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追击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追击战

同是作战,撤退者与追击者的心理却有天壤之别。

不过,对被追者的意识而言,却必须承受双重的心理压力。除了一心想要逃到安全地点之外,还必须随时警戒在背后追赶的敌人,所以说他们的劳心程度远超过追击者。

“难道你是在责备我?”

“当初你决定出阵时,既不肯听从我的谏言,又不肯驻扎在敦贺表……结果导致今天这种局面。织田势似乎决心对我方穷追不舍,而柳濑也可能支撑不了多久,因此我劝殿下还是尽快带兵回到敦贺表,做好进击的准备吧!……否则这块地就要被踏平了呀!与信长公作战,除了争取时间之外,别无其他良策!事到如今,希望你能采纳我的意见。”

“——现在根本没有放火的必要啊!”

事实上,义景之所以决定撤退,主要的原因在于他认为一旦退到柳濑,就可以和敌人进行持久战。

然而信长对此却有他独特的见解,而且曾经仔细地观察过田神山的地形。

对织田势而言,城寨起火即意味着朝仓势已经撤退,结果反而使得士气大振,兵士们纷纷全神贯注地搜寻此次进击的目标。

发觉到这一点之后,义景立即在半途兵分两路,派遣一部份杂兵将敌人引到中河内口,自己则带领本队经刀根口抵达柳濑。

“嗯!这么说来,你们都认为我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没有武田家的缘故?”

虽然老臣山崎吉家极力劝阻,义景却听而不闻:“无论如何,总不能将我们一手建造起来的城寨平白留给敌人利用吧!而且,即使他们看到火光而知道我们已经撤退,也必须花费一段时间才能武装完毕,到了那时天都已经亮了呢!而那时我们早已到达柳濑了啊!所以这个中途堡不如放火烧毁,以免为敌人利用。”

被义景问及的朝仓扫部助,非常锐利地看他一眼。

“主公!”

在义景的催促之下,首先开口的是山崎吉家:“我认为诧美越后先生这次的行动太过轻率了。”

“好,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把这里交给你们,自己先行撤退了。”

“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啊!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眩目的阳光从被暴风吹走一半的屋顶上直射下来,使得四周的景象更显得荒凉。

因此,尽管义景已经丧失了大半军力,却仍摆脱不了织田势的追击。这个事实使得他非常惶恐,因而一抵达柳濑即立刻召开军事会议。

谁计今夜赴黄泉。

就在这时,传令又来报告:“敌人距离我们只有七、八丁远,此刻我军正在那一片泥泞的树林之中,与他们展开一场苦战哩!”

“现在、现在……那是吟诗作赋的时候啊!”

尸陈沙场义感天。

“这么说来,你决定留在此地与敌人对抗喽?”

“嗯,好吧!既然是你诀别的诗作,不妨念出来听听吧!”

“是!请你仔细听着。”诧美越后恭敬地行了个礼,然后朗声诵道:

准义景一定会从刀根口到达柳濑,然后再退至敦贺表。由种种事实看来,义景的行动果然完全符合他的判断。

“你呢?扫部助!说说你的意见吧!”

举座鸦雀无声。

两人在义景面前如风般的消失了,接着扫部助也继续跟进了。

“那么我们黄泉之路再见吧!希望你好好珍重。”

“这次的出阵全都由于殿下的独断,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会有这种后果。”

越后不仅决心拚死帮助义景尽快返回越后,而且劝诫他一旦回到故乡之后,万万不可再流泪了。

“不敢!但是此时所要争取的是时间,到底你要采纳谁的意见根本无关紧要……死在他国是一种莫大的耻辱,所以你还是赶快回国吧!这样才能稍稍弥补我们的遗憾啊!”

“……”

“殿下,难道你还在犹豫不决吗?这是决定朝仓家命运的关键时刻啊!……你必须尽快做好决定,否则不仅你自己会感到后悔,连你的后代子孙也会蒙羞啊!”

“是的,殿下明察……为了让殿下平安地返回故乡,也只好如此了……希望你能答应!”

这时山崎吉家也屈膝劝道:“我们这些老臣们的看法完全一致。如今武田信玄公是不可能来到近江路了,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此次的出阵确实过于轻率。不过,现在并不是讨论对、错的时候,臣等只希望殿下速速回国,不要让我们死得毫无代价啊!”

“你说得没错!但我们是承继先祖而来的大国,负有传承的责任,因此宁愿轰轰烈烈一战,也绝对不能屈节辱志。对我来说,遭受他国追讨是我毕生的耻辱!……所以我才留下一首诗,万一不幸战死沙场,希望你能把它带回故乡,交给我的家人。”

“臣等不是这个意思……事情所以演变成今日的局面,完全是由于我们的思虑不够周延,和武田家一点关系也没有。更何况,如今信玄公也不可能再上洛了。”

遥望故乡泪满面,

“吉家!”义景出声制止了他:“我并没有要你评价这次行动的对与错,而是问你以后的作战方法啊!”

因为朝仓义景早已料到信长必定会从后追击,因而才毅然舍弃田神山,并且放火烧毁本阵。

义景沉默不语,只是不时地望向诧美越后守。

“再见了,殿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