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钢丝的姑娘

走钢丝的姑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十八、因·罗伯尔·福尔图纳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十八、因·罗伯尔·福尔图纳

“我可没有什么权利,”奥克塔夫伯爵直截了当地说道。

“拉乌尔,请您耐心一点好不好。明天再作决定吧。说不定我明天可以说服您。”

“不要生气,”她温柔地说道。“我想先帮您扛发走瓦兰先生再说。这样,我们才能慢慢地从长计议。”

“就是说,”伯爵夫人说,“当行动结束的时候,宝石不见了?”

她拥抱德·夏尼太太以后,叫三位外国人过来,向她一一作了介绍。

她走到窗前,额头顶着窗玻璃站了几分钟,掩盖整个事件的最后的帷幕正在落下。确确实实有两枚金奖章。其中一枚是假的,属于让·德·阿尔戈纳所有,它被德·埃斯特雷谢偷去以后,落在了拉乌尔的父亲手里,后者把它交给老男爵。另一枚真奖章属于老男爵,他出于谨慎和贪婪,从来没有对儿子和孙子提起过。老男爵后来疯了,他藏在狗项链里的护身符被人夺走了,但是,他仍旧出发去寻找这笔财富,身上所带的奖章,是他委托朱利埃特·阿泽尔保管,德·埃斯特雷谢没有找到的那枚奖章。

“什么时候的事?是哪一天?”乔治·埃灵顿大声问道。“您没有离开过我们哪!”

“噢!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我途经罗伯莱庄园的时候。”

我恳求您相信我所写的这封信,有些事情是我昨天才知道的。

最后,奥克塔夫伯爵说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想想看,她的口袋里藏着四颗室石,也就是一千万到一千二百万,她完全可以一声不响,占为己有。”

我凭灵魂的永世得救起誓,下面是事实的真相。埃灵顿,韦伯斯特,达里奥和您拉乌尔,你们是德·博格勒瓦尔侯爵在遗嘱中指定的真正继承人,因此,第四颗宝石是您的。

在姑娘解释的过程中,他们三个人站在旁边听,对主人彬彬有礼,但是有点儿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而这些心事,想必伯爵夫人也有,而且德·夏尼伯爵也不例外,因为有一件事同样地令他们关注,只要这件事不弄清楚,他们的心情就轻松不了。

她恢复了活泼快乐的神采。她跑到果园的大门口叫几个孩子,他们欢欢喜喜地来了。上尉扑到德·夏尼太太的怀里。圣康坦向她行了吻手礼。大家看到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鼻青眼肿,说明他们刚刚干了一架。

“好啊!他们猜到了!真是这样,伦敦的乔治·埃灵顿,我是在一棵树下面,一堆枯叶和石子底下找到的。尊敬的老祖宗德·博格勒瓦尔侯爵,把钞票和六厘利息的债券藏在那里了。”

“我说,我们是三个法国继承人,您,拉乌尔和我,据珠宝商估价,每一颗宝石都值几百万,我们三个人享有平等的权利。”

大家一直呆到午夜才分手。

伯爵夫人附和说:“是的,您什么奇迹都能创造,多罗泰,您什么都行,从您的表情看得出来,您这一回又成功了。”

她说:“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你们留着吧,”她说。“侯爵的三个儿子的后代生活在国外,这是你们应得的部分。第四个儿子在法国的后裔将平分另一颗宝石。”

“在哪里?”

“照你们的看法,各位亲爱的表哥,我创造了双重的奇迹,不出力寻找宝石,却得到了宝石。”

“哦!表妹,不要开玩笑。”

“啊!您说什么?”奥克塔夫伯爵冲口而出,不觉大吃一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