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三回 武昌城辱将操戈 北京城胁使施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三回 武昌城辱将操戈 北京城胁使施谋

袁世凯于小站练兵起家,京津乃其发祥之地。三十年来,宦海沉浮,现已取代朝廷,又有重兵在握,哪会去南京就职临时大总统?!他以退为进,通电南京政府并各省、各军曰:“……若专为个人职任计,舍北而南,则实有无限窒碍……内讧外患,递引互牵……举人自代,实无合宜之人……反复思维,与其孙大总统辞职,不如世凯退居……今日之计,惟有南京政府将北方各省及军队妥善接收以后,世凯立即返归田里,为共和之国民。当未接收以前,仍当竭智尽愚,暂维秩序……”

于是,建都地点问题便在全国引起争论。各省都督、将领发表通电,有的主张建都南京,有的主张建都北京,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武昌乃首义之区,举世瞩目,诸将校逼迫黎元洪通电表态。黎元洪认为:主张建都南京,将得罪袁世凯;主张建都北京,必然得罪孙文。思虑再三,莫若虚晃一枪,电请南北各派代表至汉口会商建都地点,组织中央政府。

黎元洪集中精力收束军事,业已传知各部队,一律原地集合待命。各兵站部一律撤销。又向各路援军发出训令,要求迅速做好准备,各回原省训练。计划将湖北所扩编之八镇兵力,分为八个管区。每镇所辖两协,裁减老弱病残,并为一协。只等春节过后,便付诸实施。

转眼壬子年春节,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清朝皇帝退位,共和大局已定。北洋军已从汉口、汉阳撤退。武昌城欢庆劫后新生,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别是一番热闹景象。特别那参战军人,“逢人称首义,无兵不元勋”。春节放假,欢宴痛饮。骄兵悍将,个个英雄。

正月初三,第八协统领黄申芗带护兵去大朝街孙武公馆拜年。

这公馆原是旗人铁忠旧居,黄申芗在门房掏出名片,卫兵入内回来说:“孙部长有客人,请统领稍候。”

黄申芗顿觉怠慢,心中已有三分不快。又一转念,什么贵客?不妨看个究竟。

等了半个时辰,黄申芗已不耐烦,才见三位客人走出正房,个个紫貂轻裘,一派富贵。孙武在台阶上拱手送客。黄申芗看那客人,无一相识,似是立宪、绅士之流。心想:孙武专门结交这般人物,怪不得再不认咱穷哥们儿!心中更增添三分不快。

直到卫兵传话请进,黄申芗才经院心步入正房客厅。只见客厅阔绰无比,波斯地毯、红木家具,二龙戏凤的金丝屏风、景德镇的古瓷瓶和各类摆设,炫人眼目。黄申芗忆起孙武在黄土坡的木板房,今非昔比,不胜惊异。

半天,孙武从屏风后走出,黄申芗拱手贺喜道:“给摇清兄拜年!”

孙武拉长面孔,漫不为礼,只点头让坐。黄申芗愕然,似看出因称兄道弟而不高兴,便改口道:“年前拜谒部长不遇,闻您忙于组织民社,想来一切顺利。”

孙武答道:“托你吉言。”

黄申芗更添加三分不快,心想:过去共患难,情同手足兄弟,今日竟如此冷淡,真无良心,待我刺他几句。于是问道:“今天特地前来请教部长:这民社和共进会是怎样关系?下面共进会的老同志不太清楚,到处议论纷纷。”

孙武沉吟道:“民社尚处初创阶段,今后如何发展尚待理事会研究。至于共进会嘛,完成首义任务,应该考虑结束了。”

黄申芗又问:“民社宗旨是什么?”

孙武道:“民社宗旨: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为民众谋福祉。”

黄申芗道:“传闻裁军,每镇淘汰一半。七八两协并为一协,如果仍归邓玉麟统率,我情愿解甲归田。”

孙武问道:“这是为么事呢?”

黄申芗道:“部长应该记得,共进会原是以联络会党为主。我在陆军学堂串联种族研究会、同盟会社、自治团、将校研究团等参加共进会,举您为军务部长。您赴广东,以孙文名义委我为第二镇统制,暂率共进会。我将机关由汉口迁武昌。庚戌三月,长沙抢米风潮,湖南焦达峰约我起兵响应,订下密约:湘鄂同时举义,湘以粮济鄂,鄂以械济湘,起义成功,推有威望者为都督。因事泄,我亡命去上海,辗转江西、安徽各地为共进会联络帮会组织,受尽苦难。武昌首义成功,同志写信要我归来……”

孙武很不耐烦,啊呀一声道:“你这长篇大论,原是嫌官小啊!统领地位已经不小呢!”

黄申芗蓦地站起身,忿然说道:“你不愿听,就此告辞!”

于是,带上护兵,拂袖而去。

路过第七协司令部,黄申芗便去找蔡汉卿吃酒遣怀。蔡汉卿起义前是炮八标正目,现已擢升第七协统领,与黄申芗同属共进会人。二人把酒畅谈,又提起孙武来。蔡汉卿说道:“孙武发了大财。汉阳撤退夜晚,武昌混乱,他和张振武密商,将藩库存银三十万两运去葛店江轮上。熊秉坤派兵阻止,孙武拒不认账,说是运上海采购军械服装。我们舍生冒死,把他抬举到军务部长。我们至今每月仅领二三十元,他独享荣华富贵,太对不起朋友。刚当了几天官,就这样摆架子,天长日久,还得了吗?”

黄申芗道:“孙武从上海网罗一些失意军官来武昌组织班底。他手令黄元吉把第三协统领位置让给一个姓夏的。黄元吉是共进会老同志,起义有功,现被甩在一边,当什么参议。这都是孙武捣的鬼。”

蔡汉卿呷一口酒,满面绯红,说道:“年后裁军,说不定我俩位置也要让给他们。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拥护你把他打倒。”

黄申芗道:“我拥护你来干。”

蔡汉卿道:“我是老粗,干不了。黄哥文武全才,你来领导,我听你的,我一定追随就是。”

武昌城内,七八两协共同负责守卫。蔡汉卿膀大腰粗,却目不识丁。黄申芗文韬武略,颇有威望。二人歃血为盟,密议起事。

黄申芗回司令部后积极活动,派亲信参谋出面联络,组织“群英会”,把同意打倒孙武的共进会老兵都组织一起,把毕血会、将校研究团等军人串联起来,与文学社也暗通消息。每人发给白布袖章做符号。老兵们听说孙武发了财,作威作福,正是有气无处出,个个摩拳擦掌要找孙武算账!

正月初九夜晚,第七协统领蔡汉卿来到协司令部,和黄申芗做最后部署。议定关闭城门,半夜后戒严,无白布袖章不得通行。蔡汉卿道:“我举黄大哥为总司令,今晚举事,马到成功。”

黄申芗道:“遵蔡哥之命,愿做前驱。”

喝过鸡血酒而散。

深夜十一时半,黄申芗举手枪向天空连放三响。各军营戴白袖章者呼啸而出,高喊:“打倒孙武!”

“打倒军务部!”

喊声震天。群英会直奔孙武公馆,捣开大门,黄申芗率兵入内。人们高喊:“孙武出来,兄弟们找你有话说。”

孙武妻李氏出面应对道:“他晚饭后过江去汉口了,弟兄们找他有么事?”

进屋搜索,不见孙武人影。人们道:“孙武跑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老兵愤怒,将孙武全家关进厢房内。设司令部于会客厅,挂起汽灯,黄申芗就灯下起草布告,悬赏缉拿孙武。众士兵把屋中资财、箱笼搬到院心,堆积如山,准备展览。有的军士高喊:“打倒孙武走狗邓玉麟!”

“打倒孙武死党李作栋!”

于是,又去捉拿邓玉麟、李作栋,邓、李二人早已闻讯潜逃了。

夜深不辨人影,大朝街一带人声鼎沸,乱成一团。也有浑水摸鱼的,孙武公馆附近居民,闯进乱兵,横遭抢劫。

一支手枪队由大朝街向小朝街窜去,进至小朝街十号门前砸门。第二镇统制张廷辅正在家中与参谋打麻将消遣,闻声从正房走出喝问:“什么人?”

张廷辅在门口亮处,歹徒隐蔽墙头下暗处,恶狠狠说道:“我奉令来结果你性命!”

砰砰连发数枪,张廷辅当场中弹毙命,夫人贺氏急来救护,也被击伤。歹徒呼啸而去。武昌城内枪声乱发,骚扰通宵,几有不可收拾之势。

此时,黎元洪已把家属从上海接回武昌公馆,这夜他正在二夫人危氏房中歇息。鱼水欢后,黎元洪忽被枪声惊醒,院心也传来卫队说话声,隐约听到声音说:“我有急事向都督报告。”

另一声音说:“都督已经休息。”

黎元洪先咳嗽两声,高声问道:“外面是什么人?”

卫队走近窗外报告道:“第七协蔡统领有紧急报告。”

黎元洪道:“是汉卿吗?怎么乱打枪,出什么事?”

蔡汉卿隔窗报告道:“我是汉卿,城内出事,我已带兵前来保护都督公馆,有重要情况报告。”

黎元洪道:“好,我起来。”

危氏点灯,黎元洪穿衣下床走到外屋。蔡汉卿报告道:“报告都督,城内出了乱子,黄申芗自命为总司令,带八协士兵‘倒孙’,要打倒孙武,已把大朝街包围。”

黎元洪道:“黄申芗怎么带兵闹事?为什么打倒孙武?”

蔡汉卿道:“原因不详。”

黎元洪魂魄稍定,喘口气道:“太胡闹,我回军政府,外面情况怎样?”

蔡汉卿道:“外面满街乱兵,夜深行动不便,还是待天亮后,部下带兵保护都督去军政府。”

黎元洪又问:“军政府情况若何?”

蔡汉卿道:“已派兵保护。”

黎元洪夸奖道:“汉卿真胆识过人,明日我要委你重任。”

蔡汉卿说道:“多谢都督栽培。”

拂晓,乱兵回营。黎元洪在重兵护卫下入军政府,各方立即送来报告:黄申芗率部“倒孙”,在孙武公馆设总司令部;第四镇统制邓玉麟被赶走;第二镇统制张廷辅被枪杀;城内居民遭抢劫。黎元洪大为震惊,命令蔡汉卿关闭城门,缉拿凶手,负责城防。派参谋通知黄申芗前来报告事变经过。

黄申芗进军政府就被卫队夺下指挥刀和手枪,押入议事厅,军务部人员先已到齐。黎元洪走出质问黄申芗道:“你协昨夜干的什么事?”

黄申芗答道:“共进会同志昨夜去孙武公馆找他讲理。孙武潜逃,触怒众人。起义前,孙武一贫如洗,今日挟资致富。部下已将其财产登记在册,请都督过目。”

说着,呈上明细表册。

黎元洪也不看表册,厉声说道:“第二镇统制张廷辅被枪杀,凶手是谁?居民遭抢劫,这又是为什么?”

黄申芗道:“我是在尽量维持秩序……”

黎元洪道:“你带兵闹事,你是怎样维持秩序的?那请你来做都督好了。”

黄申芗嗫嚅说道:“孙武太对不起人。”

黎元洪道:“孙武如何,从未听到你们有过报告。他纵有不是,能够这样自由行动吗?”

黄申芗改口道:“请都督维持秩序。”

黎元洪申斥道:“你破坏了秩序,叫我来维持吗?”

周围军务部人员都对黄申芗怒目而视。黄申芗自知事态严重,连声道:“请都督做主,请都督做主。”

黎元洪道:“你要打倒军务部,你就来当军务部长,军务部人员都在这里。或者你担任第四镇统制,负责武昌城防,首先把昨晚杀人、抢劫的凶犯捉来。”

黄申芗道:“不敢当,不敢当。”

黎元洪道:“既然你不敢承当,只有暂时回避了。”

黄申芗低头谢罪,无言回答。黎元洪命黄申芗退下,宣布第七协统领蔡汉卿升任第四镇统制,全面负责武昌城防治安。

与此同时,孙武在汉口闻知武昌发生骚乱,公馆被抄,怒不可遏,但又不敢渡江回武昌,便向报界发表宣言称:“……闲散军士集合暴动,行同匪类,将武家抄洗一空……今后入山,谢绝世事……”

另有,与孙武友好而去职者有邓玉麟、高尚志、潘善伯、牟鸿勋等数十名原共进会干部。从此,共进会便无形解体了。

蒋翊武在汉口日租界设立招抚机关,忽传武昌变乱,第二镇统制张廷辅遇害,不禁失声恸哭。张廷辅原是文学社经理部长,起义前以小朝街十号为总机关。事泄后,张廷辅全家被捕入狱。首义功臣竟遭暗害。蒋翊武痛心疾首,也发表公电痛斥暴行,宣布将以武装维持治安云云。

各国驻汉口领事馆及京、沪各大报社,更把武昌“倒孙”大加渲染,披露报端。南京政府致电黎元洪查询一切。黎元洪则不愿家丑外扬,更不愿事态扩大影响个人声誉,复电称:“顷据军界同人呈称,军务部长孙武,不克称职,请予撤换……现已遵照临时政府电谕,改部为司,委任曾广大为军务司长……外间传言军民暴动,孙武家属被戕,悉无其事……”

武昌“倒孙”骚乱之时,北京城亦正酝酿一场更大的“兵变”。

袁世凯无意南下就职第二任临时大总统,南京参议院便派出蔡元培、宋教仁、汪精卫等五人为专使前往北京“催驾”。蔡元培一行抵京,只见车站搭起彩门,悬挂五色国旗,一片节日气氛。袁世凯特开正阳门以示隆重欢迎。当日下午,袁世凯便会见南下专使,蔡元培呈递孙文请袁南下就职的手书及参议院选举袁为临时总统的选举状。次日,袁世凯又邀请五专使举行茶话会,热情周旋,连声说道:“正准备南下,正准备南下;安排留守人员,即可就道。我不但要到南京,还须去武昌,与黎副总统晤面。”

于是,袁世凯命把地图拿来摊开,指点说道:“先沿京汉铁路南下到汉口转武昌,然后再乘轮船至南京。届时请诸位先生同行可以吗?”

专使们连连点头微笑,心想袁世凯不好再推辞了。

蔡元培等五专使在迎宾馆下榻,北京、天津各团体代表纷纷前来拜访。或座谈、或请愿、或上书,众口一词都说袁世凯不可离开北京。蔡元培等便婉言解释。来访者络绎不绝,军事将领也拍来电报,专使们穷于应付,疲惫不堪。

到正月十二日晚间七时半,忽然驻扎朝阳门外东狱庙的第三镇第九标炮营一声枪响,士兵们呼啸拥上街头,个个歪戴军帽,手持铁器棍棒,抢街掠巷,然后冲进朝阳门内。接着,禄米仓、帅府园、煤渣胡同及东城土地庙驻军群起响应。散兵满街,呼啸过市。

一时枪声大作,火焰腾空,变兵沿途骚扰,土匪、流氓趁火打劫。凡金店、钱庄、首饰楼、钟表铺、饭馆、广货店等均遭抢劫。商民百姓哭天不应,哭地不灵。

南京政府五专使下榻迎宾馆,地处煤渣胡同。兵变之时,正在餐厅准备用饭。饭菜已经摆好,刚要入座,忽闻远处枪响,接着胡同内一片嘈杂声,乱枪猝发,附近燃起大火。专使们大骇,忙问:“外面发生什么事?”

侍者前来报告道:“驻军闹兵变了,反对袁宫保离开北京。”

侍者又来商量说:“乱兵闹事不得了,躲避一下吧!隔壁是教堂,有洋兵保护,乱兵不敢进去,不如把饭菜搬到那边去吃。”

五专使胆战心惊,只好答应去教堂用餐。忽然,侍者又跑进来说:“乱兵进街了,外面不能走,赶快搬梯子翻墙头去教堂。”

果然门口已被乱兵围住,一片吵闹声,乱兵在喊:“我们找南京专使说理。”

专使急随侍者翻墙,蔡元培、汪精卫还未走脱,乱兵已持枪冲进宾馆。蔡、汪转身躲进一间小屋,把门闩紧。乱兵闯进饭厅,乱喊乱叫,寻找南京专使,人未找到,便把饭桌掀翻,呼啸而去。

乱兵骚扰经宵,商民遭抢劫的有数千家。天亮后,袁世凯派副大臣梁士诒到宾馆看望五专使。见面寒暄,梁士诒叹道:“现在全国倡行革命,人心浮动,北方秩序很难维持,像目前这种情形,如果不能及时调度、弹压,确保地方安定,就很容易引起外国对我国用兵的祸事,这一点是切实应该注意的。”

专使们既受兵变惊吓,又看到马路上洋兵进城保护使馆,早已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梁士诒道:“此地也不安全,诸位还是搬到六国饭店下榻吧!”

至此,南京五专使只有听人摆布。住进六国饭店后开会磋商,致电南京政府,提议取消对袁世凯南下要求,准许袁世凯在北京宣誓就职。

袁世凯则发表通电,述说北京兵变,不能南下之苦衷,建议由副总统黎元洪到南京代受职权。武昌黎元洪复电:“不能前往。”

同时,黎元洪也通电全国说:“舍南京不至乱,舍北京必至亡。”

北京段祺瑞、姜桂题、冯国璋三军统亦发通电:“临时政府必应设于北京。”

湖南都督谭延闿亦通电:“……非建都北京,不足以谋五族之统一……”

保定、天津亦相继发生兵变,抢劫,焚毁,与北京如出一辙。

北京兵变产生预期效果。3月6日,南京参议院议决六条,允许袁世凯在北京就职。

3月10日,袁世凯身着大礼服,在北京宣誓就职中华民国第二任临时大总统。蔡元培等专使出席仪式。时间仅只半年多,袁世凯由高卧彰德赋闲之废员而东山再起,由湖广总督、钦差大臣,直至内阁总理大臣。最后,取得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宝座。

4月1日,孙文以大总统名义公布参议院法后,至参议院行解任礼,将印绶交还参议院并发布解职令。袁世凯立即致电孙文:“……公为民国第一华盛顿,功成自退,万众倾心……乞即日北上,惠我方针。”

孙文阅电报后鄙夷一笑,自语道:“何来功成自退?真伪善之极。”

正这时,胡汉民持电报前来说道:“武昌黎副总统及湖北公电,邀请先生赴鄂巡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