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武士对武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武士对武士

在箭声、枪声全无的寂静当中,夜来临了。山顶的高殿上,完全陷入一片死寂。

(山岭上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阿市根本不曾想到丈夫长政还会再回到这里。

她深信长政一定会杀了不破河内守,然后冲下山去与父亲久政会合。

这么一来,她就必须亲手杀死三名公主,然后在本城放火,让自己投身于火海当中……她的心中浮现了自杀时的景象。

虽然已经决心殉死,但是当她看到孩子们那纯真无邪的笑靥时,内心不禁兴起无限的感叹。

只因为她嫁给了敌人,所以必须承受这么多的痛苦,遭到这么悲惨的命运!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和长政的感情融洽,而且有了三个活泼可爱的女儿;然而,如今却必须由她这做母亲的亲手结束孩子的性命,这教她情何以堪?既然注定会有这种结果,当初为甚么要让我生下她们呢?她的心中不禁怨起了神佛。

“啊!母亲大人,是父亲的脚步声哪!”

听到茶茶公主那透着喜悦的声音,阿市吓了一跳地回过头去,对她说道:“你胡说甚么啊?茶茶!……你们的父亲不可能再来这里了呀!”

“但是那脚步声明明是……”

“一定是你听错了,也许是有人要来告诉我甚么消息吧?来,公主们!你们跟着奶妈到隔壁房间去。”

话刚说完,藤挂三河守和木村小四郎就已经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夫人,殿下正带着军使往这里来了。”

“甚么?殿下带着军使……”

“你看,我不是早说过是父亲大人吗?”

茶茶以她那清脆的声音说道。就在这时,长政和不破河内守一起走了进来。

长政那满是汗水的脸上已经不似方才出门时那么生气,但是在烛火的映照下却更显得苍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阿市正襟危坐地想着。

“除了阿市之外,其他人都离开这个房间。”

长政以沉稳的声音说道,然后与河内并坐,两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侍女们急忙带着茶茶公主和高姬退到隔壁房间去了。

“夫人!”首先开口的,是织田的军使不破河内守。

看了丈夫一眼之后,阿市掉转视线静静地望着河内,并没有回答。

“当着备前先生的面前,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能静静地听我说完。备前先生已经决定接受我们的请求,出城到虎御前山去了……”

“甚么?他要舍弃这个城……”

“正是!这没甚么好奇怪的啊!由于殿下希望夫人和孩子们尽快离开此地,所以我请你……”

阿市来回地望着丈夫和河内。

“事情紧急,希望你赶快做好准备。”

长政避开了阿市的注视:“事情起了很大的变化,在山王丸曲轮的父亲大人已经朝虎御前山的信长本阵去了!”

“甚么?公公他……”

“是的。或许父亲大人也想到你和公主们吧!所以他终于改变心意,愿意与信长先生讲和了。如此一来,当然我也会立即跟去,但是我希望你和孩子们先去看看父亲大人是否平安无事,好吗?”

对于长政所说的话,阿市仍然感到难以置信,眼中不时地露出怀疑的眼光。

(这一定是长政为了保全我和孩子们的性命,所想出来的藉口!)

她之所以会如此怀疑,是因为深知久政的个性。

(公公怎么可能会为了救我和公主们,而降服于哥哥呢?)

然而长政接下来所说的话,却完全扫除了阿市心中的疑惑。

“你也知道,我们是不得不答应的呀!如果你不赶快去的话,父亲大人可能会有性命之虞!”

“那么,你是说父亲大人被俘掳了……”

“详细情形我慢慢再告诉你,但此事有关父亲安危,因此请你尽快下山,我随后也会赶到!藤挂三河、木村小四郎!你们快去准备轿子,好送夫人和公主们到虎御前山去,听到了没?”

“遵命!”两人平伏在地说道。

仓促之间,藤挂和木村两人为她们准备了三顶轿子。

久政被捕,而且有生命危险的说法,使得阿市再也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

除了尽快赶到兄长面前,请他饶了丈夫和公公的性命之外,她已经别无他法了。

率先起轿的是阿市,其后是茶茶公主和高姬,最后一顶则是由奶妈抱着达姬乘坐。

一行人来到本城的大门时,长政拿着大薙刀对着公主们笑了笑,说道:“好孩子们,父亲随后就到。”

然而,当这三顶由藤挂三河和木村小四郎提着灯在前后照明的轿子踏出樱并木大门朝京极曲轮走去之后,浅井长政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定定地望着不破河内守。

“现在她们都安全了。河内先生!你也可以下山了吧?”

“是啊!”

这时已近午夜时分,跟随在长政身边的兵士,仅仅只有一百人左右,其他的人则降的降、逃的逃,一夜之间全都散去了。

此外,还有十六、七个背包袱的女人,也跟随在轿子的行列之后。

长政默默地在心中计算着:如果真要与信长决一死战,至少必须有现在的五、六倍人数,否则这些人的生命只会白白地牺牲掉啊!

(难道我的行为真的不孝吗?)

“河内先生!”

“甚么事?”

“虽然你欺骗了我,但是我一点也不怨恨。”

“啊!你说甚么?”

“就是有关我父亲已经降服的这件事啊!”

“原来是这个啊!”

“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救公主和孩子们,而且我也知道家父是绝对不可能投降的。”

“这……”

“告诉我,家父是不是已经自杀了?不!这样反而较好。”

“这么说来,备前先生!你是明知这件事情而故意帮我完成它喽?”

“是的。我曾经再三地想着你所说的话,虽然明知你在骗我,但这也给了我将妻子和孩子送到信长手中的藉口。”

两人都噤口不语地朝山下走去,只见长政手中的大薙刀在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杀气腾腾……

当他们来到京极曲轮的入口时,秀吉正带着他最自豪的小侍卫们等在那里。

“备前先生,你尽管放心吧!我一定会将夫人和公主们平安无事地送回虎御前山去的。”

长政并未回答。

“好了,备前先生!你就由这里过吧!虎之助,你陪长政先生一起到山底的赤尾曲轮去吧!”

秀吉一声令下,加藤虎之助立即拿起两间柄的大刀,率先往山下走去。就在这时,长政突然低声笑道:“河内先生,你想我长政会这么轻易地就和你一起到信长的本阵去吗?你认为我是这样的男人吗?”

不破河内守也微笑着回答道:“难道你没有听到方才木下先生所说的话吗?他说要送你到山下的赤尾曲轮去啊!”

“甚么?这么说来,你们都已知道我的心意喽?”

“为了完成野州先生的遗志,浅井家的重臣赤尾美作仍在赤尾曲轮顽强地抵抗着,所以我认为应该让你们会合,为贯彻信念而战!”

“嗯!原来你们都明白我心中的想法?”

“请你原谅我吧!为了让野州先生降服,也为了救那些女人和孩子们,我只好出此下策!”

“虽然我自诩才智过人,但是到底还是被你骗了。不过,一旦我和山下的美作会合,很可能会使信长所有的希望都化为幻影喔!”

“当然我们也曾想到这一点,但是木下先生仍然同意让你平安无事地从这里下山。”

“嗯!这是信长先生直接下达的命令吗?”

“不,是我和木下先生决定的……但我们大将曾经说过,只要是在可能的范围之内,一定要救浅井父子……但是,备前先生,这件事实在很令我为难。对于野州先生而言,你称得上是一位极端孝顺的儿子,因此我认为应该让你死得其所。等你到达赤尾曲轮之后,我的任务就可以结束了。我送你去吧!公主们一定会被好好的教养成人,绝对不会使令尊落得连孙子们也牺牲掉的恶名,由于休战是在半夜……要逃、要降的人都已各得其所,因此赤尾曲轮所留下来的,只是浅井家的精神罢了。为了早日平息这场战乱,如果你坚持与我军作战,那么我们也只好接受了。”

不破河内守停住脚步。

“这里是往虎御前山和赤尾曲轮的分岔路,你想到那里去,就由你自行决定吧!”

他低下头去朝长政行了个礼。

长政握着薙刀在地上敲了数响,然后说道:“河内先生!”

“是的!”

“请你代长政向信长和木下先生表示感谢。”

“这么说来,你是决定往赤尾曲轮去喽?”

“是的。既然妻女们都已平安无事,我也就可以毫无牵挂地随父亲而去了。那么,我们天亮之后再见吧!”

说完之后,长政头也不回地朝赤尾曲轮的方向走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