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胜利者的感伤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胜利者的感伤

当胜利的消息传到虎御前山的本阵时,正等着验收凯旋军所带回来的敌军首级的信长心底涌起了无限感慨。

“——下野先生已经切腹自尽,首级也被砍下了。”

这个消息传出之后不到一天,小谷城的总曲轮里就再也不曾发出一声枪声、射出一支箭。

三度出阵的备前守长政,结果也是自杀了。

九月一日这天,天空澄澈、微风袭来,茶几上那随风飘动的丝穗映入了他的眼帘。

从小谷城出来的阿市和三位公主,已经交由他的哥哥、也就是信长的弟弟信包保护。更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这次所损失的人马远比当初所想像的还少。

若是在以往,对于这么快就取得胜利的战争,信长必定会大肆设宴庆功一番;然而,也不知为甚么,这一次他却没有在本阵中举行任何庆祝仪式。

现在距元龟元年四月(一五七○)他和家康一起攻打越前仅仅只有三年六个月,但是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回想起来真有如做了一场恶梦似的。

(——看来天下终于可以底定了!)

当他想到这里,不禁感到松了一口气,因为在那之前,他一直都陷于恶战、苦斗当中啊!

除了朝仓、浅井之外,还有武田、本愿寺、叡山、三好、松永、足利等势力,也都张牙舞爪地向信长攻来。

当时他所处的情境,与其说是四面楚歌,不如说是决了口的洪水由四面八方朝他席卷而来。

与他站在同一阵线的,只有德川家康……如今总算度过了这个大危机,而暴风雨过后的朗朗晴空也再度出现在信长的眼前。

信玄已死、叡山慑服、足利义昭再也无力兴风作浪、朝仓义景、浅井父子也都灭亡了……

(剩下的,就只有本愿寺了……)

虽然如此,信长却无法如以往般地发出豪放的笑声。

山底下的草丛中布满了尸体,以致招来一大群乌鸦盘旋不去,并且不时地俯冲而下叼啄着死尸;这使得飘浮在小谷山上的白云也罩上了一层悲哀。

(这样不行!)信长对自己这种郁闷的心情叱喝道!

(人们以为会结束于尾张的大笨蛋,终于取得了天下……)

当初就是有此决心,才会毅然崛起,因此无论如何必须摒除个人情感,不达目的绝不干休!信长这么对自己说道。如今既然能顺利地度过危机,看来完成统一日本的心愿已是指日可待之事。

东至上杉、西至毛利、四国、九州都已经为他所平定,这样一个君临天下的大将……怎么能让自己的心灵有如无主的鬼魂一般,停滞在无常观里呢?不!绝对不可以!

虽然如此,但是今天信长的心情就好像当初他知道胞弟信行被杀之后的心情一样,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看来我还是十分爱惜长政……)

“报告!”

原来是森长可。

“在方才的最后一战里,我军活捉了浅井石见守亲政、赤尾美作守清纲父子,现在已经带到本阵当中,不知殿下如何发落?”

“甚么?顽强地抗战到底的石见和美作父子已经落入我们的手中了?”他急忙起身朝帐外望去。“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甚么话说,快带进来!”

这时信长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再度发出洪亮的怒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