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回 张统制怨毒《大江报》 彭楚藩遇合孙摇清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回 张统制怨毒《大江报》 彭楚藩遇合孙摇清

人们看到告示牌上批文,都为肖国斌捏把冷汗。宪兵彭楚藩正从督署辕门路过,不免也围上来观看,看后不禁哑然失笑,急去汉阳门渡江到《大江报》馆报信。

彭楚藩接过信,只见上面写道:

肖国斌道:“请大人息雷霆之怒,这《大江报》实在可恶,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标下有一计在此……”

又谈些其他闲话,彭楚藩才告别离去。

孙武异常激动,转身去屋里墙缝中取出一封书信,说道:“这是他庚子年给我的信,我誓死践约,落得今天这般地步。”

于是,两人拱手行礼。

兄素切痛国仇,誓为祖宗雪耻,际兹机会……

刘复基道:“今日是假期,你若无他事,随我一同去《大江报》走走,一方面结识下大悲,一方面将诗稿留下,请他刊载。”

于是,肖国斌趋前俯耳向张彪如此这般说过。张彪拍胸说道:“好极了,你只管去干,出事有我承担。”

彭楚藩请孙武介绍海外革命形势。孙武叹道:“在日本东京有两万留学生,参加革命者不下两三千人。那里人人谈革命,人人不革命。高谈阔论时慷慨激昂,实地干事则百无一二。空谈哪能推翻满清?所以我相约志同道合的同志,整装回国,决计脚踏实地从事革命活动。湖北革命人才颇多,志士有的是,就是缺个陶朱公,钱难!我所有家产全耗光了,现在寄希望于刘公。他去年秋末由东京回来,因病回乡休养。刘家虽号称百万,但有老父掌管,能否挖出银两尚是未知数。”

秦氏嗔道:“我不管你,我是要睡啦!”

彭楚藩低声道:“怎会不受牵连,我是日知会评议员,有刘静庵弟子之嫌,被炮队开除,穿便衣回鄂城老家教私塾。隔一年,听说武昌宪兵学校招考,我和家人商量再次投军。我改了名字,将潭藩改为楚藩。取其‘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之意。效法吾兄把‘尧卿’改成‘摇清’,摇动清朝一般。我现任宪兵正目,颇得上司信任。听济民说兄从海外回来,正欲拜访请教,今日乘船相逢,真是幸会。”

刘复基道:“报馆可写诉状直投督署,此事有碍国法、军誉,看瑞澂如何处理?”

湖广总督瑞澂看过诉状后不动声色,说道:“你把近日汉口各报纸拿来我看。”

那门房先不肯收,推诿送法院审理。何海鸣便出示审判厅新闻记者旁听证,后总督文案出来收下,把诉状送呈瑞澂批阅。

不胜企望之至!临楮泣下,祇叩雄安!

詹大悲道:“事关新闻自由,自有法律保护。先向警察厅报案。”

彭楚藩道:“我原以为是那首打油诗惹出乱子,心中很是焦虑。”

络腮胡子恍然似曾相识,抱歉说道:“我眼拙,一时未能认出故友,您是潭藩兄吧!”

彭楚藩道:“我看戏时忽然想出一首诗,我抄下就来陪你。”

孙武把彭楚藩拉入共进会后,心中很是得意。只是点金无术,经费问题无法解决。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忽一日,汉口《楚风报》杨玉如派人送一短笺来,上写:觉生兄抵汉,希见字速来敝处会面。

隔江喋血付流水,庶民恸地哭尸亲。

辛亥元旦有感

见面便说:“听说报馆被砸,情况究竟如何?捉人了吗?”

彭楚藩道:“摇清兄差矣!自古不以成败论英雄……”

同槽,獐、张同音,骂人的话不消说了。”

彭楚藩正合心意,欣然一起乘轮过江。

孙武看信后先是纳闷。这觉生就是居正,是共进会发起人之一。后曾去南洋办报,现忽来汉口,莫非带来海外款项?那就太好了。孙武大喜,迅即动身过江。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