗。

“命人在城的四周点起火把来!”他对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大久保忠世说道:“唉!这真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啊!”

他感慨地说着。忠世沉默地点点头。

(看来他已经恢复理性能再度反省了……)

然而,即使反省也于事无补了。想到这里,家康沉痛地闭起双眼,竭力压抑着内心的哀恸……

“再来一碗!”

连着喝了三碗稀饭之后,家康说道:“忠世!现在我想休息一下!”

“是!”

“等我休息一会儿之后,我们还要继续作战呢!你要记得,千万不要忘了点起火把!还有,城门绝对不可以关噢!”

“遵命!”

“嗯!你看,我的屁股好像还黏着粪便呢!”

说着,他再次微笑着摸摸自己的屁股。

“你看我的屁股都磨破了,可见我真的是做了一番努力呀!”

“真的!正如你所说的,这简直就是奇迹。”

“笨蛋!这个世上根本没有奇迹。这次的事情已经让我学乖了,信玄入道就是那个带领我入道的人。好了,我要休息了。”说完他就躺了下来。

在他想来,乘胜追击的武田势很可能改变最初的计划,说不定此刻已经兵临城下了呢!

现在可说是击溃滨松城的大好机会,因此他们当然不会平白放过。屋外纷纷飘落的雪花混杂着北风的怒吼声,此时听来仿如一阵阵吵杂的人声。

在这些吵杂的声音中,突然响起了家康洪亮的鼾声,而这距他躺下还不到两分钟呢!

大久保忠世回头望着家康,无声地笑了起来。

(这才真是我们的大将啊!)

的确,因为家康远比其他人都还伟大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