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佛敌信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佛敌信长

拂晓之际,长岛御堂再度掀起战火,动员了全部兵力发动总攻击!一直到当天傍晚,战况激烈,未曾稍减。

被织田军从四面八方围住的长岛御堂内,也陷入了另一场混乱当中。织田势在这天当中的伤亡人数将近七百人,由此即可看出这场战争是多么激烈。

然而,这并非武将对武将之战,而是世俗所谓“一念之间”的战争。

眼见伤亡如此惨重,信长心中对长岛的本愿寺更是恨到了极点。

一般的佛教徒乃是以普渡众生为目的,因此信长实在无法理解,为甚么那些以佛为信仰的佛教徒能杀害他人而毫无悔意呢?而且,在以信徒为主力的僧兵之中,又有许多专业战士混入,不着痕迹地指挥、煽动,以致僧兵们更加勇猛地发挥战力。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那就是在他们的心中,对信长有着同仇敌忾的憎恨:“——佛敌信长!”

这就是别具用心的煽动者所提出的口号。

但是,信长真的是神佛之敌吗?

事实上,他并非一见寺院就烧,也不是一看到神像就丢弃、摧毁的。他曾经为平手政秀而特地建造了政秀寺,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在他的观念里,“统一日本”原本就和宗教扯不上任何关系。没想到如今却遭到比叡山的僧兵和一向宗徒们的阻挠。如果此时双方都能冷静地思考一番,就会发现这场杀戮根本毫无意义;然而他们都已经不再具有理性思考的能力了。与佛教并无瓜葛的信长和那些不以作战为目的的信徒们都已陷入疯狂状态,因此将对方视为敌人,彼此张牙舞爪地展开厮杀。

感情对感情。

憎恶对憎恶。

在战争当中,原本就会产生许许多多丧失理性的不合理现象,由此也充分地表现出人类的悲哀和愚蠢。

在这种情况之下,早已无法清楚地判别两者的是非;不过,如果从军事作战来看,则以信长的理由较为充足。

在信长的想法里,凡是妨碍他“统一日本”的人,都必须加以讨伐;而长岛之所以认为信长为“佛敌”,必须除之而后快,则完全是因为受了野心家的煽动。

这种令人为之鼻酸的杀戮行动一直持续到当天傍晚,当夕阳西下之际,双方终于有了浓浓的疲劳感。

二十九日的晚上,月亮为乌云所遮蔽了。

以当时的作战习惯而言,通常会暂时收兵,留待翌日再进行决战。

在信长周围,聚集了佐久间信盛、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池田信辉、金森五郎八、前田利家等大将。

当他们看到信长脸上哀凄的表情之后,纷纷向他表示对庶兄大隅守信广及义弟津田信成之死的哀悼之意。

然而信长依然沉默地坐在马上,似乎根本不曾听见他们所说的话,他的双眼直直地望着笼罩在暮色当中的本愿寺内的名愿证寺内的大屋檐下。

佐佐成政率先开口说道:“大隅先生、津田先生在连枝一战当中的表现,真可说是威风八面,没想到这次居然不幸战死,真是叫人感到哀痛啊!……”

当其他人也同声表示哀悼时——

“住口!”

信长大声地喝止他们:“你们这些家伙!谁叫你们在此集合的?”

“天色已经晚了,所以弓炮队也应该收兵了呀!……”柴田胜家辩解道。

“你给我听清楚了,权六!”坐在马上的信长晃动着身子说道:“今天就必须结束这一场战争!”

“啊!你的意思是?”

“大家听着!对于那些背弃慈悲忍辱之道而拿起刀枪杀人的本愿寺的臭和尚们,我决定要在天正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的晚上一举歼灭……”

“啊!这么说来,你准备发动夜战喽?”

“不是夜战!我要活活地烧死他们!”

“……这……这个……”

佐久间信盛很快地踏前一步,准备劝阻信长这一个疯狂的决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