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回 袁世凯遣使议和 黎元洪转败为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回 袁世凯遣使议和 黎元洪转败为功

隆裕皇太后深居宫闱,宣统小皇帝乳臭未干,满清贵族把挽回时局的希望全寄托在袁世凯身上。许多革命党人则盼望袁世凯倒戈相向,一举推翻清廷,暗中并以大总统名义相许。外国洋人更把袁世凯看成保护在华利益的铁腕人物,认为非袁氏不可收拾残局。

袁世凯何尝没有乘时而起黄袍加身的想法,只是顾虑东南半壁江山义旗纷举,民军声势浩大,共和呼声高耸云霄。纵然坐上皇帝宝座,仅有北方一隅,仍难统一全国,还落个从孤儿寡母手中夺取皇位的恶名。如单纯用北洋军征剿,那革命党、民军又是杀不完、剿不尽的。即便能将革命党、民军赶尽杀绝,自己难免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虑。而唯一完全之策是:假清廷以压民军,假民军以吓清廷,如此纵横捭阖,以收渔翁之利。为达此目的,必须养敌自重,以和谈为幌子,向满清皇室和民军方面多用心计。于是,老谋深算的袁世凯忽出奇招:着调在武汉前线指挥作战的冯国璋为禁卫军总统官。任命北洋嫡系段祺瑞为湖广总督并统率武汉前线各军。转攻为守,准备和谈。

此着遭到皇室贵族的反对。在御前会议上,溥泽气势汹汹地质问:“汉口收复,龟山大捷,正该乘胜渡江,武昌指日可下,为何打胜仗还要停战言和?”

有的提出要北洋军退至黄河以北。另有提出敌人狡诈异常,须有正式担保国提出担保状。更有的则全面反对调停。

启程前,袁世凯以内阁总理衙门公函,请诸代表及随员到锡拉胡同官邸会面。宽敞客厅内客人济济一堂。诸代表都是袁氏的相知好友,人人都是满面春风,说些官场闲话。人员到齐后,袁世凯身着便装,迈着八字步出来相见。客人中陈宝琛年纪最长,曾任山西巡抚,刚奉召回京。袁世凯先向陈宝琛周旋道:“此番和议是朝廷大事,所以特请老世叔出来为国宣劳。”

这时,举座鸦雀无声,均做洗耳恭听状。袁世凯环视周围,略为沉吟又继续说:“我主张现在实行君主立宪最为恰当,将来国民渐渐开通,懂得共和的真谛,再慢慢改为共和政体。”

袁世凯又慰藉几句,便转向各代表发表谈话,说道:“忠君爱国,乃我辈金石不移之志。现朝廷宣誓推行君主立宪,甚得朝野衷心拥戴。只是南方革党、民军仍很猖狂,我们总要想出确保社稷的万全之策。故请诸位商量:到底是用何种国体最为恰当?”

袁世凯所派代表都是汉族人,满族八旗人士很不满意,表示对袁世凯所派代表不敢信任,坚持必须有旗人参加。袁世凯道:“如果贵胄南下议和,人身不敢保险。倘有差错,谁人负责?”

黎元洪道:“此事我亦不能独断,须经会议研究,再行奉闻。”

唐纪仪率代表团乘专车沿京汉铁路南下。到汉口后,下榻英租界嘉宾馆。

王正廷又道:“武昌军政府闻阁下来汉议和,已电请伍廷芳君来鄂。但伍君因在沪不得分身,拟请阁下至沪议和若何?”

南北议和代表走后,武昌黎元洪立即通电各省都督曰:“……此次议和之优劣,端视进兵之迟速及兵力之强弱为转移。总乞各军火速来鄂,以为最后之猛着。”

下午七时,王正廷偕胡瑛、孙发绪再至宾馆正式会谈。孙发绪对唐绍仪道:“阁下游历欧美世界各地,当知目前清廷堪为中国政府否?阁下为汉人中闻名人物,想来也愿为中国谋自由幸福,对当前大局有何想法?”

孙发绪道:“既蒙应允,我等当报告都督,请都督派兵轮护送去沪。”

众人望去,所指正是翩翩美男子汪精卫。同船有相识的,也有不相识而闻名的。只见汪精卫二十七八年纪,面如满月,颜若敷粉,举止娴雅,背后拖着一条紧长发辫,如淑女一般。他三年前谋炸摄政王而被捕入狱,曾作就义诗“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人物。于是,同船许多人慕名前来寒暄攀谈。汪精卫年纪虽轻,阅历不少,娓娓谈起他家庭身世、出国留学、谋炸摄政王以及下狱坐牢等等,使周围人大为倾倒。

此时,孙武静极思动,忽高声说道:“此事万难意见一致。黎都督既被举为全国大元帅,当可决断。我对大元帅所提四条均表赞成,可备文向英领事盘恩提出,以便磋商。同时电告驻沪外交总长伍廷芳。但伍廷芳系文人,主要洽谈政治。他对全国军事形势,特别是武汉前线情况,并不了解。我建议请大元帅向沪派出军事代表,以利和议之进行。”

黎元洪起身答礼,说道:“久闻汪先生大名,今日幸会。”

汪精卫道:“黎大都督主持武昌首义,闻名遐迩,精卫代表北方革命党人深致敬意。”

袁世凯语言委婉,扑朔迷离,尽可够人琢磨,谁还敢发表不同意见?代表们频频点头,或含笑不语,或说些其他闲话,接见也就草草结束了。临行送每人各二百两大清银行支票一张,准备登车南下汉口。

次日,唐绍仪偕数名代表渡江进谒黎元洪。黎元洪勉慰有加,殷勤接待,说道:“有劳阁下,有劳诸位代表,元洪军务在身,有失迎迓,请多原谅。”

电文到达武昌,黎元洪表示谦让,复电“……决不敢受”。不得已,南京各省代表团派四人抵武昌,面谒黎元洪,多方劝进。黎元洪又再次谦让,最后答允“承命”,在武昌接受大元帅之职,条件是:

黎元洪深觉事出蹊跷,立刻把军政府主要文武官员召来集议。

盘恩起身道:“请黎都督与幕僚研究,敝人今日告退,明日再来。”

盘恩回答道:“只要贵都督同意不使武汉三镇再做战场,其他事均可商量。”

英人盘恩道:“北京敝国朱尔典公使来电催问,并希贵都督以文字做出答复,以便进一步斡旋。”

之后,又略谈几句,礼节性拜访即行结束。

唐绍仪道:“多谢盛意。我此次来武汉,渴望能与黎都督一晤,不知能否请黎都督到英领事馆面谈?”

黎元洪大伤脑筋,又召集主要官员研究讨论,众人也感作难。

孙武这番话,大有语压三公之概,众人一致同意。

孙武也不谦让,说道:“大元帅既有委派,当即前往。惟请大元帅先向南京各省代表团及上海方面通电告知。”

散会后分头进行,黎元洪留下少数人斟酌给英领事的复文。孙发绪则起草给南京、上海电报说:“议和及会议诸公,固俱有高见。恐人多事烦,难皆附和。拟除军事归孙尧卿主持外,余请伍先生秩庸(即伍廷芳)担任,庶事权统一,易于解决。是否有当,祈电复。”

唐绍仪略为沉思,说道:“此事待我仔细考虑后再定。”

只有那八旗代表章福荣向隅独坐,不安地想:这次开会,原是因南方主张共和政体,北方主张君主立宪,故要开会讨论。而我们总代表未到开会地点,在船上就宣称赞成共和,这会还有什么开头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