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天正元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天正元年

略尽过年的礼仪之后,就开始有许多人在岐阜城进进出出。

去年岁末的三方原会战,织田、德川的联军可说遭到了大挫败,因此当信长派出由林通胜、水野信元所率领的第二队援军之后,又在中途把他们召回。

当然,这是信长经过慎重考虑后所下的命令。在经过数次失败打击之后,信长再也不愿轻易地损伤一兵一卒。

这已经不是讲不讲人情的问题了,因为他在摄津的北近江和北伊势也遭遇了强敌。

值得庆幸的是,家康终于守住了滨松城,并且迫使敌人撤兵了。

“——之后的一切全仰仗你了。”

而他也必须专注于自己的问题了。

过完年后不久,嫁到冈崎城的德姬特意派遣使者前来贺年;由使者口中所得到的消息,令信长和浓姬感到兴奋不已。

因为德姬已经怀孕了。

对信长和家康而言,这都是他们的第一个孙子。

家康十八岁时所生的信康,今年已经十五岁,德姬则已经十三岁;现在他们终于让年轻的家康在三十二岁之年当上祖父了。

对这对年轻的夫妇而言,得到孩子固然令他们欣喜若狂,然而他们也为父亲们正处于险境当中而感到不安。

“殿下!你能不能多派点兵力到冈崎城去啊?”

浓姬向信长问道。这时已是正月二日,也就是德姬所派来的使者回到三河之后的事情。

信长以苦涩的表情说道:“怎么回事?你不要尽做些无理的要求嘛!”

“我知道这是无理的要求,但是冈崎的德姬已经怀孕了呀!”

“甚么?德姬怀孕了?”

“正是!这也是你这鬼神般的殿下的头一个孙子啊!”

“嗯!那么是女婿要我多派些援军到冈崎去吗?”

“殿下!”

“甚么事?你看看你的脸!现在还在过年吔,难道你又要骂丈夫了?”

“我相信如果你的女婿曾经这么要求过,这件事早就会传进你的耳朵去了。再说我也没生气啊!”

“哦!那么,你说说看吧!”

“十五岁……虽然我们女婿只有十五岁,但是对于亲家在三方原打了败仗一事,他却细心地写了一封信来,要我们尽管放心!”

“甚么?家康打了败仗,他还叫我们不必担心?”

“是的。他说目前家康已经暂时度过困境,而且一旦敌人进至野田城附近,他们一定会拚死以战的。万一野田城不幸落败,守在冈崎城的他也已经下定决心与朝自己而来的敌军全力一战,所以他才要你放心,请你专注于近畿附近的事情啊!”

“甚么?我们那冈崎女婿是这么说的啊?”

“是的。我阿浓看了他的信后,都感动得快哭了呢!”

“那之后……他又写些甚么?”

“他说公主已经怀孕了……这也意味着他三郎信康已经后继有人……所以他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上场打头阵,即使被敌人杀死,他也没甚么好遗憾的了……”

“嗯!”

“你看,这么年轻的两个人竟然能够有此决心……殿下!你说这怎么不叫人感动呢?”

当她说到这里,信长也双目微红地抬头仰望着天花板。

如果信康只是要求信长增派援军,那么自己也不至于如此感到困扰;然而,这两个年纪尚轻的孩子,根本不了解信玄的可怕之处啊!因此,信长在获知即将抱孙的同时,内心也兴起了一股无限的悲哀。

“好吧!既然他说他已经后继有人,可以了无牵挂地上阵杀敌,那么……”

“是的,你应该专注于处理近畿的事情!”

“阿浓!”

“是……是的!”

“我也很爱孩子的啊!”

“所以我才请你可不可以……”

“当你告诉我我们即将抱孙子的消息时,我的心中也感到万分兴奋;但是,现在的情势已经不容许我派更多的武力去帮助他们了!”

“难道你无法调派出一支军队?”

“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亲自率军前去攻打信玄和越前的朝仓哩!然而,最令我担心的是,等冬天一到,朝仓势就要在北近江对我军展开决战了啊!”

“噢……”

“好吧!现在我马上写信给他,请他多多关照德姬,并且告诉他,一等到我有余暇,一定会亲自率领大军到冈崎城探望我的孙子的。当然,这些都是骗他的,不过却可以带给他很大的精神支柱。”

说到这里,他突然噤口不语,只见森长可已经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

“殿下等候已久的武田家使者小山田左内已经来了。”

“甚么?已经来了?好,你带他到大厅去,我要立刻会见他。”

严厉地吩咐过后,他又笑着回过头对浓姬说道:“你听到了吗?阿浓!信玄派使者来了!”

“武田家派……这又是为了甚么呢?”

信长对侧着头思考的浓姬说道:“这就是狐与狸之间的斗争啊!看看到底谁是说谎高手!你等着瞧吧!阿浓!”

丢下这一句话之后,信长即拿起放在一旁的大刀,疾风般地跟在森长可的身后离开了房内。

“现在会有武田家的使者来……”

这个消息使得浓姬一时之间感到困惑,根本无法冷静地加以判断。

织田家所派出的平手、泷川、佐久间等三员大将都在三方原战死、战败,甚至家康也曾陷入九死一生的险境;在这种情况下,信长怎会等着武田家的使者来呢?

想到这里,她心中的疑惑愈来愈深了。

(难道他要背弃家康父子,与信玄结盟?)

浓姬不禁用力地摇了摇头。不可能!信长不可能这么做的!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呀!思及于此,浓姬又振奋地昂然挺胸了。

“——他说过要使信康安心的!”

难道他会背弃自己的女婿吗?不!这不像信长会做的事情。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怎么可能……)

浓姬立即命侍女将蒲生鹤千代找来。

“鹤啊!你现在到大厅去,看看主君和武田家的使者究竟谈些甚么,立即回来告诉我。这是为了让我自己了解状况,希望你能把所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不住地颤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