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三回 军政府出兵汉口 《大汉报》驰名全球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三回 军政府出兵汉口 《大汉报》驰名全球

辛亥枪声,武昌首义,势命逼人,都督就职。黎元洪登坛誓师礼毕,骑马回军政府,进入办公室。刚及坐定,谭人凤、居正、汤化龙便进谒祝贺。黎元洪向谭、居二位说道:“元洪德薄学浅,今日暂承其乏。还是请孙文先生早日来鄂,主持大计。元洪情愿去前线带兵作战。”

胡石庵不解,问道:“兄为何作此判断?”

黎元洪道:“如此要赖诸革命先进随时匡助。元洪拟聘请诸位先生为都督府高等顾问,便于随时请教。”

黎元洪便去隔壁参谋部。只听何锡藩在电话中报告道:“部下所属已照都督命令进入宿营地点。部下并去各标营检查,惟新兵太多,又无训练,对执行都督向北出击命令,毫无把握。部下特向都督呈请辞职,恳请都督另选贤能。”

黎元洪露出一副苦脸说道:“元洪忝列重位,但这军政府所属机构究该如何设置,亟待诸位商定办法。”

黎元洪道:“这意见很好。请参谋部赶快推举人选前往。我再亲笔写一公函,劝他不要辞职。”

黎元洪道:“我无异议,一切听凭诸位先生主持。”

客人又审视许久,忽惊奇道:“汉族中兴第一伟人是朱元璋,国号洪武。元洪二字,各占一字。其次有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占一洪字,也在中原树帜十余年。由此可决是恢复中华之象。”

胡石庵道:“袁世凯乃当代枭雄,清廷命他率北洋军南下作战,非同小可。不知湖北战事何日才得平息。”

蔡济民道:“起义前,原章程规定刘公为总理,必要时出任都督。阴差阳错,现已不可能。谋略处协商,请刘公出任总监察。”

胡石庵苦笑道:“哪里!哪里!至今出版三天,明日四天,也许至此而寿终正寝,成为中国报业史上最短命的报纸。我正为此而愁肠万转呢!”

在军用码头,蔡济民忽遇杨选青。杨原属蔡部下,现升任第六标标统。蔡济民问:“选青哪里去?”

客人说道:“哪里!哪里!”

连日来,胡石庵一面欣喜莫名,一面焦灼万状,以致引起牙痛发作。杨选青带护兵前来拜望时,胡石庵正卧床休息。他见杨选青一身军官打扮,便问道:“选青高升了呢!现任何职务?”

蔡济民道:“总监察权力不小,上可监察都督,下可监察同僚。他如夫人刘一,又担任总监察处掌任官。好在刘公也不热衷权势,总算安顿下来了。”

胡石庵越听越奇,半信半疑,心中仍担心明日战事,手指洪字道:“请再断以后战争得失若何?”

此人四十余岁年纪,身穿长袍马褂,道貌岸然,原是故友刘道一来访。胡石庵连忙拱手作答,吩咐刘心田把餐具撤去,沏茶待客。

胡石庵虽未敢全信,心中却稍得慰藉,提笔又写“元洪”两字,请教客人道:“请再看成败大势,前途若何?”

然后,便告辞离去。

名利舟中客,英雄浪中花。

杨选青道:“任第六标标统。”

胡石庵叹息一声道:“存亡在于明日一战,管他是些什么人呢!”

这时,小厮刘心田提来水壶添茶,回身又燃着一支玫瑰香。

杨选青默然许久,道:“吾师不必过虑,此战必胜。”

胡石庵道:“这里已有传闻,黎都督进攻方略若何?”

客人道:“见《大汉报》上兄作《三烈士赞》,慷慨浩歌,气势磅礴,令人叹为观止。不知还有何新作?”

杨选青道:“进攻方略未见,只知何锡藩统领任总指挥。”

胡石庵道:“为何又变成四十六呢?”

刘道一说道:“石庵兄创办《大汉报》,洛阳纸贵,可喜可贺!”

“智多星”吴兆麟道:“诚如都督所说,命令已发,万难收回。且我军调动,敌方也必然早有侦察。但何统领所报困难,也是实情。他恐新兵无训练,更无战斗经验,一旦进攻失利,必受各方责备。如不进攻,又有违抗军令之嫌。所以事先报告都督,明明是要都督和大家都知他的困难。我意不妨派人到汉口监督,并在协司令部帮忙,以便让何统领放胆指挥作战。”

胡石庵看过便抛置一边。小厮刘心田也在旁观看,仰首向胡石庵问道:“这名单上人我怎一个也未听说过,他们是党人吗?”

回首西山外,云横日影斜。

客人道:“这不须卜课,请兄就纸上随便写一字可也。”

杨选青道:“不会耽搁,一定及时返回。”

杨选青道:“那不是个闲职?”

又笑道:“合并后,二人中占上首者或为袁姓之人。目前传说清廷起用袁世凯,以此人名望卜之,或就是他,也未可知。”

杨选青刚到巷口,只见巷内拥塞不通,报童熙熙攘攘,高声呼喊:“大汉报!大汉报!”

接着又道:“奇怪,元者大也,洪亦大也。元字从二,从人。或同时有二人皆为大总统,也说不定。”

胡石庵笑道:“两个大总统,必然是一正一副。”

客人指洪字的共字道:“这不是廿一与廿八吗?此两数皆以七为公倍数。”

刘道一再细审又蹙额道:“胜券虽然可操,但恐开战之初,小有不利,因字首多一撇,使利字小变形状。幸得齐心合力,可以获胜。”

胡石庵道:“明日即八月二十七,即逢七。”

黎元洪急忙看那《条例》,军政府下设军令、军务、参谋、政事四部。各部隶属于都督,受都督命令,执行主管事务。规定军政府重要事项,由都督召集临时参议会或顾问会议决实行。都督有发布命令、任命文武各官大权。都督并兼任司令部总长。其他各项规定得十分详尽。黎元洪阅后窃喜,心想:这条例如能施行,我可握有实权,再不会有拍书桌、拔手枪的事情发生。居正又从旁解释道:“条例虽是同盟会本部所拟定,都督认为有商榷处仍可修正,再向下面说明,俟获通过,请都督核准公布施行。”

客人略作思考,说道:“自明日算起,四十六日可平息。”

胡石庵遂就书桌提笔写一“黎”字,说道:“请就都督的姓断胜败。”

略停又道,“以后战事,但逢七日,必甚得手。”

两人灯下相视而笑。胡石庵虽觉近乎数字游戏,却又宽心许多。两人继续饮茶,客人刘道一问道:“过去未敢动问,石庵兄是老同盟会员吧?”

胡石庵道:“道一兄误会了。小弟虽然结识几个革命党人,但从未参加同盟会。回首往事,我十九岁去北京跟随谭嗣同左右,戊戌变法失败,逃回武汉,又结识唐才常,自立军起事我任参谋。唐被张之洞残杀,我又逃上海。后又密谋运动军队,未得成功。刘静庵日知会案我又受牵连。其间几次被捕坐牢,虽得获释,然精神所受刺激太大。所以变卖祖产创办大成印刷公司,作书报印刷营业。今受詹大悲委托,办《大汉报》,为革命呐喊助威。我青少年时醉心于改良派,经自立军失败,思想转向革命派。实则,我无党无派。现在只怕南北交战,一旦失败,武昌军政府必然瓦解,前途又不堪设想。”

黎元洪愕然失色,口吃着连声劝慰道:“使不得,使不得,不可辞职,不可辞职!无论如何,老弟也要勉为其难。”

提笔写一“汉”字,继续说:“兄看这洪字,加进中土二字,不即是汉字?汉人席居中原,乃无往不利之象。”

正当胡石庵愁闷时,忽一人推门而入,连声:“恭喜!”

何锡藩电话中道:“部下检查部队后,实有不得已之苦衷,还是请都督另选贤能。”

请兄决疑。”

于是,众人共推吴兆麟、蔡济民、甘绩熙等八人,携带黎元洪手书立即渡江。

客人道:“石庵兄既与党人素有往来,何不去武昌军政府供职?”

双手接过卷起,又闲谈几句,便起身道别而去。

胡石庵送走客人,便去前面办公室看报纸版样,并把明日将有战事发生告诉编辑、记者,预作准备,再回室就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