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攻打长岛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攻打长岛

终于,信长站了起来。

他对德川家康的使者小栗大六重常说道:“对于援军一事,我明白了——”

说完他即请使者回去,并且开始准备出征事宜,然而却迟迟未从岐阜出发。

他正等待密探从淡路所传回来的消息。

终于,淡路有消息来了。根据密探的报告,义昭以真言宗的和尚智光院赖庆为使者,带了三封密函给武田胜赖、水野信元和上杉谦信等三人,并且已经从由良启程了。

这一切早在信长的算计之内,当这封催促上洛的信函到达之后,率先响应的是年轻的胜赖。

当年他的父亲信玄即曾抱着上洛的雄心出兵,没想到却在中途病倒了。如今由于淡路岛的义昭处心积虑想要重振足利幕府,因而致书东面的上杉谦信及西边的毛利一族,允许他们再度起事并出兵上洛……这么一来,当然胜赖不可能再继续保持沉默。

甲斐是个四面环山的大要寨,如果只守而不出城作战,那么这将是一个永远不落之地。因此,自新罗三郎以来,一直到武田氏,这个地方都能维持着繁荣景象。信玄死后,武田家的重臣们劝谏胜赖:“现在最重要的是守备,不要一心只想着扩张领土。”劝他改变以往的政策。

不过,真要这么一来,最感困扰的人,莫过于信长了。因为如此一来,他就没有了征伐武田的藉口。因此,这一次他的所有部署,都含有深长的意味。

(如何使胜赖转守为攻呢?……)

最好的方法就是诱他出兵作战,才能改变这种情势。

因此,正如秀吉所说,一、二座像家康的高天神城那样的小城被攻下,反而对信长有利。

当德川家第二度派遣使者来时,说道:“请你赶快派出援军吧!高天神城再也支持不了几天了。”

信长告诉使者:“我明白了,现在马上就派去。”

然而这只是口头答应而已,事实上他却仍然按兵不动。之后,当信忠率兵抵达三河的吉田城,正准备渡过滨名湖时,高天神城已经被攻落了,这时正是六月十四日。

知道这件消息之后,信长立即命令援军撤回;在他人看来,这真可说是狡猾无比的战略啊!

长男信忠侧着头对信长说道:“父亲大人!这么一来,我们对德川家还有何信义可言呢?”

他不满地质问父亲。

信长微微笑道:“天下之事尽入我的眼中,你继续看吧!”

然后他特地和家康有过一番密谈,再三地请求心有不满的德川氏家臣们的谅解,并且送了他们很多黄金,然后让他们回去了。

虽然高天神城被敌军攻陷,但是这对德川家的领地而言,也只不过损失十分之一而已;然而却使得德川家的家臣们同仇敌忾,更加团结了。反观胜赖,却陶醉于父亲死后的第一场胜利,忘了自己应该采取守势,反而野心勃勃地改采攻势了。

送走德川军之后,信长并未立即返回岐阜,而来到了尾张的津岛,将大军集合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不是要派援军到德川家吗?但是这军势看来却是准备攻打长岛啊!”

“——原来这就是他不去支援高天神城的原因!”

“——原来他一直都想要攻打长岛啊!这么一来,这一战必然相当激烈,因为对手是一群疯狂的信徒啊!”

旗本中的士兵们也被此一消息惊得目瞪口呆,原来攻打长岛的战略竟然是这么秘密地进行着,这真是一个极其巧妙的作战方法啊!

这样,大队人马从水路经伊势湾、木曾、长良川来到了本愿寺的领地之前。虽然水陆两栖部队已在该地布阵,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信长到底在想些甚么。

当信长抵达津岛之后,接着又陆陆续续有来自岐阜的部队加入。

全部兵力合起来约有八万。

“来吧!这正是我将体内的毒瘤逼出来的时刻,完全毫无人情可讲。”

信长的怒吼,使得全体将士再度领略到他烧毁叡山时的那种气势。

“这一切已经没甚么好说的了。他们在我的领地之内,假借佛名成为治外之地,不仅不能弘扬佛法,反而成为逃法之徒的巢穴。他们夺走了彦七郎的性命,又不断地阻碍我的出路,因此我要让他们见识、见识,到底的神罚可怕,还是我信长可怕!我要他们将这次的教训永远牢记在心!”

如果本愿寺能事先料到信长的出兵,必然会将全力集中于此。

信长素来对一向宗徒极感憎恶;不过相对地,这些宗徒也认为信长是——“不可饶恕的神佛之敌——”并且不断地诅咒对方……

在烈日之下,信长终于将全军部署完成。

首先是左翼的江口,由长男信忠担任总大将,副将为信长之弟上野介信包,战斗主力包括池田胜三郎信辉、梁田出羽守、森胜藏长可、坂井越中守等猛将,再加上津田市之助信成、同孙十郎信次、织田半左卫门秀成、织田又十郎长利等一族亲党,总共兵力约有二万——

单是这样就已充分地表现出这是一大势力,而且在右翼的贺取江口,又有柴田胜家担任总大将所率领的大军,副将是佐久间信盛,其他还包括稻叶伊予守、同右京助、蜂谷兵库头等身经百战的勇士,全部兵力也有二万——

至于在早尾口的中军,当然更不用说了。这支部队由信长亲自指挥,副将为信长的庶兄织田大隅守信广,手下包括丹羽长秀、佐佐成政、前田利家、氏家左京助、浅井新八郎、伊贺伊贺守、饭沼勘平、木下秀长、河尻与兵卫、不破河内守、丸毛三郎兵卫、金森五郎八、市桥九郎左卫门等,合计约为三万人——

水面之上,还有泷川、九鬼、伊藤、水野、林、岛田等人所率领的水军;当大军的旗帜在水上出现时,一瞬间长岛御堂及其四周的小城也发出了呐喊声。

时间是七月十二日——

“这一次不仅是一般的作战而已,还要向世人表明究竟是迷信获胜?还是我信长的武力获胜?因此我绝对不会禁止你们攻打对方的城池,而且不许放过任何一个人,只要是敌人,就必须全部杀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