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枯萎之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枯萎之荻

支撑人类的精神力量之大,远超乎我们所能想像。

意志并不全然由感情所产生,其中还包括十分理性的自我主张,以及追求正义的强烈欲望。

因此,浅井长政显得比他的父亲更理性、更有深度。

对他而言,人道的根本在于“孝行”;一个不能恪尽孝道的人,如何能立足于世呢?这也就是造成这战国之中许多悲剧的主要因素。

来到赤尾曲轮并确定父亲已经自杀身亡之后,他在天未明之前开始了最后的反击。

正如信长和秀吉所预料的一般,这场为父殉死的战争果然相当激烈。

长政拿着涂着朱红色的大薙刀在敌阵中猛力地挥砍,一度使得对手节节后退。

“——一旦出去以后,就不要再退;如果对方后退,我们就追过去!”

织田势相当明白这已经是长政最后的一股力气。

“——这是第三次了。当他再度退后时,我们就把他团团围住,暂且休息一下!”

秀吉相当明白长政的行动,因此所下达的命令也都尽量与之配合。

第三度退回曲轮内的长政,腿上和左肩有着两处伤痕。

对于身上的伤,长政只是胡乱地用白布包裹住,然后带着血流不止的伤口回到房内。

“我们还剩多少兵力?”

“大约还有三百五十个人!”

“好吧!雄山和尚在不在?快叫他来!”

“是,我马上把他找来。”

一直不曾离开长政身边的小侍卫木村太郎次郎很快地穿过走廊来到佛堂,对一向为久政所尊崇的雄山和尚说道:“殿下请你马上过去!”

“噢,和尚!长政已经尽力而为了。”长政对微笑着听他说话的雄山和尚说道:“我曾经三度出击,但是却无功而返。如今这四周如此安静,想来他们大概暂时不会出来了。”

“正如你所说的。”

“现在正是我切腹自尽的时刻,太郎次郎,这最后一刀就由你来吧!”

木村太郎次郎答道:“是!”然后拿起大刀。这时,其他人才发现他的左腋下正滴着血。

雄山看着长政气定神闲的样子,说道:“我想公主们和夫人必定已经平安地到达了,请你放心吧!除此之外,你还有甚么遗言要交代我的?”

“哈哈哈……没想到在我临死之前,竟然还能跟大师见上一面。不过说也奇怪,当我看到你之后,却反而不知该说些甚么才好了。”

“难道你没有半句遗言?”

“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啊!”

“是的,现在已经是秋天了。”

“看了这片晴空之后,我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诗词的心情,这大自然真是伟大啊!”

“那么,你希望自己葬在哪里?有没有甚么话要告诉公主们呢?”和尚又安详地说道:“你看,这四周是那么的安静,似乎连大自然也为殿下的即将辞别人世感到哀伤啊!”

“哈哈哈……”

长政边笑着边抽出腰间的长刀:“我不需要坟墓!”

“噢!”

“我和信长先生不同,我的所有梦想都在二十九岁之年幻灭了。”

“话虽如此,但是这也是你的人生啊!”

“我既没有敌人,也没有怨恨、悲哀……当然也没有喜悦,因此我根本不需要坟墓,请你在我死后将我的躯壳丢到琵琶湖里去吧!……”

和尚缓缓地点了点头:“那么我就把殿下沉到你最喜欢的竹生岛,好吗?”

“那敢情好,这么一来,我就可以悠游自在地和鱼儿同游、共同生活了。”

“还有,我也为你取了一个戒名,叫做德胜寺殿天英宗清大居士。”

“哦,你倒给了我一个非常伟大的名字。哈、哈哈!德胜寺殿啊!”

“除此之外,你还有没有甚么要交代的?”

“没有。太郎次郎,可以了。”

“是!”

当木村太郎次郎拿起大刀站到他的背后时,浅井长政脱下身上的衣物,再度向和尚行了个礼。

他的表情比他的父亲更显得平静,眼底也不断地闪着光芒,一点也没有即将要死的样子。长政静静地抚摸自己的腹部,然后举刀朝左腹刺去。

太郎次郎慢慢地移动身子。

由于长政太过于从容,致使他无法挥刀砍去。然而,在长政的催促下:“来吧!给我最后一刀!”

此时长政的刀已经移至右腹,乌鸦在天空鸣叫的声音也传进了他的耳中。

“乌鸦叫了……”

说到这里,太郎次郎已经挥刀砍了过来。

雄山和尚都还来不及合掌为礼,长政的头就已掉落在他的面前。

“因为他已经悟道,所以才听得出那是乌鸦的叫声。”

庭院中的荻花在风中摇曳着,使得笼罩在秋阳之下的大地有着斑驳的花影。

两只乌鸦停在屋顶上,不断地对叫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