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图

璇玑图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狄郊看到梨花院厢房床上五花大绑着一名男子,一时惊住,暗道:“这人是谁?为何被驿长绑在这里?”只是不及思索更多,仓促之下闪身奔进南厢边的茅厕。

那茅厕空间狭小,仅一个蹲坑已占去一半位置,门拉直就碰到墙壁,背后根本无法藏人。狄郊只能仗着黑暗贴站在门板边上。却见宗大亮已然大踏步出来。映着门内射出的灯光,三名汉子的面容也清晰可见——一人身材魁梧、满脸横肉;一人面色白皙,脸上却有两道疤痕;另一人尖嘴猴腮,身材也是又干又瘪。从外貌看,浑然不似三兄弟。

三人一直将宗大亮送出门外,等他提灯走远,这才进院关门。那魁梧大汉道:“你们先进去,我得去茅房撒泡尿。”刀疤汉笑道:“二哥就是尿多。”

狄郊心道:“原来最瘦的是老大,最壮的是老二,那刀柄白脸是老三。”眼见那老二一步一步地朝茅厕走来,自己无处可躲,不由得满手都是冷汗,暗道:“这下完了,他们绑了人藏在这里被我撞见,我还能活着离开么?唉,死就死了,只盼外面那两个小子千万不要冲进来救我。”

老二正待一步踏进茅厕,忽听见厢房内有“呜呜”响声,又有人敲打床板。老大道:“哟,是那小子醒了,快去看看!”与老三快步抢进房中,略略一看,嚷道:“呀,这小子憋不住,尿在床上了!”

那老二脚已经抬了起来,闻声顿得一顿,竟然又将脚缩了回去,也赶去房中看热闹。

狄郊擦一把额头的汗,暗道:“好险。”他见这处院落花木不多,难以藏身,不敢再多逗留,溜回墙根下,踩住一块大太湖石,翻上墙头,身手比进来时敏捷了许多。王之涣和李蒙正焦急地等在原处,忙上前抱住狄郊双腿,将他接了下来。

李蒙低声抱怨道:“老狄,你可是越来越胖了,快要赶上我了。”王之涣道:“要是辛渐在这里就好了,他武艺最好,翻墙上房如履平地。”狄郊道:“快走。”

三人匆忙回来前院书斋,狄郊对众人说了梨花院中的诡异情形,道:“原来是另外有人受了伤,被三兄弟藏进普救寺中。”王之涣道:“可三兄弟分明是奉河东驿长之命,这男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被绑在床上?”

王翰道:“啊,我知道了,这被绑在床上的男人一定就是另外一名失踪的刺客裴昭先。他当晚失踪,既没有被杀,又没有被羽林军所擒,李弄玉那些人也到处找不到他,原来是被驿长抓住藏在了普救寺中。”

众人一听大出意外,觉得匪夷所思,但细细一想,又均觉得有理。

王之涣道:“驿长是朝廷官员,竟然敢在武延秀的眼皮子底下营救刺客?噢,也说不上是营救,不然也不会绑着他了。”狄郊道:“这件事很奇怪,驿长既不是武延秀一方,也不是李弄玉一方,他冒着全家人头落地的危险出力救了刺客,暗中带来普救寺,显然是怕武延秀随后会派人大举搜城,一般地方难以藏身,唯有佛教是当今国教,佛寺地位尊崇,是最好的关押之地。可他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李蒙道:“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驿长一定不安什么好心,白天他一直穿着便服,在逍遥楼门前鬼鬼祟祟地窥探了许久。”狄郊也道:“他找来看守裴昭先的三兄弟,很像是街上横行不法的无赖凶徒。”

王翰道:“走,回去找本地人打听一下这驿长的来历。”又道,“羽仙,你不能再留在普救寺,这里太危险,你先跟我们一道回去逍遥楼,我派人另找处宅子给你住。”王羽仙道:“不,我想留下来。我有个主意,不知道妥不妥当,咱们现在可以说是山穷水尽,一切都掌握在官府手中,他们想什么时候抓你们几个都可以,只是看心情如何,既然无路可走,不如寻求外援。”

王翰道:“你是说去求李弄玉?不,那个女人虽然年轻,却是又精明又冷酷,她当时都不愿意去寻找裴昭先,一帮胡人跟她大吵,她才勉强同意再派人手。那晚她甚至打算杀死我灭口。”王羽仙道:“如此,足以见她是个极厉害的人物,也只有她这样的人才能与武延秀抗衡。”

王翰生性高傲,从不求人,要他低声下气去求李弄玉帮忙,他实在不能同意。可他不忍当面拒绝王羽仙,便朝同伴望去,想征询他们的意见。

王之涣道:“羽仙说得很有道理。阿翰,你不是说李弄玉来头很大么?不如以告知裴昭先下落为由头,请她出手相助。”李蒙更是愤愤不平地道:“这些事本来就是她和她手下搞出来的,虽说武延秀确实该死,可为什么要我们和袁大哥来承担后果?”

狄郊一直默不作声,几经李蒙催促才表态道:“我不同意去找李弄玉求助,事情发生了这么久,咱们几个的事早已经轰动蒲州。按照常理,事情既是因她而起,她稍有侠义之心,都会来找我们,不说出手相助,起码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可阿翰被关在县狱时,她竟然怀疑他偷了东西,逼问不成,还差点扼死他……抱歉,我不该说出这件事,羽仙你……”

王羽仙大感惊讶,道:“当真如此?”低头去查看王翰脖颈,问道:“有没有受伤?”王翰笑道:“没事,哪有老狄说得那么夸张。”王羽仙道:“嗯,即便那位弄玉娘子再有不是,我们还是要试上一试。阿翰,我知道你不愿意求人,不如让我去吧。”

王翰道:“我怎么能让你去呢?李弄玉当有要事在身,或许早就离开蒲州了。”王羽仙道:“应该还没有。她丢失了极要紧物事,不惜使用武力逼问你,没有找到是不会离开蒲州的。”

王翰道:“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去。这李弄玉来历不明,又十分危险。她连手下人的性命都不如何顾惜,就算你求她也是白求。不如这件事先放一放,辛渐就算人在牢中,也还是咱们中的一员。老狄,你不是要给袁大哥送药么?看看能不能设法见到辛渐,问问他的意见。”狄郊道:“好,我明天一早就去办这件事。”

李蒙道:“谢瑶环可是明令不准探监。”王翰道:“咱们先回去再说。羽仙,走吧。”王羽仙知道他无论如何不会允准自己单独留在普救寺,只得吹灭灯烛,跟随情郎出来。

寺门早已经关闭,不过尚有老僧守在门槛边,见尚有香客滞留寺中,忙开门让几人出去。

普救寺门前是一片广场,四周有几家商铺,白日聚集的流动商贩更多,煞是热闹,可全是做到寺中拜佛的香客的生意,是以天黑寺门一关,各自的摊子也都相应收了,那间租用秦家的河津胡饼铺也早已经打烊关门,一片漆黑。

几人进来普救寺时,本来听到附近有吹吹打打的丧乐,猜到应该是秦家在为秦锦办丧事,不过各自隐忍不语,是因王翰不准大家向王羽仙谈及他卷入奸杀锦娘一事。狄郊本来还想着去祭奠锦娘,顺便询问蒋素素情夫的事情,只是不闻丧乐之声,想来是因为夜色已深,女主人恰好是个声名狼藉的寡妇,王羽仙又在一旁,便不再多提。

从城东到城西距离不近,城东相对偏僻,一路除了打更巡夜的人,少有其他行人。如此夜晚,当然雇不到车马,只能摸黑行走。对于生活优裕惯了的几人来说,倒也是别样的体验。走着走着,几人一齐笑出声来。只有王羽仙娉娉婷婷地跟在王翰身后,不发一声,保持着名门淑女的风度,但暗黑中依然能隐约看到她嘴角上翘,也在偷偷微笑。

到了城西,灯火渐旺,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不少店铺、酒肆还在吆喝做生意。几人拐上西大街,远远已经可以逍遥楼上高高挂着的那个“满”字灯。王羽仙道:“咦,蒲州客栈的生意竟有这般好?”李蒙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忽听得背后一阵奇怪声音。

众人闻声回过去,隐隐约约有一人迅步奔来,不仅脚下如风,口中还呼哧有声,情状极是诡异。直至到得近前,才看清那人只穿着白色贴身衣衫,上衣还没有系带,似是刚从床上滚下来,双手紧紧捂住嘴唇,看也不看旁人一眼,如急风般掠了过去。

狄郊迟疑了下,叫道:“喂,你……你不是水手傅腊吗?”那人却恍若未闻,头也不回地去了。王之涣道:“老狄,你看清了么?这人捧着脸做什么?我怎么看着不像是那个蒋素素的情夫啊。”

众人也顾不上理会,径直回来逍遥楼,蒋大正候在大堂,面色极是疲倦。李蒙问道:“锦娘的丧事还顺利么?”蒋大道:“唉,今日傍晚已经匆匆下葬了。”

几人均吃了一惊,按照丧葬习俗,死者灵柩至少要停放七日才能下葬,这锦娘前日被杀,昨日才入棺,怎么今日就葬了?如此岂不是太过仓促、对死者也是大不敬?

蒋大道:“这是素素的主意,我也不好坚持。”王之涣道:“这也不能怪她,家里就她一个寡妇,守着一具棺材,难免有点……”见王羽仙有询问之意,忙道,“不提了,大家累了,散了吧。”

狄郊回到房中,立即提笔写了一封信给伯父狄仁杰,大略说了事情经过,给王翰几人看过,这才封好拿下去交给蒋大,请他派信得过的人送去洛阳。蒋大一见是给当朝宰相的信,不敢怠慢,忙道:“郎君放心,我这就去选个最稳妥可靠的伙计。”

狄郊道:“有劳。”顿了顿又问道,“怎么一直不见令郎蒋会?”蒋大道:“他得罪了阿郎,不敢留在逍遥楼,我叫他去乡下姥姥家了。”

狄郊本想问蒋会与蒋素素之事,犹豫了下,改口问道:“蒋翁可知河东驿长是什么来头?”蒋大道:“宗大亮么?他是蒲州汾阴人,在这里任驿长已有多年,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狄郊道:“噢,如何奇怪法?”蒋大道:“他伯父娶的是文水武氏,也就是当今女皇的堂姊。”狄郊恍然大悟道:“原来他是宰相宗楚客的堂弟。”

蒋大道:“正是。宗楚客在朝中任宰相,自然是因为是女皇侄子的缘故。宗大亮虽然说不上是皇亲国戚,到底还是沾亲带故,可偏偏在这小小驿站当驿长,一当就是好多年。别人都说他得罪了他那位宰相堂兄宗楚客,所以才会如此。”狄郊心有所悟。

次日一早,狄郊到药铺抓了药,与李蒙一道赶来州廨。门前兵士一听二人想要探监,便连连摇头不准。李蒙正想用老一套法子给兵士塞钱,忽见谢瑶环的侍女青鸾急奔了出来,叫道:“是狄公子么?我正要去找你。”狄郊一愣,问道:“娘子找我有事么?”青鸾道:“公子快跟我来,迟了就来不及了。”

李蒙莫名其妙,问道:“什么来不及了?”青鸾不由分说,上前扯住狄郊,拉着就往府内跑去。

曲曲折折走了不少路,终于来到后衙一间雅室中,谢瑶环正站下窗下,脸上大见焦色。青鸾将狄郊直拉到床前才放手,指着床上一名男子道:“他受伤中了毒,听说狄公子是位神医,求你救救他。”

狄郊道:“他是……”谢瑶环道:“他是这次随我出行的侍卫蒙疆。”

原来昨日蒙疆跟踪谢瑶环仇人李俊一行,走不多远就被发现围住,混战中一名胡人往他肩上戳了一刀,刀上淬有毒药,他当即倒地,再也爬不起来,眼睁睁地看着李俊等人扬长离开,直到谢瑶环率兵赶来才将他救回。不过他肩头伤口所中毒药甚是奇特,不发黑反而发红,且像丝线一样一缕一缕地沁遍全身。昨夜谢瑶环请遍蒲州名医,均是束手无策,今早意外听说狄郊精通医术,慌忙派青鸾去请,恰巧在府门前遇到。

狄郊上前揭开蒙疆身上薄被,却见他身上遍布鲜亮的红丝,如蛛网一般,且越来越密,看上去极其可怖。一搭脉搏,也是忽快忽慢,很是诡异。

青鸾问道:“狄公子可看得处蒙大哥中的是什么奇毒?”狄郊摇了摇头,沉吟道:“天下毒药有千万种,道理却只有一个,无非是毁人脏腑,令其丧去机能。蒙侍卫中毒已过一夜,性命却还在,想来这是毒药性子慢些,但毒药已经游走全身,万难拔除,我只能勉力试一试。”谢瑶环道:“狄郎请放手作为,有什么需要告诉我便是。”狄郊道:“好。”思索半晌,道,“将之前大夫开过的方子拿来给我看看。”青鸾忙取了数张方子交到狄郊手中,道:“这些都是那些没用的大夫开的,已经给蒙大哥吃过了,没有用的。”

狄郊也不理会她,略略一翻方子,无非是各种解毒药、催吐药、排泄等,当即选了一副以排泄为主要成分的药,道:“去把这副药熬好。再派人去药铺买两钱砒霜来。”

谢瑶环吃了一惊,迟疑问道:“砒霜不是毒药么?”狄郊道:“对普通人而言,砒霜是毒药,对病人只要对症,就是治病的良药。”

青鸾不敢怠慢,忙安排人去熬药买药,又问道:“砒霜如何能成为治病的良药?我不懂,还望郎君说得明白些。”狄郊道:“人体阴阳平衡,就是健康之状。若对健康体用砒霜上药,打破了阴阳平衡,就会出现中毒症状。但病人本身已经阴阳失衡,治疗无非是以药石之偏纠阴阳之偏,用猛药反而能起到效果。”一时也不及多解释,道,“你们暂且退开,以免影响我行走针。”当即从怀中取出针包来。

李蒙忽道:“等一等。”将狄郊拉到一旁,低声道,“这是个大好的机会!现在谢瑶环有求于你,我们正好要挟她放辛渐出来,反正咱们答应她们决不逃走就是。”狄郊道:“唉,事情紧急,先救人要紧。”甩开李蒙,拈出两根银针,重新走到床前,先往蒙疆双脚涌泉穴扎去。

蒙疆“啊”了一声,逐渐睁开眼睛。他自被便谢瑶环救起便一直昏迷不醒,青鸾登时大喜,抢上前来叫道:“蒙大哥醒了!蒙大哥!狄公子,你真是神医。”狄郊沉声喝道:“快些退下!”青鸾一愣,不敢违抗,慌忙让到一旁。

狄郊便继续针廉泉穴,以应涌泉穴针感。依次再针手三里、足三里、太冲、三阴交穴。起针时,蒙疆手微微动了动,然则他身上的红丝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且速度快了一倍。青鸾远远看见,忍不住要上前指责,却被谢瑶环及时拉住,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可妄动。

狄郊又行了一遍针,蒙疆全身通红,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红人”。正好兵士买了砒霜送进来,狄郊道:“去将熬好的药端来。”青鸾盛了一碗端进来,狄郊将两钱砒霜尽数倒入药中,道:“给他全喝了。”

青鸾见狄郊针术神奇,也不再多问砒霜是否会毒死蒙疆,上前扶蒙疆坐期。之前的汤药都是她往蒙疆嘴中强行灌饮,这次他居然可以自己张口喝下,只是说不出话来。

狄郊道:“青鸾,你给蒙侍卫穿上衣服,扶着他慢慢起身下床,在屋里走动走动。阿蒙,谢制使,咱们到外面去等。”谢瑶环不明所以,问道:“为什么?”见狄郊、李蒙已然抬脚走出房去,也只得跟出去。

几人在院中静静等候,谢瑶环满腹狐疑,却又不好多问。忽听得室中“咕咕咕”数声,随即是“嘭”地一声,青鸾大叫一声道:“妈呀!”

谢瑶环大惊失色,转头命兵士道:“看住他们两个。”自己抢入房中,却闻见一股恶臭。蒙疆正尴尬地站在房中,青鸾一手扶住他左臂,一手捂住口鼻。

谢瑶环问道:“出了什么事?”青鸾迟疑道:“蒙大哥他……他把屎拉在裤子里了。”

谢瑶环低头一看,果见蒙疆脚下有黄白之物流出。她恍然明白过来,上前掀起蒙疆衣衫,果见他身上红色已经黯淡了许多,忙道:“不必难堪,这正是狄公子的解毒妙法。青鸾,你给蒙大哥换上干净衣服,扶他躺下,再命人进来清理干净。”青鸾道:“是。”

谢瑶环匆匆出来院中,挥手命围住狄郊、李蒙的兵士退下,歉然道:“多有得罪,我事先不知道……”

狄郊淡淡道:“谢制使不必耿耿于怀。日后只须每日一次,给蒙侍卫服这副泄药,直到他身上红丝褪尽为止。”取过李蒙手中药包,道,“这里有几包药,烧烟吸入鼻中能缓解风咳,麻烦谢制使转给袁华大哥。”谢瑶环接了过来,居然道:“多谢。”

狄郊道:“嗯,我还有一个请求,不知道谢制使能否准许我换辛渐出来?制使扣住辛渐,无非是想要个人质,我们五个情若手足,任留下谁都是一样的。”

谢瑶环不无惊奇地看了他半晌,点头道:“好。”招手叫过一名兵士,命道:“去大牢带辛渐到大堂。”那兵士躬身应命而去。

来到大堂时,辛渐正好被押到门前,见到狄郊就问道:“药带来了么?袁大哥昨晚可是咳嗽了一夜。”狄郊点点头:“已经交给谢制使了。”

谢瑶环命人开了辛渐手足镣铐,道:“你们都走吧。”狄郊道:“谢制使……”谢瑶环道:“快走,别等我改变主意。”

狄郊还想再说,李蒙急忙扯他出来,道:“能走还不快走,当真想坐牢么?”

辛渐更是不解,抚摸着被铁铐磨破的手腕伤处,问道:“这位谢制使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李蒙道:“狄郊刚刚救了她手下性命。”当即说了经过。辛渐道:“老狄越来越厉害了,日后可以开馆行医了。”狄郊道:“侥幸,这次只是侥幸。蒙侍卫体质稍微差些,我这法子定然已治死了他。”

又说了王羽仙来蒲州之事,辛渐大喜笑道:“这个可太好了,大伙儿又聚齐了。”李蒙悻悻道:“最好的就是王翰,天下所有好事都落他头上了。”

辛渐道:“卷入秦锦案可算不上是什么好事吧?况且羽仙……”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旁人均知他指王翰和王羽仙因同族同姓而无法成亲的事。

李蒙哼了一声,道:“换做我是王翰,早带着羽仙远走高飞了,改名换名,谁知道他们两个都姓王?老狄,你说是也不是?”狄郊摇头道:“他二人出身高姓大族,从小就被所有人告知他们王氏最珍贵的是家族名誉。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极难。”

李蒙道:“这么说起来你也不会跟海印私奔了?”狄郊吃了一惊道:“什么?”李蒙:“你暗中喜欢那豆腐女,当我们几个都看不出来么?”

狄郊自觉将感情隐藏极深,从没公然流露过,却不知道如何被伙伴识破,最尴尬的是他们早已经知情,却还佯作不知。

忽有逍遥楼伙计急奔过来告道:“又出了大事,蒋素素被人杀了,两位王公子已经跟蒋翁去了城东,请几位快些也赶去秦家。”

辛渐等人闻言大吃一惊,急忙回逍遥楼取了马匹,飞奔赶来峨嵋岭。秦家外面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三人好不容易挤进去。院中站有不少差役,河东县令窦怀贞正在向蒋大问话,王翰和王之涣站在一旁一言不发,面色凝重。

狄郊上前问道:“出了什么事?”王之涣道:“蒋素素昨夜被人杀死在房中,你自己去看。咦,辛渐,你……”

辛渐不及解释,与狄郊进来东厢,却见蒋素素孝服未除,鬓发间犹插着一朵小小的白色纸花,仰面朝天躺在床前,胸口中刀,上半衣襟尽被染红。

狄郊也顾不得避嫌,上前蹲下,掀开蒋素素衣襟,却见她共中了三刀,刀口如缝,入刀极深,当即失声道:“这伤口跟锦娘身上的一模一样。”辛渐道:“呀,当真是一模一样。”

五人中只有他二人看过秦锦尸首,余人闻言惊讶异常。王之涣道:“莫非是同一个凶手所为?”狄郊道:“伤口一模一样,不过锦娘只中了一刀,素娘却中了三刀。”辛渐道:“这三刀每一刀都是致命伤,可见凶手恨蒋素素远在恨秦锦之上。”

忽听得河东县令窦怀贞在背后道:“你们几个可别忘了,王翰正是杀死秦锦的头号疑凶。王翰,本县正要问你,你昨晚人在哪里?”王之涣道:“明府,这次你可怪不到王翰头上了,我们有一大堆的证人,可以证明王翰昨晚没有离开逍遥楼半步。”

窦怀贞道:“你们都是一伙子,逍遥楼又是王翰所开,证词做不得数。王翰,我劝你还是乖乖跟本县回去认罪的好。”

众人见窦怀贞之前力指王翰奸杀秦锦,捉拿王翰回去后却又不问案录供,均猜他有意暗中助众人从刺客案中脱罪,此刻见他说得煞有其事,意欲将蒋素素之死又算在王翰头上,不免又开始猜不透这位县令来。

王翰道:“我没有杀人,为什么要认罪?”窦怀贞道:“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无罪,若找不出这起姑嫂双尸案的凶手,凶手就是你王翰了。”也不待众人答应,率了差役扬长而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