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五回 清海军驰援武汉 孙摇清机夺要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五回 清海军驰援武汉 孙摇清机夺要津

萨镇冰不动声色,只回答道:“承教了。”

萨镇冰展信,抬头首称:“夫子大人函丈:”再述昔年师生之谊,信中表白曰:“洪此次所以出督诸军之由,实非由于得已。……洪换便衣,避匿室后,当被搜执,责以大义,其时枪炮环列,万一不从,立即身首异处。洪只得权为应允。”

瑞澂无可奈何,只得又转话题道:“现在汉口为匪党盘据,电报不通。以后与中枢电文往来,只有烦请海军转达。”

汤芗铭问:“你来此有何事?”

原来汤芗铭官费留学法国习海军时,适逢孙文在巴黎发表演说,倡导革命。汤芗铭深受鼓舞,会后偕同学王某进谒孙文,要求参加同盟会,并填交了誓愿书。事后又后悔不迭,细想:朝廷哪能容易推倒?“平均地权”四字更使人揪心。汤家原是蕲水县大地主,这岂不是革自家的命?大哥汤化龙是进士,提倡宪政救国,我如今贸然参加革命党,岂不成不忠不孝不悌不智的蠢人?因此又急想把誓愿书收回。于是又串通同学王某把孙文诳到一间咖啡馆饮茶,乘孙文不备时,汤芗铭用剃须刀割开孙文皮包,偷出他的入盟誓愿书。事后被孙文发觉,当即将汤芗铭开除同盟会。闹过这场滑稽戏,汤芗铭便和革命党分道扬镳,专心致志在清海军效力,得到萨镇冰器重,委为参谋长。大哥汤化龙出任武昌政事部长,究不知是自出?还是胁从?心中暗自纳闷。今见黎元洪来函所述出任都督一节,谅与大哥情况相同。惟不知萨镇冰究竟如何计划,一旦命令海军开炮,必以武昌军政府为主要目标,咨议局便立成齑粉,大哥性命难保,手足深情,于心何忍?汤芗铭再看萨镇冰闭目沉思,似也有难言之隐,何不借此时机试探一下,遂向萨镇冰进言道:“黎元洪信中如此说,瑞帅前日来舰又那样说。我们可否派人潜入武昌,把情况实地调查一番?”

萨镇冰默然静听。瑞澂继续道:“长江舰队到达后,兄弟与沈协统磋商炮击武昌和封锁江面,沈协统说待提督到后行动。目前,封锁英租界以上武昌至汉口江面,是当务之急。匪军乘船调动队伍。运输物品,整日不断;不予封锁,徒使匪军坐大,对北洋军进攻汉口极为不利。望足下统作运筹。”

瑞澂起身告辞。萨镇冰执礼道别。参谋长汤芗铭恭送瑞澂登汽艇驶去。

众人再无异议。此时,邓玉麟忽然想起留在汉口养伤的孙武,结结巴巴说道:“汉口方面战事已开,孙武不宜再留汉口养伤。是否把他接回武昌?他虽伤势未愈,不能到部视事,可留家中休养,部内有事也可就近请示。”

汤化龙问:“焦达峰何许人?”

汤芗铭看那瑞澂发载泽电文写道:

火轮也许是大哥派来的呢!

于是,汤芗铭持电报面禀萨镇冰,过一会儿,又持电报返回,向齐观察说道:“萨提督身体不爽,恕不能亲自接待。这封电报海军无法转达度支部。汉口电报不通,提督命楚豫舰下驶到九江电报局拍发。煤、米等项,可由九江电请内阁转电江西省解决。现在旗舰的煤米仅够维持数日,急待‘海’字号巡洋舰到后接济。以上等情,还请观察转禀制军。”

李翊东道:“一旦误大事,即便杀他全家又有何益处?”

孙武单刀直入,说道:“武昌首义,吾公出任都督,实乃天意,不知吾公知其详细否?”

黎元洪仔细看那孙武面容,见他右面半边脸疤痕累累,新生肉皮呈鲜红色,像个赤面鬼一般,但那神态却是自负非凡。

然后,谈及刘家庙前线战况。黎元洪面色阴郁,说道:“前线无进展。清军据守三道桥,我军数次进攻均未得手,且伤亡严重。参谋部意见不一,责备何锡藩坐误戎机,说二十八日冲过三道桥后,不该撤回队伍。何部本是新编之师,连日作战,哪有厚力据守三道桥以北地带?但看今日进攻情况若何?”

瑞澂道:“据闻提督的参谋长汤芗铭原籍湖北,是原湖北咨议局局长汤化龙二弟。现汤化龙和黎元洪已投降革匪,黎元洪任伪都督,汤化龙任政事部长。这事还要慎防为是。”

当天,汤芗铭便与武昌城内大哥汤化龙取得联系。汤化龙向黎元洪报告一切,黎元洪大喜,说道:“我前日修书师座萨公,动之以情,得效验矣!令弟派员来武昌,必得萨师允许。如此当再婉转致意,请海军早日反正。目前,以确保武昌安全为首要,你我身家性命均系于此。”

黎元洪更受宠若惊,说道:“元洪无功受禄,愧不敢当。唯当前军务紧急,北洋军在刘家庙与张彪残部会合。我民军虽初战告捷,北洋军后续部队大批南下。我军攻守之策未定,请问先生有何高见?”

萨镇冰和汤芗铭沉默对坐,各想心事。萨镇冰忆起二十八年前,在水师学堂就学的黎元洪,一个矮胖、谨慎、循规蹈矩的学生。他天资平常,埋头读书,才智不过中等而已。今日忽做革命党都督,并写信前来,实出意料之外。汤芗铭最初风闻大哥汤化龙出任武昌政事部长,惊恐万分,如大祸之将至,深怕萨镇冰有所疑心,在舰上服务,如履薄冰一般。今见萨镇冰有受业学生出任革命党都督,深深吐出一口气。彼此彼此,心境稍安。至于汤芗铭的另外隐秘,此地无人知晓,这便是他曾参加同盟会又被开除的一段历史。

刘家庙业已失守,这电报显系谎报军情,且与刚才海军译发电报相矛盾。汤芗铭不禁蹙眉,说道:“此事须向萨提督请示,请观察稍候。”

汤芗铭问:“他如何到的陆军?”

萨镇冰道:“甲午海战时军舰被击沉,黎元洪浮水在旅大登陆,送回南京后,得张之洞收留,从此转入陆军。”

萨镇冰问:“舰上无侦察参谋,派谁去呢?”

再述数日来观察内外情况,写道,“此次武昌之举,洪已审定确实,非如他项革命可比。……洪受业于师,学识浅陋,不能担负重任,已向同志宣告,将以党军之所要挟者,倩诸先生登轮,要求师宪,……刻下局势,只要吾师肯出,拯救四万万同胞,则义旗所指,山河改观。……当率同胞出郭欢迎。……”

汤化龙道:“全赖都督鼎力运筹。”

此时,汉口下游刘家庙至阳逻一线江面,战舰云集。海军提督萨镇冰电令长江舰队由九江先期开赴汉口,萨氏本人乘楚有舰随后抵达,召集各“楚”字号和“江”字号舰长开会。长江舰队协统沈寿堃报告说:海军帮带朱孝先同情革命,离舰投效武昌黎元洪去了。萨镇冰默然半晌,又听取了各舰备战情况,然后对各舰长训话宣布:全部舰队进入戒严状态,不许外来船只靠近军舰,官兵禁止离舰上岸,各舰人员非因公务不许往来。

黎元洪拣起桌上电文给汤化龙看。电文曰:

谈话间,吴兆麟走进报告道:“我军第二次进攻三道桥失利,敢死队长徐少斌在桥上中弹阵亡,队伍已退回原阵地。”

萨镇冰道:“可以。令兄原任咨议局长,也可写信询问一下。”

汤芗铭寒暄道:“久闻!久闻!”

汤化龙道:“都督还有何信函、口信需要转达?”

孙武长叹一声,说道:“战事既起,生灵涂炭,摇清何以辞其咎?造成当前之势,全因我受伤所误。武昌发难是我所定,事前原有出兵武胜关设险之议,也曾派员炸毁黄河铁桥,带银钱运动会党破坏路轨,截断北洋军南下铁路线。只因我负伤后,未能用命,故有此失。一旦武汉数十万生命遭荼毒,鄂省若失,湘省不保,革命为此而归于失败,汉人将永无出头之日,我一身将成罪魁祸首,徒为天下后世所唾骂。今夜,请都督召集参谋部会议,研究攻守方略,摇清当以残躯与都督支撑危局。”

西洋人用英语作答:“有一封信给萨上将。”

黎元洪茫然不解。他虽曾登坛誓师,念念有辞:“元洪投袂而起,以承天庥……”

齐观察碰一鼻子灰,十分尴尬,只好归去向瑞澂复命。瑞澂却正中下怀,因他早已安排夫人廖氏去上海租界哈同盟兄处;又因民军炮兵专打他所乘坐的楚豫兵轮,更是整日胆战心惊。既然楚豫轮下驶九江,便可避开民军炮火。由此,暂署湖广总督瑞澂随楚豫轮去九江,再逃上海,便一去不复返了。

萨镇冰道:“黎元洪是北洋水师学堂学生,学轮机的。原是海军中人。”

汤化龙道:“连日湖南、陕西、九江等地宣布反正,湖南都督究竟是谁人?”

萨镇冰道:“请明示。”

黎元洪就任都督以来,只闻孙武其名,未见其人。且知孙武是共进会实力派首领,军务部长职务为他虚位以待。如能来武昌襄赞军务,自己也可少担风险。立刻表态道:“事不宜迟,立即派员过江,接孙部长来武昌。以确保安全。”

但那纯属捉刀代笔,照本宣科而已。此时不得不做洗耳恭听状,说道:“请孙部长不吝赐教。”

西洋人继续用英语说:“我要面见萨上将,带复信回去。”

萨镇冰道:“制军所言已听明白。我刚到汉口江面,对敌方炮位布置尚不了解,明日即派火力舰艇侦察。只是决定性行动,尚待北洋军和巡洋舰抵达才好协同歼敌。目前,‘海’字号巡洋舰,正由山东海域开赴武汉的中途,数日内就到了,制军不必过急。”

孙武便道:“白庚子年自立军汉口起事失败,唐才常、傅慈祥遇害以来,武昌大小起事不下十余次,摇清均直接间接与闻其事。丢官弃职,家产荡尽,在所不惜。此次武昌起义,党人派系林立,我在同志间反复陈说‘天下为公’之道。都督之位,建议在党人之外遴选。我说张彪断不可用,只有寄希望于吾公。军中人等亦均表示赞成。但又不知起事后吾公究竟若何?八月十八日,我在汉口宝善里研制炸弹负伤,汉口、武昌革命机关被查封,人员被逮捕,彭刘杨遭惨杀。党人领袖人物或遇害、或逃亡、或藏匿,唯我一人留汉而身负重伤,周围同志惶惶然不知所措。革命事业大有毁于一旦之势,后果不堪设想。而推其祸源,实因我不慎所致,扪心自问,无颜以对天下志士。创伤焦灼,五内俱焚,莫若立即自裁以谢同志。再转念,死不足惜,既不足以谢罪革命,又何颜以对祖宗先烈于地下?便和邓玉麟、李作栋就病榻前商讨对策,我以困兽犹斗做比喻,发令于当夜即行举事。告其攻战之策,以工程营和炮八标为主力,工程营夺取军械所,炮八标轰击督署,然后集合新军中党人占领武昌城。得手后拥立吾公为都督兼总司令,延请汤公为参议。我口授方略后,邓玉麟、李作栋冒死过江到武昌布置起事。一夜鏖战,天明我在病榻得悉,瑞澂、张彪弃城逃走。吾公独留武昌,在咨议局被拥戴为都督。摇清与吾公,素昧平生。此非天意。岂人力所可企及?”

萨镇冰,福建闽侯人。其先祖为蒙古族,明末随清兵入关驻福建,遂入闽籍。萨镇冰是清政府第一批派往英国习海军的留学生,学成回国后逐级提升至海军提督。他肩宽体伟,端庄凝重,又有学者风度,年逾五旬仍保持健旺的军人姿态。会议刚散,参谋长汤芗铭报告说:楚豫舰驶近旗舰,旗语:暂署湖广总督瑞澂前来会见提督。

得到都督赞成,邓玉麟、李作栋便迅即去汉口,迎请孙武回军政府,首先进谒黎元洪。孙武踏进都督室施礼说道:“摇清前来拜谒都督。吾公顺天应人,服膺革命,实乃民国之幸,革命之幸。摇清赴汤蹈火,死亦瞑目矣!”

从此,黎元洪深知孙武是实力派人物,遇事言听计从,十分敬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