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虎御前山的作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虎御前山的作战

信长的主要目的在于将敌人各个击破,而对朝仓家的惩罚行动也终于有了圆满的结果。

义景之子爱王丸为丹羽长秀所杀,他的母亲、妻子则遭致放逐的命运。

从那时起,她们的身边再也没有形影不离的随从了。

附近的村人看到一名贵妇在没有侍女伴随的情况下漫无目的地走着,于是将她带回家中,询问她是何方人氏,然而这名妇人却一句话也不答……

终于,妇人开口向那户人家要来纸笔,很快地写好一封遗书,然后趁人不备之时投井自杀了。

打开那封遗书之后,发现里面是一首和歌。

步行时,只见云层都飘浮在附近

一旦想入深山,景象却都成了遥远的月亮

有人传说她就是义景的妻子,但事实如何,不得而知……

创造时势与追求时势者的巨大差别,为这越前的秋天更增添无限哀愁。

结束越前战事之后,信长的下一个目标是浅井势的小谷城。当他的身影出现在虎御前山堡时,距离越前之战已经过了六日,亦即八月二十六日。

守护越前的任务由改名为桂田播磨守长俊的前朝仓家臣前波九郎兵卫吉继负责,至于鱼住景固则镇守鸟羽城、朝仓景镜仍然镇守亥山城,奉行则由明智光秀、津田元秀及木下家定三人合力防守。信长的战后处置不仅赢得所有人的赞赏,而他也得以专注于完成攻打小谷城的宿愿。

虎御前山堡是木下藤吉郎秀吉和竹中半兵卫重治为了攻打小谷城所苦心建立的根据地。

如果站在山顶眺望,即可看到位于北方的小谷城顶端的本城。

这个本堡垒即是当家主浅井长政的居所,其下的中城是京极的一环,再下即是隐居的久政所住的山王丸曲轮,最底端则是由家老赤尾美作所防守的赤尾曲轮。

小谷山标高仅有四百五十尺,所有的建筑物皆由底端一层层累积而上;其顺序分别为赤尾、山王丸、京极、中城、本城,每一个曲轮之间的通路皆由泥土筑成。

被浅井亮政、久政、长政视为根据地的小谷城,乃依山势而造,是个险峻难攻的城池。除此之外,他们还拥有良好的配备及勇猛的家臣。

因此,如果从正面向它挑战,很可能耗费半年的时间也看不出任何成效。因为小谷城的曲轮都拥有良好的武器配备,而且曲轮与曲轮之间可以彼此流通、支援,因而单是这五个曲轮,就足以发挥最强的御敌效用。

于二十六日晚上到达虎御前山的信长,还来不及脱下鞋子就趁着天未明之际来到了山顶。

此时的天色似明未明,四周浮动着乳白色的迷雾,而对面山顶上的本城则在朝霞的映照下若隐若现。

“藤吉!把半兵卫和彦右卫门叫来。”

“是!”

比信长早一步由越前回到这里的木下藤吉郎秀吉,面带微笑地将竹中半兵卫和蜂须贺彦右卫门叫来。

对秀吉而言,这两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军师。

当他们三人来到面前之后,信长开口道:“不能等,不能超过三天以上。”

“三天……这么说来,你要我们在三天之内攻下小谷城……”藤吉郎秀吉以惊异的表情问道。

“你是说你无法把它攻下?”

“我并没有这么说啊!毕竟我们已经等了这么久,所以如果大将有很好的策略,不妨说来听听……”

“闭嘴,猴子!如果你依照我的策略而攻下那座城,那么就不是你们的功劳了。怎么样啊?半兵卫、彦右卫门!你们有何打算?”

竹中半兵卫重治微笑着回头看了秀吉一眼。

“我们的想法已经和木下先生彻底检讨过了,对不对啊?蜂须贺先生!”

“正是!”

“那么,你们有把握在三天之内攻下它?”

“是的。”

“藤吉!”

“是,我在这里。”

“正经一点!赶快将你们经过检讨之后所决定的作战方法告诉我吧!”

“是!首先我要说的是,臣等不希望大将和我们一起去攻打小谷城!”

“甚么?你说甚么?”

“殿下的内心,我藤吉郎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在小谷城内,有你的公主妹妹和她的孩子……因此,只有这场战争,希望你能交给我、半兵卫和彦右卫门,我们一定能够负起责任的。至于殿下,只要在一旁观战就行了,怎么样?”

“你这自以为聪明的家伙,难道你准备慰劳我吗?哈哈哈……那么,你们这三天的策略是甚么?”

“这个嘛!首先我们打算派名使者到小谷城去。”

“那是没有用的。你想,事到如今,他们还可能降服吗?而且,即使长政有这个意思,那个顽固的隐居久政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当然我们也曾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再度派使者去啊!”

“甚么?明知他们不会降服,却还故意派遣使者去招降?”

“是的……很可能隐居的久政已经决心迫使长政、阿市公主和她的孩子们与城共存亡,这么一来,所有的人都会认为你比禽兽还不如,竟然连自己的妹妹、外甥也不肯放过,而这一切只是为了满足你个人的野心……这将使你遭到天下人的谩骂和唾弃啊!”

“嗯,很有可能!”

“所以我们才特意派使者前去,告诉对方,只要肯将夫人的孩子们送回我方,就可以饶了久政、长政父子一命!”

“猴子!”

“是!你认为这样行得通吗?”

“当然!如果对方拒绝,我们就马上出兵。”

“正合我意!”

“而且你们的攻击目标既不是山底,也不是山顶,而是中间的京极。”

“这真是令人惊讶啊!大将!你居然知道我们的作战策略。”

“一旦中间的京极曲轮为我方所据,就等于切断了山顶和山底的联络线。”

“正是这么一回事!”秀吉瞪大了双眼,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兴奋:“一旦山顶和山底的联络线中断,也就意味着长政、久政父子的联络中断,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趁机运用策略救出公主和孩子们啊!我看,这件事就交给我藤吉郎来做吧!”

事实上,秀吉和半兵卫早已拟好了策略,但是昨晚当他们看到信长之后,就又再度审慎地检讨过一遍。

“好吧!那么就交给你们去办吧!不过,千万别着了久政的道,否则我可不会饶过你们。”

“遵命!”

“如果久政还是执迷不悟,那么就由山底的山王丸放火往上烧吧!”

“由下往上烧……那么这一切不就全毁了吗?这件事最好从长计议……”

之后,他们所派的第一名使者朝小谷城出发了,其余的人则在浓厚的朝雾中开始备战。

此时的信长,脑中浮现出刚从越前回来的柴田胜家、丹羽长秀、佐久间信盛、前田利家等猛将夹击小谷城的景象。除了充足的兵力之外,信长还给了他们威力十足的火药。

因为一旦使者遭到拒绝而返回虎御前山堡,也就是他们整军出发的时刻。

就在翌日清晨——

“军师先生,我们出发吧!”秀吉说道。

“要小心,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是啊!如果不幸失败了,那么我秀吉这一生也就没甚么搞头了。”秀吉笑着回头看看他最自豪的侍卫们,说道:“好了,今天可是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刻,能不能出人头地,全赖这一仗了!我要你们使出全力,好好地表现一番。”

加藤虎之助、福岛市松、片桐助作、石田佐吉等人彼此互望一眼,然后就在蜂须贺彦右卫门的带领之下,离开了虎御前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