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九回 黄克强临敌汉口前线 袁世凯南下湖北孝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九回 黄克强临敌汉口前线 袁世凯南下湖北孝感

此时,袁世凯正乘专列沿京汉铁路南下,他身着特制黄呢军服,足蹬马靴,一副统帅派头。途经河南信阳停车,陆军大臣荫昌率员在车站迎候,登车见面寒暄后,正式办理交接手续。荫昌随行幕僚先将钦差大臣关防捧送荫昌,荫昌再双手交袁世凯受领。仪式过后,袁、荫二人到办公车厢单独密谈。

袁世凯喜形于色,朗声笑道:“你这番话,道尽世事之精微了!我们休戚与共,唯此事须观事态发展,从长计议。当前攻下汉口,是为第一步棋。”

这时,参谋甘绩熙闯进门报告,有一排清兵占领水塔前茶楼,请求派兵消灭敌军。黄兴问道:“你怎样接近敌人?”

袁世凯道:“题目既出,且看以后文章了。”

对汉口作战赞许一番后,袁世凯便带冯国璋转进后面车厢,然后传话:刘承恩、周符麟暂留,等候传见;其他人归伍。

着袁世凯“激励将士,相机因应,有不得力将弁,准其随时撤换,统制以下如有煽惑观望及不遵命令退缩不前者,即按军法从事,不得优容迁就。”

周符麟两眼放光,挺身说道:“学生与吴氏有不共戴天之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待我用佩刀去把这蛮子首级取来。”

钦此。

,晨昏焚香叩首,祈祷有朝一日再睹尊颜,聆听教诲。苍天不负苦人心,今日总算宿愿以偿,死亦无憾了!”

冯国璋压低声音道:“秦失其鹿,天下逐之。清室北狩,民无所归,必将引起天下大乱,而捷足者先登。当今朝廷亲贵用事,即便弭平武昌祸乱,朝廷不容功高震主,复演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故伎。吾等又有何功可谈?”

荫昌道:“刚得军咨府密电,吴录贞拟在京汉路截留军火列车,图谋不轨,此事甚为可虑。”

接着又把周符麟传进。周符麟瘦长脸,小眼睛,肩胛局促,满面蒙尘,一副病入膏肓的大烟鬼模样。见到袁世凯,双膝跪下叩头请安,说一声:“学生向宫保大人师座问安!”

袁世凯哈哈笑道:“承恩不必如此,此乃汉口未全部攻下之故。”

袁世凯道:“中枢昏庸无能,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南方事可知,北方事难料啊!”

二人密谈许久,分手道别。袁氏专列继续南驶进入湖北省境,至孝感县肖家港车站停车。

袁世凯以专列为行辕,冯国璋率诸将领登车谒见。袁世凯满面喜色,频频点头,说道:“诸位辛苦了。”

袁、冯二人单独密谈。冯国璋首先报告前线战局,说道:“今日拂晓我军发动总攻,今明两天汉口可以攻下。”

冯国璋道:“萨提督率海军抵汉后,我几次派员联络,均未得晤面,不得要领。”

冯国璋道:“上午又派员过江去武昌,据说仍无结果。”

于是,冯国璋退下,传刘承恩入内。刘承恩心中忐忑,脸上无光,来到袁世凯面前时更诚惶诚恐,行礼后说道:“承恩有辱使命,罪该万死。”

接着便泪如泉涌。袁世凯略为欠身,赐座说道:“符麟何故如此?别后数年若何?”

于是,袁世凯向周符麟密语交代。周符麟连连答应:“有办法!有办法!”

袁世凯在洹上养寿园精心运筹,掌握局势发展。他既要操纵朝廷,又要遥控前线。待他一切安排就绪,选定九月初九黄道吉日,带领随从人员由洹上乘专车南下。

袁世凯笑道:“你毕竟是我门生,为我悬念。实话说来,吴录贞并非北洋军人,早有异志,留之不仅为北洋之害,实乃国家之患。我路经信阳已和荫大臣商定,剪除此人,以免后患。之后将委你担任第六镇统制。但不知你在保定有可靠旧部属否?不管用何种手段,只要将其暗中除掉,即以两万金奖赏。”

二人看过电文,冯国璋道:“摄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