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森·罗平的第二面孔

亚森·罗平的第二面孔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七、“爪子”反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七、“爪子”反攻

第二天,在近十一点钟时,贝什罗公证员腋下夹着皮包,朝萨拉扎先生家走去。他好像在沉思,其实他乱蓬蓬的浓眉下面的那双眼睛在非常认真地关注着大街上的情况。他很快就发现两个像是在散步的人,在走了近百米左右,再一同转过身来。这就说明:这是负责在检察长房前值勤的警探。在会面时,他们审视着公证员,并继续他们的散步,同时还在交谈着。贝什罗公证员走进了门廊,十分有礼貌地跟门房打了招呼,然后按响了大法官家的门铃。随身用人把他引进房里,随后雷蒙·鲁维尔出现了,微笑着,态度十分和蔼。他抢先握住公证员的手。“过分热情了。”罗平在想。

“检察长先生马上就接待您。您无需等候。”

他把来访客人带到樊尚·萨拉扎的工作间。

“贝什罗公证员。”

然后他像一名审慎的秘书那样,马上退了出去。

“请进。”检察长大声说道,“请坐”。

“先提一个问题,”贝什罗公证员满脸焦急他说,“您对名单上所列的人已经采取了某种行动了吗?”

“没有。我想等再见您一面之后。”

公证员明显地长舒了一口气,在扶手椅里放松了下来。“您一切都好,这要感谢上帝。”检察长接着说道,“我为您的方案所困扰。如果您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将永远不能被原谅。”他在宽大的写字台后面坐下,整理着文件夹,然后双手握在一起,望着他的客人。

“那么,把情况全都告诉我吧。”

他的脸变得十分严肃,就像是疲劳得僵住了,再也没有了轻松活泼的微笑。只有他的眼睛在迅速地转动着,放射出好奇的光。贝什罗公证员开始了他的叙述,因为他不可能完全脱离现实,也因为他的爱开玩笑的习惯不时地占据上风,所以他不由自主地模仿了一些场面,改变了嗓音,仿佛上演了一场充满懊悔的滑稽戏,它突然使其他人感到无法抑制的好笑。结果这滑稽可笑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法官的脸舒展开了,他很开心。

“请原谅,”他说,“您叙述得很好!……您当时没有害怕吗?”“嗐,害怕了。但我更感到了可恼可憎。我自认为很灵活,却栽在了一个不择手段的人的手里。他不停地奚落挖苦我。”

“那您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我是被一个小伙子救出来的……塞巴斯蒂安·格吕兹,他是这狼群中被引入歧途的老实人。他为我开了门,以报答我为他提供的帮助。塞巴斯蒂安·格吕兹,请记好这个名字,检察长先生。当时机成熟时,应该赦免他。”

“那个女人,那个马德莱娜·费雷尔,她给您留下的印象如何?”

“我不清楚。我不相信她会真心地跟‘爪子’在一起。或者,她是犹豫不决的。这是一个捉摸不透的人,所以我还得继续观察。”

“她是否会屈服于利益的诱惑呢?”

“有可能。她或者是另外的一个!正因为如此,我要把您的支票还给您。”

贝什罗公证员从他的钱夹中取出支票,把它交给检察长,后者把它撕掉了。

“我在想,”公证员继续说,“这份奖赏是否够。”

“我也是这么想的。奖赏无疑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也不应该忽视这些人掌管着大量的钱财,就是他们偷盗来的所有东西。每一笔都是相当可观的。所以我打算加倍:二十万法郎……您看到了,如果我确实能铲除掉这些社会渣滓,我对掏空家财是在所不惜的。可是这二十万,也有个什么说法,您想到了没有?二十万法郎和不受处罚!我们不要忘记肖米纳尔和贝尔戎的例子。”

“但愿如此!至于我提交给您的那份名单,当然要把它销毁了。我们最好的机会失去了。不要害怕事实,检察长先生。我们再也没有任何重要的资料了。我还以为占了上风呢……”

“您曾经占了上风。”

“一点点!团伙已经放弃了它的巢穴,搬到另外地方去了……马德莱娜·费雷尔始终在活动着,我们没有任何实证的东西攻击她,譬如使逮捕她合法化。至于塞巴斯蒂安,我不愿意人们打扰他。他可能还对我有用。怎么样?我们还有什么呢?只有猜疑。应该在阿尔及尔进行调查,调查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的失踪案。”

“那将太漫长了。”

“这不用您说。同时还应调查您的人员。”

“这已经开始了。”

检察长玩了一会儿裁纸刀。他的思想深处好像在进行着痛苦的斗争,他的脸色也变得沮丧了。

“您的建议呢?”他最后说,“我怎么来帮助您?要不要我让人安排一个探长听您调遣?或者我让人保护您?”

“千万不要。”贝什罗公证员大声说,“我特别喜欢自由自在地行动。我现在的意愿是想到乡下去休息几天。只有在这样僻静的地方才能把事情想清楚。‘爪子’头领的人品我还没有调查清楚……在这个人的身上有某些奇怪的东西令我困惑不解……一种过分……我甚至可以说:一种轻度的精神失常。尽管他以一种炫耀强大的方式和精细的狡猾来补偿某些暗中的失败……”

“嚯,嚯!”检察长打断道,“您真的把这位维也纳医生的理论当真了。人们开始在巴黎谈论它啦?”

“我并不知道,而且也不想知道。但我十分满意自己的本能,我的本能告诉我,我所面对的是一个特殊类型的敌人。当我抓住他的逻辑推理时,它既不是您的,也不是我的,我就会前进一大步。”

“我祝愿它。在我这一方,我给报社写一份声明,向读者们宣称悬赏已经达到二十万法郎了,而且对于团伙内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任何成员不予惩罚的允诺是绝对兑现的。我昨天晚上还见到了瓦朗格雷院长。我得到了他的承诺……您马上就走吗?”

“差不多吧。但我还有一个重要的约会。”

“那好,祝您好运,公证员。我的祝愿伴您同行。”

刚到下午,杜伊勒利花园周围的人行道上便拥满了人群。每个人都高兴地呼吸着这迟来的春天的淡淡气息。女人们已经穿上了她们的夏装;男人们把他们的小圆帽换成了巴拿马草帽或者是扁平的狭边草帽。不时地还看到一些穿制服的人。出租马车、出租汽车和小旅行车的不停的轰响声,木屐的嗒嗒声,间或夹杂着一两下鞭子声,所有这些都表现出节日的气氛。在人行道的对面,玻璃橱窗在向贪婪的过客们展示巴黎的成千上万的物品,它们把首都的名声已经带到了很远的地方。

但是,人们也会发现一位老先生,他对那些引起众多好奇者观望的诱人商店没有一点兴趣。他在低着头赶路。在他的背后,他的双手在玩弄着一根乌鸦喙状饰头的手杖。他着黑装。在他的燕尾服的领子上,有几点头皮屑,在袖子上,有不经意地擦上的粉笔印。这显然是一位正在沉思的老教授。饰在领子上的紫色绶带也证实了这一假设,此外还有其他的标志细节,特别是绦子吊着的眼镜,在他的鼻子上颤抖着,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此外,他的嘴巴还在咕哝着,好像这位奇特的人物正在主持一个气氛热烈的学术会议。

如果我们惊讶的观察者走近他,并俯到这位尊贵的大学教授的肩上去时,他就会听到并不会令他吃惊的这些话。

“她会来的!……她不可能不来!……因为她知道我总是说话算数的。我感到她对这大胆的挑战很迷恋……还有她不敢顶撞‘爪子’的一面!我这一方,自从发生昨天的事情后,我本应该销声匿迹的……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的人的话……可惜我不是……对了,为了看看我是不是她所想象的那种人,她也一定会来的……完全像我,就像我到这里来是让自己知道我并没有被她欺骗一样……事实是,我们越来越奇特,无论是哪一个……嗯!罗平,我的朋友,这个游戏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可能比你想像的要复杂得多。假设马德莱娜·费雷尔全都告诉了头领……假设她来是按他的命令赴约的……也许通过她,他把你抓住了!他之所以放跑你,是为了更牢地把你抓住。那么你就会掉进狼口之中了。”

老教授停下来擦擦眼镜,他借此机会观察了一下豪华香水店的橱窗。他微笑了。

“更像个迂夫子!我装扮得十分成功!但没有什么用。为了爱的艺术,如果马德莱娜与另一个人是同谋的话。这是把它引上路的真正办法。他想:‘如果这位先生是亚森·罗平,不仅他会去朗佩尔梅耶,而且还会采用使其名声大噪的乔装改扮手法。’在这一点上,我做到了。我躲在了巴黎大学的坚实柱石之中了。结论是:我就是亚森·罗平。他们等待的证据,我现在用托盘奉上了。嘿嘿!推理不错!”

他把眼镜重又架到鼻子上,继续散步和自言自语。

“好。我是亚森·罗平。随后呢?那么,他肯定想利用我了。我敢肯定,我对马德莱娜多少产生了爱意,多亏了马德莱娜,他才想到要驾驭我。可是要强迫我做什么呢?……所有这些都是站不住脚的。首先,马德莱娜并不爱我……您能发誓吗?”

他举起了右手,说道:“我敢发誓。”

当时迎面走来的两个女孩噗嗤一声笑了。

“一点也不尊重人。”他咕哝着,“可是这并不坏,我多少有一点不正常的样子。‘爪子’的头领应该早就认为我的大脑有点错乱了。把岩柱赠送给国家,自愿放弃这么多的财富,这不就证明我正在变成夸大狂病人了吗?……现在,顶撞他,我真是有点发疯了!我认为采用的方法是好的!他越是想:罗平已经失去控制了,在他那一面也就越会犯错误。好啦,看我们两个人的啦,亲爱的马德莱娜!”

朗佩尔梅那里面已经很多人了。罗平用眼睛扫了两次大厅才发现马德莱娜·费雷尔。她装扮成一位上年纪夫人的样子,穿得很正经,戴了一顶装饰物很少的帽子。面纱遮住了她那双忧郁的眼睛。罗平向她致意,然后以一位学者的笨拙,坐到了她的对面,欣赏着她看到他后流露出来的惊讶。

“您终于来了。”她说。

“说好来就得来的。”他回答道,同时表现出一付自命不凡的喜剧演员的神情。

“您还没有胜利呢。”她更正道。

他们互相吃惊地对视着,也许没有一丝一毫的激动。罗平慢慢地体味着这充满诗意的一分钟。女冒险家和入室行窃的正人君子!谁在欺骗谁呢?谁又在爱谁呢?谁又会毁了谁呢?一位女招待走到他们面前。为了延续这使他如此欣赏的捉迷藏游戏,老教授问道:“您那可爱的小孙子呢?还在斯坦尼斯拉夫学院吗?”“您要什么?”

马德莱娜生硬地问。

“嗄!对不起。”罗平对女招待说,“我没有看到您。我近视得很……要一杯奶茶。”

“像这样,同样的乔装改扮,我就有祖母的年纪了。”马德来娜喃喃着,“小姑娘就不存在了。”

“我无意要伤害您,亲爱的朋友。请您原谅……他们多少人?”“您在说谁?”

“嘿,说那些和您在一起的人。我想您只能在好动刀剑的人的陪伴下才能出来的。”

“如果您再继续,我警告您:我就走啦!”

“那我会很不安的……那么您是独自一人来的了。这多危险。如果您的雇主……”

“我禁止您用这个字眼。”

“好吧。如果您的情人……”她放下面纱,身子起来了一半。罗平抓住了她的手腕。“我的上帝!您太容易冲动了!如果您认识的那个人闻到了这次约会的风声,他会怎么想呢?……这很简单。他会想到您是想证实自己,您是想向我证明您在这次马赛事件中是无足轻重的……”

“这是事实嘛。”

“那您为什么预先不告诉我呢?”

“可是您并不知道他掌握着我……就像他掌握着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一样。”

“是因为你们都有过某些经历,对吧?”

“是的。”

女招待把一只杯子和一把壶放在了罗平的面前。

“马德莱娜,”罗平继续平和地问,“您的经历……很沉重吗?”“是的,非常沉重。他握有证据。他可以随时让人把我逮捕。您知道他是怎么组织的就好啦!他有文件资料,有卡片,是关于所有人的。”

“您还能跟我说些什么有关他的事吗?”

“没有了。”她坚决地回了一句。

“可是,我认为他在讨好您。”

“他试着这么干,是的。”

“好,要说真话。”罗平强调着,“他成功了吗?”

一种奇怪的焦躁感紧紧抓住了他的心。他非常希望她抗议。“是的。”

她说。

罗平哑口无言了。他突然感到很累,十分伤心,厌倦了被人家拖着鼻了,傻兮兮地卷进的这场伪装战斗之中的感觉。“他非常强大。”她继续道,“他总是最强大的。正是由于这一点我才来的。为的是告诉您,放弃吧,在您还来得及的时候。”她推开自己的杯子,俯身在桌子上面。他透过面纱,看到她那浸满泪水的双眼。

“走吧……远一点。尽量地远。否则,他要报复,那将是非常可怕的。谁也救不了您。如果我能做到,昨天,我是不会迟疑的。但是他监视着我,他跟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他是如此地残忍。要让他永远下地狱。”

她哭得窒息了,从手袋里拿出一条手绢,把它放到眼睑上按着。

“严肃地?”罗平在思索,“在演戏?在这种情况下,是很有艺术水准的!”

“那么,如果我听您的话,”他说,“如果我像您建议的那样逃走,那么您会怎么看待我呢?……认为我是一个卑劣者!一个胆小鬼!这是不行的,马德莱娜。为了您,我不顾一切地留下来。一个敢于挺起胸膛的男人,也许我没对您说明过,您还希望我继续下去。谁知道呢,或许我会赢呢。”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为什么您为我担心呢?……人们只会为他们所爱的人担心的。”

“正是如此。”

他摘下眼镜,它妨碍了他,眼睛直盯着年轻女人的眼睛看着。“我没有听错吧?”

马德莱娜站起身来,改变了声音说:“谢谢您的茶……不,求您了,别起身!”

他又抓住了她的手。

“这不是一次永别,对吧?我们还要再见面的吧?”

她挣脱了手,微笑着表示了一下便走了。

“见鬼!”罗平在想,“我在做梦,还是什么?平常都是我来发表宏篇大论的。你们看到这一幕了吧?声调、带感情的样子,完全齐备。而我,紧闭着嘴巴,我在听着,心里还在怦怦跳着。因为在当时,我已经被击垮了……这是对着太阳神经丛的一击。趴下吧,好罗平……再一次当叛徒吧。啊!你需要情感。那好呀,你享用吧。她爱你。这不是假装的,我看得出来。请来一杯白兰地。”

他很受感动,又很气闷,心里乱得很。他感到指责别人的一种愉悦就像是一次失败的行动。女招待给他送上所要的白兰地,他在她吃惊的目光下一口把它干了下去。

“您不用不舒服,我的孩子。”他以慈父般的口吻说,“我在庆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请您收下小钱吧。”

他走了出来,望着蓝天,感到十分幸福。他把手杖转得像风车一样。

“现在,到纳赛尔塔去!……或者干脆去埃佩农。我来了,塞巴斯蒂安。请准备餐具吧!”

汽车轻快地前进着。树林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速度向后移去。罗平观察着岔路,生怕蓦然间冒出几辆小推车来,同时还在认真地整理、回忆着这些情况。在短暂的激奋过后,他现在又冷静下来,问题又一个个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马德莱娜·费雷尔决不是那种受情感支配的女人。那么她为什么要逼迫他放弃这一战场呢?……如果是在执行命令呢?……如果是“爪子”的头领,想腾出手来干别的事,在利用她呢?……罗平无法排除这种想法,即他的敌人已经知道了这次朗佩尔梅耶的约会,而预先制订了方案。他听到了,在他的脑海里,奇异的警钟在敲响,它常常使他保持警惕,来反对危害,它那浅显的道理告诉他这样做是无益的。而常常是经验告诉他,他的道理是错误的。所以,他越是临近埃佩农,他的踏在油门上的脚也就越显沉重,一种模糊的恐惧感从他的心底升起。决不会的!塞巴斯蒂安说过,他去隐蔽的地方是没有人知道的。可是他又怎么知道,他们可以跟踪他,也早就发觉了这幢房子……一座孤零零的房子,坐落在乡间……现在罗平在加速。“妈的!”

他想,“他们把我牵制在一边,他们跟我押小赌,待机押大的,他们用甜言蜜语解除了我的武装,而另一面,他们却对塞巴斯蒂安下手了。在他蒙受了‘爪子’的侮辱之后,我根本就不该把他一个人留下。也许我这样担心是错误的,可是如果他有什么不测的话,我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他在埃佩农的宽阔的岔路口刚一减速,便引起了人们的乱窜、喊叫和咒骂。现在,整个镇子都乱了、散了。又过了几间房子,视野也越来越开阔了,其间有菜园子,还有奶牛正在上面吃草的一块块草场。他终于看到了硕大的栗树,它遮住了一部分像是农场的,用白灰粉刷过的白墙。他踩了刹车,拐进院子,然后熄掉马达,走下车来。房子里没有一丝动静。

“喂,喂!”他喊道,“是我!”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太安静了。母鸡们围在车库旁,安闲地啄着食。太阳下晒着被单。罗平用拳头敲着门。

“喂!塞巴斯蒂安。”

没听到任何声音,他扭动了门把手,打开了门,几步走进屋里。里面座钟的钟摆在一晃一晃地闪动着。突然,它停了下来。一位老妇人的尸体躺在长桌旁,桌上的饭尚未动用过。这是塞巴斯蒂安的祖母。她被狠狠地刺中了,死了,咽了气。这一次,他们并没觉得有必要在她的尸体上放下表明“爪子”身份的卡片。她,这个可怜的老妇人,只不过是个不被重视的牺牲品。

罗平穿过房间,走进散发出蜡味的隔壁房间。在床的上方,有一根晒干了的树枝支撑着一个带耶稣像的十字架,还有一个大胡子男人的照片,他的制服上挂着队长的勋章。罗平退了出来,他重复着:“这是我的过错。我根本就不应该……这是我的过错。我真的没一点用。”

楼上没有人,阁楼里也没有人。罗平又下了楼,走到院子后面的菜园子里。他突然发现:在围着这块地皮的篱笆上有一个缺口。树枝扭弯了,折断了。另一边,高高的草也倒了下去,好像有人从上面拖过某些沉重的东西。

团伙中的人来过,然后从菜园子走的。而且还带走了塞巴斯蒂安。他们肯定出其不意地把他打昏了,但又要保住他不杀死他,保存着他肯定是为了让他受一受挖空心思想出的刑罚。他背叛了。他放走了一个叛徒。显然,这太过分了。

罗平,像一位知道把握时机的猎人,仔细观察着这次行动留在现场的痕迹:一滴油点子,在通往篱笆后面的泥路上,这表明曾有汽车来过。再远一点的地方,车轮印印在了车辙底上。这条小路距大路有几百米远。入侵者已经远去了!所以,当他在朗佩尔梅耶快活的时候,团伙杀害了老妇人,劫走了塞巴斯蒂安。

他十分恼火地转了回来。他的预感并没有欺骗他。敌人用马德莱娜在与他阴谋地周旋着。他的计划无情地进行着。掳走塞巴斯蒂安,用小火把他整死,为了向所有的人证明,被别人提供的奖金所腐蚀是绝无好下场的。然后再来跟他罗平清算。陷阱已经准备好了,在某一个地方……

他又走进客厅,跪到尸体旁,把死者的眼睛合上。一种奇特的情感使他喉咙发紧。他想起了维克图瓦尔,他的老奶妈,想到了雷蒙德·德·圣韦朗,想到了那一凶险之夜,他结束了他所有的生存的理智。现在,这纠缠人的可怕幻象又出现了。

“我要救出塞巴斯蒂安。”他低声说,“我喜欢他。我许诺了,祖母。”

他站起身来,一动不动地呆了一会儿。他还从未遇到过这么绝望的情况。

受着一个不露面的敌人的来自各方的威胁,他没有任何一个好的办法来解决它。将此事交给警署,交到加尼玛尔的手下?绝不行!这是一个尊严问题。

首先他不可能不跟检察长争吵起来,而他也无意承认自己的新的失败。不,应该是自身引出火花,燃起光明。他认真地把门关上,回到汽车旁。没有必要行动,就像一只呆在短颈的大口瓶里嗡嗡叫着的苍蝇那样。他此时想起了一句英国谚语:“当需要快的时候,千万别匆忙。”

“坚持住,塞巴斯蒂安。”他开始说,“二十四小时!我只要求你二十四小时!眼下我还没弄清楚!我也一样,我可能也有欠缺,但一切都会过去的……我向你保证,一切都会过去的。”

在夜幕降临时,他在自己家门前停下车。一刻钟过后,他躺到了床上,双手交插在脖子后面,他试着把这错综复杂的事情拼凑起来。他还是不知道如何摆放马德莱娜,但是他开始相信,获得成功的唯一希望是在雷蒙·鲁维尔的身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