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一回 孙中山当选临时大总统 袁世凯违约炮轰武昌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一回 孙中山当选临时大总统 袁世凯违约炮轰武昌城

同盟会总理孙文(字中山)长期只身漂泊海外。自从他组织兴中会发动第一次广州起义失败后,清政府即以红花银一千元悬赏通缉他,又派大批暗探到香港、广州、新加坡跟踪。孙文在伦敦又为清使馆扣押而蒙难。日本政府也把他当成危险人物“礼送”出境。在广东省香山翠亨村的妻室儿女不得见面。天地虽大,几乎已无孙文容身之地了。

当辛亥革命风雷震撼神州大地之际,孙文正远在美国为革命募集起义经费。中秋节后,孙文行抵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城。他十天前在旅途中接到香港发来密电,但因密码本捆在行李内先期运到丹佛而无法译出。这天傍晚孙文抵小城住进旅馆后,才从行李中捡出电报本。黄兴来电报曰:“居正之代表由武昌到港,报告新军中之同情者必动,请速汇款应急。”

孙文手头无款,就地募集也难凑成大数目,因此便想复电香港黄兴,令武昌新军勿动。时已夜晚,旅途颠簸又甚疲劳,思绪亦纷乱,便打算睡过一夜,再考虑起草回电。

孙文次日醒来竟是午前十时,盥洗后急去饭堂用膳。途经回廊报亭时,孙文掏钱买张当日报纸带到饭堂,打开一看,“武昌为革命党占领”标题赫然入目。再读细文,内有武昌新军起义、炮轰督署、湖广总督瑞澂弃城退守兵轮等一连串消息。孙文立刻判定是同盟会运动新军成功,惊喜莫名。于是,孙文一面用膳,一面起草致黄兴电文,说明复电延迟原因以及今后行动。这是1911年10月12日(农历八月二十一日)午间的事。

武昌起义业已成功,孙文改变在美国各地演说筹款计划。从组织兴中会到同盟会,他前后在广东、广西、云南、湖南等地发动九次武装起义,均以失败而告终,其中尤以年初三月黄花岗失败最为惨重。本以为革命精英丧失殆尽,短期内不可能再行举事,却不期武昌起义竟得成功。湖南萍浏醴起义失败,刘道一牺牲后,孙文曾赋诗一首曰:

半壁东南三楚雄,刘郎死去霸图空。

尚余遗业艰难甚,谁与斯人慷慨同!

塞上秋风悲战马,神州落日泣哀鸿。

几时痛饮黄龙酒,横揽江流一奠公?

现在是有可能“痛饮黄龙酒”的时候了。但又与故国横隔太平洋,当时尚无民用航空,乘轮归国至少要半个多月时间,战局还不知有何变化。考虑再三,孙文觉得自己所能尽革命事业者,不在战场之上,而应从外交方面致力。英国居列强之冠,在华利益最大,英国对中国革命态度举足轻重。因此,孙文拟去纽约转赴英国进行外交活动。

途经芝加哥,孙文为芝加哥同盟分会代拟召开预祝中华民国成立大会通告。又致函英国金融界代表,呼吁伦敦、纽约、旧金山、新加坡、西贡和马来亚等地财政金融界人士,要求给中国革命以财政支持。同时表示:“共和国承认满清政府给予外国人的一切特权和租让权。”

孙文自芝加哥抵纽约后,确定由黄兴领导湖北革命军对清军作战,由胡汉民、朱执信等相机争取广东反正,并致电两广总督张鸣岐,劝其归降革命。同时,对华侨发表演说,向美国朝野人士介绍中国革命宗旨,希望博得各方支持。

之后,孙文乘轮离开纽约赴英国。决计向外国借款,倘得财力支持,便可组成强有力的革命政府。

11月10日(农历九月二十日),孙文抵伦敦居留十余日,与四国银行团主任商谈,要求停止对清政府贷款,未获结果。又托英国友人向英外交大臣葛雷进行交涉,要求英政府断绝对清政府的一切贷款;制止日本援助清廷;取消各处英政府对他的放逐令,以便回国。英政府口头上表示同意。

此时,伦敦英文报纸对中国革命报道日益详细,刊载出江苏、浙江都督府代表通电各省派代表到上海组织民国临时政府。孙文自伦敦致电上海《民立报》曰:“今闻已有上海会议之组织,欣喜总统自当选定黎君,闻黎有推袁之说,度势而行,但求早巩国基。”

11月21日(农历十月初一),孙文抵法国巴黎。接见《政治星期报》记者,发表谈话。再与法国外交部长毕恭会晤。又与东方汇理银行总裁西蒙晤谈,就武昌起义及国内形势发表评论,指出任何力量无法阻止中国革命的胜利。孙文要求给中国革命临时政府贷款,遭到西蒙拒绝。孙文还访问法国众议院,要求法国政府承认中华民国。然后,孙文由马赛乘船回国。

12月20日(农历十一月初一),孙文抵香港。广东省军政府都督胡汉民等至香港会晤孙文,研究武昌起义后的国内局势。胡汉民道:“民清两方正在上海议和,议和结果尚难预料。袁世凯统辖北洋军,心怀叵测,首鼠两端。除非把北洋军击败,革命不可能真正成功。先生现在到南京去,肯定会被举为国家元首。但是,手中无兵,又有何力量直捣黄龙?因此,对先生来说,留在广东建立军事力量,比做傀儡式的国家元首更有意义。先生如留下来,广州可做临时政府所在地。”

孙文不同意胡汉民的意见,说道:“今日大患在于民国无政府,如能创建政府,满清政府必将倾覆,即袁世凯亦未必能长久支持。我如留在广东,即为拒绝面对艰险之政治现实。现沪宁为前方,我不以身当其冲,而在广东以修备战,此为避难就易。革命同志必然非难诘问,我就无话回答。袁世凯诚然不可信任,但是,我利用他结束清朝的统治,总比诉诸战争有益。总之,当务之急是推翻清朝,袁世凯问题可以后处理。即便他以满洲基础为恶,而其基础已远不如前,容易解决。我在海外观察形势,只因革命军骤起,革命飞速成功,且有不可阻挡之势,列强仓猝之间,无以为计,暂时取中立态度。如果目前僵持局面继续下去,革命一旦受挫,列强势必干涉,情况很难预卜。太平天国时戈登和华尔的故事,断不可让其重演。”

经过一番辩论,胡汉民被孙文所说服,便跟随孙文由香港乘轮至上海。

1911年12月25日(冬月初六)早晨,上海外滩十六铺码头挤满欢迎人群。

轮船停靠码头,黄兴、陈其美带卫队登轮与孙文见面,紧紧握手,互道辛苦,询问一路情况,迅即下船。这时,码头外人群水泄不通,卫队簇拥着孙文走出码头。外国记者拦路问:“孙先生带多少款项回来?”

孙文微笑答道:“这次回来,分文未带,带回来的只是革命精神。”

记者们不相信,原来《民立报》早放出风声,说孙文携带巨款归国。外国记者又问:“对目前和议,孙先生有何看法?”

孙文用英语回答:“革命目的不达,无和议可言。”

然后,黄兴陪同孙文乘车到法租界尚贤堂下榻。接着,各方人士前来拜访,宾客盈门,多是社会贤达,立宪名流。至晚始散。

夜阑人静时,孙文、黄兴才得单独商谈国事。孙文询问民、清双方谈判情况。黄兴道:“唐绍仪致电袁世凯请予召开临时国会,由国民公决政体。现在双方业已商定,已宣告独立的南方十七省,由民方发电召集。直隶、山东、河南,东三省、甘肃、新疆由清方发电召集。内蒙古、西藏由双方分电召集。唯开会地点、日期,尚未决定。”

孙文道:“如此等于议而未决,拖延时日,会中敌缓兵之计呢!”

黄兴道:“唐绍仪从北京转道武昌来上海,先与张謇晤面,表示民方如推袁世凯为总统,清室退位不成问题。我曾私下郑重表示:先推翻清政府者为大总统。唯至今谈判进展迟缓,召开国会颇费时日,中途出何变故实难预计。章太炎从日本归来,提出‘革命军起,革命党消’。江浙各界名流,亦多附和袁氏,政治形势十分复杂。财政亦极困难,我商请张謇出面向日商三井洋行借款三十万元,暂作军政费用。筹组政府事正感为难,幸喜先生来电归国,同志一致商定,请先生出任临时大总统,以奠国基。”

孙文道:“明天上午,我得去回访慰勉各方人士。下午召开吾党最高干部会,研究局势。财政问题可设法解决,英国外交界人士向我许诺,只要中国成立革命政府,可以由政府商谈借款。”

当晚,黄兴回到寓所。夫人徐宗汉和张竹君女士正在等他归来。黄兴把迎接孙文情况说过,又道:“总理明晚召集干部会,但那尚贤堂人声嚣杂,不得安宁,要找个合适的地方才好开会。”

张竹君道:“那就在哈同花园。章太炎先生曾下榻那里,革命同志相率访问,每日集议。现章先生去南京,花园宾馆空闲出来,可以借来开会。”

黄兴道:“哈同花园甚好,环境优美清静,只是又要烦你前去商谈接洽。”

张竹君道:“天亮我就先去找哈同商量。”

黄兴道:“你去哈同花园,我须向南京打电话,要遁初(宋教仁字)赶回开会。”

次日晚间,在哈同花园设宴,同时召开同盟会最高干部会。出席者有:孙文、黄兴、宋教仁、胡汉民、汪精卫、陈其美、马君武、居正、张人杰等。席间,边饮边谈。闲话说过,黄兴便道:“我有正式提议:湖北黎都督、江苏程都督、浙江汤都督先后通电,敦请总理回国组织政府。我拟再以吾党名义提请南京各省都督代表会,举吾党总理为民国总统,不知诸位意见若何?”

胡汉民道:“武昌首义,克公率军鏖战阳夏,光复东南十七省。各省代表多是同盟会员,组织政府事,当然由吾党决定。吾党总理出任民国总统,乃顺理成章之事。”

居正则将在武昌出版的《中华民国公报》从公文包中取出,说道:“武昌首义后第三天,便出版《中华民国公报》,即以吾党总理名义号召天下。吾党总理出任民国总统,实为天经地义。”

宋教仁道:“举吾党总理为民国总统,克公出任内阁总理。”

黄兴道:“我不组阁。如组阁请另举贤能。”

胡汉民主张不设总理。于是,就总统制和内阁制各抒己见,相持不下。

孙文道:“内阁制适于正常时期,为不使元首处于政治要冲,所以由内阁总理对国会负责。而现在为非常时期,我们不能对于唯一置信推举之人,又设法防制。我自己也不愿自居神圣赘疣,耽误革命大计。”

张人杰道:“先生说得好,吾等唯有遵从先生意见。”

宋教仁力争道:“内审国情,外察大势,我认为内阁制最适于民国。”

黄兴劝阻道:“遁初不必坚持己见,即以先生意见行事。方案既定,时间紧迫,我们明日去南京,与各省代表商量。”

第二天,黄兴偕宋教仁等专车赴南京,出席各省都督府代表会。黄兴举荐孙文为总统候选人。并提三项提案:一、改用阳历纪元;二、武昌起义后以黄帝纪元,改为中华民国纪元;三、政府组织采取总统制。经代表讨论:一二两案并为一案,惟民间久用阴历,改为阳历后,注明阴历节候,以利农事。宋教仁又提出政府采取内阁制,黄兴仍谦逊不允,遂通过总统制。时间紧迫,决定由代表会秘书处筹备一切,隔日举行正式选举。

晚间,孙武率领随员拜访黄兴。原来孙武由武昌乘轮至上海,适逢南北和议休会。孙武急去沪军政府找陈其美,要他引见孙文、胡汉民。陈其美严词挡驾,说总理正在研究起草就职宣言,住址保密,谢绝会客。后闻黄兴在南京筹组政府选举总统,便乘晚车赶来。

孙武身穿将校呢制服,前呼后拥,气概非凡。黄兴整日游说,已甚疲劳,强打精神出来接待。略为寒暄,孙武说道:“黎大元帅委派我为民军军事代表,出席上海和议。英国驻汉领事转来英美公使意见,提出武汉三镇不做战场一事,黎大元帅通电各地军事长官征求意见。现南北和议休会,尧卿特前来向克公请示机宜。”

黄兴半天不语。只因孙武原对黄兴指挥汉阳作战不满,遇事掣肘,借刀杀人以及汉阳失陷后种种行为,黄兴对他早存戒心。这次找来请示机宜,必有所图。黄兴沉吟说道:“和议事我未过问,一切均由伍廷芳先生主持,可找伍先生谈谈。”

孙武道:“伍先生是文人,对军事并非所长,对武汉战事更不了解。克公曾指挥武汉战事,黎都督临行嘱咐,要我就近随时向克公请示。”

黄兴道:“我现在正忙于筹组政府,实在无暇顾及。”

孙武顺势道:“既然成立政府,即以陆军部长或副部长名义,出席南北议和,可以增强我民军声望。”

接着,孙武长叹一声,不胜感喟道:“我十八岁考入湖北武备学堂,与吴录贞、傅慈祥同班同学。庚子自立军起事,吴录贞介绍我协助唐才常,命我为岳州司令。自立军失败,不得已而离开陆军。武昌首义,全凭我过去与陆军之关系。克公负责筹组政府,我甚想回陆军供职,盼克公能予关照。”

黄兴默然,许久才淡淡说道:“人事问题,待选举后,再由总统提名才好。”

孙武感到大受冷落,满腹牢骚又不好发作,转身带护兵匆匆离去。孙武至江苏教育会招待所,恰逢居正、杨时杰在房间内。打过招呼后,孙武愤然说道:“二位均是湖北代表,此次革命,首由我辈在武昌发动新军起义,才取得今日结果。现在组织政府,湖北共进会功不可没。请问:仍像他们过去那样,专在沿海数省东突西击,能有今日形势吗?俗话说:吃水不忘掘井人,在南京组织政府,便把武昌视若草芥,这未免太使人寒心。”

居正笑着说道:“摇清兄刚刚出任南北议和军事代表,何来如此烦言?”

孙武道:“既然组织政府,就请政府派人出席和议。我不做这劳什子军事代表,我明天就回武昌去。”

说着从怀中掏出委任书,掷于桌上,高声喊道:“请将委任书交给黄克强。”

说完,拔脚便走。杨时杰劝道:“不要意气用事,有话慢慢说。”

孙武拂袖而去,带领随从去市内大旅馆下榻。

阳历12月28日(冬月初九日),南京各省代表提名孙文、黄兴、黎元洪为总统候选人。次日,各省代表齐集江苏教育会会场,准备选举,忽有谭人凤从湖南返里赶到,许多熟人以为他刚从武昌来,纷纷询问武汉战事情况。谭人凤高声说道:“武昌城固若金汤,北伐军枕戈待旦。目前各省援军咸集,只待一声令下了!”

谭老先生精神矍铄,口若悬河,博得周围人热烈鼓掌。谭人凤转身看到居正、杨时杰,忙打招呼,凑近低声说:“你们湖北代表,总统选黎元洪、副总统选黄兴。”

居正会意一笑。

浙江代表汤尔和任大会主席,宣布开会。先由大会秘书长宣读通过的临时政府组织大纲,按照大纲选举临时大总统。计到会十七省代表,每省代表无论若干人,推一名代表投票,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秘书长问:“有异议否?”

众人回答:“无异议。”

于是,秘书长发选票,谭人凤大声喊:“湖南代表票给我。”

秘书便将湖南选票交谭人凤。原来谭人凤长期对孙文有成见,便投票黄兴。依次投票毕,监票人开票揭晓:孙文得十六票,黄兴得一票,合计十七票。孙文得票总数超过三分之二以上,当选为临时大总统。

同时议决:各省代表写签名书,交正副议长,电请孙文到南京就总统职。孙文在上海接电报后,发表致各省代表和都督、军司令长官电文,表示接受。

公元1912年1月1日,孙文由上海乘专车赴南京就职,沿途城市各地方官吏列队迎送,群众欢呼:“共和国万岁!”

鞭炮声、口号声响彻云霄。

车到南京,南京城内人民拥塞街头,欢声雷动。以两江总督衙门改作临时总统府,孙文入署内小憩,各省代表前来拜谒。

晚十时,各省代表及陆、海军代表齐集临时总统府大厅。孙文出席登台就职。军乐大作,人们欢呼“共和万岁!”

首由代表团负责人报告选举经过,并请大总统向全国国民宣誓。孙文遂登台宣誓:

颠覆满清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于国,为众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界,为列邦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谨以此誓于国民。

宣誓毕,代表团授孙文大总统印,并致颂词。孙文又发表《临时大总统就职宣言》。

南京各省代表团通电各省:“本日在宁开临时大总统选举会,到会者十七省。孙文先生当选为临时大总统,特此布告。”

电报到达武昌,黎元洪复电祝贺。又传谕军民各界,《大汉报》武昌版发行套红号外。武昌机关、商店张灯结彩,燃放鞭炮以示庆贺。正在万民欢腾之际,忽闻隔江汉口枪声大作,清军龟山炮台向武昌城内连发数炮,铜币局、粮道街中弹起火,炸死炸伤许多百姓,霎时间城内秩序大乱,居民又携带家小拥出城门,重现前次清军炮击武昌时之惨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