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初秋备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初秋备战

“猴子!你准备好了吗?”

“你是问我住宿的地方准备好了没,是吧?我现在马上命人去……”

“笨蛋!我是问你攻打小谷城的准备。现在正是我们攻打浅井和朝仓的时候啊!”

“噢!看来终于轮到他们了!”

“我在问你准备好了没啊?”

“早就准备好了。”

“好,叫半兵卫来吧!”

此番信长特地由京师来到这里,因此衣着远比往常华丽得多。他的身上穿着以赤地棉制成的铠甲,腰间披着一张豹皮,手中持着一根朱红色的鲸鱼鞭,头上戴着一顶犹如漏斗般的南蛮乌帽。

在任何一个日本人的眼中看来,此时的他根本就是来自奇乡异国的大名。当他挥动着马鞭、大声说话时,连他身边的小侍卫们也忍不住瞪大了双眼、屏住气呢!

“竹中半兵卫重治参见大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啊!”

“不必客套!”

“是!”

“怎么样?半兵卫!你看这时机如何?”

“嗯,要等到时机成熟,应该是在今年初秋吧!”

“你的意思是要我等到秋天?”

“最理想的方式是先攻打越前,再打小谷……一旦决定先攻越前,那么对小谷之战势必就要延后了。”

“嗯!那么你对武田的判断如何呢?”

“依我看来,即使信玄公仍然保有性命,也不可能很快就再度起兵。”

“为甚么?”

“第一是年龄的问题……他如此轻率地在进军途中抽身而退,不就等于明白地告诉天下人他老了吗?”

信长默默无语地朝秀吉的方向看了过去:“猴子!你呢?你的看法也跟他一样吗?”

秀吉微笑着摇头,说道:“换作是我,我会立即下达攻击命令。”

“你不要老说些口是心非的话,好吗?别忘了,家康也曾经这么说过喔!据我所知,他已经派鸟居元忠带人到骏河的对岸一探究竟,然而对方却毫无反应。”

“所以正如半兵卫所说的,我们根本不必急着与对方发生冲突啊!”

“哈哈哈!”这时信长突然开口大笑,然后说道:“半兵卫!你的意思是要我让那些鼠辈多活些日子吗?好吧!那么我们就决定秋天攻打小谷城。在这之前,必须先确定信玄的生死,然后就可一鼓作气地向越前的朝仓势进攻了。”

“是啊!大将明鉴!”半兵卫很郑重地行了个礼:“纵使武田家真有丧事,也一定是隐密地进行;况且一旦信玄公果真不在人世,他的家臣必定会开始叛乱,如果那些家臣的脚步不能一致,凭德川一人就足以压制武田势了。这么一来,大将不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专心攻打浅井和朝仓势了吗?这就是我之所以认为等到初秋再发动攻击的理由啊!等到初秋……只要等到初秋就可以了!”

信长只是睁大着双眼听他说话,既未点头表示同意,也未发表任何意见。

在半兵卫说完了话的同时——

“猴子!”信长转过头朝秀吉的方向说道:“看来稻子已经快要收割了,对不对?”

“哈哈哈!你说得不错!”

“一旦稻子收割完毕,就叫领民们尽快播种下一期的稻作。”

“这么说来,你是打算在初秋打仗喽?”

“废话少说!在稻苗成长期间,我要好好地睡个午觉,明白吗?”

“哦!这么说来,你是要回到岐阜去喽?既然如此,我建议你不妨一直睡到冬天吧!”

“甚么?你要我睡到冬天是甚么意思?”

“我是说既然你要利用初秋之前的这段时间好好耕作,那么攻打浅井、朝仓的事,就交给我秀吉吧!……我的意思就是这样啊!”

听到这里,信长忍不住说道:“你这猴子又在吹牛了!”

虽然他在嘴里叱骂着,但是脸上却有掩不住的笑意:“人生真是变幻无常啊!”

“的确,它不停地东转、西转,谁也不知道结果到底会是怎样!”

“就像信玄入道,撒下那么大的一张网,却等不及收成就被迫回国去了……哎,算了。今晚我要睡在这里,你们可要小心戒备喔!”

“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