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九回 黄克强临敌汉口前线 袁世凯南下湖北孝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九回 黄克强临敌汉口前线 袁世凯南下湖北孝感

此时,袁世凯正乘专列沿京汉铁路南下,他身着特制黄呢军服,足蹬马靴,一副统帅派头。途经河南信阳停车,陆军大臣荫昌率员在车站迎候,登车见面寒暄后,正式办理交接手续。荫昌随行幕僚先将钦差大臣关防捧送荫昌,荫昌再双手交袁世凯受领。仪式过后,袁、荫二人到办公车厢单独密谈。

袁世凯喜形于色,朗声笑道:“你这番话,道尽世事之精微了!我们休戚与共,唯此事须观事态发展,从长计议。当前攻下汉口,是为第一步棋。”

这时,参谋甘绩熙闯进门报告,有一排清兵占领水塔前茶楼,请求派兵消灭敌军。黄兴问道:“你怎样接近敌人?”

袁世凯道:“题目既出,且看以后文章了。”

对汉口作战赞许一番后,袁世凯便带冯国璋转进后面车厢,然后传话:刘承恩、周符麟暂留,等候传见;其他人归伍。

着袁世凯“激励将士,相机因应,有不得力将弁,准其随时撤换,统制以下如有煽惑观望及不遵命令退缩不前者,即按军法从事,不得优容迁就。”

周符麟两眼放光,挺身说道:“学生与吴氏有不共戴天之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待我用佩刀去把这蛮子首级取来。”

钦此。

,晨昏焚香叩首,祈祷有朝一日再睹尊颜,聆听教诲。苍天不负苦人心,今日总算宿愿以偿,死亦无憾了!”

冯国璋压低声音道:“秦失其鹿,天下逐之。清室北狩,民无所归,必将引起天下大乱,而捷足者先登。当今朝廷亲贵用事,即便弭平武昌祸乱,朝廷不容功高震主,复演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故伎。吾等又有何功可谈?”

荫昌道:“刚得军咨府密电,吴录贞拟在京汉路截留军火列车,图谋不轨,此事甚为可虑。”

接着又把周符麟传进。周符麟瘦长脸,小眼睛,肩胛局促,满面蒙尘,一副病入膏肓的大烟鬼模样。见到袁世凯,双膝跪下叩头请安,说一声:“学生向宫保大人师座问安!”

袁世凯哈哈笑道:“承恩不必如此,此乃汉口未全部攻下之故。”

袁世凯道:“中枢昏庸无能,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南方事可知,北方事难料啊!”

二人密谈许久,分手道别。袁氏专列继续南驶进入湖北省境,至孝感县肖家港车站停车。

袁世凯以专列为行辕,冯国璋率诸将领登车谒见。袁世凯满面喜色,频频点头,说道:“诸位辛苦了。”

袁、冯二人单独密谈。冯国璋首先报告前线战局,说道:“今日拂晓我军发动总攻,今明两天汉口可以攻下。”

冯国璋道:“萨提督率海军抵汉后,我几次派员联络,均未得晤面,不得要领。”

冯国璋道:“上午又派员过江去武昌,据说仍无结果。”

于是,冯国璋退下,传刘承恩入内。刘承恩心中忐忑,脸上无光,来到袁世凯面前时更诚惶诚恐,行礼后说道:“承恩有辱使命,罪该万死。”

接着便泪如泉涌。袁世凯略为欠身,赐座说道:“符麟何故如此?别后数年若何?”

于是,袁世凯向周符麟密语交代。周符麟连连答应:“有办法!有办法!”

袁世凯在洹上养寿园精心运筹,掌握局势发展。他既要操纵朝廷,又要遥控前线。待他一切安排就绪,选定九月初九黄道吉日,带领随从人员由洹上乘专车南下。

袁世凯笑道:“你毕竟是我门生,为我悬念。实话说来,吴录贞并非北洋军人,早有异志,留之不仅为北洋之害,实乃国家之患。我路经信阳已和荫大臣商定,剪除此人,以免后患。之后将委你担任第六镇统制。但不知你在保定有可靠旧部属否?不管用何种手段,只要将其暗中除掉,即以两万金奖赏。”

二人看过电文,冯国璋道:“摄政王既下《罪己诏》,如此皇室勿须北狩了吧?”

袁世凯挥手说道:“你给我支走算了,就说我已歇息。”

袁世凯道:“汉口作战,仍按原定计划进行。但要剿抚并施,待我先向他们交代几句,回头我们再细谈。”

……化除旗汉,屡奉先朝谕旨,务即实行。鄂湘乱事虽涉军队,实由瑞澂等乖于抚驭,激变弃军,与无端构乱者不同。朕惟自咎用瑞澂之不宜,军民何罪?果能翻然归正,决不追究既往

黄昏后,袁世凯在车厢内与冯国璋共进晚餐。冯国璋河北省河间人,时年五十二岁。他二十五岁投淮军当兵,曾入北洋武备学堂第一期,毕业后留学堂任教习。后即追随袁世凯在小站练兵,创建新军,一再擢升,出任军咨府军咨使、第一镇统制等职,是袁世凯的嫡系亲信,深得知遇之恩。当年,摄政王载沣开缺袁世凯后,冯国璋数次呈请辞职未准。载沣曾多方拉拢,冯氏不为所动。对外沉默寡言,不谈天下事,内心始终效忠袁世凯。待袁世凯东山再起,首先奏请冯国璋升任第一军总统,辖两镇兵力南下。二人密谋权变之术,把荫昌挤走。今日能在前线饮酒倾谈,大有得意忘形之概。袁世凯踌躇满志,说道:“此番与华甫在前线聚首。大事可定矣!”

袁世凯道:“待我写一专函,明晨派专车接他来此一谈。”

黄兴批准甘绩熙的请战,命熊秉坤挑选有战斗经验的老兵五十名,由甘绩熙率领,先沿市街墙角潜身前进,然后折进里弄小巷,爬房越屋,直逼水塔下茶楼。甘绩熙伏在隔巷民房上,看到清兵正在楼上饮茶,吃面包、点心。甘绩熙向众兵交代任务,然后鸣枪为令,率领老兵突然袭击茶楼。清兵仓皇抵抗。甘绩熙急命火攻,将带来煤油向木楼抛撒点燃。霎时火起,茶楼上清兵大乱,再也不敢恋战,少数跳楼逃命的,又被民军击毙,多数葬身烟火之中。待清军援兵赶到,枪声大作。甘绩熙急率民军退回满春茶园,向黄兴报捷。黄兴夸奖道:“打得漂亮。清军街道不熟,我民军暂由进攻转为防御,以小部队与清军展开巷战。”

冯国璋道:“据他报告,现在尚有三百余人,以第八镇奋勇队名义驻扎滠口附近。”

……川乱首发,鄂乱继之。今则陕湘警报迭闻,广赣变端又见。区夏腾沸,人心动摇

孙武看信后,说道:“不须理会。就说信收到了,都督没有复信。”

宋聊仁兄大人麾下:

袁世凯听到张彪二字就火冒三丈,脸色阴沉问道:“他现在何处?”

甘绩熙道:“我亲自率领精兵带煤油及引火物,先沿马路前进一段,再爬房越屋围攻茶楼,可出敌不意,消灭敌人。”

袁世凯道:“可以。”

转而又问,“萨镇冰率海军来汉,助战情况若何?”

熊秉坤闻声赶到前面,却不见敌方还击。熊秉坤问士兵:“敌人在何处?”

冯国璋道:“他在站长室碰到我,一再请求进谒宫保。我阻拦不下,只好说先代为传话。”

……倘我人民不顾大局,轻听匪徒煽惑,致酿滔天之祸,我中国前途,更复何堪设想。朕深忧极虑,夙夜彷徨,惟望天下臣民,共喻此意。将此通谕知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