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七回 北洋军占领大智门 詹大悲处决张指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七回 北洋军占领大智门 詹大悲处决张指挥

卫队一拥而上,把张景良、刘锡祺押下,推出军分府枪决,于四官殿木柱上枭首示众。

标统谢元恺奔赴前沿阵地,指挥将伤员运下,鼓励士兵继续作战。士兵见标统亲临火线,勇气倍增。一个士兵说道:“标统指挥得好,敌人最怕拼刺刀,听到杀声,吓得屁滚尿流。”

黎元洪道:“是的,是的。临危受命,顾全大局,将来论功行赏。”

此时,火线沉寂,双方对峙。士兵们在工事中啃馒头,吃酱肉,提前用过午饭,准备再战。

电话至此中断,接着便传来一阵枪炮声。

谢元恺正挥兵冲向敌阵,距敌百米处,忽闻蔡德懋阵亡。谢元恺怒发冲冠,痛不欲生,高举指挥刀,大吼一声:“冲啊!为蔡标统报仇!”

詹大悲、何海鸣也表示赞成,找出军政府所颁军令、禁令等,拟出判决书。开庭时,詹大悲等人端坐堂上,卫队将刘锡祺、张景良一并带进。

这时,军务部已围满了人,几名马弁已贴近陈孝芬,只待动手。

“罪犯张景良,原为汉口前线指挥官。汉口作战前,挟持都督不许出兵。出任汉口指挥官后,畏缩不前,临阵脱逃,焚烧粮台,助敌为虐。根据作战禁令第二条‘畏缩不前者斩’;第三条‘临阵脱逃者斩’;第四条‘勾结敌人者斩’等项规定,着即判决张景良斩首示众。”

标统谢元恺请令在刘家庙以南阵地备战过夜。两军对峙,枪声彻夜不断。

舰只以重炮对大智门以北民军阵地猛烈炮击,民军阵地霎时间烟尘滚滚,陷入火海。长时间地持续炮击,几乎把民军阵地犁遍,防御工事大部被摧毁,死伤甚重,无法支持。

刘家庙得而复失,清军拥入汉口市。此役第二协统领何锡藩右背中弹、第四协统领张廷辅负伤。步兵标统谢元恺、炮兵标统蔡德懋、工程队队长李忠孝相继阵亡。敢死队长马荣惨遭杀害,前线官兵伤亡两千余人。

蔡德懋率炮队随后跟进。为首一辆炮车车轮陷入凹坑中,蔡德懋便与炮手合力搬动车轮。被清军炮兵发现目标,炮火集中打来,轰然巨响,炮车被敌炮命中,炮手伤亡,蔡德懋倒入血泊中。

詹大悲道:“张振武是党人,素与黎元洪、张景良不睦,深怕黎元洪把张无罪释放,故押到我处审讯。”

清军退守刘家庙阵地负隅顽抗。民军久攻不下,又无新的增援部队前来,作战部队甚是疲劳。天近黄昏,再也无力拼杀攻击。

黎元洪又问:“汉阳防务情况若何?”

詹大悲将张振武回话向何、温二人说过,温楚珩道:“此二人留之对革命有害无益。战事紧急,莫如开列罪状,斩首示众,免除后患。”

詹大悲高声宣读判决书:“罪犯刘锡祺,原为第八镇正参谋官,出差归来,拒绝至武昌军政府报到。自命为满清官员,不肯投降。潜入民军炮兵司令部,刺探军情,甘愿与革命为敌。根据军政府八条法令之第五条规定:‘官兵不受调遣违背命令者斩’,着即判决刘锡祺斩首示众。

吴兆麟深悉黎元洪性格,看出他惶恐后悔之意,便首先发言道:“今日汉口前线受挫,原因是敌人武器精良。我民军虽缺乏训练,但士气高昂,主要是缺乏机关枪、管退炮。非战之罪也。”

心中暗自后悔,当初不该出兵刘家庙作战,致使伤亡如此严重。一旦追究责任,如何担当得起?

引起周围士兵一阵哄笑。正说话间,炮兵标统蔡德懋从后面找来,向谢元恺道:“你们步兵打得很好。刚才清军炮轰大智门我炮兵阵地,我们已把炮位推进到前面,支援步兵作战。请谢标统统一指挥。”

孙武回军务部调遣队伍及学生军去汉阳布防。刚及就绪,忽见长江水师统领陈孝芬带队官前来,向孙武行举手礼。孙武先是一愣,继而向陈孝芬怒道:“你不是跟宋锡全潜逃了吗?怎还有脸来这里?来人啊!把逃兵捆起来。”

黎元洪命将广东、贵州两省光复电文布告武汉地方,并转知各部队。此时,全国革命形势颇为乐观,只这湖北前线黑云压城城欲摧,外喜而内忧。特别汉口战事失利,再无指挥官可派,令人作难。

黎元洪思索再三,商量要吴兆麟、蔡济民渡江视察,指导防御。又一再叮咛道:“现在军政府缺人办事,你们切不可去火线,致受危险。只将各长官召集分配任务,分区防守。然后即返武昌,切切不可久留。”

王安澜道:“我们懂得都督的意思,临危受命,请他顾全大局。”

清军标统马继曾前来大智门视察,小头目指着马荣报告道:“报告长官,活捉革匪敢死队长一名。他还破口大骂,请示官长如何处置?”

李作栋也随后赶来,多方说情,黎元洪这才消敛怒容,说道:“一切都知道,你去军务部报到去吧!”

会议快结束时,忽接两封急电。一封是广东军政府都督胡汉民来电:“革命党已于昨日炸死旗人凤山将军,全省为革命军占领。”

黎元洪道:“现汉阳已成空城,清军一旦发觉,必然乘虚而入。当务之急,要对汉阳防守问题做出决策。”

在参谋部会议上,有人主张汉口、汉阳同时放弃,集中兵力确保武昌。另有人反对:提出汉阳至关重要,战事正进行中,汉阳兵工厂丢失,子弹、枪支均无来源。也有人提出军政府迁汉阳,都督镇摄大局,誓与汉阳共存亡。争论结果,仍是固守汉阳待援。孙武提名,任命标统蒋肇铭为第一协统领,率本标官兵及南洋归国华侨志愿军、外省学生军数百人,去汉阳收容残部,筹划防守,以后再陆续补充兵员。汉口参战部队,必要时撤退汉阳。对宋锡生逃跑事件,严加保密,防止清军乘虚而入。对惩办宋锡全一案,又怕影响湖南援军,暂时搁置。

甘绩熙道:“水师统领陈孝芬是共进会大都尉,为何和宋锡全勾结一起?”

一个血人。对革命无限忠勇的马荣,竟被清兵活活剥皮,惨遭杀害。

孙武道:“究竟何人主谋,必须查清。”

一颗炮弹呼啸而至,谢元恺匆忙卧倒,炮弹在谢元恺近旁轰然爆炸,掀起的泥沙把谢元恺埋了半截,军衣被弹片划破数处。谢元恺滚进弹坑,手持望远镜观察敌阵,前方却不见敌踪。谢元恺立刻识破敌人诡计,迅速匍匐着找到炮兵标统蔡德懋道:“情况危急,敌人诡计多端,企图用炮火把我阵地夷平。与其死守,被敌人炮火消灭,不如转守为攻。步炮联合,收复刘家庙。”

此时,冯国璋统率第一军已在滠口布置就绪。先锋部队探知民军士气虽高,但大多是新募之兵,并无训练。武器仅有山炮、步枪。而北洋军训练有素,机关枪、管退炮等,武器精良,且有海军配合作战。民军乌合之众,哪堪一击?冯国璋正待筹划,忽传清廷谕旨:

黎元洪道:“此事不可声张,切切不可声张。请甘参谋去把孙部长请来,商量办法。”

说着,从腰中掏出两千串官票,放到桌上。

面对屠刀无惧色,堪称开国一英雄。

孙武道:“不必说了,文学社的人把宋锡全抬出来,他平素就不甘受武昌军政府节制。看在过去分上,我相信你的话。你赶紧去向黎都督报告一切,把情况讲清楚。”

陈孝芬脸色煞白,他身后队官扑通一声给黎元洪跪下道:“报告都督,我们是被骗上船的,到金口坚决返回,请都督明察。”

黎元洪精神为之一振,急忙接过电报阅看,商量迎接事宜。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