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信长的裁决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信长的裁决

“先将石见带到前面来!”

信长望着双手被绑在背后,却仍昂然挺胸、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长政重臣浅井亲政,胸中的斗志再度复苏了。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石见!你还有何面目可言?”

“……”

“看不清时势的明眼瞎子,当然更看不清战机啊!由于你不断地在旁煽火,不仅引起了这场战祸,也导致长政不得不自尽的结果。你说,你除了一死之外,还有甚么话可说?”

亲政咧开双唇微笑着说道:“我们殿下和信长殿下不同,他不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大将,所以才会落得今日这种下场;这还有甚么好说的呢?”

“甚么?你说我口是心非……难道你不认为是由于你的不才,才导致主家的灭亡吗?没想到你居然一点自我反省的意思也没有。”

“我并不这么认为,相反地,我认为那是我家殿下的遗志。”

“好吧!拿枪来!”

接过了长可手中的枪后,信长说道:“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家伙,看你还有甚么话说?”

他以枪柄在亲政的头上敲了三下。

由于打从心底涌起的对亲政的憎恶,使得方才那种停滞于无常观的心情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隐居的久政已经顽固得不可理喻,没想到他的重臣们也都冥顽不化,以至于看不清时势而导致流了这么多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涌起一股冲动,恨不得一脚把他踩死。

“哈哈……”

头部被敲之后,亲政的反抗性更强了:“你看!这种粗暴的行动,就是你信长殿下的标准模式。我们的双手已经被缚,而且又手无寸铁,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狠心地打着,难道这样你才会感到高兴吗?”

他的话有如闪电般地击中了信长的内心深处。

“这个!就是我信长的缺点啊!”

“啊!你说甚么?方才我说的话,难道你都明白了?”

“嗯,我明白!”信长突然把枪一丢:“长可,拿大刀来!”

“是!”

森长可取出大刀之后,信长很快地拔了出来,往亲政的背后砍去。

原本亲政以为信长是要砍去绑在手上的绳索,因而内心暗道:“我得救了!”然而,在座的人只见信长手中的大刀一闪,亲政的头便飞上了半空。

“啊!”

所有的人都屏住气。

“哈哈哈……”

信长又发出了如以往般的豪放笑声:“亲政这家伙倒是说了一句很中听的话。既然我是为这乱世开创新道路的人,那么我为甚么要留着这种无用的人呢?不论私心也好、私欲也好,凡是阻碍我的人,不管是鬼或神佛,我同样都不会放过,这是唯一可以拯救这个乱世的方法啊!哈哈哈……”

当他放声大笑时,与石见一起被俘的赤尾美作以及织田方的所有大将,全都不由自主地感到战栗。

能够做出烧毁叡山这种行为的人,普天之下只有信长一人。

他的笑声足以惊动天地。

这种不顾一切的心境,除了信长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有,因为他所拥有的,是超越常识的觉悟。正因为他明白,太多的怜悯和人情只会为这世上带来悲剧,所以才使他显得愤世疾俗。

信长一脚踢开亲政的尸体,不屑地说道:“这家伙所谓的武士道,其实也不过是他的私欲而已,但是却因而使得许多人受苦,他是死有余辜。来人啊!快把他的尸体抬出去丢掉。”

“是!”

侍卫们很快地将亲政的尸体抬了出去。

“请你答应我的请求!”

突然屈身向前俯伏在地的,正是赤尾美作之子虎千代。

虽然双手被绑,但是仍然留有浏海、年仅十五岁的虎千代,却仍奋力地站起身来。

“请你答应我的请求吧!我的父亲绝对不是一个怕死的胆小鬼,他之所以被捉,是由于在城被攻陷之时,忙着将金银财宝分给散逃的士兵和他们的妻女,以至于来不及以身殉国,因此请你谅察,答应让家父切腹自尽,并且由我虎千代为他操这最后一刀!请你允许吧!”

“甚么?他是为了安置士兵们今后的生计而被捉的?”

“是的,所以我才请你答应让家父像个武士般地切腹自尽。”

“住口!”

美作大声喝住虎千代,然后朝信长望去。

“殿下!我是浅井家的赤尾美作,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如今既然为你所擒,就请你赐我一刀吧!”

说到这里,美作屈身行了个礼,满头的白发映入信长的眼中,使得他的心中再度产生了迷惑。

(这家伙和亲政完全不同啊!……)

“美作!”

“是的!”

“你见到了长政的最后一面吗?”

“是的。当时我并不在现场,但是当我听到他自杀的消息之后,就立刻赶了过去。不过,他的首级已经被人取走,而且不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这使我感到自责……都是因为我老了、不中用了,才会造成今日的结果。”

“那么,那具无头尸的身旁还有谁?”

“浅井家的侍臣脇坂佐介、木村太郎次郎,及其他的两、三个人,也都追随长政殿下切腹自杀了。”

“既然你也看到了那个场面,为甚么没有跟进呢?”

“是的……虽然我们已经失去了主将,但是那些小兵们的家人却都还在,所以我必须为他们今后的生计着想……哎!这都是我这不中用的老人在痴心妄想啊!请你赐我一刀吧!”

“好吧!”信长将长可给他的大刀收入鞘中,说道:“美作!我非常佩服你的精神,因此我答应由虎千代为你执最后一刀,希望你安心地去吧!”

“真是谢谢你!”

“还有,虎千代!等你为令尊执行最后一刀之后,必须再回到我的身边,绝对不许你妄自行动,懂了吗?对了,等你作完最后一刀后,我准备把你交给令尊的亲戚多贺休德斋,请他将你扶养长大吧!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美作!”

于是信长坐回了椅上。就在这时,护送阿市和三位公主到信包阵营去的秀吉,也已经快马加鞭地赶了回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