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织田信长4·天下布武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三河精神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三河精神

信长于十五日在家康的迎接之下进入冈崎城,当晚就宿于本城之内。

十六日一早,即集合两军的将领召开军事会议。

佑笔的手中拿着好几张敌军的部署图,打开之后由各军自行决定所要攻打的据点,这一队该如何行动、那一队该如何配合……当然,实际作战时无法完全如原先所计划的去行动,不过由于这是和德川势的联合作战,为了避免错杀友军,因此有充分沟通的必要。

信长决定在长筱的西方极乐寺布阵,而家康则由北边的茶磨山进军。

“所有的准备在十八日才能完成,因此就决定在这一天开始行动吧!”信长说道。

所谓“在这一天开始”其实另有涵义。原来信长所带来的绳索和角材,就是为了布置在本阵和长筱城之间的设乐原上,以使武田势陷入他这“最伟大的陷阱”里。

对于自己所设下的陷阱,信长却绝口不提。

“在那之后……一旦备战结束,我们就可以朝着武田势攻去,这才是战争的开始啊!这时我会将本阵移至高松山,而德川先生则移至弹正山,无论是那一方率先发动攻势,胜利必然属于我方。”

除了织田方的将领之外,德川家的重臣也纷纷在地图上画下了自己的目标。如此一来,围困着长筱城的武田势反而被人从外围包围住,然后再由织田、德川两军将其诱出进行决战。

“换句话说,你是要我做赶猎物的工作就对了。”

忠次这么说完之后,信长挥着手笑道:“正是如此!早在信玄在世之时,甲州势就有一种能巧妙地撤至后方的隐藏术,因此我们必须小心防范,绝对不能让他回到本国,否则将是我们莫大的损失。如果我们绕到东边阻断他的退路,一定能使他们大吃一惊;之后他们必定会往西进,这时信长和德川的本阵就可以与他进行决战了。只要他一过来,胜利必然属于我方。”

军事会议从早上七点一直开到下午一点。当与会的将领正各自捧着一碗稀饭喝着时,家康的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在家康耳边耳语。

“甚么?长筱城有使者来了?”

这名使者即是鸟居强右卫门。在这两天当中,强右卫门不断地追着家康,从滨松到吉田,终于又追到冈崎来了。

家康朝信长欠了欠身,很快地离开座位。本以为他马上就会回来,然而事实并未如此。

过了大约半小时之后,家康终于回来了。当他进入房内之后,立即附在信长耳边窃窃私语着,只见信长不断地点着头。

“好吧!既然如此,我一定要见他一面不可。反正我都已经来了,就让他见见我,也好使他安心啊!”

于是信长吩咐手下继续吃饭,自己则跟着家康去见强右卫门了。站在庭院之中,两眼直直地望着这边的人,正是强右卫门。他一身百姓装扮,脸颊、手、脚全都沾着干涸的泥巴,眼窝深陷,然而两眼却仍炯炯有神。

他的全身似乎已经疲累不堪,只有眼睛仍然活泼地动着,正一瞬也不眨地望着信长。

一看到这个人,信长立即知道他必然经历了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这种为了义理而不顾肉体劳苦的精神,真是三河武士之中的佼佼者啊!想到这里,信长心中一热。

“你就是鸟居强右卫门?”

“是的!”对方以微微颤抖的声音反问道:“你就是织田殿下吗?”

“正是!我就是信长。既然我来到这里,就一定会解救长筱城的将士!”

“是的!”强右卫门的眼中浮起一层泪光,两行泪水滑下了他那满是污泥的两颊。

“织田生先有话问你,你就尽你所知回答他吧!”

家康说完之后,强右卫门依然呆立着。对于信长的到来,他的心中充满了喜悦,根本不知道自己正流着眼泪呢!而信长也了解这一点。

“粮食还可以支持两天,也就是到十八日才会吃尽,对吧?”

“是的。但是即使没有粮食,我们也不会停止战争,一定继续抵抗到底的。”

“没有粮食怎么能抵抗下去呢?九八郎真是一个倔强的人啊!”

“虽然没有粮食,但是我们还有赤土、野草,再不然我们也可以割下大腿上的肉来吃啊!无论如何,我们一定会继续作战,我家大将就是这样的人。”

“真有你的,我真是服了你们。对于这种难得的大将,我信长怎能见死不救呢?你放心吧!绝对没有问题的。”

“你是说绝对没有问题?”

“是的,现在我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呀!”

强右卫门咧嘴一笑:“来到这里并不表示我们就可以完全依靠你啊!像你这种大将,不见得就会依约行事。以前在高天神城时,你不就没有来吗?”

“哈哈哈……真是非常抱歉,但是那时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我不想听你说明理由,因为那只不过是你的藉口罢了。”

信长不禁摇头苦笑。这时他才发现这个人并不笨,只是太过朴实了。对于对方能够很清楚地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这种气魄、正直,不由得人对他刮目相看。

“我之所以迟迟不出兵,一方面是由于我相当信任九八郎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贯彻我的战略。”

“哦……你的战略就是要使我们痛苦?”

“正是!如果我一开始就出兵相助,那么不就会让武田乘机逃走了吗?一旦他们回到甲州,我们岂不是又要等待很久才有消灭他们的机会吗?”

“原来如此……这倒是真的。”

“就是因为我知道九八郎一定会坚持到底,所以才迟至今日才出兵啊!”

“是吗?……”

“正是!而且这么一来,敌人也一定会误以为我不会来了,所以他们的攻势就会减缓。但是我一直到现在才出兵,所以对方必定会与我们决一死战。”

“你真是很会说话!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倒像真有其事。好吧!我完全明白了。那么,你要马上来救援我们喔!”

“好的。我明天早上立即出发,后天就可以抵达设乐原了,你放心吧!”

“谢谢你!那么……”

“唉!你要做甚么呢?”

“我要马上回去将这消息告诉城内的人。”

这时家康连忙制止道:“这万万行不得!你就留下来吧,我已经命人准备稀饭了,你先喝一碗,再好好地休息一下,好不好?”

强右卫门的眼中再度浮现泪光:“这个……我很感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碍难照办!”

“为甚么?家康先生已经允许你留下来了啊!”

“不!我身为一名武士,绝对不能在这里多耽搁一分钟!”

“这、这又是为了甚么呢?”

“我强右卫门并不是因为爱惜性命才受命来到这里,而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希望能为我方的人尽一份力量。”

“这点我们非常明白,你看,连织田先生都深深被你感动……”

“正因为如此,我更必须立刻赶回去与他们共生死,否则一定会被人们误以为我是因为受不了守城之苦,才答应担任使者的。如今城内的每一个人都濒临死亡的边缘……我怎么能不顾他们而只为自己打算呢?我不能做这种可耻的事啊!对于你们的好意,我心中十分感激,但是现在我必须马上回去了。”

听到这里,信长的眼眶不由得红了。

他实在找不出任何话语来形容这个人的情操;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打动信长的心。

“我明白了!”信长说道:“德川先生,你就让他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吧!是真正的武士就必须这么做……强右卫门!回去告诉城里的人,就说我信长的大军马上就会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谢谢……谢谢你……”强右卫门两手俯伏在地。

“来人哪!赶快为强右卫门准备一些饭团来。”

家康的话声未落,强右卫门就已踩着摇摇晃晃的脚步朝门的方向走去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