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黎明前的奇袭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黎明前的奇袭

依照秀吉的策略,是趁着天未明之时混进中间的京极,也就是被称为粒罗冈的曲轮。一旦占领此地,就可以分别派出使者劝在山顶的长政和山底的久政降服。

使者会告诉久政,长政已经愿意降服,对长政则说他的父亲已经降服;如此一来,父子两人的意志就会动摇而答应降服,进而避免了更多无谓的牺牲。

武田势早已返回甲州,根本不可能派兵支援他们,而越前的朝仓也已经灭亡;此时此刻,如果浅井父子还执着于个人的自尊而继续顽强抵抗,根本就是毫无意义之举。

信长说过,如果久政不肯降服,就由下放火往上烧;这么一来,城内的人不就成了袋中之鼠吗?

小谷城乃依照山势由下往上逐段建筑而成,因此如果考虑到风向的话,那么只要一放火,整座山就会在瞬间化为一片火海。然而,秀吉却迟迟未下放火的命令,因为他知道,虽然信长说过可以放火,但是他的内心却仍顾虑着他的妹妹及幼小的甥儿们,同时他也为自己的妹婿长政感到惋惜。

粒罗冈曲轮的守将是浅井家相当有名的勇士三田村左卫门、小野木土佐及浅井七郎等三位大将,因此只要织田军能取得此地,攻打小谷城的事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最有利的情况是,一旦占领此地,也就等于打开全城,如此一来,战争就算结束了。

较差的情况是,在万不得已之下,只好对久政用兵,但无论如何都必须救出在山上的阿市公主和她的孩子。

第三种情况是,必须救出阿市公主和她的孩子们,如此才能减轻信长的心理负担。

万一三种情况都失败,导致久政、长政、阿市公主和她的孩子们全部被杀的话,岂不是正合久政的心意?这么一来,不仅秀吉的功劳减半,而且也会导致信长对他的疏远!

因此,这是一场极其微妙的战争。

在取得粒罗冈之前,他们必须发挥鬼神般的强大威力;在占领之后,则必须洞察人心的微妙变化,以便与敌方进行交涉。

更何况,信长的妹妹和她的几个孩子也在城中,因此想要攻打这座城,一定要以战术取胜才行。

另一方面,小谷城至今还不知道信长已经到过越前。因为他们和朝仓家的联络已经完全中断。

浅井父子认为,朝仓势很可能正陷于苦战当中。至于像朝仓义景这样的武将,以及敦贺、府中、一乘谷等城,竟然不战而降的情形,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事。

浅井父子的看法是,无论战事如何不利于朝仓势,他们也可以在一乘谷守城,然后在亥山城的景镜率兵从外赶来救援……

当秀吉、蜂须贺彦右卫门带领着他们最得意的手下来到粒罗冈的城门外时,浅井家的兵士们却还沉睡于梦乡,以便养足精神为守城做最好的准备。

这一天,浓厚的山雾变成了迷蒙的秋雨,而天色也亮得较晚,因此当织田势的法螺声逐渐接近时:“哎呀!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声音呢?……”

首先睁开惺忪睡眼的,是小野木土佐。

土佐侧着头,边穿着战甲,边往窗边走了过去。

当他由窗户往外一看,发现城外的石垣上有着重叠的脚印。

“啊!奇袭!到处都是马印……”

不!比那些马印更让小野木土佐吃惊的是,石垣上站着的、正是那猴子似的秀吉和他的小侍卫们哪!

看来他们的年龄大约在十六、七岁到二十岁之间,是一群还不知道生命宝贵的年轻人啊!此刻他们的眼中都布满了血丝,但是却仍奋力地往上爬,其中有些人已经顺利地爬上顶端,正丢下纲索,以便让他们的同伴上来。

(完了!)

他的样子显得十分狼狈。

难道山底的赤尾曲轮和山王丸曲轮都已经为对方所占?要不然他们怎能来到这里呢?

这里是位于中央的第三个城堡啊!他感到无比惊讶!

土佐很快地唤醒还在睡梦之中的士兵。

“大家快起来啊!有奇袭,敌人已经侵入了。”

接着他又往浅井七郎的寝所跑去……

就在这时,只听到“哗”的一声,敌人已经冲了进来。

至此木下部队的目的已经完成一半,因为他们已经取得了小谷城的中腹。

法螺贝继续响起。

接着大鼓声、弓箭、枪声齐鸣,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