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回 黎元洪幽禁都督府 蒋翊武重返武昌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回 黎元洪幽禁都督府 蒋翊武重返武昌城

蔡济民把詹大悲等人送走,又回到咨议局二楼继续开会,研究黎元洪不肯就都督职,军务紧急,如何处置?正议论时,突然,从咨议局对面,“啪、啪”射来一排子弹,窗玻璃被打碎,楼下院中喧闹声、惊叫声、吹哨集合声响成一片。众人大喊:“旗兵来了,赶快迎战。”

负责保卫咨议局的测绘学堂学生军,立即持枪冲出咨议局,隔马路向对面射击。蔡济民宣布会议暂停,准备战斗。为安全起见,派李作栋带领黎元洪从后院去蛇山躲避。

黎元洪听枪响便惶恐万状,李作栋带他逃上蛇山。蛇山崎岖蜿蜒,乱石磊磊,黎元洪深一脚、浅一脚,只嫌腿长短了,身子长得胖了。幸亏有李作栋在旁搀扶,来到蛇山树丛歇下。李作栋道:“三十标管带郜宸翔率旗兵偷袭,已经派兵迎战。”

黎元洪则上气不接下气,话也说不出来,心口怦怦乱跳。枪声时密时疏,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太阳落山时才平息下来。邓玉麟从山后小路找来,说道:“都督请回,百余名旗兵已被陆军中学和测绘学堂学生军击退。”

黎元洪返回咨议局,邓玉麟带领黎元洪在咨议局走廊内走了一圈,以安人心。黎元洪心想:这咨议局太不安全,必须设法离开。

因此,回到小屋便向邓玉麟道:“请向主事人转达,我今晚必须回家看看,有事可在舍下找我。”

邓玉麟答应转达。

经过一场虚惊,革命党人继续开会。现在第一个议题是黎元洪要求回家,如何答复?众人颇为作难,既不好硬性不准,又怕他一去不返;如果逃走后与瑞澂、张彪合流,对革命更加不利。商量半天,决定派马荣带队,配合学生军二十余人,护送黎元洪回家,夜间站岗守卫,严防黎元洪逃遁。

此时天色已晚,二十余人护送黎元洪回公馆。途经蛇山顶时,黎元洪停下脚步,远望刘家庙江面船影幢幢,灯光闪闪,便向学生军说道:“那不是商船,那是军舰,要赶快命令炮兵射击。”

众人听后高兴,忽觉得黎元洪站到革命军一边来了。

黎元洪回到公馆,家中人欢天喜地。吴夫人抱着未满百日的麒麟儿给他看,说道:“刚才还儿哭爷,爷回来,儿就不哭了。外面确是你出的布告?”

黎元洪坐到藤椅上,递眼色说道:“不说这个。”

如夫人黎本危端茶进来,低声道:“老爷平安?!”

黎元洪道:“平安。家中不必为我担心,你们担心也无用。我今晚到协司令部歇息。你们明天收拾好,准备去上海。”

黎元洪故意放高声音说,让院内的革命军都听得清楚。二位夫人面面相觑,不敢再问。

黎元洪回到院心,把去协司令部休息的话又向马荣说了一遍。

马荣只好临时分工,留下六人保护公馆家眷,其余跟随到协司令部。到协司令部后,又怕再有旗兵夜袭,马荣派人去咨议局报告协司令部兵力单薄,恐致不测,请示如何办理。

已是夜晚十时,党人还在开会。接获报告后十分紧张,唯一办法只有再增派十名学生军,并转告马荣,无论如何,今晚谨防黎元洪逃遁。然后,党人又继续开会。

由于黎元洪不肯就职,党人商定组织谋略处,以处理军事方面重要事件。由蔡济民、邓玉麟、张廷辅(已出狱)、王宪章、吴兆麟等十五人组成。共推蔡济民为召集人。谋略处在都督府办公,并议决:

(一)都督府(亦称鄂军政府)设武昌咨议局。

(二)废除宣统年号,改为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

(三)用都督黎元洪名义布告地方及通电全国。

(四)革命军旗为十八星旗。

(五)军政府暂设机关四部:参谋部、军务部、政务部、外交部。

(六)设立招贤馆。

会议开至半夜始散,再分途找人办理起草宣言、通电等各类文稿。军队党人对这类笔墨事不熟悉,只有求助原咨议局立宪派及各报馆编辑、记者等帮忙。

这晚,吴兆麟和张振武在黎元洪的空房中过夜。起义前,张振武被任命为理财部副部长,但他素有投笔从戎之志,恨无机缘。起义成功后,他离开黄鹤楼小学堂,来到军政府插手办理军务。这张振武傲物气高,喜欢慷慨陈词,和吴兆麟原不相识,谈及黎元洪态度顽固时,张振武大发议论道:“这次革命,虽将武昌全城占领,而清朝文武大员大都潜逃,未杀一个,革命军未免宽容过分。既革命,非将清廷余孽大杀一次不可;否则,将来必成国家之祸,革命亦有名无实。依我意见,黎元洪既不赞成革命,又不受同志抬举,放他出去,又恐害人。好在现仅以黎名义发一布告,对外通电尚未拟就发出,莫如乘此将黎元洪斩首示众,以扬革命声威,使一般清臣汉奸闻风丧胆,实为直截了当。昨晚首义,总指挥既是吴先生,就以吴先生为湖北都督,名正言顺。先生如肯相从,兄弟即向党人保荐。”

吴兆麟骇异万分,说道:“此事万万不可,兄弟资望太浅。即以湖北军队而论,各地均未响应,而带兵官佐居我上者,决不肯相从;与我同级的,也必不悦服。欲收新军全体官兵来归之效,非借黎元洪资望不可。至于外省,如闻革命军领袖是一小小队官,岂不贻笑大方。我们欲革命速成,借黎名义号召天下,一则可使各省同情,二则使外人不敢轻视。切切勿怀二心。”

张振武不以为然,说道:“吴先生主张,未必尽然。以外国而论,法国拿破仑以中尉出身,而为欧洲盟主。只看才略,不在资望,中外都是如此。”

吴兆麟道:“中国历史习惯,向以成败论英雄,最讲资格。兄弟官卑职小,决不能负此重任。如再谈此事,兄弟只有一走而已。”

如此,张振武便也不好再说。

黎元洪在协司令部过夜,黎明起床盥洗后,忽见公馆老妈子和危氏贴身丫环梅香送来食盒,被革命军拦住盘问。这正是黎本危所出妙计,只因黎元洪昨日回家,行动说话多有蹊跷,放心不下,故清早便派人送食盒来以便探听动静。

丫环梅香端上一瓷罐冰糖炖白木耳、一果匣蛋糕点心,出门站着。黎元洪吃完,丫环进门拾掇餐具时问道:“太太请问大人,中午吃什么?”

黎元洪正踌躇,马荣却进门说道:“军政府派人送信来,请都督即回咨议局。”

黎元洪摇摇头,梅香只好怏怏而退。黎元洪本想在协司令部自在一下,现在只好回咨议局去。出协司令部大门时,黎元洪看到老妈子和丫环梅香远远站在墙角处昂头瞭望。黎元洪心慌意乱,在大队人员护送下,匆匆低头走过。

黎元洪在协司令部歇息一夜,天明又被押回咨议局,重新交给学生军看守。他心中很不自在,但又不敢说半个不字,只好端坐在小屋的木椅上。谋略处诸人为试探黎元洪态度,特派“智多星”吴兆麟持防务命令向黎元洪做报告,看他反映如何?

吴兆麟持公文箧,进门报告道:“军政府接到报告:驻汉阳的第四十二标一营反正,占领汉阳兵工厂,举队官宋锡全为管带。驻汉口第四十二标一营反正,管带逃走。综计在武汉的新军,除第四十二标三营,因驻京汉路沿线无法联络,张彪残部在刘家庙外,其余各部均已站在革命军一边。”

然后,吴兆麟把防务命令送到桌前,继续报告:“武昌防御亦渐巩固,所有以前老兵,都按指定地点归队。旧有官长虽已离开,提拔一批中、下级军官和排长担任长官,官兵熟悉,容易接近,指挥上不致发生困难。命令是用‘都督黎’名义发出的,更使军中增加信心,都乐于完成任务。”

黎元洪听过报告,看了一眼防务命令,也未加可否,只说一句:“由你看着办吧!”

吴兆麟回谋略处介绍黎元洪的态度,众人议论道:“这是半推半就。”

“他不公开反对就好,赶快把电报拍出。”

于是,以黎元洪名义拟就的各类电文送往武昌电报局,单只八月二十一日发出的电文多达十余种。电文宣称:“盖元洪今日之举,是合十八行省诸英雄倡此义举……”

“元洪今日所痛苦者,念诸英雄皆怀经世之才,此时正可同扶汉族以救同胞”,又“元洪不德,谬膺推举,为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电文中“本军政府首举义旗”、“本都督誓师宣志”等等,更连篇累牍。而凡此种种,黎元洪则闻所未闻,一概不知。

军政府最担心的是汉口方面英、俄、德、法、日五国租界的驻汉领事馆的态度。租界本据商约而设,实则兵舰进出长江,停泊汉口江面,又有巡捕房、领事裁判权等,形成国中之国,干涉中国内政早已习以为常。胡瑛由武昌出狱后,被公推为外交部长,带照会渡江,去各国驻汉领事馆递送照会。胡瑛是大名鼎鼎革命党人,各国领事欣然接受,以便从照会中分析判断,自有另外打算。

此时,武汉三镇虽已光复,清兵南下之说甚嚣尘上,军事形势仍然紧张。据各部队上报,武汉三镇兵力不过三千余人,仅此兵力,如何应敌作战?因此决定扩军四协。军队组织暂照清制。为节省军费,军官不论职位高低(包括都督),一律月支伙食费二十元,兵士支十元,头目支十二元。晚间,谋略处会议将近结束时,一个身穿长衫的人踉跄闯入,喊道:“诸位辛苦。”

众人就昏暗灯光细看,原是蒋翊武归来,于是都围上来问好。

蒋翊武仍是三天前的学究打扮,只是剪掉辫子,风尘仆仆,劳顿不堪。张廷辅握手笑道:“翊武神出鬼没,莫非自天而降?”

蒋翊武仔细看过诸同志,触景生情,又不禁鼻酸心碎,涕泪交加道:“同志们健在,真好。唯再不得见复基、楚藩、洪胜三同志……”

人人想起三烈士,也不免又欷歔嗟叹一阵。大家围住蒋翊武,请他讲述出走经过。

原来十八日那天晚上,蒋翊武逃出戈什、警察魔掌,先跑到文学社副社长王宪章家中。当时屋中正围坐许多人,等候炮响。忽见蒋翊武仓皇而来,惊问发生何事?蒋翊武把小朝街事一说,众人大惊失色,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出挽救办法。半晌,王宪章道:“既然如此,何不急令各标营代表今晚再图大举?”

蒋翊武道:“只是戈什警察正到处捉人,大凡没有辫子的,见到就捉。你们都没有辫子,又是本社社员,那花名册子已被他们搜去,让你们怎么在外面送信,活动呢?”

众人认为有道理,只好打开箱子,把所藏章程和会议记录及一切文件,统统焚化。处理完毕,各自逃散。

蒋翊武出城,乘小船沿汉水北上,拟经汉川转京山找刘英,伺机再举。因疲惫已极,登舟便酣睡过去,醒来时,觉腹中饥肠辘辘,便想买点吃食。再摸口袋,彭楚藩所赠龙洋全被小偷偷去,仅剩几枚铜板。无可奈何,叹声“霉气”,用铜板买两张油饼充饥。次日小船抵汉川新沟时,忽谣传武昌革命党起事,瑞澂、张彪逃走。

有人说,武昌彻夜激战;另有人说,武昌杀革命党甚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蒋翊武到处搭讪打听,仍不得确实消息。船到新沟后便决计登陆,口袋内一文不名,只好徒步疾行回返。天晚,至汉阳,得悉武汉三镇已光复。又听说彭刘杨三烈士遇害,抱头恸哭一场,急忙渡江进都督府。蒋翊武道:“……亡命三日,今晚得见诸同志,真恍若隔世。怎不见刘公?孙武现在何处?”

蔡济民道:“孙武尚在汉口养伤,一时不能视事。刘公在汉口亲戚家中,刘一、刘同出狱后,忙于安排家务,明日来军政府报到。”

蒋翊武又问:“黎都督情况若何?”

蔡济民道:“黎元洪不肯就范啊……”

遂把近日情况详细介绍。

蒋翊武听后沉思片刻道:“待我去他房中一谈如何?”

蔡济民道:“吾兄能言善辩,当能把都督说得回心转意。”

蔡济民便引导蒋翊武去见黎元洪。

黎元洪正在床上默坐,今晚不准回家外出,心中甚是烦恼。蔡济民领蒋翊武进屋后,介绍说文学社社长蒋翊武君前来拜谒,黎元洪点头作答。然后,蒋翊武说道:“……请黎公出任都督,决非革命党人仓促决定,早在起义前就有所考虑。请公三思。”

黎元洪默不作声,蒋翊武继续说:“纵观天下大势,世界列强争雄,弱肉强食。自甲午战争以来,山河破碎,国势危亟;清朝政府毫无作为,屡战屡败,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清廷已成洋人朝廷。对内则封建专制,残酷镇压,爱国志士报国无门。因而我炎黄子孙,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推翻封建王朝,建立民国,以挽救民族危亡。现在革命党人首先在武昌起义成功,一致拥戴黎公出任都督。清皇朝气数已尽,汉族当兴。建立民国,黎公当谓开国元勋,可立盖世之功……”

蒋翊武说得唇干舌焦,黎元洪似打瞌睡一般,最后才听黎元洪嗫嚅道:“我宦海沉浮近三十年,饱经沧桑,所喜平日对部下官兵并不刻薄,未结冤仇,既不再做清朝官吏,也不宜担任革命军职务。”

蒋翊武的满腔热忱化成一片冰雪,再说许多,也不见效应。心想:这真铁石心肠人也。返回谋略处,众人询问谈话情况,蒋翊武摇头叹息,念及同志之惨死,革命之艰辛,都督之顽固,前途之未卜,真是百感交集,不禁又潸然泪下了。

是晚,军政府得情报:瑞澂率同海军及陈得龙的巡防营,拟攻武昌。另有报告,张彪带领队伍,拟由青山、洪山方面袭击武昌。

谋略处研究后,连夜命令炮兵一营开赴武胜门外沿堤布置炮兵阵地。拂晓时,向楚豫、楚材、江清各兵轮炮击,给瑞澂以致命打击。

北京清廷于二十日凌晨接获瑞澂的武昌失守急电,中枢震惊。

“皇族内阁”总理大臣奕劻主张立即派陆军大臣荫昌率两镇兵力去湖北督师剿办。协理大臣那桐却认为武昌兵变乃一隅之蠢动,何须陆军大臣亲临督剿?此时,北方军队正集中滦州永平秋操(即军事演习),摄政王载沣胞弟载涛为秋操大元帅。内阁急电载涛:“……武昌兵变,湖广总督瑞澂第八镇统制张彪弃城逃往汉口。秋操停止,请即返京。”

二十一日早朝,摄政王载沣召开御前会议。总理大臣奕劻,协理大臣徐世昌、那桐,邮传部大臣盛宣怀先后到达。接着,军咨府大臣载涛、海军部大臣载洵赶来。陆军部大臣荫昌最后走进候旨室。

会议开始,摄政王载沣面色阴郁,询问众大臣道:“武昌兵变,如何处置?内阁怎样计划?”

众大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开口。冷场许久,年迈的总理大臣奕劻开言道:“还是请午楼(荫昌号)辛苦一趟吧!”

载涛立刻表示赞成。载洵接口道:“海军也可助战。着令海军提督萨镇冰率‘四海’驶进长江去揍他们。”

奕劻道:“如此极好,海军进入长江,只需几发重炮便可震破敌胆。”

再无人发言,载沣便道:“即由陆军部和军咨府共同商量调兵南下,武昌兵变,瑞澂辜恩渎职,着内阁严议,明发上谕。”

会议至此草草收场。

军咨府、陆军部就秋操部队拼凑两镇兵力,将第二镇、第四镇及第六镇一协编为第一军,将第二十镇和第三镇、第五镇各一协及第二混成协编为第二军,即从操地出发登车开赴武汉前线。又令集中滦州待命的新军各驻原防,听候调遣,待命南下作战。

荫昌赶回陆军部布置首途出发,忽有第六镇统制吴录贞前来报告道:“武昌兵变,本镇第十一协编入第一军南行,我愿随军开赴湖北。我原籍湖北,到鄂后,必要时可凭三寸不烂之舌,过江劝谕革命党解甲反正。”

荫昌审视吴录贞那英俊面孔,忽觉其中有诈,沉思后回答道:“待我再和军咨府商量。你暂回保定迅速部署,不能首途南下,可以随后赶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