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四回 民军攻克刘家庙 盘恩照会军政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四回 民军攻克刘家庙 盘恩照会军政府

两营步兵过后,又传来马蹄声和车轮声,一队炮兵随后通过。

说时迟,那时快。火车正在疾驰长鸣,却传来轰然一声巨响,车头脱轨翻倒,后面车厢猛烈碰撞,发出天崩地裂般的响声。民军炮火也命中车身,列车便如死蛇一般,再也动弹不得了。

胡石庵道:“如此,待我抄写一份。”

再继续前行,枪弹声愈密集,似有流弹从头顶掠过,胡石庵和小吴屈身前进,隐约看到清军一大队集结于左方树林中,相距不过二里之遥,便停顿下来。胡石庵见左侧有一独家土屋,双门虚掩,似是看瓜田的处所,便伏身接近上去。推开木门,土屋内空无一人,锅灶尚有余火,木桌上残留碗筷未洗,想那主人已逃往他处去了。

清军火车缓缓开动,民军更奋勇追击。忽然,火车车窗响起哒哒机关枪声。这边集团冲锋的民军,猝不及防,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地纷纷倒下。在丹水池集中的清军也从左翼夹攻。清军打垮了民军追击,火车缓缓驶回刘家庙车站。

小吴仰头说:“不害怕。”

途中兵队更多,都潜伏于低洼处。前方枪声激烈,炮声也打响了。胡石庵与士兵小吴已越过大智门车站,沿铁路西侧北行。将接近跑马场南端,见有五生的炮两门,架设在高坡上,数名军官手举望远镜观测,指挥射击。胡石庵走近炮位时,军官见有护兵跟随,也未做理会。胡石庵逼近看那射击标尺,见在两千米达以上,距离甚远。因无望远镜,只闻炮响,无法看到弹落点,心中怅惘不已,便喊士兵小吴过铁路。刚下路基,小吴忽停步,胡石庵再向前看,已临德、日租界,无数洋人都站在房顶上,手举望远镜瞭望。原来租界不许军队进入,胡石庵只好退回,与小吴绕道在稻田中前行,到达跑马场南端。这里已接近火线,炮弹出膛声震耳欲聋。胡石庵深怕小吴胆怯,说道:“害怕吗?这是我军放炮,不用害怕。”

又看邱君已斜挂皮带,便道,“恭喜你荣升了呢!”

德日

人们一哄而散。

汤化龙道:“觉生兄也出面为好。”

胡石庵笑笑,环顾四周,问道:“炮队在哪里设阵地?”

军官摇头道:“没有。”

送走外国客人,胡石庵漱口、进早餐。又有武昌军政府高级侦探黎玉山来访。引进室内落座后,客人从西服口袋掏出两封公函交给胡石庵,说道:“这是黎都督致萨镇冰及各舰长手书,都督希望《大汉报》能予刊登。”

胡石庵点头称谢。邱队官便喊来一名姓吴的士兵。胡石庵把军政府的徽章挂到胸前,偕士兵小吴向前线走去。

当日下午,五国驻汉领事会衔在汉口贴出布告如下:

胡石庵点头一笑。这时忽闻枪响,有流弹从头顶掠过,接着又响一枪,老农惊惶逃走。胡石庵从枪声判断,似是从姑嫂树射来,心想民军可能在那里设有埋伏,又想催马前去看看,但又怕发生误会。冷枪又响,便掉转马头疾驶返回报馆。

西历1911年10月18日(八月二十七日)

这时,前方断断续续传来枪声,胡石庵想继续前行。邱队官阻拦道:“前面兵队更多,先生穿便衣,容易误会。如先生要去,我派一士兵护送先生。”

军官答道:“留下二十标二营及九标一营。”

军官道:“追过三道桥就退回来了。”

马继曾又把出师不利失败情况电告冯国璋转报荫昌,把责任一股脑儿全推到张彪身上。回头通知张彪说:“本标伤亡严重,无法再战,即回武胜关整顿。”

许多民众也跟随后面,齐声呼喊:“拆路!拆路!”

这人群中并无军人,全是居住附近的铁路工人及家属,他们拥护民军,心向民军。刚才看到民军遭受清军火车袭击而义愤填膺,自动相约前来拆路,以助民军一臂之力。

武昌军政府得报,黎元洪急派李作栋携洋一千元,奖赏第二协作战部队。又命何锡藩统领整顿队伍,准备进攻。

“火车又来啦!”

说罢便匆匆追队伍去。

黎元洪道:“如此我当出面接待,但英领事要见外交部长胡瑛,如何处置?”

胡石庵道:“据闻萨镇冰率舰来汉后,黎都督先曾托红十字会送上一函,而未得答复。现在军舰周围实行戒严,任何船只不得接近。不知这信函如何投递?”

布告严守中立事。现值中国政府与中国民军互起战事,查国际公法,勿论何国政府与其国民开衅,该国国内法管辖之事,其驻在该国之外国人,无干涉权,并应严守中立。不得藏匿两有关系之职守者,亦不得辅助何方面之状态。据此,领事等自应严守中立。并照租界规则,不准携带军械之武装人在租界内发现,及在租界内储匿各式军械及炸药等事。此系本领事等遵守公法,敦结友谊上应尽之天职。为此闿切布告。希望中国无论何项官民,辅助本领事等遵守达其目的,则本领事等幸甚,中国幸甚。谨此布告。

军官答:“在头道桥附近。”

盘恩对军政府所提细则表示赞赏,请军政府正式备文照会驻汉五国领事馆,并答应转送清海军提督萨镇冰共同遵守。原来黎元洪最怕海军大炮,企图以此限制清海军舰队行动。

客人便附耳如此这般说了一遍。胡石庵喜道:“如此冒险犯难,兄弟佩服之至。但愿此去,一切顺利。”

客人道:“仅此手书,未带副本。”

胡石庵又问:“前面留下多少队伍?”

胡石庵问:“留在何处?”

这时大部队已开过去,后面仍有三五掉队的,胡石庵便尾随前行。到铁路边,东方已微显曙光,胡石庵登上路基观察,见前面军队正沿铁路两侧北行。铁路东侧是居民区,西侧是一望无际的市郊稻田。胡石庵平常总是夜间执笔为文,早晨晚起,难得黎明时到空旷处散步。此时呼吸到新鲜空气,忽觉头目清醒,心胸开阔,精神振奋。再看那东方日出,云霭掩遮,霞光万道,锦彩艳丽,心中更暗暗叫绝,一时心往神驰。待再回头寻觅队伍时,前面都走远了。胡石庵这才沿铁路独自追赶,走过半里之遥,瞥见部队正在前面坡下集结。忽然钻出两个士兵持枪喝问:“什么人?”

军官摇头道:“这我不得而知。”

这边民军伤亡惨重,扶死抬伤,败退下来。胡石庵在土屋窗口眼见溃败情景,痛心疾首,叹道:“中敌人诡计了!”

盘恩欠身说道:“西历1911年10月12日,驻汉各国领事接到贵都督照会,当即遵嘱电达本国驻北京大使馆。现各国均称赞民军勇敢文明,在武汉的外侨,承蒙军政府保护,极为感激。现领事团一致承认民军为交战团,各国保证严守中立。”

老农遥指戴家山道:“多半在岱家山,我刚从三道桥来,差一点被清军捉住。先生不要再往前走。”

见面极为客气,行举手礼。胡石庵道:“我来前线采访。”

胡石庵急忙起床,抹一把脸,略整衣冠便去前室会见客人。有十几名外国人,都脱帽深鞠躬。胡石庵忙答礼。那外国人手持当日报纸,通过翻译说道:“我们诚实地承认民军为交战团,民军连日大捷,深望早日光复,成为完全的中华民国。我们绝对不加干涉。”

胡石庵便取出军政府徽章给士兵看,答道:“我是军政府的。”

队,再以正面兵力吸引敌军,左、右两翼包围清军主力,展开激战。

张彪嗫嚅道:“工人逃散,一时未曾料到。标统受惊,实在对不起。”

刚出余庆里,迎面见无数民众协助民军将战利品运进巷口,市民沿街燃放鞭炮,欢声雷动。年轻妇女也倚门笑道:“我们打赢了。”

张彪则苦苦哀求,说道:“滠口前有三道桥,长达三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左有大江,右有大湖。请标统率部在此休息整顿,迎接后续大军,再图恢复。”

于是议定由黎元洪、汤化龙、胡瑛三人出面,在会客室接待英国驻汉领事盘恩。

马继曾遂率残部退回滠口。该部所遗弃的一列火车,计枪弹五百余箱、米面一千余包,帐篷五百余个,还有背包、皮鞋之类,全部成了民军的战利品。

客人道:“胡先生所言极是,我也有此想法,故欲尽早将函送达军舰。”

刘家庙车站岔道上停着一辆军用列车,车上满载辎重,河南军张锡元司令部设车上。张锡元见火线溃败,急带护兵去张彪司令部请示办法,却不见张彪踪影,询问卫兵,说张统制被总督瑞澂传去了。张锡元再返奔列车准备逃走,忽见许多民众从机车上跳下,张锡元率护兵鸣枪示警,民众四散狂跑。待张锡元和护兵奔到机车前,单见两具清军尸体,血肉模糊,似被锄头、冲担击毙;火车司机已被民众挟持逃走了。而正面三路民军杀声震天,冲锋前来。张锡元急急抱头鼠窜而去。

但看那士兵个个都是快步向前,又顿生敬意。

胡石庵道:“怎听说已追过三道桥?”

十时许,清军舰只从江面向民军开炮,但因两军相距太近,炮兵难以瞄准,无法发扬火力。民军炮兵一还击,清舰便退往下游。

那士兵看后便放行。待至部队集结处,又有士兵厉声喝问,胡石庵又把徽章掏出。正这时,一军人奔向前来,问道:“胡先生怎么到这里来了?”

黎元洪笑容可掬,以都督名义发出照会时他未理事,现在只好含糊说道:“此次武昌首义,对于本地外侨,自当尽保护责任。湖北军队之革命,实出于不得已。庚子之役(即义和团运动)清政府太无知,很对不起各国。去年瑞澂来鄂,采用高压手段,惹得民怨沸腾。我们主张自主独立,故有今日之举。劳阁下大驾,又承各国领事严守中立,军政府不胜感激。请阁下回汉口代为致谢。”

胡石庵睡至半夜,忽被一阵沙沙脚步声惊醒。他仔细谛听,似是从马路上传来,便急忙披衣起床。出门来到巷口,果见许多部队正沿后城马路自南向北行进。黑影中看那头一列部队也还整齐,后一列部队则拖拖拉拉,有的回头说话,有的掉队奔跑,参差不齐,似是新兵。胡石庵心想:果然今日开战,这新兵么样打仗?!

时近中午,军政府备西餐招待盘恩及译员等。汤化龙、胡瑛作陪共进午餐。餐后正式会谈,军政府方面提出补充细则:民军、清军无论何方如将炮火损害租界,当赔偿一亿一千万两。黎都督承认负责保护,清海军提督萨镇冰抵汉后,应该签字遵守。另有交战双方,无论陆军、海军必须距该租界十英里外。

嘱咐过后,胡石庵便急忙出门,沿后城马路去追赶队伍。

工人们怒不可遏,勇气百倍,奋力用路钳卸螺丝、拔道钉。转眼间便拆下十多节路轨,掀在一旁。

驻汉……法领事……为

距天明还有两小时,胡石庵回屋后,灵感忽动,再难入睡。心想:今日是开战第一天,胜败在此一举,《大汉报》和身家性命均系于此。而武昌起义,成败均要垂诸青史。那战争奇观心尝向往,今日何不随军前往采访,归来先给报纸写战地文章,将来或可写本《革命实见记》传之后世。胡石庵想到这里,心潮澎湃,跃跃欲试,决计尾随军队去战地前线。他脱下长衫,换上短衣裤褂,又把军政府发给的徽章戴上。隔壁小厮刘心田进屋来,见胡石庵正收拾忙碌,问道:“胡先生哪里去?”

胡石庵打招呼问道:“老爹,民军在哪里?”

工人们正在拆路轨,前方又传来机车汽笛声、火车隆隆开动声。周围人惊呼:“火车又来啦!”

时近中午。一会儿,骤然天色转暗,大风陡起,稻穗飘摇,原野迷离,火线枪声也减弱下来。胡石庵仓皇四顾,忽见民军阵地一军官率士兵数十名,乘势发起冲锋,呐喊着直闯敌阵。清兵抵抗不住,离开工事纷纷败退,奔向火车车厢,向后退却。敌阵动摇,民军士气大振,乘势追击火车,后面民军也跃身助战。霎时间,越过清军工事,形成掩杀之势。

老农道:“不晓得,但见许多士兵在刘家庙买食物,寻住处。”

胡石庵又问:“那清兵又在哪里?”

此时,清军不支,正在退守最后防线。民军炮兵猛轰敌阵,清军防御工事多数被毁,清兵窜入铁路旁棚房区做掩护拼死顽抗。民军前进受阻,炮兵也难发扬火力,火线伤亡数十人。炮兵管带组织敢死队百余名,携带煤油做引火物,从左翼迂回接近棚区,火烧草棚。这时风势正顺,刹那间燃起大火,棚区清兵混乱不堪,再也不敢恋战,望风而逃。民军步兵又乘势掩杀,清军的最后一道防线便土崩瓦解了。

居正道:“我就不必了。”

火车隆隆迎面驰来。这边民军连发两炮,均未击中。又发一炮,炮弹擦车顶掠过。火车既不可停,又不能退,一路鸣笛疾驶。铁路工人和周围民众纷纷躲避,但等看个究竟。

胡石庵表示感谢,招待茶水。这些外国人又说了许多恭维话,才手拿报纸欣然离去。

黎元洪在武昌军政府得悉火线进展顺利,心中大喜。正这时,忽有报告说:汉口英国领事盘恩带翻译前来,要求面晤都督和外交部长胡瑛,呈递公函。黎元洪甚为诧异,前天登坛誓师成立军政府,根据《中华民国军政府条例》设置外务局,隶属政事部,何来外交部长胡瑛?黎元洪急派人请高等顾问居正及政事部长汤化龙前来议事。汤化龙解释道:“武昌起事第二天,曾以都督名义照会各国驻汉领事,胡瑛以外交部长名义和我去各国领事馆递送照会。当时未得答复。据后来私下探询,领事馆回答说,必须民军打回胜仗,外国始肯承认为交战团。我民军昨日获胜,战场紧靠租界铁路外,洋人已看得清楚。今日英国领事可能是送公函作答复。”

胡石庵在报馆中听闻前线大捷,欢欣鼓舞,牙痛也忘记了,决意再去前线观察胜利情景,以便写好《革命实见记》。先派小厮刘心田备好军政府送来的马匹,又把军政府徽章挂在胸前,骑马到前线去。

汤化龙默不作声。居正发觉那《军政府条例》已出纰漏,沉吟片刻道:“既是英领事要求面晤,还是要胡瑛出面。化龙兄既曾参与其事,也陪同接见。”

说罢,客人便起身告辞,急去向清海军投送信函。

张彪忙赔笑脸,低声下气道:“只准备贵标在刘家庙下车,未料到火车竟开到前面去。”

军民喜笑颜开,欢呼胜利。胡石庵生平未曾见过这般情景,心中大受鼓舞。

民军首战获捷,民众踊跃协助向市内搬运物资。汉口商会更备酒肉犒赏。市内沿街披红挂绿,鸣放鞭炮。《大汉报》急发号外,并悬赏格:捉获瑞澂者赏洋一万,捉获张彪者赏洋五千。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