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绝交问答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绝交问答

大厅内坐着表情严肃的武田家使者小山田左内晴茂及他的两名随从。

信长慢慢地走近他的身边,开口说道:“使者!欢迎你来到敝处!”

然后命令陪同他一起进来的其他将领:“你们都退下去!我和使者有事要谈!”

接着他又如往常般地望着天花板,对站在身旁的蒲生鹤千代说道:“鹤!你就留在这里吧!或许我有用得着你的时候!”

武田家的使者似乎大为松了一口气。

对小山田左内而言,身为交战当中出使敌方的使者,原来就已够让人忐忑不安的了,一旦再和织田家的家臣们并列一座,将使他产生更大的压迫感。

当众人退下之后,信长压低声音说道:“去年我曾派遣使者前去贵处,此番你们是特地来回礼的吗?信玄先生怎么说?他答应了我所提的事情吗?”

使者以严肃的表情说道:“随从!把带来的东西拿到这里来!”

在他身后的两名随从很快地拿出一个包着紫色布巾的方形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个白木箱子。

“我们主君请你把它打开来看一看!”

“里面是甚么?”信长非常沉静地答道:“是个人头吗?”

“是个人头!”

“那么我就打开来看看!阿鹤,把它拿过来!”

鹤千代立即将盒子拿到信长面前,这时信长突然粗野地上前揭开箱盖,望了里面的人头一眼。

瞬间,整个大厅内充满了尸臭。

原来那是为了织田家而战死于三方原的平手泛秀的首级。泛秀那已被梳洗、整理过、双唇紧抿成一字形的首级,即使在这杀戮无数的战国时代看起来都是那么悲惨。

信长看过首级之后,平静地说道:“请你回去转告信玄先生,就说信长非常感谢他的好意。”

“只有这样吗?”使者讶异地并拢双膝:“这并非我们向你示好的礼物啊!我家主君之所以派我把这人头送来,主要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还有意与我方继续往来!”

信长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安心吧!我会把我的心意说明清楚,以便让你回去转告信玄的。阿鹤!你先把这人头拿下去,好好地把它供奉起来。”

“请等一下!”使者突然急促地将身体往前倾,说道:“希望你不要误会!”

使者的表情很焦急:“你曾经派遣使者向我家主君表明你对武田家绝无恶心,既然如此,此番你为甚么又要派兵支援德川军呢?难道你只是表面与我方和好,私底下却与我们的敌人交往吗?我家主君之所以将泛秀的人头送来,就是想要知道你对我方是否怀有二心……如果真是如此,我们就决定与你断绝往来,所以请你不要误会我方的意思!”

信长再一次微笑地点头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打从心底谢谢你们的好意啊!阿鹤,命人为使者准备酒菜!”

“不,请等一下!既然我是来和你们绝交的使者,怎么能接受这种款待呢?”

“你说你叫小山田,是吧?”

“正是!”

“你真的是来当使者的吗?如果真是这样,好吧!那么我们就不要喝酒吧!”

“甚……甚么?你到底在说些甚么啊?”

“我说你这使者也该用点头脑啊!好吧!对于信玄的用意,我已经完全明白了。”

“那么你是决定与我方绝交……”

“我说我明白了!哈哈哈!我还有些事想请你转告信玄先生呢!”

“我只是一名送人头过来以表明与你们绝交之意的使者,除此之外我根本没有必要听你解说呀!难道是我们误解了你不成?”

“使者啊!……”

“甚么事?”

“我和德川家既是姻亲,而且姉川之战时,家康还亲自率军前来支援我;基于这两点,难道我不该在形式上为他尽点义理吗?”

“呃!这个……”

“好了,我相信你们对这件事应该相当明白才对!泛秀乃是由于无法及时逃走,以致丧命……我想信玄先生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我知道我在派出第二队援军之后又于中途召回的举动,必然会使得家康永远不能原谅我,但是这都是由于他在三方原所采用的作战方式太过违背常理的缘故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信玄先生也应该知道现在他的一兵一卒都非常重要,毕竟他们是上洛之战的主力!好了,你就回去这么告诉信玄先生,我相信他一定能充分了解我的意思!”

相同的话题不断地反覆之后,使者侧着头说道:“这么说来,织田先生对武田家并无二心喽?”

“哈哈哈……这还用说吗?即使你不明白,只要你能将我的话带到,我想信玄先生一定能明白的!”

“但是,在我看来好像……”

“不会错的!因此,我才特意不让我的心腹家臣们参加这次的会议啊!万一这件事为家康所知,他一定会大为愤怒的。”

“嗯!”

“怎么样?你完全明白了吗?”

“但是……”

“即使你不明白也无所谓。不过,对于你不辞辛劳地将平手先生的首级送回我方的好意……我要再次地谢谢你……请你回去之后就这么告诉信玄先生吧!”

这时,信长又故意提高声调说道:“不论家康如何顽强,至多只能支撑二、三个月……因此我认为信玄先生必须让兵士们在冬季里养精蓄锐,千万不可太过勉强啊!……请你回去后把我这些话转告他,并且提醒他多多注意自己的部下!”

使者彷如坠入五里雾中一般。

(信长到底是敌是友呢?)

当一件事情反覆地叙述时,往往会使人因而产生错觉,以致无法正确判断,这也是人类的一大弱点。

“怎么样?现在正是过年,愿意和我喝一杯吗?”

“不,这件事情……”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也就不再勉强,那么就请回吧!不过,我希望你能故意在表面上装作非常生气的样子!”

“嗯!这个……我会的!”

“好吧!阿鹤!酒菜不用了。我们方才所谈的事,希望你能保守秘密!别忘了,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一旦事情泄露,那么就属你的嫌疑最大喽!”

“是!”鹤千代高声回答道。之后,使者立即告辞离开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