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歼灭长岛本愿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歼灭长岛本愿寺

一瞬之间,大将们全部变得鸦雀无声。

天正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的晚上……他们已经完全明白信长话中的意思了。

佐久间信盛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必须说些话……在这种想法的驱策下,他开口说道:“难道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太过残暴?”

“啊!你说甚么?残暴?残暴的是那些臭和尚们!”

“话虽如此,但是御堂内还有近二万名无辜的老幼妇孺啊!……”

“正因为这样,这场战争必须在今天之内结束!”

“但是,殿下!要是今晚烧了他们……那么就会像上一次……烧叡山时一样,使殿下遭到世间的非难啊!”

“右卫门!”

“是的”

“你认为我不烧御堂,从前烧毁叡山的罪名就会减轻吗?”

信盛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但是……今天这一战已经给予对方足够的惩罚,我相信明天他们一定会开城投降的。”

“这只是敌人的缓兵之计呀!一旦我方接受他们的投降,不久之后他们一定会到大坂去,再度与我军对抗,难道你不了解这一点吗?如果了解,就不必多言了。”

当他说到这里,信盛已经哑口无言了。

过去信盛曾经长时间与大坂的石山本愿寺作战,了解他们的确是相当顽强的敌人,所以至此他也不好再继续进言了。倘若他再提出劝谏的话,那么——

“你这家伙!如果你有这种兴致,不如继续去攻打石山吧!”这种辱骂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加在他的身上。

“要知道,如果决定放火。最好选择夜晚,才能使火势显得特别强大,让所有看到这些火焰的人感到震惊,所以我才特地等待今晚的来临啊!”

信长实在是个个性倔强、不肯认输的人!柴田和佐久间也沉默了,因为他们知道多说无益。

“成政!”

“是!”

“你立刻对全军发布命令,要士兵们将所有的弹丸全部装进铁炮之内,随时待命!”

“所有的铁炮都要装进弹药?”

“是的!然后要他们将铁炮架在四方的垒上,筒口对准长岛寺的本堂中央。”

“遵命!”

“还有,一待本堂喷出火焰,其他人立即冲进去,懂吗?好了,你去吧!”

“是!”

“菅谷九郎右卫门!”

“是!”

“你带着你的部下由西门侵入,在那里放火。”

“是!不过,是现在就要……”

“你继续听我说!大约经过一个钟头之后,敌人就会认为今天的战事已经结束而松了一口气!那时候发出的火焰才能使他们感到吃惊啊!”

“遵命!”

“你要是明白,就好好地做吧!别忘了,令兄小濑也在今天这场战争里被杀,所以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一举歼灭长岛。权六!”

“是!”

“你和佐久间两人立即回去告诉你们的手下今晚要发动夜战的消息,要他们全力歼灭敌人。记住!绝对不能让任何人逃出来,即使有漏网之鱼,水军也必须立即围杀!你快去传达我的命令吧!”

“遵命!”

“即使明天太阳会从西边升起,我也一定要在天正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这一天灭了长岛的本愿寺!”

“遵命!”

“你们都仔细听着,在明天,也就是三十日的夜晚来临之前,即使是一只野鼠也不容许继续在长岛生存!距离行动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你们都下去准备吧!”

这时的信长又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由于他的许多血亲都在这场战役里被杀,以致于他完全失去了理性。不!或许他并未失去理性。因为从他的各种策略看来,很可能他是要给大坂的石山本愿寺一个下马威吧!

事实上,这也是信长不希望因石山本愿寺的和尚们的抵抗,而使得更多人牺牲的缘故。

星空下,织田家再度拖起疲累的身体,走向了战场。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屠杀。

当信长决定揭开这场大屠杀的序幕时,也忍不住闭上了双眼。行动的正式展开,是在当晚八点。

当一条如巨龙般的火焰从御堂内部窜向天空时,火柱立即映照在四面的河川上;之后又窜起了第二条、第三……转眼之间整个御堂就陷入一片火海之中了。同时,四周响起了阵阵枪声,大批兵士出其不意地朝御堂冲了过来。

一向以壮观着称的七堂伽蓝,不到半刻之内即已成为一片火海。

在八方出口已被堵住、火舌四处乱窜的情况下,城内的男女老幼那种张皇失措、绝望的表情,见者无不为之鼻酸。虽然如此,到处却还有着织田军拿着大刀、洋枪不断地追逐着……

不久之后,人、伽蓝、城廓、街道、屋宇、栋梁全都为火舌所吞噬,熊熊的火光将四方的天空、河川都染成了红色……

和叡山相同,长岛的一切人、事、物也被熊熊大火燃烧殆尽。

信长冷眼看着这一切。

对于这一次所采的“放火”战略,他早已在内心衡量过双方所可能遭受的损失。

到了九月二十九日,长岛的本愿寺已经从这地上消失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