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一回 清军汉口纵火 黄兴登台拜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一回 清军汉口纵火 黄兴登台拜将

众人登蛇山向北瞭望。隔江看到:在汉口市中心地带,无数火头由小到大迅速蔓延。此时正刮东北风,霎时便成燎原之势。但见:

烈焰冲天,染红半边苍穹。烟尘蔽地,映彻一江秋水。遥闻庶民号啕哭,近见飞禽惊投林。火龙肆虐,管什么雕梁画栋。风婆助势,恨不得烧穿天庭。繁华市廛顿作瓦砾场,锦绣商埠化为火焰山。昔年火烧赤壁,满江通红,只因周郎破曹公。今日火焚汉口,遍地狼烟,却是清兵害百姓。

看官:清军为何出此火焚汉口的毒计?原来武昌首义成功,民军派兵过汉口维持社会秩序,深得各界民众拥护。各地方保安会、消防会协助民军巡逻缉拿匪徒。汉口军分府又从汉阳兵工厂领取步枪一千支,分送汉口商会保卫地方。刘家庙战事爆发,汉口商会更就近购买干粮,筹办粮台。民伕运送枪炮子弹甚为踊跃。刘家庙民军大捷,各界民众运送缴获战利品,商民燃放爆竹,高悬彩旗,万民欢呼。所有民众都自动剪去发辫,以除屈辱。因此,湖广总督瑞澂报告清廷说:“武汉军民同变。”

清军攻进汉口市区,原先帮助民军的各商民团体纷纷逃散。清军总统冯国璋派标统去汉口总商会三次,商会空无一人。清军作战,既筹不到给养,也找不到向导。而民军在市街民房神出鬼没,打得清军不敢深入巷里。

因此,冯国璋对汉口商民恨之入骨。他在袁世凯面前保证即日攻下汉口,而民军却以里巷房屋为掩护,节节抵抗,且乘势反攻。冯国璋恼羞成怒,向所属部队发出命令,改枪战为火攻。清兵得令,争相去各店铺搜索煤油,夜间出动,沿路纵火焚烧,汉口立刻陷入火海。

清军不许救火,见救火者便放枪恫吓。居民收拾细软逃避,又遭清兵拦路枪杀。清兵更随意进出民家,以搜索革匪为名,劫掠财物。乱兵闯入民房,遇有良家女子躲避不及,就被持枪奸污……纵火后,清兵个个腰缠金银珠宝,大发横财。

武昌黎元洪见汉口大火燃烧不熄,民军无法继续作战。急召有关人员会商。一致议决:汉口民军撤退汉阳,修筑防御工事,确保汉阳。

会议未散,军政府秘书长杨玉如持电报走进会议室。电文寥寥数字:

湖南都督另举谭延闿,援军即发。

众人看电报后,面面相觑,惊异万分。刘公道:“怎么回事?在此紧急时刻,湖南为何另换都督?”

黄兴在旁接口道:“焦达峰是革命党老同志,热心救国,被公举为湖南都督,为何改换他人?”

宋教仁道:“焦达峰是光复湖南有功之人,现在忽然另举都督,这对革命进展不利。”

孙武、邓玉麟和焦达峰素有患难之交,说道:“这次湖南发动迅速成功,乃是焦都督实践响应武昌之约的结果。湖南独立,即将出兵援鄂,都督如有变更,直接影响援兵出发,间接与湖北不利。我等为两湖计,为朋友计,对于另举新都督,不能表示赞成。”

居正屈指算道:“九月初一湖南宣告独立,公举焦达峰、陈作新为正副都督。我军政府复电祝贺。时隔十天,又另举都督,究竟是何原因?”

唯有黎元洪心中窃喜。因谭延闿系两广总督谭仲麟之子,以翰林出任湖南咨议局局长,是立宪派领袖人物。黎元洪平素就慕其名望,听诸党人如此议论,默不作声。吴兆麟看出黎元洪心意,说道:“目前清军正加紧进攻。汉口失守后固守汉阳,急盼湘军驰援。湘人另举都督,而武昌军政府反对。两省一旦为此而发生争执,援军不来,湖北势孤,对战局殊为不利。”

黎元洪点头道:“湖北亟盼援军。我们但贺新都督,不过问旧都督。催问援军何日出发,这是我们贺电中最紧要的。”

为求援军早日到达,众人便不再争论。杨玉如遵照黎元洪旨意,向湖南谭延闿发出贺电:

闻被举为都督,万众皆喜。援兵乞速发。

几小时后,又接湖南谭延闿回电:

令王隆中率湖南第一协先至,余并集中待发,但交通工具极感缺乏,并闻。

黎元洪见电文,急请孙武前来商量。孙武刚到,杨玉如又送来湖南谭延闿急电:

岳州防军,扣留鄂军第一协统领宋锡全船只人员。宋解长沙,据称系受密约来湘援助光复属县,语言支离。现看押,如何处置,盼示。

孙武对宋锡全逃湘,深恶痛绝,立刻说道:“请黎都督电请谭都督,宋锡全携款潜逃,请就地正法,以维军纪。”

黎元洪向杨玉如道:“即按孙部长意见拟电办理。但那湘军援鄂,又说缺乏交通工具,这如何是好?”

孙武眉头一皱,说道:“这必须派得力人员亲自去长沙,单凭电报往还,难以办成事情。”

黎元洪道:“我也深有同感,但不知派谁去合适?”

孙武道:“可派交通处长李作栋前往办理。”

于是,派人把李作栋找来。黎元洪还是初次留意这年轻英俊的后生,看来精明能干,顿生好感。孙武向李作栋交待道:“派你持黎都督亲笔信去长沙,向谭延闿都督处接洽,接援军来鄂。”

李作栋看过电报说道:“我处急盼援军,如湘省无船,援军很难行动。招商局有只快轮,日前被我们扣留,现停鲇鱼套,如能带去,便可将湖南援军早日接来。”

孙武道:“这办法很好,你就带快轮去。”

李作栋道:“只是得先问问该轮领江,退水期间不知能否航行长沙。”

孙武道:“那你迅速办理。如能把湘军早日接到,黎都督必有重赏。”

黎元洪微笑着连连点头。李作栋便转身打电话找领江去了。

黎元洪和孙武继续谈话。孙武道:“李作栋是两湖师范理化专修科毕业,以数学研究所做掩护,参加共进会。为人忠诚,又热心办事,被举为共进会理财。我在宝善里制炸弹负伤后,全赖他和邓玉麟二人传达命令,组织起事,又带炮八标进城参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黎元洪道:“后生可畏,我以后一定多多倚重。”

说话间,李作栋回来报告道:“我已和领江通过电话,问他退水期间能否航行长沙?领江说十几天内不成问题,再向后延迟,洞庭湖水浅,就难以通过。”

黎元洪问道:“这领江可靠吗?”

李作栋道:“那快轮虽被民军扣留,交通处对领江很优待,把他安排住招待所。领江对民军亦有好感,极愿效力。他问何时动身?我说事急,明日清晨动身。领江说他立刻回船作准备。黎元洪大喜,立即亲笔修书交李作栋,面交湖南都督谭延闿,乞师援鄂。”

李作标将黎手书小心装入怀中,告退而去。孙武忽然追出门来,扯住李作栋低声道:“你这番去长沙还有一个重要任务。”

李作栋道:“请吩咐。”

孙武道:“湖南原举焦达峰为都督,现在另举谭延闿为新都督。大家莫明所以,你可顺便探听下事情真相,但要相机行事。”

李作栋点头回答:“知道,记住了。”

汉口大火燃烧三日三夜。清兵趁火打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汉口作战民军无法依托民房进行巷战,便乘船撤退汉阳。清军虽然占领汉口,却又一时无法越过火场进攻汉阳。于是,两军隔江对峙。武昌军政府便乘机紧急部署,居正向黎元洪报告说:众人共推黄兴为总司令,请黎都督登台拜将。黎元洪亦表示赞同。九月十二日召集紧急军事会议。黎元洪发言道:“此次汉口失利,虽因我民军兵力与火力薄弱,然实与主将之威望有关。兵家曰: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兹拟正式聘请革命先进老成干练的黄兴先生为主将。”

与会人员热烈鼓掌,表示欢迎。

掌声未落,一名不速之客走进会议室,挥手高声说道:“诸位,兄弟来迟,请多多包涵。”

众人举目看去,来人着西装,留有两撇浓髭,径直走到黄兴面前,摘下假髭,两人热烈握手。黄兴喜道:“书城,来得正逢其时。”

这时,同盟会诸同志才认出是潜江李书城。他原是武昌经心学院学生,当年与黄兴同船去日本留学,冒名顶替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并在东京参加同盟会,发表《潜江李书城与友人书》,慷慨激昂,痛析国事,铅印单行本流传海内外,许多湖北人早已久闻大名。

他毕业回国后,分派北京军咨府任科员兼官报局副局长。长期潜伏,以谋推翻满清皇朝。黄兴把李书城向黎元洪做过介绍,黎元洪急忙握手寒暄道:“久仰!久仰!”

黄兴道:“现在开会,我向大众介绍一下。”

于是又转身向台下介绍道:“这位是潜江李书城先生,由北京转上海到武昌。”

李书城鞠躬致意,众人鼓掌欢迎。

黄兴又道:“承蒙诸位不弃,举兄弟为中华民国军政府战时总司令,兄弟深感不胜荣幸。书城兄留学日本专攻军事学,又曾在军咨府任职,对清军了若指掌,兄弟提议举李书城先生为参谋长。若诸位同意请鼓掌。”

众人鼓掌赞成。李书城表示谦让。居正道:“拯民水火,应该当仁不让。”

黎元洪宣布次日在军政府前阅马场举行隆重仪式登坛拜将。

散会后,黄兴把李书城引至军政府二楼下榻房间,低声问道:“我实指望兄在北京就近协助吴录贞共图大事,你怎的转到上海?”

李书城叹息一声答道:“说来话长。武昌起义消息传到北京后,我即随吴录贞去保定,计划策动第六镇在保定举兵响应,扼断京汉线,给南下北洋军以致命一击。刚到保定,忽接军咨府大臣载涛电令,命我即日回京。我和吴录贞商量后即返回北京。载涛命我同黄郛赴南方,找革命党人商议罢兵言和办法。我与黄郛携眷出京,从天津乘轮赴沪。到沪见陈其美,得悉公与宋教仁、田桐已来武昌。现黄郛留沪,协助陈其美攻取上海,我决计到武汉前线来。”

黄兴道:“十年前,我们在长沙组织华兴会时,即有‘南北呼应,推翻满清’之设想,今其时也。现袁世凯率北洋军南下督战,第六镇地处保定,当务之急是切断京汉线。依你看来,录贞举兵保定把握如何?”

李书城道:“有绝对把握。吴录贞身旁尚有王孝缜任副官长,王还把何遂介绍给录贞当参谋官。张绍曾、蓝天蔚率第二十镇在滦州实行兵谏。山西阎锡山率部举义成功,上海陈其美即日起事。清廷如何招架得住?吴录贞有个大计划,即联合滦州张绍曾、蓝天蔚、山西阎锡山,加上他的第六镇共同向京畿逼近;只是以何种名义举兵,他说要同各方面协商,相机行事。”

黄兴道:“如此说来,我们在武汉牵制北洋军主力,录贞在北方举兵直捣黄龙,可成大业。目前形势,武汉首义,全国沸腾,清廷已成热锅上的蚂蚁,故重新起用袁世凯。袁氏乃当代枭雄,掌握北洋军权,须认真对付。”

李书城道:“吴录贞驻军保定,扼京汉路要冲,一旦举兵,袁氏将成阶下囚,不足为患。”

第二天,九月十三日上午,军政府在阅马场前筑好拜将台。黎元洪通知各机关人员及武昌军队长官,并派军队一标,正午时齐集军政府前阅马场,请黄兴登台拜将。台前军旗飘扬,高竖“战时总司令黄”六字大旗。乐队奏军乐,黎元洪、黄兴并肩乘马而至,连袂登台。黎元洪持演说稿,郑重宣读道:“本都督代表中华民国四万万同胞及全国军界袍泽,特拜黄君兴为战时总司令,于本日此时就职,率我军民推倒满清专制政府,建立民国,共谋人民福利。我全体将士当心悦诚服,听从指挥,群策群力,驱除鞑虏,以卫国家。中华民国幸甚!同胞幸甚!”

读毕,请黄兴受职,并由黎元洪将《中华民国军政府战时总司令》关防、聘任状、令箭等项亲交黄兴总司令。

之后,黄兴在拜将台上,慷慨激昂发表演说道:“此次革命,是推翻清廷,建立共和政府。清廷并不觉悟,派兵来鄂与我民军作战,我辈宜先驱逐汉口之敌,然后进攻,克复北京,以完成革命之志。今日,承黎都督与诸同志举兄弟为战时总司令,责任重大,实难负荷,但大敌当前,不敢不勉。因念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以艰苦奋斗为己任,兄弟愿追随黎都督与诸同志,直捣北京,恢复神州,虽摩踵捐躯,在所不惜。”

黄兴演说完毕,全体热烈鼓掌,欢声雷动。台下齐呼口号:“中华民国四万万同胞万岁!”

“黎都督、黄总司令万岁!”

黎、黄互相致敬,礼毕而退。(现武昌阅马场在拜将原址树有大理石碑为证。正面碑文上镌刻“拜将台”三个大字,下署“辛亥首义鄂军都督黎任黄兴为总司令在此授印”)

黄兴正式就职后,即组织总司令部。以李书城为参谋长;杨玺章、吴兆麟为副参谋长;甘绩熙、吴醒汉诸人为参谋,田桐为秘书长,蔡济民、蒋翊武等为经理部正副部长,王安澜为粮台总办。

另有各省学生组成的学生军三百人,担任总司令部警卫队。当晚,即率领总司令部人员赴汉阳,先在伯牙台设总司令部,因清军从汉口不断射来枪弹,次日晨将总司令部移往昭忠祠。

武昌登台拜将消息,早有侦探报往孝感肖家港行辕列车。袁世凯对招抚专使刘承恩道:“此虚张声势而已。我们仍按既定计划行事,请持我专函,去武昌找黎元洪面谈。”

刘承恩道:“有宫保手书,卑职此番当可面见黎元洪,观察对方虚实。”

这时,忽有正电官送上两页电文。袁世凯先看那北京清廷谕旨:

监国摄政王钤章。九月十一日内阁奉上谕:袁世凯现授内阁总理大臣,所有派赴湖北陆海军及长江水师,仍归袁世凯节制调遣。钦此。

袁世凯心中大喜。再看那另一份周符麟由保定发来密电曰:

卑职符麟已抵保定。吴已先一日奉军咨府电召晋京。山西独立,陆军部命第十二协进攻山西。如何处置盼示。

袁世凯阅后大惊。猜不出在此紧急时刻,军咨府为何把吴录贞召到北京。复电周符麟,嘱其暂随第十二协行动。之后,袁世凯再密电内阁,查询电召吴录贞晋京有何公干?至于电奏辞谢逊让文字,却待和亲信商量。袁世凯此时一喜一忧。喜者,清廷降旨授其为内阁总理大臣。忧者,吴录贞这心腹大患未除,将来由京汉铁路返京时,必然凶多吉少。想到这里,袁世凯又不寒而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