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深夜的军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深夜的军使

站在笠置山山崖上的家康,也听到了枪声。

“这枪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在这时,榊原康政和鸟居元忠先后来到他的身旁。

“这确实是由城的方向所传出的枪声,而且仅有一发就停止了,难道他们在暗示着甚么?”

家康不置可否。如果真是暗号,也一定不是我方所发出的,毕竟在过了今夜之后,野田城就要开城向敌人降服了呀!

大久保忠世听到枪声之后,也来到了家康的身边:“野田城只剩下今晚了,难道敌方的军使已进入城内?”

当他说完之后,家康开口了:“——真是没志气啊!”

他气愤地说了这一句话。

虽然他明白一旦没有了饮水,再怎么顽强抵抗也无济于事,因此新八郎才会不得不答应开城,但是……

(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全都是努力而来的啊!……)想到这里,家康简直欲哭无泪了。

野田城的陷落意味着武田势即将开始进击;这么一来,自己这方必须立即做好准备才行。

于是他命令酒井左卫门尉忠次立即赶到吉田城,石川伯耆守数正立即到冈崎城帮助三郎信康;就在他沉默地思考着接下来的作战方法时,突然响起了方才的那声枪声……

由各种迹象看来,家康判断信长是不会派援军过来了,而且上杉势也有将从北陆进出的打算。

这么一来,家康势必得独力对抗武田势了。

依照家康的判断,敌人极可能派山县昌景留守野田城,以便将自己的本队钉牢在此。一旦自己由信玄背后追击,山县势必会由背后朝滨松攻去,以形成牵制的局势,这时另一支信玄军则可趁机取得冈崎城。

(他们一定是这么计划着。到了那时,我……)

当他想到这里,突然传来的那声枪响使他怵然一惊,激动的心灵久久无法平静。

“殿下!难道你不觉得事有蹊跷吗?”这时康政说道:“信玄的营地似乎发生了紧急状况。”

“但是枪声是由城内所发出来的呀!”

“就是这样才叫人无法理解啊!”

“你说有甚么不能理解的呢?难道你认为已经决定开城的人,会突然改变主意而发动夜袭吗?我们不妨再等一会儿,就可了解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了。”

家康说完之后,康政立即走出了帐外。

等待的时刻总是最令人感到苦闷。一旦开城迎敌,以超人的顽强毅力坚守野田城长达四十多天的菅沼新八郎和松平与一郎的命运将会如何呢?

不知信玄是否会答应他们以开城为条件,允许他们切腹自杀的要求?

月光斜照着武田势的本阵,距离枪声响起之时已有一刻钟之久。

就在这时,康政再度来到家康的帐内。

“报告!”

一位斥候兵急匆匆地跑进帐内,说道:“武田方派遣菅沼伊豆一族的同苗满信为军使,深夜前来求见大将!”

“甚么?武田方在此时派遣军使来到这里?”

“是的。我也觉得这件事不太寻常,因此请他明早再来,但是他表示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谈,非要立即见到殿下不可。而且他说即使要他单独进来也可以,无论如何……由于他非常坚持,所以我特地来向殿下报告。”

“到底发生了甚么事呢?……好吧!你请他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当他这么说着时,康政又急忙地走出了帐外。

家康坐在余烬未熄的火把前,不时地蹙起眉头仔细地思考。

“嗯,好吧!事到如今,我们也不能叫来者就这么回去,只好见见他喽!你让他进来吧!”

“殿下!看来这件事并不单纯喔!我想其中一定有甚么内幕……”

“见过军使之后自然就可知道,现在我们毋须在此做无谓的臆测。菅沼满信已经年逾六十,是个相当讲义理的老人……只是现在我们与他正在交战之中,所以绝对不能让他看轻了!”

“是!”

“现在叫他单独一人进来见我,凡是他随身所带的武器或侍卫都不许进来。”

家康以严厉的口吻命令道。在他看来,这深夜来访的使者——

(一定是来劝我降服的军使!)

武田方面派来的军使,是一位两鬓斑白、身体健朗的老人。

这个人属于山家三方众的菅沼伊豆一族,与家康曾有数面之缘。

“噢,是满信先生啊!我记得你的样子!信玄公倒是很客气嘛!竟然在这深夜还派人来问候我!”

满信深深地朝他行了个礼,说道:“很抱歉在深夜前来打扰,但事关身处于野田城中的松平与一郎及菅沼新八郎两人的性命,才愿意充当军使来到这里!”

“哦!难道这两人以开城为条件,要求贵方放过他们吗?”

“不!不!这两人倒是相当顽固地不肯投降,当然他们更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啊!”

“这倒是真话!在我家康的家臣之中,绝对不会有胆小怯懦的人啊!”

“现在他们两人被囚在城内的中城里,不论我方如何好言相劝,希望他们成为甲州的随身护卫,没想到他们丝毫不为所动。”

“嗯,我明白了!他们宁愿被杀,也不肯屈节归顺,对不对?”

“正如你所言……”

“那么,你来见我又是为了甚么呢?”

“因为新八郎和与一郎宁死不屈,所以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经过我等不断向信玄公哀求,终于保住了我族的主人菅沼伊豆和作手奥平监物入道、段岭的菅沼刑部等三人的性命!”

“哦,那又如何呢?”

“我想,既然两位大将不可能降服,不如以他们两人的性命交换派到滨松城当人质的山家三方众……我的这个想法,已经获得信玄公首肯了。”

“哈哈哈……这倒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啊!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使三方众的家族得到很大的助力。但是,满信!”

“是!”

“难道信玄公真的会答应这件事情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信玄公表示,只要家康先生愿意……”

“哈哈哈……这好、这好!有关这件事情,当然我也乐意答应!那么我们就决定以山家三方众的人质来交换新八郎和与一郎的性命吧!这实在太好了!”

家康实在很难忍住笑意。没想到已经降服于武田家的山家三方众过去留在滨松城的人质,此时竟然也能派上用场。而且对方所提的交换人质之议,正合家康之意。

(不过,为甚么信玄会答应这种不合常理的交换条件呢?)

毕竟信玄是胜利的一方啊!

况且,在我方急于救出被囚的二位大将的情况下,对方应该会趁机提出比这多出数倍的要求才对啊!

“那么,交换的时间、地点呢?”

“如果情况许可,当然愈快愈好……我这就回去将这件事告诉信玄公,天亮之后再派人送正式的公文过来。”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应该小心一点才是!”

“为甚么呢?”

“因为信玄公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将啊!好!就这样吧!明后天我会带领手下移至广濑川畔的川原,并且将人质一并带去,届时请武田势也来到河川的对岸,在双方验明所要交换的人质之后,再渡河交换人质……这样的提议,你们应该没有意见吧?”

使者颇表赞同地点了点头。

“我愿以性命向你担保,一定使这件事圆满完成。我这就回去将这件事转告信玄公。”

“好,就这么决定了!元忠!你送使者到木户外去吧!”

于是,使者就在即将隐没的月色当中策马离去。这时,家康也由椅上站了起来,不断地在帐内踱着方步。

“看来这其中必定还有其他原因!”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