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历险记

森林历险记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四、河边的福莱特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四、河边的福莱特

他驱走胡蜂,看见维奥莱特用垂涎的眼神看着这片搞得有一小点儿脏的面包。

她的手里拿着一块干面包。

“看看你古怪的样子!”她接着说,“我吗,我挺好玩儿的,那帮孩子最终认出我来了。大朱丽安真逗,你知道,就是拿手风琴的那个,一头失去光泽的淡金黄色头发,一对黄鼠狼的眼睛。”

“我,妈妈。”

“不!”

“这太可怕了!”皮埃尔厌恶地叫出声来。

“以名誉保证?”维奥莱特缄口不语了。她知道用名誉作保是神圣的。

“只是,”维奥莱特肯定地说,“应该谨慎些,切合实际些。”

对,果然是一个小桶大小的黄陶器攒钱罐。

苦!

他母亲在吻过他后改变了主意,这时皮埃尔正准备喜气洋洋地离去。

“没有,”皮埃尔回答说,神情惊慌。

喂!在一转身间,维奥莱特与皮埃尔便来到厨房旁边的洗衣房。烟囱那张大的黑口冲天地大张着,令人害怕。烟囱里有个挂锅铁钩,这东西与魔鬼发明的用来拷问犯人的刑具差不多。一个非常丑陋畸形的东西也在里面占有一席之地,像是个受苦受难的受害者。

“有这个,可以走得更远些!”维奥莱特说着取下那件东西。

“好滑稽的想法!随你便吧!”

“老天,拿它干吗?”

皮埃尔忽然住口不说了……他兜里还有一个路易。这是他一个月的零花钱。他身上带着这钱,是想用在去神秘的大森林途中。他刚刚想起母亲那天对他说过的话:“小皮埃尔,并不是因为谁有了钱谁便能成为上等人。再说,永远不应该谈钱,尤其是在没钱的人面前。”

渐渐地,来到河道转弯之处时,奇特的视觉印象消失了。两个孩子只敢相互对看,这时他们听到了一声啜泣……后来,一种意外、残酷、撕心裂肺的叫声刺破四周的环境。恐惧的叫声,绝望的叫声:“玛丽·克莱尔!玛丽·克莱尔!”

“皮埃尔,”维奥莱特庄重地对他说,“绝不能做任何未曾获得许可的事。对此,你应该是知道的。”

“有,你看。”

窗帘低垂,凉爽的房间内只透进惨淡的阳光。布斯加尔妮埃夫人始终无精打采,她坐在安乐椅里,模糊的目光好似远离她摊开的书本……她进入梦幻之中……她用一种苍白、忧郁的声音问:“为什么在我午休时打扰我?小皮埃尔,怎么搞得乒乒乓乓的?”

从来没有见过野外自然景色的皮埃尔,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对他来说,好似进到卢森堡博物馆中的图画之中。他父亲以前领他去过那座博物馆,博物馆也因为接待了他的到来而变得热闹起来:对,实际上,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小男孩,这些美妙的自然风光都是为你创造的!……

“啊!驴皮公主……可能。总之,我再也不能肯定这个驴皮公主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她是……总之是个小姑娘。”

“皮埃尔,你想在她家吃晚饭吗?”

她用清澈的大眼睛打量着孩子。

两个孩子穿行在这些庄严、破损的大厅之间。这些大厅的拱顶、墙面均已起硝,散发着一丝霉腐之气。他们来到一间宽大的熏制间。在那些雄鹿角下,有狍腿,有让人害怕的野猪头,有桌案、纸头,还有代·奥比埃先生的烟斗。在这灰扑扑昏沉沉的环境中,在这烟熏火燎的味道之中,所有这些东西铺摆了一地。

“一,二,三!”孩子们跳上船去。

“我认为这是松鼠皮的。”他说。

他从陈列武器的盾形板上取下一支马鞭。

“啊!我,”维奥莱特嘲讽地说,“我只是个小农民,你知道。”

她没讲话,只是做了个动作。皮埃尔与维奥莱特明白:该下船了。孩子们顺从地借助着船浆登上岸。那只制作精良的船浆,水淋淋的,滴下像哭时淌的眼泪。福莱特单独留了下来。

“上帝!这是怎么回事?”

他又被领进代·奥比埃先生的书房。孩子们从里面拿了几匣火柴以及两床打猎用的被子,以便“晚上睡觉之需”,甚至连手电筒也没忘记。

这个苦字吐得愉快,这位长相奇特矮小的老太婆这时完全被她的盛装衣服所掩盖。随后她匆匆地行了个皇家的屈膝礼,这是她刚才向维奥莱特推荐的礼仪。

两个孩子再没说一句话,他们像奥比埃城堡内的老人一样,又聚在一起。

“去森林,夫人。”皮埃尔回答说,彬彬有礼。

屈膝礼。

这种神精错乱的行为没持续一会儿。福莱特见到皮埃尔双目盈泪,动了感情时,又恢复了神志。而这时的维奥莱特强忍着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于是,这种事情发生了:福莱特注目地盯着她,同时用一种严肃得令人吃惊的声调,庄重地对小姑娘说:“无论出什么事,小姐,决不能笑老人,你听清楚了吧?决不能!看着我可怜的眼睛,有点红,有点慌乱,不是吗?据说可能是因为哭得太多的缘故。”

“没用,没用……孩子,”丑女人打断说,“我虽说像个离群索居的老人独自生活,但是我了解世界,了解整个世界。你呢,我的王子,一位来自巴黎的小先生;而你,小宝贝,你是代·奥比埃家族最小的后裔。来吧,小家伙们,你们要去哪儿?……”

“妈妈也不在。”

福莱特让他们重新登上船。船无声地滑下去,顺着波澜而动。

维奥莱特与皮埃尔站在陡峭的河岸上,身旁衬托着雏菊、草地与蓝蝴蝶花。他们向老人表示感谢,这时又听到她在歌唱。她视线模糊,目光远望,就连歌词也有着奇怪的变化:

“你呢?”

好一会儿,布斯加尔妮埃夫人都在犹豫。

这时出现任何奇特的事都将在预料之中。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