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金口财

演讲金口财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三章 正文:直接关系到演讲的成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三章 正文:直接关系到演讲的成败

因此,有时候,我们不妨多用一点言辞,以悬念抓住听众心理,引起他们的注意和重视。有一篇题为《人呵,认识你自己》的演讲,主讲人给划定的题目是“人与社会和自身的关系”,可是一开始,演讲者并不直接挑明这个题目,而是先援引恩格斯的话,讲了个“司芬克斯之谜”的引子:“大自然——司芬克斯向每个人和每个时代提出了问题……”继而话锋一转,问道:“那么人类呢?人和人类社会有什么难题呢?”最后他自己答道:“人类面对着的有三大难题——人生、社会和人自身。”这就是“转折式入题”,它使自己的入题显得有些跌宕,有些波澜甚至悬念,一点也不平铺直叙,自然能引起听众的关注与兴致。

递进式,即按事理展开或认识由浅入深的递进过程来安排结构层次,或按演讲者感情发展的脉络来安排层次。按事理展开,多采用“叙事—说理—结论”的模式,即摆情况,做分析,下结论,也就是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按照由浅入深的递进过程安排层次,其内容则呈螺旋式层层深入,由表及里。这样的安排,说理透彻,说服力强。按照演讲者感情发展的脉络来安排层次,内容起伏跌宕。

例如,有一篇题为《在血与火的征途上》的演讲,演讲者在介绍了一位烈士腹部中弹,毫无畏惧地把肠子压在腰带下面继续冲锋,最后用自己的身体滚雷,为战友开辟通路的英雄事迹后,深情地说:

简单列举式即围绕主旨,把选取的材料逐条逐项并列排出。它们从不同角度来表现演讲中心。总分并列式则常遵循总分思路辐射式地展开,并列的各部分按事物的逻辑关系分类安排,分别围绕主旨阐述一个问题,或说明事物的一个侧面。

这种共鸣的实现,也是符合演讲的第一人称语言角度的特性的。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的演说,为了点明题旨以增强感染力,就反复描述了“我梦想有一天”的情景,每个情景就是一个镜头,连续组成主观与客观融为一体的连续不断的“画面群”,不仅强烈地渲染了主题,而且也是一种颇为艺术的点题方法。

制造几个高潮

入题要快而毫无疑义。欲使听众尽早进入自己规定的主题,就必须重视入题的速度和方式两方面的安排。既要“开门见山,一针见血”,这就是“快”;又要有逻辑上的悬念、起伏和跌宕,以收到“文似看山不喜平”之效。欲达到这样的效果,首先要开门见山,以期迅速将听众带入规定情境和思路中去。恩格斯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起初草稿从马克思夫人的逝世说起,进而才进入自己的题目。在客观和冷静的叙述中,难于将听众迅速地引领入规定情景。因此,恩格斯对此进行了认真的修改。在后来的定稿中,他采用单刀直入的入题方法,直接讲马克思停止了思想,永远睡着了,这样就迅速将听众引入到沉痛和肃然的既定情境之中,比原稿那种缓慢的节奏强多了。

(2)递进式

林肯在葛底斯堡的演讲,不到3分钟,听众鼓掌5次。陈毅1962年在广州做关于知识分子的长篇演讲时,听众欢笑声达62次。高潮能产生现场效果,所以演讲者要尽可能地制造高潮,调动听众情绪。如果一次演讲没有高潮,那么它必然是平淡无奇的。

其次,用语意的转折、对立等手法来制造“波澜”以实现破题的目的,并给人以警醒、新颖的意境和感受。前面提到过的道格拉斯在《谴责奴隶制的演说》中,入题时使用了提问的方式:“为什么今天邀我在这儿发言?我和我所代表的奴隶们,同你们的国庆节有什么相干?”就是运用了这一方法破题。

句、谈资笑料等。这样会使内容丰富多彩,也使形式摇曳生辉,使听众精神振奋,乐于倾听。

点题要深

演讲层次的安排方法

演讲稿的正文是演讲稿的主体部分,直接关系着演讲的成功与失败。写好演讲稿的基本要求有下面几个方面。

其次是讲究悬念和曲折,以引起听众的关注。前面我们强调入题要快,并不是说所有入题都以开门见山的方式为佳。其实,有时候入题更需要讲求一定的曲折和委婉,尤其要讲求一点逻辑悬念,方才有利于入题的引人入胜。

安排好正文的层次

演讲稿的层次排列形式可分为纵向组合结构、横向组合结构和纵横交叉结构。

材料的组织安排一定要井然有序、有条不紊。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在科学分析的基础上,把散乱的材料分门别类,分清主次和先后,把它们组织安排好,从而更充分、更有力地表现主题。比如,哪些应该先说,哪些应该后讲;哪些要详讲,哪些要略说;如何开头,如何结尾,如何照应,如何过渡,都要有周密的计划。演讲者要做到胸有成竹,这样演讲才不至于眉目不清、条理不明、乱七八糟、支离破碎。特别要处理好层次与段落、过渡与照应等。

入题要快

横向组合结构,或按事物的组成部分展开,或按空间分布展开,或按事物的性质归属关系展开。按照不同的排列展开方式,横向组合可分为简单列举式和总分并列式。

演讲条理清楚是从结构上来说的。平时交谈,说一两句简短的话谈不上条理清楚。如果要说的事比较复杂,头绪繁多,就需要将话题安排得有条不紊,脉络清晰。而在演讲过程中,如果一位演讲者从一个问题跳到另一个问题,然后又回过头来再谈一遍这个问题,就会像一只蝙蝠在夜色中那样飞翔不定。没有什么比这种演讲更令人感到困惑和糊涂了。

2.使用点出主旨的警句,以期留下难以磨灭的余响和值得咀嚼的东西

演讲正文的基本要求

点题要新而深。所谓点题,即点明主旨。跟入题和破题不同的是,这里所谓的点题,主要指的是最能点明演说目的、主旨的那些话,即通常所说的“警句”、“文眼”之类,而且,这种点题的句子,其位置也可不拘一格,可前可后,也可在中间,关键是要有新意,要有底蕴,尽可能做到理性与情趣的融会贯通,给人以隽永、深刻且耐人寻味的印象。这里,提供几种点题的形式,从中我们不难得到某些有益的启迪。

3.纵横交叉结构

1.用感情色彩浓烈的词语来点题,以期引起听众内心的共鸣

“总文理,统首尾”,从开头到结尾,展开论证也好,进行叙述也好,纵然千波百转,也要紧扣主题。一个问题可能是多侧面、多角度的,但无论多少个侧面和角度,必定有其主要的一面;一篇演讲可能包含几个问题,但无论多少个问题,它们都应当相互联系,并有主次之分。演讲者必须抓住主干,理清脉枝,分清主次轻重,不可“开口千言,离题万里”。

警句得来并不容易,但是,如果我们注意将情感和理智融为一体,并辅以反复、倒序、排比等多种加强论证的言语力度和感染力的手段与方法,也是有可能留下警句名言的。肯尼迪总统的就职演说,开头并没多少新意,更不用说警句了。但快结束时,他连续使用了两个重复的呼告语,使那警句立即凸现了出来,不仅新意盎然,而且颇有深刻寓意,仿佛钟鼓轰鸣,余音不绝于耳——不要问你们的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自己的国家做些什么。不要问美国将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我们共同能为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1.纵向组合结构

正文是演讲稿主体,篇幅较大。要使演讲的观点站得住,立得牢,就必须做到内容充实丰满,有血有肉,要围绕中心论点,处理好论点与论据间的关系,合乎逻辑地逐层展开论述,做到结构有力,层次清楚,过渡自然。在这一部分中,要组织和安排好演讲高潮,使演讲者和听众在情感上产生强烈的共鸣,达到使“快者掀髯,愤者扼腕,悲者掩泣,羡者色飞”的出神入化的境界。

破题要准

这些风华正茂的青年战士,如果活到将来,有谁敢说他们之中不会有将军、部长、博士?可他们刚刚活到新中国的好时辰,就告别人间,把蓬勃的生命和美好的理想,托付给活着的人们,化做向四化进军的足音和号角,化做一对对倩影在湖面荡舟的安宁和温馨……

有一篇名为《论男子汉》的演讲,一开始,演讲者的话似乎跟一般的谦辞没什么两样,颇有离题之嫌。因为他一口气就洋洋洒洒叙说了四个“困难”:

丘吉尔在担任首相时发表的就职演说就用了两处设问来加以论述,当然也可以看做是为破题而设立的标志语了。他说:

但有些人常常犯一个毛病,那就是演讲杂乱无章。

我一点也不明白主办者的意图何在,这使我感到为难,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困难。今天,我是第一次来到你们学校,一切都是陌生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人容易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这是我遇到的第二个困难。况且,刚才前面的几位同学又做了精彩的演讲,热烈的掌声可以作证,这给我增加了压力,算是我遇到的第三个困难。不巧得很,我本想凭手中这么一张卡片做一次演讲,却忘了戴眼镜了,想把它放在桌上偷偷地看几眼也不成了,这就是我的第四个困难。

这扣人心扉、感人肺腑的叙述和议论,为听众创造了一个动人的意境,把演讲自然地推向高潮,使许多听众不禁潸然泪下。

当然,破题的方式还有不少,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用尽量简约、明确的言语标志符号去吸引听众,以便他们朝自己拟订的方向去理解、接受自己阐述的内容。

首先,立一个定句并加以强调,来作为破题的“标志字符”或“标志语符”,以期引起听众的注意和重视。在《论男子汉》的演说中,作者为了论述男子汉最突出的特征——勇气,故意使用了“勇”的对立物,即一个“难”字来作为破题的标志字符。当然,这个标志字符也不是凭空而来的。且听他是如何表述的:“刘晓庆说,做女人难,做一个名女人尤其难。我说,做男人难,做一个男子汉尤其难也!但男同胞们是欢迎这个‘难’的,正因为其难,才富于挑战,才能显示勇气和力量,因此令人神往。”

条理要清楚,层次要分明

有些内容丰富、容量较大、时间较长的演讲,常采用此种结构。它以时间顺序为主线,穿插横向组合材料,或者以横向组合为主,其间穿插纵向组合材料。先按纵向组合容易看出事物发展的全过程,先按横向组合则易于分析出事物各部分之间的联系和区别。采用这种结构,不宜搞得太复杂,否则,听众难于理解。

熟语,包括成语、民谣之类,通俗易懂,人们耳熟能详。对此,切不可视之为下里巴人而妄加轻视与贬低。如果演说时,我们对此能艺术地加以改造和利用并糅进其他修辞手段加以强化,也有可能赋予新意并铸成警句,从而给人以艺术享受与心灵震撼。

演讲的入题、破题与点题是演讲成功与否的关键。通常情况下,人们选定一个演讲题目之后,首先应当考虑的便是这个题目如何进行组织,如何尽快根据自己对题目的兴趣引发出听众同样的兴趣,如何以自己对题目的感觉和热情去点燃听众内心的感觉与热情之火,如何以自己对题目的精深理解去启迪听众沿着这一思路去思索。这些,都关乎演讲的成败,也都同解题的方式——入题、破题和点题紧密相关。“立文之道,唯字与义”,演讲也同样如此,抓住了与入题、破题、点题相关的字与义,也就抓住了解题的“牛鼻子”,从而取得理想的演讲效果。

采用横向组合结构,要力戒开中药铺似的罗列现象,而要注意发掘各部分材料间的必然联系,发挥整体效应。

乍一看,这开场白颇有些饶舌的味道,岂料到,那演讲者讲罢第四个困难之后,话锋突然一转,便进入自己早已拟订的题目了:

直叙式即以时间先后为序,或以事情的发生、发展或变化过程为序。这种结构层次比较单一,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清楚。运用这种方法,要注意突出重点,兼顾一般,切忌平均用力,平铺直叙。

条理清晰是对演讲正文的基本要求。演讲是比较系统的谈话,必须有条有理,让别人听得章法井然才好。

再次,使用自问自答的方式来破题,以期给听众以随和而亲切、警醒又奇特的感觉。

入题、破题与点题

2.横向组合结构

但是,我并不胆怯;相反,我充满了信心。我相信,既然我站到了这个讲台上来,我就必定能够鼓起勇气,竭尽全力,让自己体面地走下台去!因为,我选择了这样一个演讲题目——《论男子汉》!

演讲一定不能出现杂乱无章的毛病,而且这个毛病是有办法克服的。除非按预先拟好的讲稿照念,否则一般都不可能没有发挥。特别是即兴演讲,言语顺序不特别严谨,有时会插进一些题外话,有时发现已讲过的某个问题尚有遗漏还可以临时补充等,这样很容易使演讲显得杂乱。但是作为一个高明的演讲者,应时刻把演讲中心记在脑子里,这样不管怎样插话、补充,不管换了多少个话题,都不会偏离演讲的中心。

(1)直叙式

破题要确而奇。演讲中,入题并不等于破题。二者的区别在于:入题只是引导进入设定的题目或论点的方式,而破题则是提纲挈领地进入各个论据或阐述的要点之中。这就好比说,它们二者一个是树冠,一个是树冠下的主枝。破题的意义在于,可以决定“主干”的发展方向,让听众对演讲初见端倪,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可见,破题可使听众在不知不觉中跟随演讲者的思路走,是关乎演讲成败的又一重要环节。总体来说,我们可选择以下几种方式,来做到破题的明确与奇诡或奇趣的有机结合。

你们问:我们的政策是什么?我要说,我们的政策……这就是我们的政策。你们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可以用一个词来回答:胜利——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赢得胜利。

安排层次要注意通篇格局,统筹安排,给人以整体感;要主次分明,详细得当,给人以稳定感;要互相照应,过渡自然,给人以匀称感。同时,演讲稿主要是用以讲给人听的,是转瞬即逝的,结构层次不能太复杂,要给人以明朗感。

再次用强烈的反差、对比来引出自己的题目,以期在人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记。这主要指以对比、对照和映衬之类的修辞手法,来引领和导入自己的话题。

内容要紧扣主题

演讲前要认真地考虑清楚,按照一定的顺序来进行。安排顺序的原则以听众是否方便为准。不要颠倒时间的次序,最好沿着时间的顺序,从过去一步一步地讲到现在,由远及近,有条不紊地叙说。千万不要一会儿讲现在,一会儿又倒叙三年前的事情;一会儿回到现在,一会儿又补充了一件五年前的事情。

这样,《论男子汉》特有的勇气之题目,便同一开始的胆怯与为难形成鲜明的对比和反差,巧妙、贴切而又风趣盎然。这样的入题,不是做到了辞明义见和曲径通幽的完美统一吗?

高潮不仅可以渲染气氛、产生良好的现场效果,而且能加深听众的印象。

演讲条理的重要性

讲述的内容应当千波百折,有起有伏,使整个结构富于变化,多姿多彩,以其结构的艺术性吸引、打动并说服听众。

3.艺术地运用熟语,以期听众受到感染并乐于接受自己的观点

有的人兴之所至,高谈阔论,说着说着就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去了;

为了不使听众坠入云里雾里,就要对所讲内容有深刻的理解,并对要说的事情进行系统而又周密的安排。一定要抓住并紧紧地围绕主线,安排好次要线索,注意前后衔接,首尾照应,这样条理就自然清楚了。

有的人讲话层次不清,颠三倒四,往往一个问题还没有说完,忽然又节外生枝,岔到别处去了;

用户还喜欢