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森·罗平的真实身份

亚森·罗平的真实身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前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前言

“如果您愿意,先生,我开车回巴黎时是独自一人,我可以带上您。”

于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同情心把我带到了他的面前。

当我混杂在人群中,为使我在青年时代着迷的那个人欢呼和表示敬意时,我身边的一位满头银发、身材修长、气质高贵、穿着雅致但有点陈旧的老先生摔倒在地上。人们把他抬到一条长凳上,拍打了几下之后,又使他恢复了知觉。于是人们问他住在哪里。

我亲爱的支援者:

半夜时分,我离开他,满脑袋的惊奇,满口的清香。第二天,在我醒来时,我确信自己曾与一个早年间的老古董交往过,而且他还十分开心地嘲笑了我。

“当然啦,先生,没有比这更容易的啦。那请您去查找一下目录吧:这是勒莫加斯特男爵。”

随后,在一九五三年二月,我得到了一个令人惊奇的消息。我去卡尔纳瓦莱博物馆参观特别成果展览,当时我惊奇地停了下来,在最后一间展室里,在克洛德·莫奈的表现我亲爱的阿瓦尔峭壁的油画前,它的下面有一个金属的标签,标签上写着令人惊愕的题词:《埃特尔塔的空心岩柱》。

当时我也只是觉得这是个历史性的错误。

以下是这份手稿所包涵的内容:

“哈,”他说,“您去了卡尔纳瓦莱?关于我的莫奈,您的印象如何?”

“有一天,加尼玛尔来了,对某事产生了怀疑,于是罗平在一隐身处的井底呆了两个小时。此后,在被占领时期,一个美国人的豪宅的看门的人们,把一整窖的香槟酒和威士忌藏到了这里面。”

我猛地一下子,变得目瞪口呆了。

就在我读中学二年级时,在提出费奈隆的《泰莱玛克》的一个段落写拉丁文的论文时,其中他谈及伊塔克的马匹,当时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荷马确切地描绘了伊塔克岛的旖丽的线条,只是那里并没有马。

不过还有新的惊奇在等着我。在尚圣母院,我得知,他、罗平和莫里斯·勒布朗同于一八七六年至一八八〇年间在鲁昂的高乃依中学就读,而当巴朗丹的下坡路走完了,而且不再害怕看到我突然一下子把车开进转弯处的房子里时,他对我声明说,他甚至自认为是亚森·罗平的异父或者是异母兄弟。

“我没有多久好活了。”他说,“因为我得到了他的消息。我的老身子骨已经不行了。尽管如此,我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在这个世上,我也活得可以了。请坐,亲爱的先生,请告诉我,您的来访会给我带来哪些意想不到的欢乐。”

这一天,以它那鬼斧神工的白垩质的峭壁而闻名的埃特尔塔市,沉浸在一片欢腾的气氛中。在五彩缤纷的、车马成行的盛大的传统节日里,人们在纪念几位伟大的画家。他们是用自己的画笔和调色板使神奇的峭壁得以永驻人们的心中的。是纪念亚森·罗平的传记作家莫里斯·勒布朗的。是他用自己的小说《空心岩柱》,使位于海湾入口处的著名岩石更加神圣和被人们接受的。

由克洛德·莫奈画的《空心岩柱》!真是异端邪说!克洛德·莫奈于一八七五年至一八八五年间在埃特尔塔作画。只是到了一九一〇年,莫里斯·勒布朗才突发奇想,认为岩柱应该是空的。

组成本书的、揭露出来的、离奇的故事系列始于一九五一年八月五日。

名字告诉您……!那您会知道得太多啦。”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