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演义

辛亥演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四回 孙中山登临黄鹤楼 文学社归并同盟会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四回 孙中山登临黄鹤楼 文学社归并同盟会

孙中山接到袁世凯邀请北上电报,知是虚与委蛇,但又不便立即回绝。恰在此时,武昌黎元洪飞电邀请赴鄂巡视。孙中山向胡汉民道:“武昌乃辛亥革命首义之区,我向往已久,正好应邀前往。袁氏电邀北上事,暂时搁置,不知你意下若何?”

胡汉民道:“先生意见甚好。武昌黄鹤楼,乃登临胜地;阳夏鏖战,名震中外,先生前往游览巡视,当使山川增色,英烈含笑,也略可消除数月国事之辛劳。黎元洪为吾党举为协理,尚未晤面,正该借此机会聚首。”

孙中山道:“言之有理。请电复黎副总统,我们先回上海逗留数日。然后溯江去武昌。”

4月1日晚间,同盟会留南京全体会员于复成桥商园饯别欢送孙中山。孙中山发表演说,题为《民主主义与社会革命》。宣布:“……今后吾人将为社会革命而奋斗。”

4月2日清晨,孙中山偕胡汉民带卫士去明孝陵打猎。晚间,黄兴前来看望孙中山,谈过正题后,孙中山把侍卫长郭汉章找来,说道:“我们朝夕相处三个多月,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我就要去上海,你留下来跟随克强先生。”

黄兴对郭汉章道:“准备派你去留守府,担任中校副官。”

郭汉章转向孙中山恳求道:“我愿永远追随先生,保卫先生,还是让我跟先生一起走吧!”

孙中山道:“我从4月1日起就是老百姓了,不能再有侍卫长。你是国家军官,跟随克强先生一起工作,不是一样为国家服务吗?”

郭汉章含泪惜别,只好表示从命。

4月3日,孙中山偕随从人员离南京赴上海。这时,孙夫人卢慕贞、子孙科、女孙瑗、孙琬已由广东香山县家乡抵沪。多年天各一方,今日才得团聚。孙中山在沪停留期间,去南京路同盟会机关发表演说,答上海《文汇报》记者问,并视察江南制造局。4月7日,孙文偕随从人员及家人登轮,启程赴武汉。

武昌黎元洪动员各界热烈欢迎孙中山一行。4月9日,雨后初晴,碧空万里,风和日暖,江面镜开,欢迎人群手执彩旗汇集黄鹤楼下,翘首东望。时至下午,果见联鲸、湖鹗两轮鼓浪而来。江边欢呼声起,人人渴望一睹先生神采。

联鲸、湖鹗两轮先泊汉口,黎元洪派第四镇统制蔡汉卿等前往迎候。孙中山一行换轮过江抵武昌。同行除家人外,随员有宋子文、胡汉民、汪精卫等人。孙中山一行登岸后,乘马车由汉阳门入城,经长街直达阅马场军政府。沿途彩旗飘扬、万民欢呼。

黎元洪率文武官员在军政府大门前恭候迎接。孙中山下车后,两人热情握手,互致问候。延入军政府内休息,宾主交谈,共进晚餐。然后,孙中山一行再乘马车赴监署行辕下榻。

10日晨,黎元洪前往孙中山行辕回拜,邀请孙中山出席军政各界代表欢迎会。孙中山说道:“武昌首义时,我在美洲看到英文报纸上报导武昌革命军占领楚望台军械库。我们先到楚望台参观,然后去军政府。”

黎元洪表示赞成。于是,孙中山、黎元洪同乘马车在前,随行人员及骑兵护卫殿后出发。至楚望台,孙中山先巡视了军械库。再登高遥望中和门城楼,听取黎元洪介绍道:“这楚望台是明初建筑,早已倾圮。张文襄公(张之洞)督鄂,在原台基础建此军械库。武昌首义之夜,工程营先占领此处,分发枪支弹药。南湖炮队进城后,架大炮于中和门城楼,步炮配合,猛攻督署。瑞澂连夜逃往楚豫兵轮……”

参观后乘车直趋军政府。这时,各司、镇、军事学校、水师统领、文武官员一百三十余人,夹道分列府内两侧,热烈欢迎孙中山一行。

黎元洪先做介绍,孙中山挥手致意说道:“民国成立,咸感幸福,推本溯源,都是在座的同志们首先光复武汉的功劳。本人躬逢其盛,感到十分荣幸。现在革命初成,战事终了,开始建设,希望大家勉力从公,做出成绩,恢复主权,奠定邦本,国家定会兴旺发达起来的。”

接着,孙中山步入礼堂发表长篇演说。题为《共和与自由之真谛》,说道:“此次革命为国民革命,乃为国民多数造幸福……”

演说最后谈到他辞去大总统一事说道:“我这次辞职,外间有谓功成身退,其实不然,身退则有,功成则未也。仆之解职,有两种原因:一在速享国民之自由;一在尽瘁社会事业。吾国种族革命、政治革命俱已初成,惟社会革命尚未着手,故社会事业,在今日非常紧要。”

会场中不时响起热烈掌声。

黎元洪也洗耳恭听,似有所悟,即席致词道:“希望在座诸君深切体会中山先生训示。湖北首义,如果没有各省及时响应,武昌孤城,很难坚守,革命大局将不堪设想。而全国各省闻风响应,是由于深受中山先生多年奔走倡导革命的影响。目前社会流言,‘革命军起,革命党消’,我和在座同志,都要提高警惕,互相勉励,谨防违背革命宗旨,加强团结,遵守纪律,不谋私利。以不辜负中山先生的告诫。”

随后,宋子文为与会全体人员摄影,孙中山与黎元洪又单独并肩合影留念。

午间,黎元洪举行盛大宴会,招待孙中山及随员一行。乐队奏乐,孙中山、黎元洪频频举杯敬酒,席间气氛十分热烈。

下午三时,孙中山偕胡汉民、汪精卫、公子孙科、二女公子等经南楼、官钱局出平湖门,纵览长江。然后,由汉阳门进城至黄鹤楼。

民众演说团及社会党代表等举旗欢迎,孙中山与各界代表在奥略楼前合影。此时,群众愈聚愈多,代表们邀请孙中山发表演说。孙中山向在场群众问好,说道:“今天我到武昌城头,奥略楼下,交友谈心,确实感到宽慰。我自己流离海外,提倡革命二十余年,从来未敢安闲。去年武昌首义,各省响应,成立共和。留此江山胜迹,我也得以归国,和大家一道畅游欢叙,岂非生平的莫大幸福!我们不再是满清统治下的老百姓。从现在起,我们应当有主人翁思想,不再听任专制的奴役、愚弄、宰割。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享国民之权利,尽国民之天职。”

孙中山演说完毕,胡汉民、汪精卫也相继讲话。

黄鹤楼上群众如浪似潮,一群天真烂漫的儿童,手举彩旗,边走边唱:“打满清,请黄兴。守汉阳,攻南京,是福星。他说话,我爱听!”

奥略楼披上金色晚霞。孙中山携公子、二女登楼,指点江山,极目眺望。下楼后又到抱膝亭、吕祖阁,看“鹅”字碑及其他碑刻。

直到黄昏月上,始乘兴而归。是为孙中山生平唯此一次登临黄鹤楼,时间在公元1912年4月10日下午。

4月11日,武汉商会、民社等十五个团体,派员具柬请孙中山赴汉口出席欢迎大会。孙中山先率领随员乘轮渡江至汉阳。黎元洪派第一镇统制随行护卫。登岸后先视察汉阳钢铁厂、兵工厂。兵工厂破坏严重,机器设备损失甚大。孙中山向厂长说道:“必须设法在两三年内配备齐全,迅速开工。不知需多少经费?”

厂长答道:“损失巨大,约需经费五六百万可恢复原貌。”

孙中山道:“以后,将为设法筹措。”

视察兵工厂后乘马车去十里铺,沿途弹痕累累,满目疮痍,战争创伤触目可见。孙中山缅怀先烈,甚是怆痛。

巡视汉阳后,孙中山一行登轮向汉口五圣庙码头开去。汉口各界团体代表及夏口公署人员,早已肃立码头迎候。登岸转乘马车出后城马路至英租界,途经六渡桥一线商业繁华区,这里已被清军纵火焚毁,残垣断壁,一片废墟。孙中山哀痛歔欷不已。街头群众伫立相望,频频举手致意。车队沿河街驶抵熙泰昌茶店门前。这是一家广东茶商经营的店铺。厅堂宽敞,几净窗明,茶店主人及各界代表鞠躬欢迎。店主用广东话与孙中山热情周旋。

胡汉民跟随进入茶店,忽见一西装客迎面走来说道:“展堂兄别来无恙乎?”

胡汉民愕然,面前人右半脸伤疤麻点如同核桃壳,许久才辨认出是孙武,急忙握手说道:“是摇清兄吧?!听说你起义受伤,差点认不出来了呢!”

于是,二人坐下攀谈。胡汉民道:“我从报纸上见你发表声明,说要入山,谢绝世事。千万不要这样,我到武昌就打听你呢!”

孙武道:“报纸上对我事宣传颇多,人言可畏啊!不管他人如何说,我问心无愧。两年前,兄在香港介绍我入同盟会,我回省即以共进会相号召,发动新军,组织起义,历尽险阻,差点送上性命,终于取得首义成功。今日民国成立,在汉见到总理及仁兄,我总可有所交代了。”

胡汉民道:“我在南京闻武昌发生暴动,极为关注,连发两封电报给黎副总统,说你为革命奔走多年,武昌首义,功绩卓著。即便行事用人或有不当,解职以避贤路,也算可以了。绝不可暴动围攻、残害家属。电文由我起草,孙大总统签署电达黎副总统。抵武昌后,我私下曾向黎副总统询问吾兄情况,得知聘兄为军政府高等顾问,食上等一级俸。说民军暴动、家属被戕,纯属谣传……”

孙武道:“多谢展堂兄关照。”

这时,办事人前来请孙武主持宣布开会。胡汉民道:“先开会吧!等一会儿,我当专门介绍你和总理晤谈。”

茶厅中各界人士济济一堂,孙武主持会议,先请胡汉民发表讲话。

胡汉民首先介绍孙中山的革命历史,再申述来湖北的三大意愿。一是调查战迹,凭吊忠魂;二是伤痛瓦砾,督促建设;三是哀痛流离,抚卹疮痍。然后,胡汉民请孙中山发表演说。

孙中山起立演说道:“武昌首义,阳夏激战,同志们同心协力,艰苦奋斗,推翻了满清皇朝,种族平等目的业已达到。现在各团体纷纷建立,讲求自由,当然是大好事。但当建设之始,必须注意两件大事:第一是政治;第二是言论。各团体运用言论发表意见,帮助政治改革实有必要。可是团体太多,力量分散;党派太多,意见分歧,对推进政治革命又难有好处。像南京、上海,纷纷扰扰,争论不已,因而很少能为民国谋公利。我常想,最好成立一个很大的民党,才能真正的监督政府。我提倡革命,拟分三步走:一、民族平等业已完成;二、政治改革正在进行;三、社会建设,还要等待未来。所以说要等待,实因政治障碍多。而各团体意见纷纭,莫衷一是,甚至互相纠缠,怎能帮助政府改革政治?恐怕长此以往,还会产生不良的恶果。英、美各国社会团体党派纷争的弊端,务须引以为戒。今后当联合各小团体,小党派组成一个大党,使之成为监督政府的有效机关。”

孙中山又说:“当前有很多人对我不了解,以为我功成身退。而不知我之所以辞职,实想和同志们一道在第三步中共同找一个统一改进的办法。今天承同志们盛意欢迎,不胜感谢,也希望各个团体共同分析研究我的意见。”

孙中山的演说,不时引起热烈的掌声。

最后,孙武起立致词。重述孙中山的讲话要旨,并请各团体有识之士,共同勉励。

旋即宾主赴宴欢叙,席间谈笑风生。孙武举杯向孙中山敬酒,胡汉民向孙中山介绍道:“这是孙摇清即孙武同志,吾盟会员,是武昌首义主要领导者。”

孙中山举杯点头作答:“闻名!闻名!”

相互寒暄。

孙武敬酒后回席落座,心中逐渐不自在起来。自从武昌“倒孙”风潮后,孙武自请辞职,蛰伏汉口租界,今天是首次在社会上抛头露面。过去办共进会时,经常以孙文之弟名义网罗人员,许多人也以为孙武与孙文有某种特殊关系,不想今日晤面,孙中山竟拿他当常人看待。孙武看那广东店主和孙中山谈兴正浓,不免由嫉而恨,觉得历史未免太不公正……

4月12日,孙中山到达武汉的第四天,出席了最近成立的同盟会湖北支部召开的欢迎大会。黎元洪以同盟会协理身份,陪同出席。到会男女约二千人。

孙中山在掌声中发表长篇演说道:同志们今天开这样的大会,是同盟会成立以来所未有。我个人忝居总理,追随同志们之后,得到同志们推许,既感且愧。

继之,孙中山就亟待解决的民生问题发表意见,期望引起大家共同注意。最后,着重谈首都地点问题,就北京、南京、上海、武昌四处的政治、经济、地理交相剖析,最后说:“……居中驭外的还要推武昌为天府。至于士气民心,素称振奋,武昌首义之功,就是最好的表现。目前建都北京,局势所迫,不得不权行迁就罢了。”

此番谠论,博得一片欢呼,掌声雷动。

接着,黎元洪以同盟会协理身份致敬词,对孙中山奔走革命,恢复中华,建立民国之功绩,极备推崇。对孙中山功高不具,解职下野深表敬仰。对来鄂巡视,甚感欣慰。

是夜,黎元洪在军政府举行盛大宴会,宴请孙中山一行及同盟会湖北支部主要成员。席间,孙中山又对民国外交、汉阳兵工、汉口建设、湖北女学等发表了意见。

4月13日,孙中山一行首途离开武汉回上海转广东。启行前夕,致书武汉欢迎团各团体,临别赠言道:“……本期稽留时日,得相与从容讨论此后之建设问题。以粤事孔殷,函电交迫,势难久延,拟先回粤一行,再谋相见。此次各界各团体诸君,盛意隆情,统此申谢……”

孙中山离武汉后,孙武决意另树一帜,积极发展民社小团体。

刘公原是共进会挂名会长,首义后出任总监察,后改任北伐左翼军总司令,率两千人出鄂北豫南,业已离开武昌,不再返回共进会事,共进会也就自行解体了。谈及往事,孙武就说:“武昌首义本是共进会的功劳,与同盟会没有多大关系!”

至于文学社,民国成立后亦面临新的形势。文学社社长蒋翊武筹办《民心报》,开辟专栏,征求意见。有的主张“废弃旧名,另组新党”;有的说另组新党与原来宗旨相违背。正在彷徨之际,同盟会湖北支部派人向蒋翊武接洽,希望文学社并入同盟会。由文学社举副支部长一人,干事若干人,参加同盟会湖北支部领导机构。

与此同时,袁世凯在京就职第二任临时大总统后,电召武昌首义有功人员晋京授勋授衔,名单中有:蒋翊武、孙武、张振武、吴兆麟、蔡济民、邓玉麟等十五人。赴京人员行期在即,蒋翊武与诸同志协商后假汉口笃安里二号开文学社干部会议。出席会议的有:

王宪章、杨王鹏、章裕昆、张喆夫、李慕白……二十余人。

蒋翊武担任主席,发言道:“吾文学社原是武昌革命之中心力量,虽与同盟会无组织上的关系,但实受孙中山先生革命学说之影响,遥戴孙中山先生为吾辈精神领袖。现在吾会已完成推翻满清的历史任务,民国业已建立。经与诸同志磋商,文学社今后趋向加入一大政治团体,共同努力,以收全国统一之效。本社长提议加入孙中山先生所创立的同盟会,提请诸位同志讨论。”

与会同志均表示赞成,遂一致通过归并同盟会。另外,推举原文学社副社长王宪章为副支部长、杨王鹏为交际主任、王守愚等三人为干事。

在返回武昌的专用轮渡上,蒋翊武纵览江面,引起无限浮想:

武汉三镇渡江奔波,不可数计。自创立文学社到今日归并同盟会,曾遇到多少惊涛骇浪,心潮起伏,感慨系之!张喆夫走近问道:“翊武,你打算何时启行晋京?”

蒋翊武道:“等待归并手续结束,即刻就道。”

张喆夫低声道:“听说蔡济民不肯去,他不要那中将军衔,他说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蒋翊武叹口气,说道:“我对晋京不抱幻想,政治风云,诡谲莫测。只愿多增加一点见闻,对政局多一点了解。”

杨王鹏凑过来,低声说道:“我昨夜借宿《震旦报》馆,人们议论说同盟会不该举黎元洪为协理。编辑蔡寄鸥说‘反正前夕,黎匿迹床下;汉阳失守,黎弃城出亡。’黎究竟有何英雄行为?旁边贡少芹故做辩护道:‘匿迹床下,觉竖子不足与谋;弃城逃走,乃孔明空城之计。’”众人听了笑得前仰后合。

说笑间,专轮靠岸,众人入汉阳门,蒋翊武忽灵机一动,说道:“去年正月初一,我们在黄鹤楼创建文学社;今日开最后会议,又路过黄鹤楼。时间还早,我们何不登临一游,以谢山川保佑!”

曾参加去年团拜的王宪章、蔡大辅、张喆夫等极力赞成。于是众人便沿山拾级而上。

这时,夕阳西下,从云霭中喷出万道霞光。登上奥略楼,但见山川壮丽,景物璀璨。放眼远方,大有抱负已展,积郁尽消之感。只有隔江汉口清军纵火的火场,呈现一带焦土瓦砾,给人心灵无端投下一道长长的暗影。王宪章道:“去年大年初一,吾社在此创建时尚处秘密状态,今日总算扬眉吐气了。”

蒋翊武道:“胜利来之不易,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彭刘杨三烈士就义于起义前夕,张廷辅,杨选青死于战乱,詹大悲尚流亡上海,还有阳夏鏖战中牺牲的成千上万烈士。每念及此,我就食不甘味……但愿早日建起烈士祠,以寄哀思。”

杨王鹏道:“翊武感情丰厚,颇富诗人气质,何不赋诗一首以志纪念。”

蒋翊武道:“我怎敢谈诗?唐朝诗人崔颢写了《黄鹤楼》,诗人李白来此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兄弟一介武夫,有何资格做诗,不要取笑了。”

众人不依,说道:“武人也要做诗。景物虽旧,志趣各异,我们凑首诗吧!”

蒋翊武说:“让后来人去写吧,革命的事情还多着哪,我们把眼前的事做好。”

是的。人们永远记得辛亥革命,记得武昌首义,有一首《中华大纪念》这样唱道——

十月十日义旗扬,革命军队起武昌,霹雳一声江汉平,汉口汉阳树汉旌。

各省闻风争响应,秦晋滇粤皆反正,江浙联军平金陵,大江川南无膻腥。

十七省代表,选举到江宁,元帅黄兴黎元洪,组织政府讨虏廷。

虏廷闻之心胆惊,遣使求和到沪滨,和议不成战祸紧。

孙文归国民气振,共和元年元旦辰,孙大总统履任到南京。

中央政府告成功,誓师北伐捣黄龙,黄龙指日平,四万万人人多安宁。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