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六回 清海军九江起义 黎元洪再战无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六回 清海军九江起义 黎元洪再战无功

武昌兵变本来与海军无关,只因年轻的海军大臣载洵在御前会议上说了句:“海军也可助战,着令海军提督萨镇冰率巡洋舰驶进长江,去揍他们。”

年迈昏聩的内阁总理大臣奕劻也随声附和,遂命海军驰援武汉。

“海”字号巡洋舰曾航经南洋群岛、槟榔屿诸地,停泊时当地华侨上舰慰问,华侨青年还宣传清廷腐败、民族危机等情,并把孙文所著革命书籍携到舰上散发。海军中福建籍学生出身士兵易受感染,多数同情革命。对各地起义风潮,时有所闻。少数有觉悟的二三青年,也想乘时而起。但那海军举事比陆军特难,同一舰只人员说话都要小心谨慎,哪能像陆军士兵造反,到处串连,登高一呼,即可发难?海军中既无革命组织,又无法征得全舰官兵同意,哪敢轻举妄动?

在巡洋舰海琛号上,有个专司无线电通讯的正电官张怿伯,平时结交二副杨庆贞、三副高幼钦,因均有革命思想而引为同志。舰只由吴淞口上驶武汉过九江。此时九江已宣布起义,城头悬挂白旗。张怿伯向高幼钦问道:“高兄有何感想?”

高幼钦道:“我是很同情,可惜我们舰上难以实现理想。”

张怿伯道:“这次武昌起事,已有外地响应,与往日风潮不同。说不定我们可以有所作为。”

刚谈两句,旗人舰长荣续走来。两人刚想走开,荣续忽把高幼钦喊住问道:“你们嘀咕什么?”

高幼钦道:“没什么,我问张正电官,九江城头为何竖白旗?他说不知道。”

荣续恼怒道:“那是革命党,插白旗投降的。”

舰艇齐集武汉下游阳逻,荣续积极策划向民军进攻。三副高幼钦焦急万分,找张怿伯商量道:“我去把荣续杀掉,然后宣布起义。如此可阻止海军向革命军进攻。”

正电官张怿伯道:“我们事前毫无准备,不可仓促行事。这不同陆军起事,杀一长官,可一呼百应。如果不成功,反会坏事。不如先分头联络我舰官兵,再向其他舰只运动,共举义旗,才可成大事。比杀一舰长,收效更大。”

三副高幼钦连连点头,便转入秘密活动,联络海琛号志同道合者许多人。但舰与舰之间,仍无法进行联络。张怿伯正苦闷间,忽有海筹号正电官何渭生数人因公来海琛号,托水手将信函转张怿伯。拆信,见是英文密码十二种,说明备用。原来张怿伯和海筹、海容号正电官均是同班同学,过去都同情革命,互相极为了解。送密码来,可秘密通讯联络。此时大战迫在眉睫,海军参战,那三艘巡洋舰的十五生的炮径炮弹出膛,将会炸死多少革命健儿?张怿伯苦思冥想也不得计谋,最后只有急电海容、海筹正电官同学,嘱咐结交兵员,对正副炮手宣传人道主义,动其恻隐之心,开炮时,勿瞄准,或射向天,或射向江中,以关照汉族同胞。诸同学接密电后,分头联络炮长,都表示同情。因此,刘家庙之战,只有满人舰长的小型炮艇特别卖力,三大巡洋舰都把巨型炮弹打过民军阵地后面去了。虽见烟尘腾空,遮天蔽日,实乃虚张声势而已。

张怿伯在海琛号舰上积极游说,大部官兵均赞成起义。他用白绫剪成圆形签名单做盟约,舰上帮统、轮机长也暗中帮助,凡赞成举义者都签名盟约上,先把本舰官兵团结起来,只是瞒住旗人舰长荣续。

忽一日,张怿伯接萨镇冰致舰长密电,译出后见是“淞沪失守防宿字来攻”九个字。张怿伯知“宿”字,即鱼雷艇代称,均停泊上海高昌庙。淞沪起义,鱼雷艇必然易帜,故“防宿字来攻”。张怿伯一面把译电呈旗人舰长,一面密告诸盟友。于是,舰上人人高兴,知道清皇朝大势已去,海军起义指日可待了。

三艘巡洋舰中,海琛、海容舰长是旗人,唯海筹舰长是汉人黄钟英。张怿伯想那海筹号必定大有可为,但却毫无动静,便决意密访海筹。乘盟友高幼钦担任值更官时,乘小筏暗抵海筹号,找到正电官同学何渭生,把本舰签名盟约出示给他看,并请转告舰上官兵,照样办理。何渭生便携带白绫签字图样去舰上秘密游说,但仅两三人答应签名,多数官兵表示迟疑。何渭生只好再与张怿伯商量。张怿伯道:“事关重大,不敢签名,可先征求舰长意见。”

何渭生去找舰长黄钟英,黄钟英道:“现在淞沪宣告独立,你们看着办吧!”

得到舰长默许,海筹号官兵竟全部签名。张怿伯高兴说道:“我回舰去,你既得黄舰长默许,行动便利,请去海容号游说一下。”

之后,张怿伯便告辞回舰。

何渭生借口电机损坏,向舰长黄钟英报告,须去海容号借电机。黄舰长心照不宣,便派小筏送何渭生去海容号,何渭生找到正电官同学,海容号也依样办理签名。至此,三艘巡洋舰起义准备已经就绪。

海军提督萨镇冰对部属不稳早有察觉,更因淞沪失守,海军全部财产及家属均在上海,而忧心如焚。萨镇冰记得袁世凯召见时称:以陆军进攻汉阳,海军炮轰武昌。而袁氏北归时忽又来电:黎有就抚之意……如此,海军无所作为,军心日益涣散。萨镇冰正一筹莫展之时,参谋长汤芗铭便乘机进言道:“淞沪失守,我海军后方必然落入革命军手中。袁宫保既走,海军再在此待命,江水日落,后果不堪设想。舰队不如下驶返航。”

萨镇冰心想:九江、上海均宣告独立,即便下驶,怎样过九江?怎样抵上海?沉默许久,说道:“我服务海军三十年,屡次战争,未获一次胜利。现在打内战,获胜也不足为荣。我老了!不忍见无辜人民横遭屠戮。我受清帝厚恩,也不能附和革命,今天把舰队交付给你们,附南附北,我不过问。”

汤芗铭道:“愿在提督率领下,顺应潮流,为革命建立功勋。”

萨镇冰道:“不必了。请通知各舰长,明日来海容,我有话要谈。”

次日,各舰长来海容舰听训,萨镇冰从公文箧中取出两封函电,先将袁世凯电报给各舰长看了“……黎元洪有就抚之意,前请舰攻武昌,着从缓。”

萨镇冰然后说道:“请诸位传阅外交团的急电。”

电文略曰:“各公使以汉口领事之请,致紧急陈词于清政府,以期转饬奉命前往图复武昌之萨提督于进攻时,免致毁及租界……”

各舰长阅过函电,沉默无语。萨镇冰郑重宣布道:“兄弟有病,要马上去沪就医,沈统领亦同去沪。留下的各舰舰长以海筹舰长黄钟英资格最深,可以担任队长。从明日起即将我提督旗落下,由海筹舰升队长旗,便宜行事。望诸君好自为之……”

各舰长无异言,表示服从。次日,萨镇冰便自行引退。汤芗铭等恭送萨镇冰登小火轮离舰,改乘英商轮太古号赴上海。

萨镇冰离舰后,三只“海”字号巡洋舰,电报往还筹商行动,革命思潮更加公开。以长江入冬水位下降为由,三“海”自动下驶。

离阳逻落旗时,海琛号取下龙旗,抛掷江中,将密制的巨幅白旗,悬挂船尾。后续舰只望到,也都照样挂起白旗。随同下驶的有江元、飞鹰及湖字号舰艇……

如此浩大海军舰队,悬挂白旗驶进九江江面停泊。此时,九江早已起义,预先并无联络,见之大为诧异。九江军分府都督马毓宝命炮台司令严密监视。海军舰队到九江后,忽打出旗语:“请接洽合作。”

九江军分府闻讯,革命党人林森、李烈钧等立刻乘小火轮登巡洋舰接洽。参谋长汤芗铭道:“萨提督已去上海就医,海军原在武汉江面,已与武昌黎元洪都督有联系。”

林森道:“海军来九江反正,使人喜出望外,革命军有海军参战,清廷覆亡更加快了!”

洽谈后,商定成立陆海军联合委员会,研究供给煤、米等问题。

李烈钧回军分府报告一切,忽有人提问道:“海军为何不在武汉前线反正?反而来九江反正?想那海军基地在上海,或民军正攻南京,而是去南京助战也说不定,其中难免有诈。”

又有人说:“既然反正,为何舰上还有旗人舰长?未可凭信。”

这是问题,但又不便去舰艇当面质问,九江军分府急电武昌军政府黎元洪查询。电文曰:

黎都督鉴:

本日午刻十点,有海琛、海筹、海容三战舰到浔。据各舰主云:系因水涸,奉萨统制谕:命驶东下。并云萨统制与贵都督已有接洽,该船通竖白旗,并向浔军政府请领国旗。惟窥其意,尚欲下驶,现在南京尚未克复,该舰仍想东下,不可不防。现已由浔将三舰扣留,暂不准下驶,究应如何处置,及该舰需用煤、米等,可否由浔供给,敬乞迅示遵行。

浔军政府叩

黎元洪接电报后,感到事出蹊跷,十分突然,急找众人会商。

周围人看电报也大惑不解:海军起义为何如此之快?为何不在武昌起义,而下驶九江起义?“萨统制与贵都督已有接洽”如何解释?

议论纷纭,莫衷一是。孙武说道:“不必耽搁时间,仍让李作栋乘快利轮去九江,直接了解真相。”

黎元洪道:“孙部长所言甚是,先复电九江军分府,一切由李作栋到九江面商。另请汤部长给令弟写信,请海军舰队回援武汉。”

于是,李作栋即乘快利轮急赴九江。

海军起义并非一帆风顺。只因三只“海”字号巡洋舰船身长、吃水深,刚抵九江江面,水道不熟,领港一时找不到好锚位。海容号先权为下锚,拟看水位变化再移锚。等第二天再升火移锚时,引起军分府怀疑,忽由九江金鸡炮台打来数炮,命中海容号厨房。海琛号舰上军心愤怒,一致要求开炮还击。正电官张怿伯出来阻拦,众人便归罪于他提出挂白旗,使海军蒙受奇耻大辱,不明真相的水兵围住张怿伯拳打脚踢,百般辱骂。张怿伯有口莫辩,竟被众水兵推下底舱囚禁室中。此时,九江军分府参谋长李烈钧到海筹舰会晤队长黄钟英,说道:“分府都督意见,请队长令各舰炮闩暂时卸下,以免发生意外。”

黄钟英道:“舰队是为参加革命而来,卸去炮闩,舰队还有何作用?”

李烈钧道:“实不相瞒,据闻贵舰队还有旗人舰长,不知属实与否?”

黄钟英道:“昨日海容旗人副舰长投水自杀。另有海容舰长喜昌、海琛舰长荣续均已卸职,暂留舰上。”

李烈钧道:“旗人舰长留舰易引起误会,最好能即时离开。”

黄钟英道:“如此,我即将尊意向大家说明,让二旗人舰长离舰好了。”

回头,黄钟英即向舰上说明情况,二旗人舰长愿意从命,只要求发给护照,保证途中安全。黄钟英向李烈钧联系,满足其要求,并赠送一千元川资,旗人舰长遂即离去。

黄钟英得悉海琛号正电官张怿伯被囚禁,立即出面斡旋,把他从囚禁室放出。请张怿伯带上保存的三“海”起义誓约签名,偕同新舰长登岸去招商局会晤林森,说明海军起义发动经过。并请林森转致李烈钧审阅。至此,九江军分府对海军起义才深信不疑。

当晚,招商局举行宴会,欢迎海军各长官。恰巧此时,李作栋由武昌乘轮赶到,把汤化龙的亲笔信递交汤芗铭,要求海军迅速援鄂作战。另有黎元洪的慰问信及款项五千元。汤芗铭道:“萨提督已提前回上海。关于迅速援鄂一事,我以桑梓关系,义不容辞。但须待会商解决。”

于是,各舰长于海容号开会,一致赞成援鄂。并公推汤芗铭为临时总司令,组成第二舰队。其余停留九江的兵舰,组成第一舰队,由黄钟英率领东下进攻南京。第二舰队辖三大巡洋舰,由汤芗铭、杜锡珪和湖北代表李作栋率领,由九江上驶开回武汉,并立即行动。

汉口清军见海军又缓缓驶回,兴高采烈,拍手欢笑,呼唤:“我们的海军又回来了。”

话音未落,三艘巡洋舰巨炮齐发,猛轰刘家庙车站,打得清兵猝不及防,血肉横飞。这时清军才如大梦方醒,原来海军已转向民军方面去了。

在炮火掩护下,海容号直驶汉阳门江面停泊。武昌小火轮靠上巡洋舰,卸下武器弹药。李作栋陪同海军汤芗铭、杜锡珪离舰乘小火轮至汉阳门登岸,再乘马车进都督府。黎元洪带领文武官员热烈欢迎,引见寒暄,握手言欢。汤氏兄弟见面,共叙手足之情。

军政府内喜气洋溢,呈现空前盛景。黎元洪设宴招待海军汤、杜二人。宴会席上,黎元洪致欢迎词,对海军来鄂重创清军大加赞赏。

汤芗铭致答词道:“海军早就赴义恐后,今日才得前线应敌,服膺革命。只是江水日涸,巡洋舰不能久停鲇鱼套,即开赴青山下游待命;水位若退落太快,还要离开武汉,另以其他小型兵舰代替执行任务。”

黎元洪笑容可掬道:“水位日涸,给海军增添麻烦。我青年时也在海军服役,对这情况是了解的。不过今天海军有此一举,清军受此重创,当可闻风丧胆。民军方面掌握了江面控制权,清军便失去优势。”

汤芗铭道:“现在民军有海军协助,可以随时发动进攻。”

宾主洽谈甚欢,夜晚始散。

次日,黎元洪便派出参谋携带军用地图,乘小火轮至海军舰队传达命令:北军南下,必须经过第一二两道铁桥,才能进驻汉口美国洋油厂。请海军用炮火摧毁此军事目标。于是,三只巡洋舰便每日轮番炮轰,将第一二两道铁桥摧毁,洋油厂中弹起火,烈焰冲天,大火燃烧不熄。

海军起义援鄂,巨炮重创刘家庙清军,万民皆喜,民军士气为之复振。只是汉阳形势日益吃紧。清军准备在新沟渡河,进占蔡甸。清兵占领舵落口,在城头山修筑炮垒,又在硚口襄河附近准备布帆船数十只。炮位推进至刘家花园、水塔、歆生路沿长江北岸。

汉阳西北琴断口一线,已经隔河接火,枪声彻夜不断。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这天,黄兴派人从炮兵阵地把程潜找来谈话,黄兴说道:“清军已完成包围态势,汉阳岌岌可危。我军反攻汉口失利,新兵能否挡住敌人攻势,甚为可虑。我拟请你回湖南,联络湘省当局,将来倚为后方,颂云(程潜字)兄看怎么样?”

程潜答道:“未雨绸缪,我赞成克公意见。只是湘督谭延闿原是立宪派头面人物,难以应对。”

黄兴道:“这要你善为酬酢,见机行事。一旦武汉不守,我军须有退路,不可不备。”

程潜道:“我遵命前往,请克公放心。我亦有所建议,不知克公愿听取否?”

黄兴道:“请畅所欲言。”

程潜道:“在中山先生未回国之前,克公应负起领导全国革命的责任。要及早摆脱汉阳前线指挥任务,奔赴上海,设法攻下南京,作为全国革命根据地。”

黄兴点头答道:“是的。唯目前大战在即,实难脱身,须看以后时机若何?”

于是议定,程潜第二天就启程回湖南。

为了商讨防守汉阳,黄兴又召集各部队官长到总司令部开会研究方略。黄兴道:“现在全国响应武昌起义省份已有十之七八,民心拥护革命,此不待多言。现仅有南下清军与我为敌。我军在汉阳、武昌严密防御,使清军久攻不下,师老无功,其士气必然衰败。剩下数省将继续响应,战争形势必将发生变化。望各部队长官率部认真防守,鼓舞军心。如诸位有好办法,也请发表,以便讨论,择善而从。总之,要群策群力,保卫汉阳。”

统领们议论道:“海军反正归来,重创刘家庙清军,人心大快。希望海军能炮击沿襄河南下清军,直接援助防守汉阳。”

副参谋长吴兆麟道:“海军由九江归来的是三艘巡洋舰,吃水深,无法驶进襄河。防守汉阳唯有依靠我步兵死守。现另有一法:我军在汉阳取守势,由武昌民军联合海军向汉口发动攻势,使清军背腹受敌,牵制其兵力,或可缓解汉阳之围,不知总司令官及各部队长官以为若何?”

黄兴及各长官均认为此法可行,一致赞成。会后,黄兴派吴兆麟去武昌军政府面禀黎元洪,供都督采纳实行。

黎元洪正在一筹莫展,因为巡洋舰仅能在长江水域活动,无法开进襄河助战,忽得吴兆麟由汉阳前来,提出海、陆配合作战计划。

黎元洪大喜,即命参谋部进行研究,派出参谋侦察汉口敌情、地形,绘出略图。一切准备工作就绪,黎元洪于十月初一日晚八时,对陆海军发出作战命令,要点如下:

我军拟陆海军并进,由青山附近渡江,先占汉口谌家矶,然后向刘家庙满军施行攻击。

步兵第三协成炳荣部,于明日由青山附近渡江由谌家矶登陆,向刘家庙进攻。

海军司令官汤芗铭,率阳逻各舰于明日会同步三协统领成炳荣,掩护该协渡江,协同攻击刘家庙满军。

凤凰山及青山要塞炮队,于明日开战时,向刘家庙附近射击,援助我军进攻。

当夜,黎元洪派参谋人员骑马将命令分头送达海军及步兵第三协。另派顾问李国镛携款数千元交海军暂作军饷之用。又派副参谋长杨玺章赴第三协帮助制定作战计划。

第三协统领成炳荣,日本士官学校工兵科毕业。武昌起义前任第八镇工兵课课员,起义之夜依附革命,扩军后升为统领,率部驻防青山。该协担任掩护炮队及防守沿江,从未临敌作战。成炳荣既无革命志气,又不善带兵打仗,且又昏庸贪杯。副参谋长杨玺章率参谋来到协司令部时,成炳荣桌前杯盘狼藉,正在豪饮,见面便举杯高喊:“贵客到,快拿酒来。”

杨玺章见他醉眼惺忪,满面通红,已经失去常态,忙把他按倒椅上,郑重说道:“都督有命令,赶快准备作战。”

成炳荣喊道:“莫吓唬我,青山防区,固若金汤,清军决不敢前来进攻。”

杨玺章取出作战命令递上,说道:“军中无戏言,都督命令你协渡江作战,进攻刘家庙。”

成炳荣接过命令,见那朱红关防,吓一大跳。灯下看那命令,自觉头大如瓮,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名字。胆战心惊,两眼发花,下面文字再看不清楚了,便央告杨玺章道:“好参谋长,命令上写些什么,您说给我听听。”

于是,杨玺章把命令从头至尾宣读一遍。成炳荣先是哈哈大笑,语无伦次道:“有海军配合作战,好呀,好!请海军巡洋舰前来,运送我协渡江,直捣刘家庙,决不含糊……”

正说得起劲,忽听“哇”的一声从口中呕出一大摊,溅到杨玺章身上。接着又是眼泪、鼻涕与呕吐之物,一股脑儿涌出,真是烂醉如泥了。

周围人哭笑不得。协司令部参谋急忙为杨玺章揩净军衣,说道:“统领今晚喝多了,让他先休息一下再说。作战命令万分紧急,我们把标统找来,请副参谋长代为拟定作战计划。否则将误大事。”

杨玺章只好答应主持。首先传令集结小火轮待命,步兵作好战斗准备,然后和标统、参谋共同研究渡江登陆计划。正在此时,海军司令汤芗铭也夤夜到协司令部来,进门说道:“哪位是统领,我来了解步兵登陆地点,以便配合作战。”

杨玺章迎接道:“欢迎海军司令官驾临指导。步兵统领因病休息,由我代他拟定计划,正好共同商量。”

于是,众官长围着作战地图,一致选定对岸五通口为登陆地点。拂晓前,在海军炮火掩护下,步兵乘小火轮渡江作战,占领滩头阵地,然后由谌家矶向刘家庙攻击前进。海军司令汤芗铭标出炮击目标,带随员回舰。各标统回队集合部队,准备出发。

统领成炳荣却是整夜昏睡。次日拂晓也未临阵指挥,待他被炮声惊醒过来时,问护兵道:“哪里打炮?”

护兵说:“我协进攻五通口。”

成炳荣早把昨晚命令忘得一干二净,反而要护兵报告情况。

然后,一骨碌爬起床,只觉头重脚轻,又跌倒床上。

此时,战斗早已打响,步兵在海军炮火掩护下,纷纷乘轮渡江。

由于行动迟缓,大部队出发时已天亮,清军炮兵发现目标,也向渡江火轮开炮。第三协步兵只有一艘火轮得以抢登彼岸,另一艘被敌炮击中,其他火轮受阻而退。而在对岸五通口登陆的小部队,在泥淖中不能立足,与后面失去联络,无人指挥,又乘轮由五通口返回青山。

这时成炳荣大醉方醒,带着酒气赶至江边,见士兵正从小火轮上逃下,东奔西跑,混乱不堪。成炳荣去小火轮找人问话,队官说道:“我们已登陆,只因泥淖太深,统领看我们每人都像泥猴一般,又失去联络,只好退回。”

成炳荣自知情况严重,急找标统研究办法。

正这时,忽见十数人乘马飞驶而来,每人都佩戴督战队红色绶带。领头的手执令箭,是都督帐前搬兵功臣李作栋。成炳荣吓得魂飞魄散,想起前几日第十一标标统杨选青贻误军机而被正法,此番必将拿他问罪。于是,扭头便跑,纵身跳入江中。

十数骑至江边翻身下马,李作栋厉声喊道:“成炳荣,你赶快过来,都督有命令,出来有话说。”

成炳荣在水中作揖央告道:“昨日我虽然喝了酒,队伍还是渡了江,因为指定地点泥淖太深,无论如何不能通过,故没法占领滩头阵地,并非我的罪过。军政府要杀我,我就投水而死,免遭军前行刑之辱。”

李作栋喝问道:“你为何不临敌指挥?”

炳荣回答不出。两标统求情道:“成统领因进攻失败,现已精神失常,不能把他当好人看待。都督如要再进攻,我们可以再战。成统领的责任问题,看以后结果再定。如都督一定要办他,此时万不可当众行刑,恐激起众怒。”

李作栋遂当众宣布道:“进攻计划坚持执行。成炳荣率部继续进攻。关于昨日酗酒误事的责任问题,暂且不提。”

成炳荣听如此说,才从水中直起身子,满面羞愧,狼狈万状,像落汤鸡一般,使人啼笑皆非。众目睽睽之下,又不敢出水上岸。李作栋看一只小拖轮正在水中,便指着说道:“你先上船去休息一下。”

成炳荣无奈,只好爬上小拖轮去,再也无颜出面指挥。只好由两标统协商,取得督队员李作栋的同意,继续部署进攻事宜。

在海军炮火掩护下,又发动第二次进攻,民军登小火轮至五通口登陆,越过谌家矶,直趋三道桥。但那三道桥周围低洼,水势虽退,泥淖仍深,兵力无法展开。桥头又有清兵把守,机枪迎头扫射。

民军进攻不克,激战竟日,无法夺下隘路。退伏桥旁芦苇丛中的三百壮士,遭敌炮火轰击,全部壮烈牺牲。滩头阵地亦无法立足,当晚又返回青山防地。

海军舰只也退回阳逻停泊。至此,海陆联合进攻,以失败而告终。

黎元洪下令撤销成炳荣步兵第三协统领职务。反攻汉口连遭挫败,作战兵力更感不足,黎元洪正拟再通电各省乞援,秘书主任杨玉如持电报进入都督室,喜形于色报告道:“向都督报捷,入川鄂军来电反正。”

黎元洪急看电文曰:“陆军第三十一标于资州反正,杀钦差大臣端方,公举陈镇藩为大汉国民革命军统领,即日回师作战。”

原来这鄂军第三十一标入川后,长期音讯隔绝,不知行止。今忽来电反正,真是特大喜讯。黎元洪急命复电勉慰,令全体官兵早日回鄂作战。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